首页 奴隶家庭 下章
第六章 会意的笑(全书终)
 丝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为着她的主人高兴,也为了更吸引她的主人,她花了更多的时间,加入了一个健美俱乐部。

 并且雇佣了一个专职的教练员。她每进行着健美的训练,吃着更健康的食品。她的容颜更漂亮了,她的气质也更高雅了,她买了昂贵的时装。

 并且不时的变换着这些时装,出入那些美容的店铺。现在的丝,变得更象一个尊贵、高雅的女人,走在街上,不知勾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主人也很高兴,不光是高兴她的容颜的漂亮,并且他还额外的发现了新的优点,就是她能更快的从那些鞭打的痕迹中自然的愈合了。

 她已经很淡然的面对身子上鞭打的痕迹了,当每年常规的身体检查时,她刚刚经受过主人的鞭打。在医院里,护士和医生都看到了那些鞭打的痕迹。医生感到很惊讶:“你的身体怎么了?”

 “没有什么。”她平静的说。“你看起来好象被殴打过。”医生说:“假如你遭遇了家庭暴力的话,你应该向警察报警,法律会保护你的。”

 丝摇了摇头,她向医生解释了她怎么得到的这些鞭打的痕迹。她把主人的爱好告诉了医生,尽管她没有透他的名字。她告诉医生,毫无疑问她的主人不是她的丈夫,并且说,她绝对是自愿的。

 “我是受狂。”最后,她告诉医生。医生感到很震惊,告诉她,她这样的生活很危险。并试着警告她,无论她的主人是谁,他一定是病了,事态严重的话,他可能会严重的伤害她,甚至于杀了她。

 他建议她的主人到他这里来,寻求心理的治疗。“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丝告诉医生:“但是,我很高兴现在的生活。我相信我的主人,并且准备永远做他的奴隶,只要他想要我。”

 “那么你的丈夫和你的女儿呢?”医生问了:“你不可能把这永远作为一个秘密,他们肯定会发现的。”丝绝对不把她丈夫和女儿知道的事情告诉医生。她说:“那就不是你所担心的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只是为我检查身体。”

 当检查结束的时候,丝提醒护士和医生,她告诉他们的都是个人的秘密,并且不许可他们告诉警察。医生耸了耸肩膀,同意了,丝微笑着离开了他们。当她穿过停车场时,那个护士追了上来。

 “罗德斯太太,我不得不问你一些问题。”她说。“什么问题?”“你刚才说的,都是真实的吗?”“是的。每一个词。”

 “我真的抱歉,它听起来是这样的难以相信,我…”护士迟疑着,有些为难。“我理解。”丝说:“一年以前,我也不会相信的。

 但现在,它却是真实的,我就是一个奴隶,一个性奴隶。我喜欢我的主人束缚我,折磨我,我,我认为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在天堂里。”“你是怎么平静的接受的?”“可能有两个原因。”

 丝说:“一方面,我是一个无妇,另一个方面,做奴隶可以让你解脫所有的烦恼。你认为我说的矛盾吗?”

 “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妇。我赞赏你的诚实和自信。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护士显得一付难以说出的状态。“你想要某个人折磨你吗?”丝轻轻的问。护士脸红了,并且点点头。

 “你有一个丈夫,或者一个男朋友吗?”“一个男朋友,但是,我不能告诉他我想要他折磨我,我怕他认为我是不好的女人。”“你可能会感到吃惊的。”

 丝说:“你今天晚上回家,告诉他并且让他把你绑在上,我打赌,他将会高兴的跳起来,”因为主人的宠爱,丝变得骄傲和有些自满了。

 主人注意到了这些,并且开始有意的惩罚她,以便她能明白自己的身份。他把他的想法告诉了仆役长,因为仆役长的藤条绝对是惩罚女人最好的武器。那个晚上,主人开始玩和折磨凯茜,而把丝交给了仆役长。

 仆役长将丝带到了一柱子旁,命令丝跪好,然后他将丝的手捆绑在柱子上。丝的两条腿被大大的分开,并且和她的大腿捆在了一起。

 这样,丝的股和猫咪充分的、没有遮掩的显了出来,当仆役长的藤条无情的打在丝的下体的时候,丝感到了从来都没有感到的痛苦,她不由的发出了尖厉的叫声。

 仆役长拿了一个口放入丝的口中,这样丝就只能无声的接受仆役长的打了,主人玩和折磨过凯茜后,就将凯茜交给了那些警卫。

 凯茜绝对的是一个好的奴隶,她跪在地上,等着那些警卫一个个的将茎放入她的口中。在她那些警卫的茎的时候,她的眼睛不时的看着她正忍受鞭打的母亲。

 其实,在她的母亲发出第一声尖叫的时候,凯茜的户就开始烈的跳动了,在她的心里,她也希望主人这样的惩罚她。

 主人命令仆役长,对丝的惩罚不能手软。于是,那藤条就象毒蛇一样的不仅打她的股,也不时的打她的房,而当藤条丝的猫咪时,丝的身体已经忍受到了极限,她不断的痉挛着。

 即使嘴里堵着口,那尖厉的叫声还是不时的传了出来,最后,她昏倒了,当警卫架出他的子时,斯哥特还在轿车里打着瞌睡。丝只是睁着眼睛,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

 只是被动的被警卫带到轿车旁。当警卫将她抛到轿车的座位上时,下体的巨痛刺着她,她大声的尖叫了起来,警卫耸了耸肩膀进去了,然后,他们又牵出了脖子上还拴着皮带的凯茜。

 凯茜帮助她的母亲在座位上趴着,然后将母亲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这一路上,丝都哭了,当回到家里的时候,斯哥特和凯茜搀扶着将丝送到了她的上。

 丝伏在上,被藤条打的下体红肿一片。凯茜找来了药膏,细心的给母亲涂抹着,在涂抹的时候,她不时的呻着,整个晚上,她都在不断的哭着,第二天早上,她被毒打的下体就起了水疱。

 她拒绝了斯哥特要送她去医院的建议,凯茜也发现了她母亲伤势的严重,于是,她和她的父亲又重新的给丝擦了药剂,然后用凉爽的巾覆盖着。

 “我认为应该是解除和你该死的主人约定的时候了。”斯哥特说:“如果我们确实欠他的钱,我不在乎,但他做的太过分了,你受的苦、辱和疼痛已经到了极限。”

 “别傻了。”丝说,她闭上了眼睛:“我并没有觉得痛苦。”“难道你以为你现在是在享受吗?”

 “是的。”丝坚定的说。“荒唐,你现在还能站的起来吗?”斯哥特说:“你只能躺在上,在你的‮腿双‬间都是伤痕。”“我满意和享受的就是我的‮腿双‬之间。”斯哥特困惑了,他摇了摇头离开了房间。

 “可怜的爸爸,他是不会理解的。”凯茜说。丝点着头,握住了凯茜的手。“也许我们可以将爸爸也捆绑起来,然后用鞭子打。”凯茜建议“或许到了那个时候,爸爸就会理解我们了。”

 “可能吧。”丝低声的说。“我敢打赌,当爸爸被脫光了衣服吊起,并且被一位女士鞭打的时候,爸爸一定会非常的漂亮。”“你不应该想到你父亲的体。”丝说。

 “我知道妈妈,抱歉。”凯茜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她咯咯的笑着说:“况且,假如爸爸也成了奴隶的话,谁开汽车来接送我们。”

 丝也笑了,她说:“帮我一个忙,亲爱的。把我的手脚都绑在上,我现在正好可以享受一下锢的感觉。”过了几个小时,斯哥特又进入了卧室。

 他的子正酣睡着,她的手臂和‮腿双‬被散布在上的宽带紧紧的捆绑着,斯哥特又来到了他女儿的房间,凯茜正躺在上,用电话和她的朋友交谈着。

 凯茜的手脚都戴着镣铐,看到爸爸进来,她用锁着手铐的手捂住话筒,问:“有什么事吗?爸爸…”“你的母亲为什么被捆在上?”他问。

 “她要求我绑住她的。”凯茜说:“这样,她就不会在睡着的时候滚动身体了。”斯哥特不相信的“哼”了一下鼻子,然后就走开了。

 凯茜将手拿开,继续和她的朋友在电话里交谈着,几天后,丝正躺在她的上愉快的享受着,在她赤的身体上,紧紧的捆绑着黑色皮革的束缚带。凯茜将她捆好后,就出去了,好让她的母亲在幻想中瞌睡。

 丝正体验着贞带的新奇,这是她在一个性用品商店发现和购买的。它是由薄的皮革和金属的链条组合而成,可以紧紧的依附在她的猫咪上。

 她对这新的贞带非常的满意,她的脸上戴着口的球具和皮革的眼罩,在她沉浸在束缚的快中时,她的女儿在楼梯上快速的跑了上来。“妈妈,你必须起,祖母罗德斯到这儿来了,她就在房子的外边。”边说着。

 凯茜边手忙脚的帮她的母亲解开身上的绳索和手脚上的镣铐。丝的手自由后,赶紧的解开了脸上的口和眼罩。“下去,拖住她,我马上就好。”罗丝气吁吁的说。

 当凯茜跑到楼下的时候,门铃已经响了第二遍了,凯茜了口气,然后镇静的打开了房门。“祖母…”凯茜幸福的张开了她的手臂,将祖母抱在怀里。

 “你好,我的亲爱的。”罗德斯太太也拥抱了她的孙女。凯茜将祖母按倒在客厅的椅子上,说:“你坐下,我给你倒茶。妈妈马上就下来。”丝拿开了她身上的束缚皮具,套了一件外衣。

 她没有时间解开贞带和穿上内衣。她下了楼,并且亲了亲她婆婆的脸颊。“你的脸怎么了?”她的婆婆问:“怎么有许多的印子?”丝的脸上还清晰的留着戴口和眼罩所印下的痕迹。

 “哦,那是一种治疗的方法。”丝笑了,说:“我的牙医说,我口内有一颗牙齿长的不规范,必须戴一个器具来矫正它。”“上帝啊。”

 罗德斯太太说:“这都是你做孩子时所留下的隐患。”她拍了拍凯茜的手说:“但愿我的孙女不要象你一样,也戴那个东西。”“哦,我将恨你的,祖母。”凯茜说。

 丝拉了她的衣袖,以遮掩手腕上的痕迹,她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这些。她虽然坐在那里,但她很勉强,因为她下体的贞带刺着她。

 她的脸上挂着微笑和她的婆婆谈着话,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控制着自己,试着不动。凯茜知道她母亲的秘密,她不时的看着她的母亲,脸上出会意的笑容。【全书完】  m.bGbgXs.Com
上章 奴隶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