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9章
 结束了接近二个月的度假,许是之带着女儿许晴晴和岳母金梦从澳洲回到了家里。这次澳洲的“浪漫”之旅让许是之收获颇丰,此次澳洲之行不仅让自己的女儿许晴晴和岳母金梦分别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极具表演天赋的女儿许晴晴被李雪儿慧眼识才,安排在了李雪儿传媒集团旗下电视台的最具收视率的王牌娱乐节目客串了几次主持人。

 没想到,在澳洲这接近二个月的时间里,许晴晴客串主持的几次娱乐节目当中,她大胆开放的支持风格让电视台这档娱乐节目的收视率立刻又有了大幅度的攀升,成为了李雪儿电视台所有节目收视率的头牌,各类广告蜂拥而至。

 这一下,李雪儿说什么也要把许晴晴留在澳洲她的电视台,并且开出了天价的条件。无论许是之如何跟李雪儿解释许晴晴刚刚高考完毕,还有学业要读,但是李雪儿就是绝不放松,并且承诺只要许晴晴想读书,她可以安排许晴晴在澳洲最好的学校读书,完全摆出了一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架势。许是之征求女儿许晴晴自己的意见,而许晴晴更是摆出了由父母做主的姿态。许是之无奈,以女儿许晴晴还要生孩子为借口,在承诺李雪儿待许晴晴生了孩子之后,再让许晴晴来澳洲加盟李雪儿的电视台。在这样条件下,李雪儿才依依不舍地勉强放许是之带着女儿许晴晴和岳母金梦从澳洲回到了家中。

 听到父亲许是之与外婆金梦、妹妹许晴晴从澳洲回来了,正在大学参加足球联赛的许匿立刻请假,急不可耐地急急赶回了家里与家人团聚。因为家人始终是许匿的惦念,尤其是父亲许是之、外婆金梦还有妹妹许晴晴已经赴澳洲接近二个月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他心中的思念之情是非常迫切的。

 回到家后,许匿打开房门走进屋去,客厅里没人,他把挎包丢到沙发上,向母亲倪红霞的卧室走去。还没走到门口,许匿就从母亲倪红霞半掩着的房门看到母亲倪红霞的上有人,而且不断传来只有爱才会有的女人呻之声。

 许匿紧走两步来到门前,从半掩的房门口就可以看到母亲倪红霞浑身一丝不挂地仰面躺在上,妹妹许晴晴正伏在母亲倪红霞劈开的大腿之间,两腿叉开着高撅着股,嘴巴在母亲倪红霞那淋淋的部亲吻着、弄着,而她自己高高撅起的股则正对着门口,那继承了乐敬衣的光洁无清晰可见,她一面着母亲倪红霞的部,还一面不断地扭动摇晃着自己高高撅起的股。

 许匿虽然心中十分纳闷,家里怎么会只有妹妹许晴晴跟母亲倪红霞在一起,家里其他人到哪儿去了,怎么没有动静?但是妹妹许晴晴和母亲倪红霞这种同之间人的惑让他立刻把心中的疑问抛到了九霄云外。本来就要爆发的巴让许匿更加按捺不住,他伸手解开带,把就要爆发的巴掏了出来握在了手里,一边不断地动‮弄套‬着自己巴,一边目不转睛地观看着妹妹许晴晴和母亲倪红霞同之间的戏“表演”只见妹妹许晴晴在母亲倪红霞的食了一阵,她的舌头感受到了母亲倪红霞整个部都在颤抖,尤其是母亲倪红霞的上那颗镶着钻石的铂金环,在她舌头的挑弄下不停地跳动着,也随之翕动着。渐渐地,许晴晴的两支小手爬上了母亲倪红霞的双,从房的外侧慢慢地画着圈儿向头游动,由轻轻地抚摸慢慢地变成了挤捏。

 倪红霞的房在女儿许晴晴双手的捏下不断地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两粒硕大立的头也不时地被女儿许晴晴捏弄着。“喔…太了…丫头…妈妈好…”

 倪红霞的头被女儿许晴晴的手指捏弄得忍不住呻起来。

 许晴晴捏、玩母亲倪红霞房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她只是停止了用嘴巴食母亲倪红霞那水的,抬起头来,看着母亲倪红霞陶醉的面庞,笑嘻嘻地问道:“妈妈,女儿给您弄得很舒服吗?”

 “啊…舒服…妈妈舒服死了…不要停…”

 房和在女儿许晴晴的上下夹攻之下,舒得让倪红霞几乎就像飞上了云间,现在女儿许晴晴停下了对她食,只是用手指捏弄着她的头,使她就好像飞在云间突然动力不够再不能继续向上飞,让她罢不能。

 看到母亲倪红霞那满脸的望和罢不能的表情,许晴晴捏弄母亲倪红霞头的手指稍稍加了点劲,嘴中笑着问道:“妈妈,您的了好多水呀,几乎让我的肚子撑爆了!哎…妈妈,你说现在你的最想咱们家男人当中谁的巴呀?”

 情飘飘中的倪红霞听了女儿许晴晴的问话,不加思索地顺口答道:“匿儿,当然是匿儿的巴,你哥哥许匿的大巴是妈妈最喜欢的啦!”

 母亲倪红霞的话,让许晴晴没有想到,她以为母亲倪红霞会说喜欢爸爸许是之的巴或者是爷爷许还河抑或是外公倪匡印的巴,没想到母亲倪红霞说的却是喜欢哥哥许匿的巴,而且是在母亲倪红霞最忘情的时候说的,足见母亲倪红霞说的是实话。

 而母亲倪红霞说喜欢“你哥哥许匿的大巴妈妈最喜欢的啦!”

 这句话让正在门口一边弄着自己大的巴,一边偷看妹妹许晴晴弄母亲倪红霞、捏弄母亲倪红霞头的许匿也大大出乎意料之外,他的手弄自己巴的速度情不自地加快了起来。

 实际上,许晴晴最怕的是母亲倪红霞说她最喜欢爸爸许是之的巴,现在知道了母亲倪红霞最喜欢的是哥哥许匿的巴,她如释重负般的脸上出了不易察觉的笑意,说道:“妈妈,那您就把我的舌头当作哥哥的巴,您就闭上眼睛好好体会一下我的舌头像不像哥哥的巴吧。”

 说着,她低下头,张开嘴含住母亲倪红霞那不断往外水的,连同一并含进嘴中,并起来。

 倪红霞正在期盼着女儿许晴晴继续弄自己难耐的,当女儿许晴晴的嘴再次含住自己的时候,她立刻感到一阵酥麻的快快速地传遍了四肢百骸,这种让人飞的感觉她太喜欢了,这一刻她真想儿子许匿那让她飞上天的大巴能够入自己中,她此时幻想着女儿许晴晴不断地伸进自己中的舌头就是儿子许匿的大巴,虽然根本不如儿子许匿的巴给自己带来的快来的舒,但总比中空空什么都没有要好的多。她身体里的望之火在女儿许晴晴嘴、舌、手捏之下越烧越旺,水奔涌而出。

 “喔…”

 倪红霞被女儿许晴晴玩的已经完全堕入了情之中,她那光滑赤的‮腿双‬盘上了女儿许晴晴的脖子上,双脚抵在她的后脑,使女儿许晴晴的脸完全贴上了自己的部,让她的嘴与自己下面的“嘴”吻在了一起。

 许晴晴贪婪地着母亲倪红霞那水的,强烈的快给母女俩都带来了无尽的望。许晴晴的脸完全贴在了母亲倪红霞的部,时间一长,让她有了窒息个感觉,她慢慢分开母亲倪红霞盘在自己脑后的‮腿双‬,深深地了口新鲜空气,母亲倪红霞那修剪整齐的私处,一个大写的英文“I”字立刻展现在了许晴晴的眼前。

 许晴晴鼓起腮向母亲倪红霞那淋淋的轻轻地吹去,把母亲那正糜的外翻着的肥大吹得像蝴蝶翅膀一样一张一合地扇动起来,同时道口一紧一松地向外分泌着水。许晴晴被母亲倪红霞糜的翕动惑得情不自地又吻了上去。

 “喔…”

 倪红霞的在女儿许晴晴的亲吻下,舒地娇了一声。许晴晴的两片嘴与母亲倪红霞的两片吻在一起,她能够感觉到母亲倪红霞的下体在收缩,她伸出了舌头,慢慢地伸进了母亲倪红霞那一张一合、水四溢的道口,她感到有大量的体顺着自己的舌头进了嘴里,温暖、滑腻的水沾得她满脸都是。

 女儿许晴晴亲吻自己的弄自己的道,强烈的快令倪红霞不断地动着自己的下体,渴望女儿许晴晴亲吻自己下体的力道再大些。许晴晴也心领神会,松开捏弄母亲倪红霞头的双手,伸出拇指和中指捏住母亲的两片,将尽量地拉开呈蝴蝶状,低下头张开嘴巴含住道口,用心地品尝着母亲的水、着母亲美味的汁,然后把舌头慢慢地伸进了母亲的道深处。

 “喔…啊…”当女儿许晴晴的舌头伸进自己道深处的时候,倪红霞兴奋地大声呻起来,同时也达到了高,一股温热的体从倪红霞的下体涌而出,溅得毫无准备的许晴晴脸庞上、头发上、上到处都是。

 许晴晴根本没想到母亲倪红霞会突然达到高,更没想到母亲倪红霞会吹,她楞了一下,然后抬起满是母亲的脸兴奋地大声说道:“妈妈,您吹啦!”

 享受着女儿许晴晴用嘴和舌头把自己送到的高,倪红霞有些难为情地慢慢睁开了足的醉眼,嘴中呢喃道:“晴晴,你把妈妈弄得好…匿儿,你…”当从高中渐渐缓过神来的倪红霞睁开眼睛时,映入自己眼帘的是儿子许匿站在半开的门口,手中动‮弄套‬着他那大的巴,正在欣赏着母亲倪红霞和妹妹许晴晴两人纠在一起,玩着同间的戏呢。

 看到儿子许匿就站在门口手中动‮弄套‬着他那大的巴看着女儿许晴晴趴在自己的弄着自己水飞溅的,想到自己刚才被女儿许晴晴弄得吹的媚姿态,倪红霞突然有些小女儿般地娇羞无比起来,而与此同时,自己的中却也又涌动起来。

 许匿已经在门口窥视母亲倪红霞和妹妹许晴晴俩人间的同戏很久了,尤其是母亲倪红霞那畅快的吹他也亲眼所见,母亲中像淋一样飞溅到妹妹许晴晴脸上、头上、上的,他品尝过它的味道,他知道母亲的美味,他突然也有了要跟妹妹一起一尝母亲美味的冲动。

 “好大啊!”倪红霞的双眼停在了儿子许匿那不断动‮弄套‬着的巴上,心中感慨着,轻声呢喃着。她“品尝”过儿子许匿那大的巴,她知道儿子许匿的巴是家里所有的男人当中最雄壮、最大的一,一想到儿子的大入自己中的滋味,倪红霞的中又是涌、动。

 倪红霞脑海中在琢磨着:儿子许匿看到了自己这个当母亲的与妹妹许晴晴的戏,看起来儿子今天一定是已经做好了的准备,可是,不知他会先谁的呢?是先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呢,还是比自己这个当母亲的要的妹妹许晴晴的小呢?

 “妈!您和晴晴玩得好开心呐!”

 许匿看到母亲倪红霞已经看见了自己,干脆手中握着巴一边动‮弄套‬着一边走进门,来到了母亲倪红霞和妹妹许晴晴正在进行着戏的前。

 看着儿子许匿动‮弄套‬着自己的大巴来到了前,令倪红霞感到极度的兴奋,她感到自己的脑袋有些眩晕,难忍,大量的水又“咕嘟、咕嘟”地从她的道中涌出,顺着她的股沟淌着,经过‮花菊‬般的门,到了上。

 倪红霞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儿子许匿那随着身体的摆动而上下左右摇动的大巴,她感到自己有些口干舌燥,舌头情不自地伸了出来,不住地着嘴,她祈祷般地闭上了眼睛,期待着儿子许匿的大巴能够首先入自己这个当母亲的中,而不是女儿许晴晴的之中。

 还在为母亲倪红霞吹而兴奋异常的许晴晴扭头一看哥哥许匿动‮弄套‬着自己的大巴走进了屋子,她一边伸出舌头着嘴边上母亲倪红霞吹时溅到自己脸上的,一边兴奋地叫道:“哥哥,你快来看呀,妈妈被我给弄得吹了!”

 许匿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母亲倪红霞那被妹妹许晴晴弄得吹了的下体,一边动‮弄套‬着大巴,一边慢慢地走了过去。此时的倪红霞,多么希望儿子许匿的大巴能够马上进自己难耐的里,为自己解除那被女儿许晴晴挑弄得肺腑之。她心中默默地祷告着:匿儿,匿儿,快,快,快快到妈妈的身边来,把你的大进妈妈的里面,给妈妈的。千万,千万,不要先你妹妹的呀!

 事与愿违,许匿恰恰没有象倪红霞祷告的那样先用他的大自己这个当母亲的,而是随着“啊…”的一声娇媚的叫和自己与女儿许晴晴嘴的亲吻,倪红霞意识到了儿子许匿并没有按自己这个当母亲设想的那样,先自己这个做母亲的

 倪红霞十分失望地睁开了自己紧闭的双眼,映入她眼帘的是:女儿许晴晴的脸紧紧地贴在自己的部,赤的娇躯已经弯成了一个弓形,双手扶在自己劈开的大腿上,股高高翘起着,儿子许匿双手扶着她的细,正在把自己的大巴往她的呢。

 此时,倪红霞,浑身火焚烧,她迫切地需要一巴马上进她的中来填补空虚,可是平时十分乖巧的儿子许匿此时并没有足她这个当母亲的需求,却在她这个当母亲的最需要儿子大巴的时候,把进了女儿许晴晴的中。

 许晴晴根本没有想到哥哥许匿会先来自己的,她原以为哥哥许匿会首先母亲倪红霞那刚刚吹过了仍然水潺潺的呢。谁知哥哥许匿竟然放弃了母亲倪红霞那人的,在许晴晴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突然抓住了她的肢,不容分说,便将他那炙热、坚硬的大巴一下就捅到了她的中,让她的中满是强烈的充实感觉。

 “哥哥,你为什么没有先妈妈的,而先来妹妹我的呀?”

 许晴晴一面说着,一面体会着哥哥许匿的大巴快速地在自己中进出着。她感到哥哥许匿的大巴每一次入自己的中,那巨大的头仿佛都要顶开自己的子口,穿透到自己的子里面一般。

 许匿并不想知道眼前的母亲倪红霞与妹妹许晴晴娘俩是怎么想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用自己那硕大的巴狠狠地,让自己因为看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同戏所起的火发出来。

 许匿毫无顾忌地在自己的母亲倪红霞的面前着自己的妹妹,他尽情地感受着自己巨大的巴在自己妹妹许晴晴的中进出给他带来的快着自己的妹妹许晴晴,眼望着依然‮腿双‬劈叉着仰躺在面前大上的母亲倪红霞,尤其是看着母亲倪红霞那整齐、微翻、淌着的把自己生出来的,那靡的景象让许匿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脸在贴在母亲倪红霞的部被哥哥许匿的大得口鼻不断地摩擦亲吻着母亲倪红霞那微翻、水不断淌着的,许晴晴忘情地唱起来“啊哦…哥哥…巴…好…好大呀…好…好…好硬…啊…”许匿的大巴在妹妹许晴晴那又又紧的快地动着,许晴晴尽情地体会着哥哥许匿的大巴在自己中进出间展示出来的销魂韵律,倪红霞双眼离地欣赏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在自己的身前忘我地,母亲、儿子、女儿三人共同演绎着人世间无与伦比的情大戏…就在倪红霞、许匿、许晴晴母子三人在母亲倪红霞的大上上演着情大戏的时候,另一出好戏也正在倪家的客厅里同时上演着。

 只见乐敬衣上身,下身只有一件白色的芭蕾舞短裙,脚上是一双粉红色芭蕾舞鞋,正在跳着香煽情的芭蕾舞。她那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形的细细柳风摆杨柳般地舞动着,一对坚的玉峰随着她身体的舞蹈颤动着,而许还河、许是之父子与倪匡印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尽情地欣赏着,嘴中不时地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

 这时,只见金梦拿着一条上面镶着一紫红色硕大橡胶巴的带,嘴中一边说道:“敬衣,这是你儿子从澳洲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你好好享受吧!”

 一边走到了正在跳着芭蕾舞的乐敬衣身边。这条特殊的带正是金梦与女婿许是之、外孙女许晴晴一起到澳洲度假时,许是之让李雪儿从她的影视公司道具处特意挑出来的,专门带回来孝敬母亲乐敬衣的。

 听了金梦的话,乐敬衣停下了舞动的身姿,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金梦手里的带,疑问道:“这是什么?做什么用…”

 话说到一半,带上面镶着的那硕大的橡胶巴让她立刻明白了这条带的用途。

 看到母亲乐敬衣脸生桃花,话说到半道却不说了,许是之就明白了母亲乐敬衣已经知道这条带的用途了,于是他笑着对岳母金梦说道:“妈,麻烦您给我妈示范一下这条带的用途吧!”

 听了女婿许是之的话,金梦深情地瞥了他一眼,笑着嗔道:“用得着我来示范吗?你以为你妈不知道这条带的用途吗?”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整个身子却向乐敬衣挨了上去。

 乐敬衣张开自己那两条莲藕一般跳芭蕾舞的胳膊把金梦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来吧,我们就按照是之说的那样示范给他们爷仨看吧!”

 说着,轻轻地捧起金梦的脸,两片香贴上了她的双,舌头也随之伸进了她的嘴里,两条香舌立刻搅在了一起,相互起来。

 两个美丽女人的绵让乐敬衣彻底地情泛滥起来,她伸手把金梦手里的带拿了过来,张开嘴巴将带上的那硕大的橡胶巴含进了嘴里。此时的金梦同样也是满脸通红、浑身,嘴中吹气如兰地喃喃道:“来吧,敬衣,我们姐俩一起来玩这宝贝带吧!快,快,我真的等不及了,中好!”

 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脫自己身上并不多的衣衫。三下五除二,她就把自己扒得成为了一只赤条条的大白羊。

 在澳洲度假的时候,许是之让李雪儿在她的影视公司的道具处特意挑了这带拿回去后,立刻就被女儿许晴晴着非要玩一玩不可,他实在拗不过女儿,只好让岳母金梦陪着女儿许晴晴一起玩。这一玩不要紧,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被这带刺得几乎把许是之的巴都给冷落了。

 现在,金梦再玩这带简直就是轻车路。她脫光衣衫后,熟练地将那带系在了自己的间,然后让仍然只穿着芭蕾舞短裙的乐敬衣弯下,撅起自己的股,一只手探进乐敬衣的里试了一下她的中是否已经被水充分润,另一只手则扶住带上的那橡胶巴,接着将橡胶巴的硕大头对准了乐敬衣那颤动、水泛滥的部轻轻地一用力,橡胶巴的那个硕大的头就一点一点地了进去。

 从橡胶巴那硕大的头顶到门,再到整个橡胶进自己的中,乐敬衣的嘴中也由低低的呻变成了,金梦的动作也由轻开始变成快速地

 这一切,让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老婆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的倪匡印和许还河哥俩也情不自地掏出了自己的巴‮弄套‬起来。而许是之则干脆脫下了自己的子,掏出巴一边‮弄套‬着,一边走到了母亲乐敬衣和岳母金梦俩人的身边,将暴涨大的进了母亲乐敬衣的嘴中。乐敬衣则在亲家母金梦间的那橡胶巴的动下,叼住儿子许是之进自己嘴里的巴,让儿子许是之的巴在自己的嘴中顺势进出起来。

 嘴中是儿子许是之的巴,中是亲家母金梦带上的橡胶巴,乐敬衣在这母婿两人的前后夹攻之下,嘴中不停地发出“呜呜吱吱”之声和橡胶巴在她的中摩擦发出的“咕唧咕唧”的声音。

 此时,倪匡印和许还河这老哥俩是再也按捺不住了,两个人一边各自‮弄套‬着自己的巴,一边也围了过来。许是之一见,马上把自己的巴从母亲乐敬衣的嘴中了出来,倪匡印和许还河哥俩立刻填补了上去,两巴同时向乐敬衣的嘴中去。

 当许是之的巴从母亲乐敬衣的嘴中出的时候,心有不甘的乐敬衣还不情愿地张嘴继续叼住儿子许是之离自己嘴巴的巴,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刚刚儿子许是之的一巴离开自己的嘴巴,却又有老公许还河和亲家公倪匡印的两巴同时进了自己的嘴中。本来把嘴张开得大大的叼住儿子许是之的那巴,没想到却给两巴同时入提供了方便,两巴立刻把她的嘴撑得满满的,将两个腮帮子立刻弄得凸了起来。

 许是之将巴从母亲乐敬衣的嘴中出,见父亲许还河和岳父倪匡印的两巴同时填补进了母亲乐敬衣的嘴中,他则转身到了岳母金梦的身后,将刚刚从母亲乐敬衣的嘴中出的满是母亲乐敬衣唾巴对准了正在用橡胶着母亲乐敬衣的岳母金梦的,一身,巴就进了岳母金梦那也早已是水涟涟的中。

 当女婿许是之硕大的进金梦的里时,金梦舒地发出了一声叹息“啊哦…”而后,随着许是之巴在她中的动,她的嘴中发出了快的叫声“大巴哥哥…好…啊…唔…好女婿…啊哦…”许是之着岳母金梦的,金梦带上的橡胶着亲家母乐敬衣的,乐敬衣的嘴中同时还含着老公许还河和亲家公倪匡印的两巴,一片靡的之声立刻此起彼伏…“喂…哪位?”

 客厅中的张黎明拿起了茶几上不断“嘀铃铃”响个不停的电话。

 “是我,胡梦儿。”

 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

 “噢,梦儿啊,你在哪儿?什么事呀?”

 张黎明问道。

 “啊…是黎明啊,我在大陆,雪儿在吗?”

 听到电话里是张黎明的声音,胡梦儿说道。

 “雪儿还没回来。”

 张黎明说道。

 “哦…黎明,你什么时候到澳洲的?”

 听张黎明说他老婆李雪儿还没有回家,胡梦儿转了话题问道。

 “刚刚到澳洲。”

 张黎明答道。

 “噢…对了,黎明,这个月我们家的婚礼准备在农场举办,你既然到了澳洲,干脆就等参加完我们家的婚礼再回大陆吧!”

 胡梦儿听张黎明说在澳洲,顺便就邀请了他参加自己家的婚礼。

 通过老婆李雪儿基本上了解胡家婚礼状况的张黎明,立刻答应道:“好,那我就在澳洲多待些时,等参加完你们家的婚礼之后再回大陆。”

 “黎明,那就谢谢你了!”

 胡梦儿谢道。

 “客气什么,咱们家族之间的关系还用谢吗!”

 张黎明说道。

 胡梦儿听了张黎明的话,笑了笑,然后暧昧地说道:“是呀,黎明你要是错过了我们家的这场婚礼,我包你后悔得不得了!”

 听到胡梦儿的话里充满了暧昧,张黎明笑着问道:“梦儿,听你的话里面的意思,你们家的这场婚礼是一定有令人兴奋好玩的场景了!”

 “那是当然,我们家的这场婚礼本来就令人振奋,好玩的场景哪儿能少呢!”

 胡梦儿在电话那头也兴奋地说道。

 “嗯…”电话里,张黎明突然“哼”了一声,胡梦儿马上意识到了张黎明可能与家人正在乐呢,一想刚才张黎明说他老婆李雪儿没回来,那么现在与张黎明一起在乐的肯定是张黎明的女儿张雪雪或者是他的丈母娘白玉雪,还有可能是跟女儿张雪雪和丈母娘白玉雪一起在乐呢。想到此,胡梦儿知趣地笑道:“黎明,既然雪儿没在家,我就不打扰你们快乐了!嘻嘻…”说着,不等张黎明说什么,她就把电话挂上了。

 “啊哦…”电话刚挂上,张黎明就忍不住大声地叫起来。此时,在张黎明的下,岳母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两个人正一丝不挂跪在沙发旁嘴中含着女婿张黎明的巴卖力地吐着呢,正是岳母白玉雪的卖力吹箫,才把张黎明舒得顾不得正在与胡梦儿通电话,嘴中忍不住发出了舒的呻之声…另一头,听到张黎明在电话中忍不住发出的声,胡梦儿立刻明白了张黎明在干什么,她满脸笑意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这时,儿子胡戈悄没声地来到了胡梦儿的身后,搂着母亲胡梦儿的肢,嘴吻上了母亲胡梦儿的脖颈,舌头在她小巧的耳垂上着。

 胡梦儿被儿子胡戈弄得脸上发热,耳,心中起腻,不闭上了双眼,身体靠上儿子胡戈的膛,享受起儿子胡戈的侍弄。正离间,胡梦儿被儿子胡戈转过了身子,胡戈的双手捧住了母亲胡梦儿的脑袋并慢慢地轻轻地被儿子胡戈将头向儿子的间按下。胡梦儿当然知道儿子胡戈要干什么,于是胡梦儿乖巧地顺势蹲了下来,伸手解开了儿子胡戈的带,将儿子胡戈长硬的大巴从裆里掏了出来。

 看着眼前儿子胡戈那让自己这个作母亲的经常死的大巴,胡梦儿抬眼看了儿子胡戈一眼,在儿子胡戈点头鼓励的眼神应允下,胡梦儿张开她那感的嘴将儿子胡戈硕大的头含进了嘴里。

 母亲胡梦儿的口活立刻就把胡戈伺候得身心俱醉,腾云驾雾有如登天一般。

 胡戈始终认为,家中的所有女人就以母亲胡梦儿的灵巧长舌最为极品了,她的品箫口技绝对是超一的,她不单舌头厉害,细细的牙齿还能轻巧地随着巴在嘴中的吐刮弄头棱角,让人的几乎把持不住而疯狂

 一边享受着母亲胡梦儿的品箫绝活,胡戈一边伸手将母亲胡梦儿的上身衣衫脫了下来,把母亲胡梦儿的那对雪白满的房暴在了空气之中。知道儿子胡戈下一步要做什么,善解人意的胡梦儿默契地将含在嘴中的儿子胡戈的巴吐了出来,然后站起身来,劈开‮腿双‬站在了儿子胡戈的面前。

 面对着眼前的母亲胡梦儿雪白丰的双,胡戈把脸埋进了母亲胡梦儿的双之间摩挲起来。胡戈一会儿用牙齿轻轻地撕咬着母亲胡梦儿玫瑰凸起的头,一忽儿轻轻舐着母亲胡梦儿的晕用舌头画着圈,两只手也不闲着,攀上了母亲胡梦儿双地在房上,将房弄得不断地变换成各种形状。

 慢慢地,胡戈的身子蹲了下去,他的脸也从母亲胡梦儿的之间滑到了下体之处,隔着母亲胡梦儿的短裙深深地呼吸着从母亲胡梦儿下体发出的令他癫狂陶醉的体味。呼吸着,嗅闻着,胡戈忍不住轻轻地用双手起了母亲胡梦儿的短裙下摆,脸贴上了母亲胡梦儿那在短裙内没穿内部,鼻子在母亲胡梦儿那修剪整齐的上刮蹭着。接着,胡戈张开了嘴巴,伸出舌头轻轻佻开母亲胡梦儿的肥厚,在凸起的花生米般大小的蒂上玩了一会儿后,整个舌头轻巧地钻进了将自己生出来的中。

 “啊哦…啊…”胡梦儿舒地轻声呻起来。

 胡梦儿的蒂在儿子胡戈舌头的弄之下越来越凸起坚硬,探进中的舌头又搅又刮,水一阵阵地从胡梦儿的淌出来,溅到了胡戈的脸上到处都是。

 胡梦儿呻的声音越来越大,身子也酥软得有些站立不住,部已经完全贴在了儿子胡戈的脸上,如果不是有胡戈的脸撑着,胡梦儿恐怕已经瘫软在地板上了。

 见到母亲胡梦儿身子酥软得几乎瘫倒,胡戈连忙站起身来,将母亲胡梦儿抱起,放到沙发上,然后劈开母亲胡梦儿大‮腿双‬,握住自己硬大的巴,硕大的头对准母亲胡梦儿水涟涟的下“嗤”的一声将巴整刺进了母亲胡梦儿的中,部急速前后动,挥舞着自己大的巴在母亲胡梦儿门大开的中奋力冲杀起来。

 “唔……啊哦…好深…啊…”胡梦儿立刻被儿子胡戈带入了乐的世界当中。

 胡戈也毫不客气地在母亲胡梦儿的中狂了半个多小时,而胡梦儿也中夹着儿子胡戈的大巴,似乎在离中下意识地动着肥硕的股拚命合着儿子胡戈的弄。胡梦儿的水从中被儿子胡戈不断进出的大巴带了出来,又顺着会淌到了沙发上,将沙发弄得了一大滩。

 胡戈的巴泡在母亲胡梦儿水泛滥的中不停地着,并随着巴在中的进出而发出“扑哧噗嗤”的靡声音,水也随着母子体的碰撞而同样发出了“啪啪啪”的声。

 得兴起的胡戈忽然想换个姿势继续弄母亲胡梦儿,于是他巴仍然在母亲胡梦儿的中,双手将母亲胡梦儿抱起,转过身子,与母亲胡梦儿换了位置,然后自己一股坐在沙发上,母亲胡梦儿那肥硕的大股也随着一坐,在母亲胡梦儿中的巴又借势刺得更加深了。

 这款“观音坐莲”式让胡戈巴的硕大头几乎就钻进了胡梦儿的子里,把胡梦儿顶得“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同时也把处于离状态之中的胡梦儿醒过了神来。胡梦儿的大股坐在儿子胡戈的大腿上,中暗暗使力紧紧夹住儿子胡戈的大巴,打起精神,掀动股上下颠簸、左右扭动,前后摇摆,向儿子胡戈充分展示起自己一向引以自豪的技巧输。

 在母亲胡梦儿一技巧的威之下,胡戈虽然顽强地又坚持了半个小时,最后再也坚持不住,巴一阵颤动,就一如注,全部注入了母亲胡梦儿的中,挤进了子之中…而此时张黎明的家中,在岳母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两灵巧的舌头努力下,张黎明再也坚持不住了,在岳母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嘴中轮出入的巴一阵狂颤,抑制不住的大股瞬间如同决堤的洪水,直而出。

 张黎明握住行将巴,对准岳母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那两张的漂亮脸蛋,一阵。岳母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的脸上、嘴角、鼻子、眼皮、头发上立刻被张黎明洒上了粘稠的,简直就是一塌糊涂。

 当张黎明的浓浓的了一半的时候,张黎明紧紧地掐住不断巴,入岳母白玉雪的嘴中,将另一半全部进了岳母白玉雪的喉咙深处。

 过了片刻,张黎明又把巴从岳母白玉雪的嘴中出,又入了女儿张雪雪的嘴中看着女婿张黎明在自己和外孙女张雪雪脸上后满脸的陶醉之情,白玉雪先是将女婿张黎明进自己口中的咽进肚里,然后又笑眯眯地伸出细长的舌头,地把从嘴角、鼻子以及凡是舌头能够够到的全部进了嘴中,咽进了肚里。

 这一连串的动作,极其,而在白玉雪的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百媚丛生,令人遐想。这让张黎明再也忍不住,刚刚巴又一次立了起来,他一把把岳母白玉雪搂进了怀里,不管不顾地在她漂亮的脸上贪婪地亲吻起来。

 一旁的张雪雪看到父亲张黎明又搂住了外婆白玉雪,母婿俩不管不顾地亲吻着,父亲张黎明刚刚在自己和外婆白玉雪脸上巴又涨了起来,立刻矮身钻到了两个人的下,伸手握住父亲张黎明的大巴,牵引着对准了外婆白玉雪水淋漓的,然后在父亲张黎明的股上轻轻一推,只见张黎明的大巴顺势再次进了岳母白玉雪的中。

 白玉雪的里又是一阵灵灵地颤抖,中黏滞的和甬道壁的搐引得张黎明的巴快速地送起来,没几下,就听白玉雪突然地一阵惊呼,张黎明立刻感到自己在岳母白玉雪中深处的硕大头有了滚烫的浇淋,这种异样的感觉让他的巴一顿狂抖,巴也在岳母白玉雪的中暴起来,快像电一般迅速漫延至全身每一处,不可遏止地迸而出,直冲白玉雪的子深处。

 蹲在父亲张黎明和外婆白玉雪下看着父亲张黎明又在外婆白玉雪的,大量的汩汩地从巴和口的隙之间冒了出来。张雪雪立刻张开嘴巴,将顺着父亲张黎明卵袋滴落的接进了口中,香甜地咽进肚。

 这时的张黎明和白玉雪母婿俩的身体仍然紧紧地贴在一起,白玉雪的双臂紧紧地搂着女婿张黎明,陶醉地体味着女婿张黎明的巴在自己中酣畅淋漓的迸

 过了一会儿,张黎明逐渐萎缩了的巴缓缓地从丈母娘白玉雪的中退了出来,大量的浓浓的白的的混合汁被带了出来,全部都滴落入了正在外婆白玉雪和父亲张黎明母婿俩下张嘴“嗷嗷待哺”的张雪雪的嘴中…许是之带着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从澳洲返回之后,许倪两大家人又聚在了一起。为了奖励许是之成功让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怀孕,许还河和倪匡印这老哥俩还亲自下厨烹饪菜肴。当许还河与倪匡印老哥俩将一桌丰盛的晚餐端上的时候,首先是坐在女婿许是之身边的金梦突然感觉自己恶心想吐,她站起身来向卫生间跑去。看到金梦恶心想吐,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也突然感觉恶心起来,跟着金梦的身后,婆媳俩随后也向卫生间跑去。

 跑到卫生间后,金梦就趴在洗脸池上呕了起来,随后跟来的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也趴在马桶上呕了起来。正在三个人在卫生间呕吐的时候,许晴晴也挤进了卫生间,挤开外婆金梦,趴在洗脸池上就呕吐开了。

 乐敬衣和金梦、倪红霞母女俩都是怀过孕,生过产的人,她们的妊娠反应只是简单的干呕,而许晴晴却不一样了,她是第一次怀孕,妊娠反应明显比自己的、外婆,还有母亲来的猛烈,直吐得两眼泪眼汪汪,满脸通红。

 呕够了,四个女人站起身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泪眼婆娑、红晕上脸的同时也都出了会心的微笑--许倪两大家的四个女人都怀孕了。

 还是许晴晴年轻活泼嘴快,忍不住大声嚷嚷道:“,妈妈,怎么你们婆媳俩也怀孕了!”

 然后,分别拉着乐敬衣和母亲倪红霞的胳膊,摇晃着问道:“,快告诉我,你怀的是谁的孩子?是爷爷的,外公的,还是哥哥的?妈妈,你怀的又是谁的孩子,是哥哥的,还是爷爷、外公的?”

 乐敬衣被问得脸上立刻红霞上脸,羞得出了小女儿的扭捏状,而倪红霞却大方地说出了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话--我怀的孩子是我爸爸倪匡印的。

 “什么?妈妈你怀的是外公的孩子?”

 许晴晴张大了嘴巴。

 “妈妈怀的是外公的孩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倪红霞嗔了女儿许晴晴一眼,说道:“难道只许匿怀你爸爸的孩子,就不许我怀我爸爸的孩子!”

 “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许晴晴着急地说道:“我是说,妈妈你不是说你要给我哥哥你儿子生孩子吗?”

 “是呀,你不是说要给你儿子生儿子吗?怎么又怀上了你爸爸的孩子?”

 婆婆乐敬衣和母亲金梦也疑问道。

 “嘻嘻…你们娘仨还好意思问我呢!”

 倪红霞笑着说道。

 听了倪红霞的反问,乐敬衣、金梦、许晴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倪红霞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是乐敬衣忍不住,问道:“红霞,你说我们娘仨还好意思问你是什么意思?”

 看着身边的女儿许晴晴、婆婆乐敬衣、母亲金梦这三个至亲的女人一脸的疑问,倪红霞笑着对婆婆乐敬衣说道:“婆婆,你还好意思问儿媳妇我呢,你说,你怀上了你孙子的孩子,我妈妈怀上了她女婿的孩子,我女儿也怀上了她爸爸我老公的孩子,唯独我爸爸只生了我这么一个女儿,我这个作女儿的怎么地也得给我爸爸生个儿子,尽尽孝心的啊!”听了女儿倪红霞的话,金梦的脸上立刻出歉疚之意,连忙点头表示理解和支持。许晴晴听了母亲倪红霞的话,也觉得母亲倪红霞说得有道理,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乐敬衣却不这么看,她见亲家母金梦和孙女许晴晴对倪红霞的话表示认可,扁了扁嘴,说道:“哼…你说得有道理,你爸爸没有儿子是不假,可是婆婆我可怀的是你儿子的孩子呀!”

 倪红霞立刻笑着作揖道:“谢谢婆婆给儿媳妇的儿子怀孩子!”

 听到儿媳妇那不怀好意的作揖和调笑,乐敬衣撅着嘴说道:“唉…你看看人家匡印有女儿多好,还能给自己这个作父亲的生儿子!我们家还河很可怜吗!”

 听了亲家母乐敬衣那满是酸味的话,金梦笑道:“你们家还河可怜什么呀?他不是已经有了这么能干的儿子是之吗!”

 说着,双手下意识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脸上满是骄傲得意之

 “有儿子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忙着他丈母娘、女儿、老婆的,把他老娘的都给忘了。”

 说着这句话时,乐敬衣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听了婆婆乐敬衣的话,倪红霞笑道:“婆婆,你还说呢,我儿子也不是忙着不是!”四个女人在卫生间唧唧喳喳说个没完,却把餐桌上等着一起进餐的四个男人晾在了那里。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