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奴隶家庭 下章
第五章
 “是的,妈妈。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害怕,但是主人接受了我,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玩的非常痛快。”

 “发生了什么事情?”丝问。“在门口的人带我去见了主人,我穿着衬衣和内,我的手上戴着手铐,那个门口的人帮我戴上的脚镣。我告诉主人,你病了并且由我来代替你。刚开始的时候,他也不是很高兴,多次的问我到底多大了。”

 “你怎么告诉他的?”“我说谎了,我告诉他,我18岁了。”“哦,凯茜。”“那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妈妈,下个月我就18了。”“我知道。”丝叹气了。

 “不管怎样,”凯茜继续的说:“我告诉了他,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并且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不认为主人相信了我,因此他把我放在一边做了一个测试。”“他做了什么?”

 “他让我跪在地上,由那些警卫把我绑在一个柱子上,然后告诉我,让我那些警卫的。”

 “哦,亲爱的。”丝悲伤的叫着。“它真的很好,妈妈。”凯茜说:“我没有介意,事实上我喜欢那样做。因此,我了那个警卫,而那个警卫也很快的就在我的脸上了。”“然后哪?”“主人又喊来了另外的警卫,我也了他。”

 “里面应该是有两个警卫。”丝说。“那些警卫确实是大人。”凯茜说:“我是说,他们的确实很大。”“我知道。”她的母亲说:“我自己也过他们的

 过了片刻,凯茜又骄傲的说:“然后,我就开始主人的,他真的很喜欢我他的,我能感觉的到。”“你真是一个好女孩。”她的母亲讽刺的说。“然后,他就剥去了我的衣服,开始拍打我。”“没干其他的。”

 “我吗?没有,他没有做。”凯茜说“其它的时间,就是捆绑着我,我喜欢那样的感觉。当警卫送我回来之前,他让我冲了一个澡并且清理自己的身体,他真的是一个好人。”

 “这倒奇怪了。”丝纳闷了。“我从来都没有在那里清理过,主人让我回来的时候,我的身上总是凌乱不堪的。”

 “或许,是我告诉了他,我的爸爸不知道我到主人的家里来,况且我也不能满脸涂满了回家,他就让我使用了他们的洗澡间。”“那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他是哪个警卫?”

 “列农,而且他还看了我淋浴。”凯茜咯咯的笑了“他打开了我的手铐,当他看我淋浴时,他手了,因此,我也在他看的时候,用手自己达到了高。现在,我知道了,你为什么喜欢在手的时候,调弄爸爸了。”丝给她的主人打了电话,为她不能尽到奴隶的责任,向她的主人道了歉。

 理查兹很和蔼的告诉她,她的女儿很漂亮的替她完成了任务。丝感到了痛苦和嫉妒的感觉,她真的怕她的主人喜欢上她的女儿,那她怎么办?

 理查兹告诉她安心的养病,等她的感冒痊愈,他还需要她。斯哥特并不知道他的女儿也到理查兹的家里去了。

 丝和凯茜都把那天晚上的事情瞒住了他。凯茜还是继续上她的学,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回到家里,和她的母亲进行自我奴役的练习,后来的几次,都是丝自己去的,凯茜对于自己不能去主人的家里,感到很失望。

 而丝也感到放心了很多,她知道,她的主人对凯茜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又过了一段时间,主人告诉丝,他正在准备一次聚会,需要丝做好接待客人的准备。他问凯茜是否可以前来,并且他告诉丝他们会玩的很狂野的。

 丝迟疑了许久,最后她有些痛苦的告诉了凯茜,凯茜听到后,兴奋的尖叫了起来,到晚上的时候,丝先下了楼。她告诉了她的丈夫,凯茜将在今天和她一同前往主人的家里。令人惊讶的是斯哥特竟然没有抗议,好象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似的。

 凯茜犹豫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的身上只穿着紧身的内和高跟鞋。“别在生气了,爸爸。”她说:“我确实想跟妈妈去。”“象你的母亲那样,你也想把自己交给那个人吗?”斯哥特说。

 “我也想象妈妈一样,成为一个奴隶。”凯茜说。“你的母亲被卖作奴隶,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斯哥特说“但是,你为什么也要这样?”“也许你应该把我也拍卖掉。”凯茜调皮的说“我打赌,凭我的年龄,我一定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好了,不要再说笑了。”丝说:“给我们戴上镣铐,让我们去吧。”那个晚上的聚会,是丝和凯茜永远难忘的,来的都是一些有脸面的人物。

 丝和凯茜浑身赤着被捆在特制的木架上,经受了无数人的鞭打。在鞭打的过后,就是狂了,十几个的男人了她们。她们的身体里忍受着入,她们的口中还要含着别的茎。

 在她们的身上,是胶粘的汗水和无数的。当客人都走了的时候,理查兹先生要了丝的身体,在这之前,他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的客人们,鞭打和着这两个女人。丝很骄傲,她知道她是主人最喜欢的奴隶。

 那些警卫们,则要了凯茜的身体。她就象一只鸭子一样的,被那些警卫们轮和奴役着,她喜欢这些,她喜欢、奴役和折磨。在最后的时候,她向主人请求,今后她能跟着她的母亲一起过来,由那些警卫使用。

 理查兹慷慨的同意了,并且许可他所有的男职员都使用凯茜。凯茜非常的高兴,虽然她的身体连动的力量都没有了。

 但是,她的脸上还是堆起了灿烂的笑容。那个晚上,丝和凯茜都是由警卫架着送入斯哥特的汽车里去的。从那天开始,凯茜就可以和她的母亲一起到主人的房间了,虽然主人也鞭打和折磨她。

 但更多的时候,主人都是侧重于丝的,尤其是主人从来都没有进入过凯茜的身体,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母亲…丝。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丝才是他的偏爱。

 凯茜很高兴被不同的人使用,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喜好的折磨和奴役风格,况且主人家的男仆是那样的年轻和英俊,他们总是很轻柔的折磨她,每一次都是凯茜请求他们将自己绑在上,而那些警卫,更是非常的,他们都是大人,并且从主人的身上学到了很好的奴役技巧。

 那个仆役长是最好的,他中年,从来都不苟言笑。他知道女人身上所有的感地带,他喜欢用藤条进行鞭打,每一次都把凯茜鞭打的哭泣,并且发出尖声的叫喊。他的鞭打很有技巧。

 每当凯茜受不了要昏过去的时候,他总是改变角度和力度。他鞭打凯茜的股、猫咪,而凯茜的尖叫总是在夜空里传的很远。他喜欢从凯茜的后边进入,很多天后,凯茜都不能正常的坐下。主人唯一漏掉的男职员,就是斯哥特了。

 当他的子和女儿在主人的房子里,忍受着折磨和的时候,他只能在汽车里默默的等着,在第二次的奴隶聚会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丝的心里是渴望的。

 但是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还是有点紧张,因为她不知道,又有什么新的花样将等待着她们。

 斯哥特在狂野的聚会后,等来了他的子和女儿。他开车载着她们回家,一路上她们都很平静的没有说话。

 她们的眼睛看着窗外,她们不敢看对方,每当她们的眼睛要接触的时候,她们就总是转过脸去。到家的时候,凯茜赶紧的回了她的房间,并且关上了门。丝在浴室里洗了很长的时间,然后到了她女儿的房间。

 凯茜转过了脸,没有说话。“事情都已经结束了。”丝说:“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试着将今天的事情忘掉,我们还要继续的生活…”“我知道,妈妈。”

 凯茜说:“我很好,我现在只想安静一下。”斯哥特在大厅里站着“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他问他的子。“相信我,你不要知道。”丝说。并且关上了凯茜的房门。

 “该死的,告诉我!”“斯哥特,请不要问了。”他怒视着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说。”

 丝叹了口气,说:“主人今天晚上的客人,很无赖。在我们做了我们通常所做的事情后,他们又想出了新的点子…”“继续说。”

 她惶恐的看了他一眼,告诉了他:“他们把我们绑在了一起,并且让我们相互的吃对方的猫咪。”

 “什么?”斯哥特有些不相信的,出了口气。丝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慢慢的讲诉了今天的事情:“他们把我绑在上,将我的‮腿双‬分开,然后将凯茜放在了我的身上。一个枕头托举着我,强迫我的头伸进凯茜的裆里。

 他们将凯茜的头也按入我的裆里,为了防止凯茜抬起她的头,他们用绳索将凯茜的头捆在我的下体,然后,他们命令我们相互的对方的猫咪,直到我们达到了高。”

 “你就不能装着达到了高吗?”斯哥特有些气急败坏。“我们不能那样。”她安静的回答了“为什么?”“我们必须真实的。”“你们两个?”“是的。”丝肯定的说。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凯茜对她的母亲说:“昨天我没有怎么睡,我考虑了一个晚上。”“因为你了我。”她的母亲平静的说。

 凯茜低下了头,说:“妈妈,我们是奴隶,而奴隶是没有权利选择的。奴隶必须做她们被告知的任何事情。”丝的手放在了凯茜的头上,说:“我知道,亲爱的。”

 “我们可以,而且我们必须做那样的事情。”“是的。”***关于丝和理查兹先生的传言更多了。  M.BgbGxS.cOM
上章 奴隶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