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30章
 许倪两大家的女人都怀孕了,这是一个摆在两大家面前必须立即解决的问题,就现行的大陆计划生育政策,两大家的女人相继怀孕生产,现在的这个国度是不可想象的。

 虽然家里的女人全部怀了孕,确实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好在倪红霞早已做好了远赴澳洲移民的基础工作。这些事情,早在胡梦儿全家办理移民澳洲的时候,在张黎明的运作下早就做好了未雨绸缪的准备,现在只要抓紧时间做好余下的事情就成,这些事情当然地又由家族的顶梁柱倪红霞来具体办了。

 胡氏家族的婚礼之期就要到了,远在澳洲的胡和平有些招架不住了,迫不得已,他向家族中这次没有重新组合配偶的哥哥胡胜利和胡梦儿、胡戈这父女、母子、父子三人求救了。

 为了完全足老父亲胡文化的最后心愿,婚礼办得既不能引起外界的注意走漏了胡氏家族家人之间重新组合配对的风声,又要让每个重新配对的家人风风光光的婚嫁,不留遗憾,胡和平绞尽了一番脑汁。最后在他的再三央求之下,胡梦儿和父亲胡胜利、儿子胡戈父子俩才提前来到了澳洲,帮助胡和平筹备家族的这场盛大的婚礼。

 到达澳洲之后,胡家人在胡文化的主持下,确定了胡家婚礼的具体事宜。婚礼的具体事宜确定后,全家人放松地憧憬着婚礼到来的那一刻。

 此时,在客厅的沙发上,胡胜利正和自己的“前”“继母”李开心盘肠苦战着。李开心仰靠在沙发一端的扶手上,两条雪白的‮腿双‬微微弯曲着向上伸着,仿佛两个跳舞的美少女一样风摆杨柳地舞蹈着,胡胜利的股正在她分开的‮腿双‬之间不停地耸动着,那种男女器官碰撞摩擦所特有的“啪啪啪”、“嗤嗤嗤”的声音在客厅里回着。

 了一会儿,沙发里的胡胜利和李开心这对前夫两个人又换了一个姿势。李开心翻过身,跪趴在沙发扶手上,在她变换姿势的时候,可以看见她那漉漉的肥上稀疏的,丰房上如葡萄粒一般紫红色的头俏立着。

 胡胜利站在曾经是自己的老婆,现在是父亲胡文化老婆、也是自己后妈的李开心翘起的股后面,着自己沾满了李开心水的长大巴又进了李开心的中。胡胜利的巴在前、继母的中每一下,李开心的全身就会颤抖一下,股也情不自地向后配合地耸动一下,头低垂在沙发扶手边上摇动着,嘴中不时发出舒的呻之声“啊哦…”而此时在沙发扶手的另一端,胡可人的手伸到了坐在沙发扶手上的既是自己侄子又是自己外孙子的胡戈‮腿双‬之间,握着胡戈那早已经是一柱擎天、坚硬无比了的巴,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嘴中笑着夸奖道:“呵呵,我外孙子的巴可不小啊!嗯,跟你爸爸的巴相比,他象你这么大的时候,好像还没有你的巴大呢!”

 说着,瞥眼瞟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胡胜利正在继母李开心中进进出出的大巴,然后面微笑,俯下身子趴到了胡戈的‮腿双‬上,把嘴凑上去,柔软的嘴亲吻在了自己这个侄子兼外孙子的胡戈坚硬暴涨的硕大头上,使出自己那不输于女儿胡梦儿的品箫绝技伸出舌头在胡戈的大感的冠盖上索着,接着又慢慢地把整个头含进了嘴里,片刻又吐了出来,灵巧的舌头在硕大的头冠盖沟槽的周围绕、弄、着。

 正在这时,胡卉儿牵着胡革新的手走进了客厅,两个人同时夸张地大声叫道:“妈妈,您的叫之声可是够响的,我们在院子里就听见了。”

 说着,两个人分别来到了自己的母亲跟前,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母亲的“表演”

 胡卉儿自顾自地走到撅着股正被母亲李开心的“前夫”胡胜利的身前,蹲在两人的下,看着两个人器的结合部,认真地欣赏起胡胜利那大的巴在母亲李开心的中进进出出,并有不断地被巴从母亲李开心的中带出,不时地溅到自己的脸上。

 胡卉儿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将从母亲李开心中带出溅自己脸上的进了嘴中,咽进了肚里。欣赏了一会儿胡胜利的大巴在母亲李开心的中进进出出的靡景象,胡卉儿忍不住索脫光自己的衣衫,一矮身钻到了母亲李开心的下,张开嘴向两个人的器结合部含去。胡胜利的巴在前继母的中进出的同时,都要经过一下胡卉儿的嘴巴。

 看到女儿胡卉儿钻的自己的下,用嘴巴与自己“分享”着自己前夫继子胡胜利的大巴,李开心的脸上出了会心的微笑,知趣地马上调整自己的身体,一边让胡胜利的巴继续在自己的弄着,一边与女儿胡卉儿配合母女俩摆成了“69”式,张开嘴含住了女儿胡卉儿光洁无部,自己的嘴与女儿胡卉儿的“亲吻”在了一起…而胡革新看着母亲胡可人施展着自己的品箫绝技,把自己的侄子兼外孙子胡戈硕大的巴含在嘴中吹、、啯、弹,舒服得胡戈嘴中哼哼有声。胡革新一边欣赏着母亲胡可人为她侄子兼外孙子胡戈品箫,一边走近两人的跟前,把自己的带解开,子一下子滑到了脚踝,硬硕大的巴立刻也弹了出来,直直地指向正在为自己的侄子兼外孙子胡戈品箫的母亲胡可人的面前,几乎触到了母亲胡可人的脸上。

 看到眼前儿子胡革新那长硬硕大颤巍巍起的大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胡可人抬起左手握住了儿子胡革新的大巴,眼中看着儿子的这巨物,然后吐出嘴中侄子兼外孙子胡戈的巴,将儿子胡革新的巴含进了嘴中,并快速地吐起来。

 一股暖立刻从自己的巴直冲胡革新的大脑,母亲胡可人那暖暖的口腔含住自己的巴,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愉悦呻之声。他感觉自己的丸在收缩,他盯着自己的巴在母亲胡可人的嘴中进进出出,母亲胡可人那白皙的脸颊和自己古铜色的巴形成了鲜明靡的差。此时的胡革新越来越兴奋,特别想把自己的灌满母亲胡可人嘴中的冲动让他有些不能自持。

 胡革新也尽力地配合着母亲胡可人,在她自己巴的同时也有规律地在母亲胡可人的嘴中轻。看着母亲胡可人的鼻子埋在自己浓密的之中,看到自己古铜色的大巴在母亲胡可人的嘴中进进出出,胡革新的门就有些松动,他有些忍不住了,就要冲关而出。

 “姑姑外婆,戈儿还要你给戈儿巴!”

 就在这紧要时刻,由于胡革新的加入,胡戈的巴就要不断地被胡革新的巴所代替,不能够始终占据在胡可人的嘴中,胡戈的嘴中发出了“呐喊”这声“呐喊”立刻让飘飘然的胡革新止住了即将在母亲胡可人嘴中发,同时也让胡革新全身灵灵打了个冷战。

 听到这个侄儿兼外孙胡戈的“呐喊”胡可人心中不由一乐,笑眯眯地一手握住一巴,并同时向自己的嘴中去,但是两硕大无朋的巴实在是无法同时进了她的嘴中。

 胡可人见儿子胡革新和侄子外孙胡戈的两巴确实无法同时进自己的嘴中,她采取了一进的办法,先将侄子外孙胡戈的进嘴中,然后再将儿子胡革新的巴再进自己的嘴中,就这样,侄子外孙胡戈的巴和儿子胡革新的巴先后都进了自己的嘴中,把她是嘴撑得老大,两个硕大的头将她的腮帮子顶得如同嘴中进了两个大鸡蛋。这两个大“鸡蛋”立刻让胡可人呼吸不畅,气息有了阻滞,胡可人不停地息着,一缕口水顺着胡可人被撑开合不拢的嘴角了出来…这时,胡梦儿一左一右挽着爷爷胡文化和叔叔胡和平走了进来,看到两拨人的戏表演,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立刻都出了会心的笑意。

 爷孙三人满脸笑意地挽着胳膊慢慢走近正在“厮杀”着的两拨人。看着两个虽然挽着走进的胳膊,但是心早已“飞”了的儿子胡和平和孙女胡梦儿,老爷子胡文化一脸慈祥地冲二人点了点头。

 看到父亲胡文化的默许,胡和平马上松开了挽着的父亲胡文化的胳膊,转身来到了侄女胡梦儿的身后,双手从后面向侄女胡梦儿抱去。见叔叔胡和平来到了自己的身后,胡梦儿顺从地也松开了挽着的爷爷胡文化的胳膊,期待着叔叔胡和平的搂抱。

 胡和平的双手穿过侄女胡梦儿的腋下罩住了她柔软纱衣下翘的房,已早经硬的大巴隔着子抵在了侄女胡梦儿的股沟上。胡和平的双手着侄女胡梦儿既丰且富有弹房,手指同时捏弄着胡梦儿硬头,裆里硬巴一阵阵地搐。

 胡梦儿低头看着叔叔胡和平的双手捏弄着自己的房,胡梦儿很享受地身体颤抖着,她的中情不自地不断地向外分泌着水。胡和平的一只手继续捏玩着胡梦儿的房,另一只手则慢慢地下移,滑到了胡梦儿部,一点一点,把她的齐短裙下摆慢慢地提了上来,将她未穿底内里真空的下体完全暴了出来。

 接着,胡和平的手抚摸上了胡梦儿的下体,手指在她起的蒂上捏弄挑逗了一番之后,又顺势滑到了她的上。胡梦儿陶醉般地的闭上了眼睛,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使劲靠叔叔胡和平的身上,股也随着胡和平的手玩自己蒂的节奏摆动起来。

 胡和平玩着侄女的蒂,没一会儿的工夫,他的手就已经让胡梦儿的水弄得的了。同时,从胡梦儿的嘴中发出了求的呻之声“叔叔,梦儿的啊…啊哦…梦儿要叔叔的大…哦…”听到胡梦儿的求之声,胡和平轻轻地将怀中的胡梦儿抱起,向那两拨爱的家人走去。

 胡文化看到儿子胡和平抱着怀中的孙女胡梦儿向那两拨人走去,而沙发却早已被那两拨人给占据了,他连忙会意地将沙发旁的茶几上的杂物清理干净,为二人倒出了“爱”的空间。

 抱着侄女胡梦儿正在四处寻找位置的胡和平看到老爷子胡文化将茶几收拾干净,立刻冲父亲胡文化报以感激的微笑之后,把胡梦儿仰面放到了沙发旁的茶几之上。然后,他温柔地将胡梦儿的短裙脫下,劈开她的‮腿双‬,胡梦儿那光洁无部立刻尽显眼前,展无遗。

 看到侄女胡梦儿那展现在自己眼前人的下体,胡和平二话不说,迅速解脫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起早已按捺不住了的大巴向胡梦儿张开“嘴巴”的去。

 “啊哦…”胡梦儿的嘴中立刻发出了快的哼唱。

 胡和平喜欢这种自己家人的忌感觉,更喜欢胡梦儿随着他巴的大力而发出的快哼叫。胡梦儿的水四溢,胡和平的大巴在侄女胡梦儿的中纵横驰骋着,身下的茶几似乎承受不住两人的剧烈冲刺,前后摇动着几脚与地板摩擦发出了“吱吱”响声…看着自己的子女儿孙们在自己的面前尽情地享受着天伦之乐,家的幸福,胡文化的脸上出灿烂的笑容…“外婆,我要啦,外孙在外婆的嘴里好吗?”

 胡戈此时觉得在自己的体内开始沸腾了,央求着外婆胡可人。这时的胡可人的嘴中同时着儿子胡革新和侄子外孙胡戈的两巴,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神鼓励着。

 胡革新听了胡戈忍不住要了,就笑着调侃道:“胡戈,怎么样,不如小叔叔吧!”

 然后,又使坏地怂恿道:“胡戈,难道你不想欣赏一下你的在你外婆脸上吗?”

 听了小叔叔胡革新的话,就如同强烈的催化剂,让胡戈立刻跃跃试,他把就要的大巴从外婆胡可人的嘴中拔了出来,浓浓的薄而出,洒在了外婆胡可人的脸上。

 胡可人眼睁睁地看着外孙胡戈的大巴冲着自己的,第一到了自己的左脸和鼻子上,接着就是一股股的洒在自己的脸上、头发上,还有一些到了自己的身上。

 胡可人的嘴中仍然着儿子胡革新的巴,但是对于外孙胡戈在自己脸上的一股股,胡可人感到快无限,刺异常。她伸手抓住外孙胡戈还没有完全完的大巴,拉到了自己的脸颊,用自己的脸颊摩挲着外孙子胡戈仍然滴着的大巴。

 看着母亲胡可人用胡戈的巴在自己的脸上摩挲着,胡戈在母亲胡可人脸上的被胡戈的大巴搅和的满脸都是的靡景象,胡革新再也忍受不住了,浓浓的立刻在母亲胡可人的嘴中发了。

 此时,胡可人正在用脸颊爱恋着外孙子胡戈的大巴,冷不防儿子胡革新突然在自己的嘴中了,大股大股的涌向了胡可人的喉咙,未等胡可人反映过来,就顺势条件反地把咽进了肚子里,随之嘴中发出了“咳咳”的咳嗽之声…“胜利,啊哦…老公…快…快…啊…在我的里头…啊哦…我要怀孕…我要给你生孩子…哦…”这时,另一边被前夫继子胡胜利着的李开心发出了快的叫声。当李开心意识到胡胜利在自己中做着剧烈活运动的大巴就要爆发的时候,她向自己的这个把自己娶进家门的前夫发出了要为他生育的邀请,她知道现在正是自己的排卵期。

 听到李开心的叫,蹲在母亲李开心下张着嘴着从母亲李开心中被胡胜利大巴带出的的胡卉儿接口怂恿道:“妈妈,太好了,你是应该为把你娶进家门的人生个孩子了!就在妈妈的里面,让妈妈为你这个把她娶进家门的男人生个孩子!”

 后面这句话却是说给正在着母亲李开心的胡胜利听的。

 听到李开心和胡卉儿这母女俩的“邀请”胡胜利的大巴再一深深地刺入了李开心的子深处,开始发。李开心足地紧紧闭上了双眼,用她那感的感受着这个前夫继子的冲击着自己的子,她能够感觉到胡胜利的在自己的子涌动,嘴中再一次发出了陶醉般的叫“啊哦…谢…啊…谢…”

 胡胜利的巴在这个被自己娶进家门后来又成为自己继母的李开心的中舒着、享受着…当胡胜利感觉着自己的每一滴入了这个这个被自己娶进家门后来又成为自己继母的李开心的中,他才依依不舍的把仍然起的巴从继母李开心的中拔了出来。混合着和李开心水的爱顺着李开心的大腿内侧了下来,卷曲的慢慢地开始舒展开来,凸起的蒂却还在蠢蠢动着…看着自己的儿孙子女们尽情地享受着家庭的天伦之乐,一个个因为互相的足而纠在一起没有了动静,胡文化满面红光,眯着的眼神充满了慈祥,让自己的整个家族的成员重新婚配组合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过了一会儿,精力最为旺盛的胡戈和胡革新两个人首先恢复了活力,此时,两个人的巴又同时在胡可人的中蠢蠢动了。此前的一轮狂,胡戈和胡革新的两巴在胡可人的嘴中发之后,叔侄俩欣赏够了胡可人将两个人的全部进肚子里之后,又余兴未尽地央求着要一起胡可人的,胡可人拗不过自己的儿子胡革新和侄子外孙胡戈两个人的纠不休,无可奈何地答应了这两个岁数相仿、辈分不同的小“混蛋”让他们俩的大巴又同时进了自己的中。当这两个辈分不同的小“哥俩”的大巴一起进胡可人的中之后,立刻就不管不顾、互不相让地弄起来。

 “啊…儿子…喔…亲外孙…妈妈…外婆…啊哦…被你俩…死了…啊…大巴…两两…大…大巴…儿子…外孙…得妈…外婆死了…啊哦…妈的好儿子…啊…外婆的好外孙…啊哦…你俩的大巴一起进…啊…里…哦…我…我要了…啊…妈妈…外婆的给大巴儿子…外孙了…啊哦…”在自己的儿子胡革新和外孙胡戈两个人的两巴同时在自己弄下,胡可人已经被的进入了恍然忘我的境地,她不停都叫着。

 而胡革新和胡戈这不同辈分的小“哥俩”就如同比赛场上互不相让的对手一般,动着他们同时在胡可人中的大巴,畅快地越干越快,次次着力,直把胡可人的得如涌泉般的向外冒着水,娇躯不停地颤抖着,股拼命地动着。

 “啊…亲儿子…好外孙…喔…你们俩的巴…噢…一起…哦…这姿势死妈妈…喔…外婆了…啊…好啊…喔…死了…啊…大…好美…啊…受不了了…啊…两死妈妈…外婆了…啊…”一是儿子胡革新的巴,一是外孙胡戈的巴,两巴在胡可人的中拼命地弄着,有时同进同出,有时又各顾各的一进一出,只得胡可人死,大声地叫着。

 胡可人趴在仰面朝天的儿子胡革新的身上,外孙子胡戈则骑在她的身上,儿子和外孙子的两巴同时在她的中进进出出快地弄着。两个人将胡可人夹在中间,奋力地用各自的大巴在胡可人的着,力气之大,就像不同辈分的小“哥俩”在胡可人的中比试着谁的巴更大、更硬、更、更能让家中的女人更女人。

 胡可人被儿子胡革新和外孙子胡戈夹在两个人中间拼命地着,她不得不四肢着地“苦苦”地支撑着,享受着儿子和外孙子给自己带来的超级快乐,她什么也不想,就剩下兴奋地不停地叫着,股随着中的两巴的进进出出像一部震动的马达颠狂“啊哦…妈的好儿子…嗯…外婆的好外孙…好啊…喔…给你俩得好…好…啊…好儿子…喔…好外孙……嗯…啊…啊…死了…喔…两巴…啊哦…死了…啊哦…”女儿胡可人的叫让胡文化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过来,他边欣赏着女儿胡可人被她自己的儿子胡革新和外孙子胡戈的模样,边情不自地掏出了自己的巴‮弄套‬起来。

 胡文化老了,一个证明他确实老了铁证,就是这些年,他的巴很少能够硬起来了,即使是在自己的女儿胡可人、孙女胡梦儿和胡卉儿的努力之下,也很少能够硬起来,这也是胡文化下定决心让家族成员重新婚配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在欣赏着儿子胡革新和孙子胡戈两个人用大巴同时进女儿胡可人的得胡可人叫的画面,让胡文化的巴意外地硬了起来,而且还非常地坚硬。

 胡文化不住握住自己大坚硬的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在一起的女儿胡可人与儿子胡革新、孙子胡戈三人移了过去。

 享受着被儿子胡革新和外孙子胡戈夹在中间弄着的胡可人,无意之中睁开眼睛瞥见了父亲胡文化手握着硬的大巴正向自己面前移到过来,让陶醉中蓦地吃了一惊,情不自地大声叫了出来“啊!爸爸!你的的巴又硬了!啊哦…还这么坚硬!”

 胡可人的叫声立刻惊动了屋里面正在忙着的所有人“爸爸,你的巴又硬了!”

 这句话,无疑是一声惊雷,震惊了所有人,胡家每个正在忙着的男男女女都戛然而止,停止了正在疯狂进行的动作,向胡可人的叫声处望去。

 只见胡文化手握着大硬巴正向女儿胡可人和儿子胡革新、孙子胡戈走去,那很久不见、养育了家中儿女的大巴又展现在了家人的眼前。

 胡可人张开了嘴,期待着父亲胡文化那久违了的大巴,嘴中喃喃着“啊哦…爸爸,女儿好想爸爸的大巴…哦…”手中握着自己硬的大巴向女儿胡可人和儿子胡革新、孙子胡戈在一团的三人,听到女儿胡可人的呢喃叫声,胡文化顺势就将翘得半天高的大巴正好进了女儿胡可人的嘴中。

 仰躺在母亲胡可人身下,巴与侄子胡戈一同在母亲胡可人中的胡革新正好看到父亲胡文化的大进母亲胡可人的嘴中,不住感慨地大声赞叹道:“噢…爸爸的巴好…好长啊!”父亲胡文化的大巴一进自己的嘴中,胡可人一口叼住,立刻飞快地吐起来。胡可人用嘴巴飞快地吐着父亲胡文化的大巴,而她的儿子胡革新和外孙子胡戈则飞快地用他们俩的大巴同时在胡可人的中驰骋着。

 下面儿子胡革新和外孙子胡戈的两巴在自己的中驰骋,上面父亲胡文化的大在自己的嘴中,胡可人使出浑身解数,贪婪地用她的舌头绕着父亲胡文化的那久违了的大巴,她灵巧的舌头在父亲胡文化的头、头棱沟和巴上勾着、戏弄着、着。

 在女儿胡可人的舌头不停地含、、刮、咬、勾、之下,胡文化舒服得忍不住高声地大叫起来“啊…好舒服…哦…爸爸的好女儿…你的嘴好厉害…噢…嗯…好久没有了…喔…爸爸美死了…啊哦…爸爸死我了…”

 父亲胡文化的叫声更加激励了胡可人的热情,她的舌头不停的在父亲胡文化硕大的头棱沟处绕了又绕,了又了又,直得胡文化情不自地伸手抱住了女儿胡可人的脑袋,配合着她的嘴巴往她的喉咙深处顶去,嘴中的叫喊之声更加快起来“啊哦…好…好女儿…哦…你把爸爸的大巴弄得好…啊…太了…哦…爸爸受不了了…啊…爸爸要你的…嗯…爸爸要你的…啊哦…”听到爷爷胡文化嘴中嚷嚷着要他女儿胡可人的,在姑姑外婆胡可人后面巴与小叔叔胡革新巴一同在胡革新母亲胡可人中两巴一起着胡可人的胡戈立刻大声响应道:“爷爷,你来和叔叔你们父子俩一起用你们父子俩的大巴来姑姑外婆的!”

 说着,胡戈停止了与叔叔胡革新一起弄外婆胡可人的,把巴从姑姑外婆胡可人的中拔了出来,然后就这么着沾满了姑姑外婆胡可人水的大巴来到了爷爷胡文化的身边。

 看到孙子着沾满了自己的女儿胡可人水,而且还不断地滴淌着的大巴来到自己身边,胡文化也把巴从女儿胡可人的嘴中了出来,也着沾满了女儿胡可人唾的大巴走到了女儿胡可人的股后面,扶住女儿胡可人的股,巴与儿子胡革新在他母亲胡可人中的巴对准,然后慢慢地顺着儿子胡革新的巴也把自己的巴与儿子胡革新的巴一同挤进了女儿胡可人的中,胡文化和胡革新父子俩的两巴就此顺利地进了同一个中。

 在胡文化与儿子胡革新父子俩的巴一起进胡可人的中的同时,胡戈也把沾满了姑姑外婆胡可人自己水的大进了姑姑外婆胡可人的嘴中,快速地起来。

 当父亲胡文化的大巴与自己的巴一同进母亲胡可人的中之后,胡革新陪同着父亲胡文化的巴一起,父子俩的两巴立刻在胡可人的弄起来。

 胡革新挥动着自己的大巴用力地着母亲胡可人的,胡文化也毫不示弱地与儿子胡革新比试着,也动着他的大巴在儿子胡革新的母亲、自己的女儿胡可人的中纵横驰骋着。父子俩的两巴,在胡可人的中一会儿同进同出,一会儿又分进合击,父子俩的大巴次次都一到底,每一次父子俩的大头都会顶到胡可人子头上。

 被自己的父亲胡文化和儿子胡革新父子俩的两得娇躯颤抖,胡可人舒地摇动着自己肥大的股配合着,肥美的股努力地摇动着,接着父子俩的两巴的在自己中的弄,嘴中忍不住声大叫起来,但是由于嘴中还含着也在快地的外孙子胡戈的大巴,语音就含糊不清“喔…妈妈的大巴儿子…啊…女儿的大巴爸爸…你们爷俩…喔…啊…用力…爸爸和儿子的大巴一起…噢…死女儿了…啊哦…死妈妈了…喔…啊…大巴爸爸…哦…大巴儿子…喔…爸爸和儿子的大巴一同在…啊哦…死了…太了…喔…用力…再用力…啊…”胡文化和胡革新父子俩的大巴在胡可人的快地进进出出着,将胡可人的水带出了好多,将父女父子、母子三人的部浸,但父子俩却是毫不惜力地继续猛着,两巴在同一个快地进出着。

 随着胡文化和胡革新父子俩的大力弄,胡可人再也坚持不住了,嘴中含糊不清地叫着“啊…我的大巴爸爸…喔…我的大巴儿子…啊…女儿的小了…啊…妈妈的了…啊…喔……”

 随着胡可人的叫喊之声,一股热烫的水从她的子内直而出,溅得同时在胡可人中的父亲胡文化和儿子胡革新父子俩巴的硕大头上,灵灵地再度膨起来,父子俩的两巴同时又奋力地尽到底,父子俩的两颗硕大的头同时顶在了胡可人的子头上。

 与此同时,胡可人被父子俩到了高水一阵一阵从子中向外溅,顺着胡文化和胡革新父子俩在胡可人中的两巴与壁之间的隙“”挤了出来,将父女子三人的器官洒得一塌糊涂。

 高之后,胡可人无力地趴在了身下儿子胡革新的身上,她的中,父亲胡文化和儿子胡革新的大巴依然在里面,而她的嘴中却仍然叼着的外孙侄子胡戈的巴没有松口。

 身下的女儿胡可人被自己和儿子胡革新一起给得高了,可是已经很久没有的胡文化却没有巴依然高耸硬在女儿胡可人的中,意犹未尽。

 这一切,被另一边享受着下女儿胡卉儿着前夫继子胡胜利巴从自己中带出的水的李开心看在了眼里,心疼地对着自己的胡胜利和被胡胜利的大巴从自己中带出的水的女儿胡卉儿说道:“啊哦…胜利…快…快去…你爸爸你姐姐的…还…还没…没足…哦…让你爸爸来我的…喔…卉儿…快…快去…让你爷爷你的…你爷爷的巴…好…好久没…没了…”

 “哎,好!”听了母亲李开心的话,胡卉儿立刻乖巧地从母亲李开心的下爬了起来,来到了爷爷胡文化和姑姑胡可人、叔叔胡革新、外甥胡戈四人跟前,撅起股,摆好了姿势,地摇动着召唤爷爷胡文化道:“爷爷,你没够可人姑姑的,可人姑姑的现在已经应付不了你的大巴了,还是让孙女的用我的小足爷爷吧!”

 与儿子胡革新的巴一同在女儿胡可人的中还没有,而女儿胡可人却已经被自己和儿子胡革新的大的胡文化,此时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听到孙女胡卉儿的召唤,再看到孙女胡卉儿撅着股,摆出的姿势,胡文化立刻与儿子胡革新的巴分离,从女儿胡可人的中拔出了仍然硬的大巴,然后巴来到了孙女胡卉儿的股后面,将长硬的大巴对准孙女胡卉儿那水淋漓的小,一进了里。

 “啊哦…爷爷的巴好大…好…好硬呀!”

 胡卉儿立刻快地大声叫嚷起来。

 “喔…乖孙女…你的小好紧…啊…夹得爷爷好…啊…”胡文化也立刻大声地叫嚷起来。

 “啊哦…爷爷…嗯…快用爷爷的大巴使劲孙女的小…在孙女的小给孙女…啊…快将你的进孙女的小里…哦…孙女要给爷爷生孩子…喔啊…给爷爷生个儿子…噢…儿子长大…啊哦…孙女就嫁给儿子当老婆…啊哦…爷爷…把孙女的小满吧…嗯喔…爷爷…孙女了…”

 胡卉儿语无伦次地叫嚷着的同时,也,高上身了。

 不要以为胡卉儿嘴中叫嚷的是她被爷爷胡文化得语无伦次,信口开河,其实家里所有的人都听明白了,胡卉儿这是表白心迹呢。这次胡家按照家长胡文化的安排,都由儿子娶母亲重新配对组合,家中的女人唯有胡卉儿还小,还没有生孩子,但是她却在爷爷胡文化她的的时候,不失时机地向爷爷胡文化表白了心迹。

 听到孙女胡卉儿表白着自己心迹的同时,但是许久没有了的胡文化却仍然生龙活虎地没有这一切全被在一旁一边享受着前夫继子胡胜利弄着,一边密切关注着被老公胡文化弄着的女儿胡卉儿的李开心看在了眼里。

 “啊哦…胜利…卉儿的…哦…也不抗你爸爸…还是我去替下卉儿…让你爸爸我的吧…”

 李开心看到老公胡文化在女儿胡卉儿的中还没,女儿胡卉儿就身了,对前夫继子胡胜利说道。

 听了正在被自己着的前继母李开心的话,十分孝顺的胡胜利立刻停止了弄,把巴从前继母李开心的中拔了出来,然后在李开心肥白的大股上拍了一巴掌,催促道:“好啊,我的后妈,快去吧,用你的把你女儿卉儿的替下来。”

 李开心来到前公爹后老公胡文化和女儿胡卉儿的身边,撅起股趴了下去。

 胡文化一见,立刻从孙女胡卉儿的小中拔出了仍然硬的大巴,扶住先是儿媳妇后是老婆的李开心不断地地摇动着大股,将沾满了孙女胡卉儿漉漉的大巴,一下子就进李开心两片肥厚的开放的里。

 “啊啊啊……啊哦…使劲…喔…”

 当曾经是自己的公爹现在是自己老公胡文化那沾满了女儿胡卉儿水的大进自己里的时候,李开心十分受用得浑身颤抖,拼命地摇动股,夸张地大声叫起来。

 随着身下这个曾经做自己的秘书,因为自己不小心致使其怀孕,不得已让儿子胡胜利委曲求全将其娶进家门当儿媳妇,后来又历经辗转成为了自己老婆的李开心道壁不停地收缩着自己的头,胡文化挥动着自己的大巴用力地干着。

 胡文化的大巴在李开心中的每一次干,都会得李开心的嘴里发出惊人的叫。今天的胡文化格外地格外地强壮,巴也是格外地持久能战,本来是想替女儿胡卉儿解围,结果却是在这个久疏战阵的公爹老公胡文化的弄下,没一会儿的工夫就缴械投降了,子深处出一股滚烫的之后,就四肢趴下头晕目眩地瘫倒了。

 看到父亲胡文化就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地将胡可人、胡卉儿和李开心,招架不住,胡胜利立刻招呼一旁仍然在一起女儿胡梦儿和弟弟胡和平“梦儿呀,快来给爷爷救救驾,爷爷的巴今天超强…”

 转口又对正在着自己女儿胡梦儿的弟弟胡和平说道:“和平,你快先别梦儿了,爸爸的巴她们三个女人都没足,赶快让梦儿用她的给爸爸吧。”

 听了哥哥胡胜利的话,胡和平立刻把还没有足的巴从侄女胡梦儿的中拔了出来,仍然长的大巴将侄女中大量的水也带了出来,滴沥到了两人的大腿上、地板上,到处都是。

 而胡梦儿则是来到母亲胡可人的身边,撅起股呈“69”式骑在了母亲胡可人的身上,摆好了姿势摇动着雪白的股,回头望着爷爷胡文化,等待着爷爷胡文化的干。

 胡文化从老婆里开心的中拔出仍然硬长的大巴,来到孙女胡梦儿的跟前,扶住孙女胡梦儿摇动着的雪白股,将巴对准仍然淌着水的,一纵身,硕大的头连同长的巴就进了孙女胡梦儿的中。

 胡文化的巴一进孙女胡梦儿的中,就感到了孙女胡梦儿道壁上的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地箍住他的巴,每当他的巴在中进出的时候,道壁上的就会紧紧地箍住冠的颈沟,让胡文化立刻不能自己去了。

 胡文化不是没有过这个孙女胡梦儿的,只是从前孙女胡梦儿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的体会,今天陆续地将家中女人的都一一过之后,胡文化才真正体会到了孙女胡梦儿的与老婆李开心、女儿胡可人、小孙女胡卉儿三女的不同之处。

 胡文化一边体会着孙女胡梦儿的与众不同,一边猛烈地着孙女胡梦儿的。胡文化挥动着自己的大巴大力地在孙女胡梦儿的干着,胡梦儿的就好像会啯食的嘴巴一样,配合着爷爷胡文化在自己中的干,拼命啯食着爷爷胡文化的大巴。

 作为胡家的女人,胡梦儿的也是家族中所有男人巴的风之地,而且胡梦儿也给父亲胡胜利生过儿子胡戈,但是与家族中李开心、母亲胡可人、妹妹胡卉儿的相比较,还是胡梦儿的最有弹力,这也是胡家男人公认的。

 此时的胡梦儿,在爷爷胡文化大巴的干下,柳眉紧皱,贝齿轻咬,红红的脸上完全是非常享受的表情,嘴中不断地发出着“啊哦…”的大声呻,完全是一副不胜其的样子。

 看着眼前父亲胡文化的大巴在骑在自己身上的女儿胡梦儿的快地干着,胡可人忍不住抬起头,张开嘴向父亲胡文化和女儿胡梦儿爷孙俩的器结合部吻去,将被父亲胡文化的大巴从女儿胡梦儿中带出来的水吃进了嘴中,咽进了肚里。

 胡梦儿拚命地摇动着雪白的大股配合着爷爷胡文化的干,数百下之后,胡梦儿的身躯突然一阵颤抖,嘴中发出了“啊…”的一声畅快淋漓的叫喊,黏腻热滑的水在薄而出,一股股的水顺着胡文化的大巴与胡梦儿之间的溅而出。

 身下的胡可人立刻把嘴对准了正在水的,把被父亲胡文化得高了的女儿胡梦儿的水一滴不剩地全部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到此为止,胡家的四个女人已经被家长胡文化全部遍,但是他仍然还没有。就在此时,家族中最小的胡卉儿在一旁又向爷爷胡文化发出了“邀请”“爷爷,还是来孙女的小吧,把你的进孙女的小里,孙女我要给爷爷生个儿子,等咱们爷孙俩的儿子长大了,我就嫁给咱们爷孙俩的儿子,好不好!”小孙女胡卉儿的话,让全家人都是一惊,更让胡文化一喜。他立刻从大孙女胡梦儿的中拔出仍然硬的大巴,来到依偎着母亲李开心身边的小孙女胡卉儿跟前,将沾满了大孙女胡梦儿水的大进了被自己的母亲李开心劈开了‮腿双‬等待着爷爷胡文化大的孙女胡卉儿的中。

 在老婆李开心的帮助下,胡文化的大进小孙女胡卉儿的中之后,立刻就开动马达疯狂地干起来。正向胡卉儿表白的那样,她就要给爷爷胡文化生个儿子,而且还要等儿子长大了就嫁给儿子。所以,胡卉儿努力地配合着爷爷胡文化对自己的干,用紧紧地夹着在自己快地干的大巴,她要爷爷胡文化在自己的,她要爷爷胡文化在自己的里播种,她要怀上爷爷胡文化的孩子…小孙女胡卉儿里的紧紧地包裹着爷爷胡文化不停地干着的大巴,山洪般的淋着胡文化的硕大头,得胡文化再也坚持不住了,只感到全身一阵麻关一松,就向小孙女胡卉儿的最深处,子去…家长胡文化终于在小孙女胡卉儿的小了,足了小孙女胡卉儿的心愿,他的巴也终于软了下去,从此以后,胡文化的巴就再也没有硬起来过。

 当然,这一次,胡卉儿如愿以偿地果然怀上了爷爷胡文化的孩子,成就了后来,胡家的女人全部都如愿地嫁给了她们的儿子,组成了新的夫配对。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