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8章
 “妈妈,你在看什么呐?”

 放学回到家里的胡卉儿一走进花园,就看到母亲李开心一丝不挂地仰躺在太阳伞下的躺椅上,带着太阳镜悠闲地翻看着一打文件,便走了过去,充满好奇心地把脸凑上前,想看看母亲李开心究竟在看什么好东西,这么自在悠闲。

 在黄金海岸胡家别墅花园的游泳池边上,李开心悠闲地翻看着由儿子胡和平拟定的参加家族婚礼的宾客名单。按照父亲胡文化的意愿,胡和平与哥哥胡胜利拟定了邀请参加家族婚礼的宾客名单,李开心也按照自己的意愿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儿子胡和平,心情舒畅之余就开开心心地一个人躺在躺椅上晒够了太阳浴,然后撑起太阳伞翻看起婚礼宾客名单来。

 “妈妈,爸爸回大陆什么时候回来呀?”

 胡卉儿看到母亲李开心看的是即将举办的家族婚礼宾客名单之后,撇撇嘴,躺在了母亲身边的另一个躺椅上。

 “怎么,你爸爸才走几天,你的小儿就想他们的巴啦!”

 李开心的脸上带着几丝得意,笑着说道。

 “妈妈,我的小儿想爸爸的巴了,哼嗯…我就不信妈妈你的不想爸爸的巴。”

 胡卉儿嘴巴一嘟,脸上出了一副彼此彼此很不屑的样子。

 “小妮子,不用你现在不屑一顾,等我跟你爸爸举行婚礼之后,哼…看我还让不让你跟我抢你爸爸的巴!”

 李开心转过身来,看着女儿胡卉儿说道。

 “哼…我才不怕呢,到时候…嘿嘿…爸爸…那巴…”

 胡卉儿毫不示弱地从躺椅上坐直了身子,学着李开心被儿子胡和平得呼天抢地地叫的语调,大声嚷嚷道:“”女儿呀快来救救妈妈呀!“到时候,看看妈妈你求不求女儿我救你!”

 “哼…死丫头,到时候…看妈妈怎么收拾你…你…你敢不来救妈妈!”

 听到女儿胡卉儿说到了自己的疼处,李开心心里气馁,脸上出了讨好的笑意。

 听母亲李开心的话语当中出了示好之意,胡卉儿一脸坏笑地说道:“妈妈,你以为你与你儿子、我爸爸举行了婚礼,女儿我就怕了你了!哼…”“好,妈妈怕了你了还不行吗!”

 李开心放下手中的名单,一脸笑意地举手投降了。

 “嗯…这还差不多,要不,看你儿子把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女儿我救不救你!”

 胡卉儿洋洋得意地说道。

 “哼…死丫头,就知道欺负妈妈,你要是不来救妈妈,妈妈宁可让你爸爸、我儿子的大死!”

 李开心装作生气的样子,撅着嘴说道。

 见母亲李开心生气了,胡卉儿连忙陪着笑脸说道:“妈妈,你别生气,如果我爸爸、你儿子得你受不了,女儿还来救你就是了!”

 说着,胡卉儿从躺椅上坐起,起身来到母亲李开心的身边,伸手抚摸着母亲李开心依然如‮妇少‬般坚的大房,一脸的羡“妈妈,你的子真大,女儿我的子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妈妈你这样啊!”“小妮子,你急什么?你现在连还没长出来多少呢,子着什么急长成我这么大?”

 听到女儿胡卉儿羡慕自己傲人的房,李开心得意地笑着说道。

 “妈妈,每次我看到爸爸一边着你的,一边吃着你子的模样,女儿就羡慕妈妈的大子,渴望女儿的子也像妈妈你的子这么大该有多好呀!”

 胡卉儿的脸上充满着向往地说道。

 “还说呢,哪一次不都是你和你爸爸你们父女俩争着抢着吃妈妈的子,弄得妈妈的得不行,直水,弄得妈妈下身乎乎的。”

 李开心说道。

 “哼…什么呀,哪一次不都是妈妈不让我跟爸爸抢你的子,让爸爸一个人吃你的!”

 胡卉儿撅嘴道。

 “那哪一次不都是妈妈我忍着的难受,让你爸爸先用大你的!”

 李开心争辩道。

 “嘻嘻…谁让妈妈你不让我跟爸爸抢你子吃嘞!”

 被母亲李开心说得有些理屈词穷,胡卉儿嘻嘻一笑道。

 “唉…谁让你和你爸爸你们父女俩都是从妈妈里生出来的孩子嘞!妈妈不得不既要献出子,又要忍着啊!”李开心情不自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满脸自豪地笑了笑。

 “哟…妈妈也不害羞,给自己的孩子吃天经地义,了…这…这个…嗯…”胡卉儿在脸上羞着母亲李开心。

 “卉儿,你坏,竟敢笑话妈妈,看我不打你。”

 李开心佯装生气,想要起身,伸手做打人之状。

 见母亲李开心的手就要拍上自己的股,胡卉儿一翻身滚进了母亲李开心的怀里,骑在了母亲李开心的身上,但是身体却是呈69式骑在母亲李开心的身上的,嘴中笑嘻嘻地说道:“妈妈,不要打女儿的股,还是帮女儿吧,嘻嘻…”嘴中说着,胡卉儿的嘴就与母亲李开心的“吻”在了一起。

 “你…啊哦…”还未等李开心的话说出口,女儿胡卉儿那还没长出几的小就把自己的嘴给堵上了。原来,在胡卉儿的校服短裙内根本就是真空的,光溜溜地什么都没有穿。

 母女俩立刻拚命地互相用嘴食起对方水淋漓的食了一阵子,母女俩又都几乎是一起松开对方的,大口大口地气。

 “卉儿,怎么刚刚放学,你的小儿就水漫金山了!”

 了口气,笑着调侃说道。

 “妈妈,你中还不是跟女儿一样,也是洪水泛滥。”

 胡卉儿反相讥道。

 母女俩互相调侃了一番之后,李开心顺手把女儿胡卉儿身上的校服倒扒了下来,一具虽然尚未长成,但是不输于乃母的雪白皮肤,美体,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妈妈,我有好东西我们娘俩一起玩吧。”

 说着,胡卉儿站起身来,从书包里拿出来一副与黑人皮肤颜色一模一样的双头橡胶巴,冲母亲李开心嬉笑着说道:“妈妈,你是不是很想我爸爸、你儿子呀,女儿帮妈妈解解渴。”

 一看女儿胡卉儿从书包里拿出的具,李开心瞪大了眼睛,吃惊地说道:“卉儿呀,你怎么把假巴都装在书包里带到学校去了,要是让人看到了可怎么得了!”

 “妈妈,不会的。”

 胡卉儿说道。

 李开心仍然担心道:“卉儿呀,你穿校服里面还不穿内,一旦让人看到了你的裙底风光,岂不糟糕!”

 “妈妈,你放心,没事的。”

 胡卉儿说道。

 李开心最想知道的是女儿胡卉儿把假巴带到学校去究竟干什么,问道:“卉儿呀,你把这假巴装在书包里带到学校去,那你有机会把假里吗?”

 “上课的时候,我就偷偷地把假巴的一头里,另一头顶在课桌上,我只要轻轻一动,假巴就会顶进我的中,啊哦…可好了!嘻嘻…”胡卉儿一脸得意地笑着说道。

 听了女儿胡卉儿得意洋洋地说着自己在课堂上玩假巴的事情,李开心的心里虽然被刺的不行,但是她还是一脸严肃地劝说道:“卉儿呀,以后可不能再把假巴带到学校去了,要是让老师和同学发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见母亲李开心一脸的严肃和关系,胡卉儿心中窃喜老娘中计了。实际上,胡卉儿人小鬼大,她把那巴放在书包里,在学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出来过,她是回到家后才将自己雪白的棉质内脫下到了书包里的。现在看到母亲李开心关心则,果然中计了,心里不住这个乐呀,脸上却是装作一副要是不答应就不行的表情与母亲李开心讨价还价道:“妈妈,你要是不让我带着这个假巴到学校玩,那妈妈你可要答应一个条件。”

 一听说要女儿胡卉儿不把假巴带到学校得答应她一个条件,李开心心里想“小祖宗,只要你不把假巴带到学校,不在校服中真空着光着股去上学,慢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八个也答应啊!”嘴中立刻答应道:“好卉儿,妈妈答应你,你说吧,什么条件?”

 胡卉儿一听母亲李开心答应自己的条件,她立刻沉不住气,笑嘻嘻地说道:“嘻嘻…妈妈,等你和你儿子、我爸爸举行了婚礼,你可不要只顾着自己独霸着他的巴,要让着点女儿呀!”

 “啊呸…”

 心里紧张地不知道女儿胡卉儿能够提出什么意想不到的条件,一听女儿居然讲出这么个没什么大不了的条件,李开心如释重负,心里是既好气又好笑“呸”了女儿胡卉儿一口后,说道:“死妮子,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条件呐,咱们家所有男人的巴是咱们家所有女人共同拥有的,即使家族成员重新组合举行了婚礼,那也不能打破我们家族有别于别人的天伦之乐。”

 听了母亲李开心的话,胡卉儿已经背负了很长时间的沉重心情才算豁然开朗起来。原来,当家族确定下来成员重组的时候,胡卉儿的小脑瓜中就一直琢磨着家族举行婚礼之后,自己是不是就不能象从前一样继续享受家里所有男人的大自己的了,所以她就想出来了上学不穿内、带假巴到学校玩这么一个主意来威胁家人,现在听母亲李开心说家族中所有男人的巴跟从前一样可以随便地玩,她人小鬼大的复杂心情才算如释重负。

 胡卉儿跳起身来,就将手中的那副与黑人肤一模一样的双头巴的一头“唧”的一声进了自己早已是水淋漓的小之中,嘴中兴奋地说道:“妈妈,来,我们娘俩现在就把这双头巴当成是你儿子、我爸爸的巴,我们娘俩一起吧!啊哦…”得知女儿胡卉儿是怕家族成员重新组合举行婚礼之后不能够继续与家中男人共享天伦之乐,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妄想要挟家人,李开心笑道:“好吧,我的女儿,我们娘俩今天就把这双头大巴当成是你爸爸、我儿子的大巴,一头是你爸爸的他女儿的小,一头是我儿子的他妈妈的老…啊哦…”说着这番话时,李开心的中也早已是水长了。

 胡卉儿的着假巴的一头骑到了依然仰躺在躺椅上的母亲李开心的身上,李开心劈开‮腿双‬,伸手抓过假巴的另一头,慢慢地也进了自己水泛滥的中。

 双头假巴分别进了母女俩的中,胡卉儿骑在母亲李开心的身上快速地耸动着股,李开心也配合着女儿胡卉儿股,双头巴在娘俩的中进出着,娘俩的嘴中同时发出了快的呻之声。娘俩个,李开心把进自己中的这巴的一头想像成是儿子胡和平的巴,而胡卉儿则把进自己中的这巴的另一头想像成是父亲胡和平的巴,疯狂地耸动、起…胡卉儿骑在母亲李开心的身上,着双头橡胶假巴浅深送,李开心配合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儿胡卉儿轻送慢,一气儿默契地送了五、六百下。

 胡卉儿毕竟年纪轻,身上早已是香汗淋漓,嘴中大口大口地起了气,没有了力气。

 李开心这时正起劲地向上动着身体,突然见女儿胡卉儿耸动的身体渐渐地慢了下来,于是,她坐起身来,抱住女儿胡卉儿的肢,将女儿胡卉儿轻轻推躺下,与女儿胡卉儿颠倒过来互换位置,骑到了女儿胡卉儿的身上。

 胡卉儿刚才那一气儿的五、六百下,把她确实地给累坏了,现在母亲李开心与自己互相地身体调了个个,仰躺在躺椅上,气说道:“妈妈,累死我了,还是妈妈你厉害,怪不得你儿子、我爸爸要娶你呢,妈妈你果然厉害,女儿服了。”

 说着,胡卉儿闭上了眼睛,乾脆就这么着橡胶假巴,任由母亲李开心骑在自己身上驰骋着…过了一会儿,胡卉儿有气无力地说道:“嗯…妈妈,将来你嫁给了我爸爸、你儿子,你可不要一个人独霸着你儿子、我爸爸的大巴…嗯…你可要让着女儿则个呀…啊哦…”听了女儿胡卉儿那酸酸的话语,李柔倩心中甜蜜,笑着说道:“哦…小妮子你放心,妈妈不会把你爸爸当成是妈妈的私有物品,一定会与全家人分享的…啊哦…”胡卉儿嘴巴一咧,脸上出了满意的微笑“妈妈,谢谢你跟女儿分享你儿子、我爸爸的巴…啊哦…”话未说完,她的身子突然一,接着就浑身颤抖起来,一股而出。

 胡卉儿高了,李开心立刻又快速耸动了几下夹在中的假巴,在女儿胡卉儿中的假巴的另一头也借势在胡卉儿的中快速地送了几下,大量的随着假巴的进出到了胡卉儿的身下的躺椅之上,了一大滩。

 还没有玩够的李开心见女儿胡卉儿高了,仰躺在躺椅上不动了,生怕在女儿胡卉儿中的假巴的另一头从女儿胡卉儿的中滑出来,自己又用夹紧自己中的这一头,向前顶了顶,将要从女儿胡卉儿中滑出的假巴继续顶进了女儿胡卉儿的着。

 过了一会儿,见女儿胡卉儿依然躺着没有声息,李开心用力夹紧假巴耸动了一下。中的假巴被母亲李开心耸动了一下,缓过神来的胡卉儿又来了精神,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母亲李开心,由衷地说道:“哦…妈妈,你好厉害呀!女儿真心的服了你了!”

 李开心的耐力大,弄了这么半天还没足,看着靡地连接在自己和女儿胡卉儿中的这与黑人肤一模一样的橡胶假巴,慾火越来越大,股情不自地又大力耸动起来,嘴中大声叫起来“嗯…乖女儿,妈妈真的受不了…嗯…卉儿…我们娘俩再来一回吧!妈妈求你了…啊哦…”胡卉儿年纪小,恢复得也快。假在她的中让她又慾升腾起来,听了母亲李开心的央求,夹紧在自己中假巴的另一头,股一,此时正赶上母亲李开心也夹着自己中假巴的另一头股也是一,母女俩的股同时动,假巴的两个大头分别刺进了娘俩的中,母女俩又不约而同地叫起来“啊哦…死了…啊…”正在这时,别墅花园游泳池的院门被从外面打开了,胡革新和母亲胡可人进了花园。看到浑身上下都完全赤的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在花园游泳池旁的躺椅上绵着,一条与黑人肤一模一样的橡胶假巴分别在母女俩的中,将母女俩连接在了一起。胡革新见状,拉着母亲胡可人的手快步走了过去,嘴中兴奋地大声嚷嚷道:“妈妈,你快看呀,开心和卉儿她们娘俩个被着的假巴连在一起了!”

 胡革新拉着母亲胡可人的手来到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跟前,蹲下身子伸头欣赏起她们母女俩中连着橡胶巴的靡模样。此时,橡胶巴呈U型两个硕大头分别在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的中,有大量的水从她们母女俩的出,骑在上面的李开心的到了下面的胡卉儿的上,又顺着胡卉儿的股沟到躺椅上,再滴落到游泳池旁边的草坪上。

 此时,骑在女儿胡卉儿身上耸动着送着自己和女儿胡卉儿着的橡胶巴的李开心也已经疲力竭了,她一股跌坐在了躺椅上,仰着身子大口大口地气,但是在母女俩中的橡胶巴却没有从中滑出来,而是恢复成了一字型,两个硕大的头仍然在母女俩的中,将母女俩的下体连接在一起。

 胡革新一见,立刻伸过去一只手,握住了沾满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的橡胶巴,帮助她们母女俩送起来,她们母女俩的嘴中立刻发出了靡的叫之声“啊哦…用…用力…嗯…”看着眼前的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的着橡胶巴,在自己之下送着部、扭摆着股,两对房也随着节奏前后漾着,胡革新的手上使上了力气的速度更加快速起来。

 胡革新快速动着手中握着的在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中的橡胶巴,令母女俩一面大口地气,一面大声地叫着“喔……啊…啊…不要停…啊…死了…啊…啊…”接着,就见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的一阵翕动,身子如触电般颤抖起来,两股水从两个薄而出,顺着和橡胶巴之间的到了对方的部和胡革新握着橡胶巴的手上。

 一老一少母女俩,李开心两片肥厚满的,胡卉儿两片娇不停地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就如同两只扇动着翅膀的蝴蝶,而连在两只蝴蝶之间的橡胶巴就如同一连接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的同心链。

 我爸发完后疲累地茎,躺到一旁,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像散了骨架一般躺在躺椅上息着一动也不动了,四条雪白的大腿张得开开的,任由橡胶巴继续中,两股浓浓的缓缓地从母女俩各自着橡胶巴与两片肿隙中淌着…胡革新把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用橡胶巴玩得高之后,松开了握在自己手中的仍然在母女俩中的橡胶巴,把手伸进自己的嘴中用舌头起来。

 把手上沾满的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溅的干净,胡戈转过身来,招呼身后看着儿子用在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中的橡胶巴把她们母女俩玩得高之后的母亲胡可人“妈妈,你过来,让儿子看看你的里是不是水了?”

 胡可人顺从地挨了过去,来到了儿子胡革新的身边,起裙摆,劈开‮腿双‬,将自己裙底真空、未穿底的下体展现在了儿子胡革新的面前。胡革新的脸立刻贴上了母亲胡可人那暴自己眼前的下体,张开嘴巴,将母亲胡可人早已是水淋漓的含进了嘴中,起来。胡可人的嘴中立刻发出了靡的呻“啊哦……好…好儿子…妈妈的好儿子…啊……唔…喔…”

 了一会儿母亲胡可人的,胡革新抬起头来,只见他的脸上全是母亲胡可人的,他伸出舌头贪婪地将嘴角边、鼻尖上的进了嘴里,咽进了肚里。将母亲胡可人沾在自己脸上的咽进肚子里之后,胡革新吧嗒了吧嗒嘴,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妈妈,你的水真好吃!”

 “啊哦…好…儿子…妈妈的水儿子你什么时候想吃,妈妈就给儿子你吃,好不好…”“好!儿子不仅要天天吃妈妈的水,儿子还要天天妈妈的!”

 说着,胡革新在母亲胡可人赤着的雪白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站起身来抄起母亲胡可人的一条雪白浑圆笔直的大腿搭在了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身下的躺椅靠背上。

 看着母亲胡可人肥厚的随着一条大腿的抬起而靡地慢慢地撕裂开来,胡革新迅速脫下子,早已起膨的大巴立刻弹了出来,打在了母亲胡可人水施上,溅起水一片。

 “啊哦…好儿子…妈妈的要儿子的大…啊…”胡可人的一条大腿搭在躺椅靠背上,故意将‮腿双‬劈得开开的,两片肥厚的也由一条裂随之靡地跟着大大地分开变成峡谷,两溜水顺着肥厚的滴落下来拉成了两条细线。

 胡革新就站在母亲胡可人的面前,他的大巴抵在母亲胡可人大开的上,他硕大的头将裂开的两片肥厚再度顶开,慢慢地向生出自己的中钻入。胡可人那充满了水的如同女人感的嘴巴裹着儿子胡革新的硕大头,两片肥厚的如同女人两片感的嘴渐渐地翻开包皮,将儿子胡革新的大了进去,慢慢地整个巴都钻了进去,到了尽

 “啊哦…儿子…你的大巴顶到妈妈的子了!”

 胡可人一条腿搭在躺椅靠背上,身体打着哆嗦,颤声说道。

 听到母亲胡可人说自己的巴顶到了她的子,胡革新这时也感到自己的头在母亲胡可人的中触到了一个硬硬软软滑滑的凸起物。胡革新又用力地向凸起物上顶了顶巴,正当胡可人感到自己的子口被儿子胡革新的大巴头顶得的时候,胡革新突然又拔出巴来,跟着又迅速到底。胡革新的股剧烈地抖动着,夯拍着母亲胡可人那经历了胡氏家族所有男人、生产出胡梦儿、胡革新的生命之门,母子俩的部剧烈地碰撞着,发出“啪啪啪”的靡声响。

 “妈妈,换个姿势吧!”

 了一会儿,胡革新觉得还不够尽兴,于是说道。

 而此时,胡可人的一条大腿搭在躺椅靠背上,‮腿双‬也劈开到了最大的程度,再加上儿子胡革新大巴的一阵暴,现在在家的下是又疼又酸,早就想让儿子胡革新换个姿势,但又怕影响儿子的情绪忍着没有吱声,现在听到胡革新要求换个姿势,马上欣然答应道:“好…儿子…换个姿势再妈妈!”

 胡革新双手抱住母亲胡可人肥白的股,巴仍然在她的里,转过身子,一步一步地在花园中转起圈来。胡革新一边亲着母亲胡可人的嘴,一边在花园中漫起步来。胡革新每走一步,巴就会在母亲胡可人的中如同活一样运动一下,得胡可人整个身子几乎软软地瘫在了儿子胡革新的身上,任由儿子的巴在自己的中走一步一下,走一步一下。

 被橡胶得虚脫在躺椅上的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这时也缓过神来,看着胡革新抱着母亲胡可人走一步一下的媾姿势,胡卉儿一下来了精神,爬起身来,满脸都是羡之,笑道:“妈妈,你看看姑姑和叔叔她们母子俩真会玩!我们母女俩是不是应该给她们母子俩助助兴啊!”看着胡可人骑在儿子胡革新的上,肿紧紧地裹夹着儿子胡革新的巴,肥白的股上下颠着,巴在中不停地着,李开心也开始中又起来,对胡卉儿的建议不置可否。

 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兴奋地欣赏着胡可人和胡革新母子俩这充满乐趣的场面,只见胡革新的巴这时正好从他母亲胡可人的中跳了出来,胡可人那两片靡的漉漉的外翻着,泛着水粼粼的光;接着,就见胡革新的股一动,刚刚从母亲胡可人中跳出的巴又进了母亲胡可人的中,将刚刚要闭合起来的又撑得的。

 看着胡革新的巴在他母亲胡可人的中随着胡革新一步一步的走动而进进出出着,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情不自地同时动起股来,仍然在母女俩中将母女俩连在一起的橡胶巴又同时分别进母女俩的中,得母女俩同时大声地哼叫起来“啊哦…”接着,就听胡革新大喊一声“妈妈,儿子我了!”

 话音未落,胡革新的巴一阵急洪般直胡可人的子深处,胡可人的身子也是一阵哆嗦,跟着儿子胡革新在自己中的身了,而且是大

 “儿子,别…别进妈妈的中,妈妈现在是怀孕的危险期!”

 本来,当听到儿子胡革新大喊要了的时候,胡可人本能地身体向上纵起,想把儿子胡革新的巴从自己的中拔出,不想让儿子胡革新在自己的,却因为自己是骑跨在儿子胡革新的身上,中拔不出来,嘴中连忙说道。

 听母亲胡可人大呼自己现在是怀孕的危险期,胡革新立刻高兴地又快速地耸动了几下仍然在母亲胡可人中的巴,嘴中说道:“这样正好,妈妈就可以怀上儿子的孩子了!”

 “儿子,不行,不行。”

 胡可人听了儿子胡革新的话,说道。

 “妈妈,为什么不行,你都给胜利哥哥生了梦儿,给爸爸生了儿子我,妈妈你为什么就不能怀上儿子我的孩子!”

 胡革新急切地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爸爸让开心怀上了你爸爸的孩子,生了你和平哥哥,妈妈为了咱们这个家族不得已才给你哥哥胜利生的梦儿。”

 胡可人说道。

 “这与妈妈你怀上儿子我的孩子也不矛盾呐!既然妈妈能够给爸爸、哥哥分别生孩子,也就应该给儿子我生孩子!”

 胡革新嘴上说着,股不停地耸动着,巴却仍然戳在母亲胡可人的中,头在水淋漓的裂里钻进钻出着。

 “好!说得好!”这时,躺椅上的胡卉儿大声附和着胡革新的话“既然姑姑你因为我妈妈当时怀上了我爸爸,而你为了挽救这个家族给你弟弟胜利伯伯生了梦儿姐姐,那么现在姑姑你就应该也给你儿子再生个孩子,这样才公平吗!妈妈,你说是不是呀!”

 胡卉儿后面的这句话却是说给母亲李开心听的。

 李开心接口道:“是啊,可人,当年要不是你答应给胜利这个混世魔王生孩子,还真不知道胜利会如何呢!”

 中夹着儿子胡革新的巴的胡可人听了李开心这个既是自己继母又是自己弟媳的话,说道:“当年胜利是有些混世魔王,那是爸爸和我这个当姐姐的溺爱的缘故,但是胜利还是明白问题的严重的,既然当初我不答应给他生孩子,他也不会胡来的。现在,你看我给他生了梦儿,他又娶了梦儿,而且梦儿还给他生了戈儿,他们这父女、父子、母子组成的三口之家是多么的幸福,那才是幸福家庭,共享天伦之乐呢!”

 家人一起共享天伦之乐的“幸福家庭”谁人不向往,谁人不追求,胡可人的话完全道出了隐藏在人们心中的只能在不能说的忌想法,胡家和与他们家族最亲近的许倪、张李以及林家等家族正是经过了无数的思想博弈、天人战、历经风雨方有今天的局面。

 听了母亲李开心和姑姑胡可人的对话,胡卉儿充满向往说道:“妈妈,我也要向你和姑姑一样,怀上咱们自己家男人的种子!”

 巴仍然在母亲胡可人中的胡革新听了胡卉儿的话,立刻说道:“好呀,那你就怀上我的种子好了!”

 还未等胡卉儿说话,中仍然着橡胶巴与女儿胡卉儿连在一起的李开心马上说道:“不行,不行,卉儿现在正好是受孕期。”

 胡革新道:“那不正好可以怀上我的种子吗!”

 李开心认真地说道:“不行,卉儿的第一个种子得怀她爸爸、你和平哥哥的,这是你爸爸定下来的规矩,是不能随便的。”

 “啊哦…”听了李开心的话,胡革新有些失望地撇了一下嘴,没有说话,但是却狠狠地力动了一下他仍然在母亲胡可人中的巴,得胡可人忍不住大声地叫起来“好…儿子…得妈妈…好…使劲…妈妈也是受孕期…妈妈来怀儿子你的种…啊…给你生个女儿…唔…也让她第一个怀上你的孩子…啊哦…”听胡可人嚷嚷着要怀上儿子胡革新的种,胡卉儿怂恿母亲李开心道:“妈妈,你看人家可人姑姑哭着喊着要怀上她儿子的种,我看妈妈你干脆也给革新叔叔怀个种得嘞。嘻嘻…”一边说着,还一边耸动着股,中的橡胶巴在顶进中级里的同时,另一头也顶进了李开心的中。

 “啊哦…”李开心听了女儿胡卉儿的怂恿,心里正活泛着,突然被中的橡胶巴头一下顶到了子口,嘴中情不自地大声叫了出来。

 “妈妈,你同意了!”

 胡卉儿听到母亲李开心的叫之声,问道。

 “我又不是受孕期,我同意什么呀!”

 李开心一不留神,顺着女儿胡卉儿的话音,说秃噜嘴,了心中的想法。

 “啊…这好办呐,一次怀不上,妈妈你就让革新叔叔多配你几次不就怀上了吗!嘻嘻…”胡卉儿调侃着母亲李开心,笑着说道。

 “死丫头,你说什么呐!看我不打死你!”

 李开心听了女儿胡卉儿的调侃,股向前一拱,着的橡胶巴立刻又顶进了自己里,另一头也同时顶进了胡卉儿的里,也把胡卉儿顶得“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看着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互相耸动着股,将母女俩着的橡胶巴顶得同时顶进自己的中,嘴中一边哼叫一边打着嘴仗,胡革新的巴在母亲胡可人的中一边动着,嘴中一边笑着对李开心说道:“好了,开心嫂…子,你们母女俩别掐了,既然爸爸已经定了卉儿只能怀她爸爸、我和平哥哥的种,那么在咱们家族之中,咱们俩并没有血缘关系,你干脆听你女儿卉儿的话,怀上我的种得嘞。”

 还未等李开心说话,正在享受着儿子胡革新大弄的胡可人立刻笑着说道:“对呀,开心,我儿子说得对呀,你既是我的弟妹,又是我的后妈,却与我儿子没有血缘关系,干脆让我儿子革新给你配上种得嘞!”

 胡革新也连忙附和母亲胡可人的话,说道:“我保证让你和我妈妈一样怀上我的种!”

 胡卉儿也继续怂恿母亲李开心道:“妈妈,你就让革新叔叔你的,看他能不能让你怀上他的种。”

 嘴上说着,胡卉儿已经行动起来,中暗中使劲夹住橡胶巴,股一用力就将在母亲李开心中的另一头拔了出来“妈妈,我把这巴从你里拔出来了,给你的革新叔叔的真巴。”

 “不。”

 李开心嘴上说不愿意,‮腿双‬却没有合上,而是将‮腿双‬劈得开开的,做出了一个时刻准备着挨姿势。

 看着母亲李开心劈着退,仰着身,一副随时准备挨姿势,中仍然着橡胶巴的胡卉儿说道:“妈妈,你趴在躺椅上,把股撅起来,让革新叔叔从股后面你的。”

 李开心顺从地转过身子,趴在了躺椅上,把地高高地撅起着,摆好了姿势,等待着胡革新来自己的

 看到李开心已经摆好了挨的姿势,股撅得高高地,并不停地地摇摆着,胡革新的巴在母亲胡可人的中一,说道:“妈妈,你看,开心嫂已经摆好了姿势,等着儿子我呢,妈妈你说,儿子我怎么呢?”

 听儿子胡革新问自己怎么,胡可人说道:“儿子,妈妈要你把妈妈和开心,一起。 ”“好!一起!”

 胡卉儿一听,立刻大声附和道。

 听了母亲胡可人的要求,胡革新的股一巴在母亲胡可人的中顶了一下,说道:“妈妈,你趴到开心嫂的身上,儿子我一起你们俩。”

 听了儿子胡革新的吩咐,胡可人就这么中夹着儿子胡革新的巴,一步一步向李开心蹭了过去,胡革新也就这么在母亲胡可人中的巴,跟在母亲胡可人的股后面挨了过去。

 来到李开心的身边,胡可人身子轻轻一纵向李开心撅着的股上趴去,由于胡革新的身体并没有跟着一起动,结果儿子胡革新在她中的巴随着她身体的纵跃而从她那泛着白沫的的中“啵”的一声滑脫了出来,被儿子胡革新的大巴撑开的两片肥厚靡地微微张开着。

 只见胡可人与李开心两个肥白的叠在了一起,一对刚刚拔出了巴的、四片微微张开着的呈“I”字型靡地上下排列着,这场面让胡革新和胡卉儿立刻看得血脉张,身子情不自地颤栗起来。

 胡革新再也忍不住了,他着刚刚从母亲胡可人中拔出的巴,身向丽开心的中刺去。李开心驮着胡可人,摇动着肥硕的股,敞开水淋淋的接着胡革新的入,完全是如同久旱的土地,一副饥渴难耐的景象。

 胡革新着大巴,对准李开心不停地摇动着的,刺了进去。随着李开心驮着胡可人,两个人肥硕的股的摇动,胡革新的巴又从李开心的中拔出,接着再进母亲胡可人的中,不断地轮换着在两个人的进去、拔出来,水不断地被胡革新的巴从两个人的中带出来、送进去。

 两个人的水在胡革新巴不停地在两个人中轮番动下,不断地从李开心的中带出再送进胡可人的中,再从胡可人的中带出又送进李开心的中,水轮番地在两个人的中被送进送出。

 胡革新狂野地弄着,他的部与两个肥硕的股“啪啪啪”地碰撞拍打着,一旁欣赏的胡卉儿也是再也忍不住,握住仍然在自己中的另一头橡胶巴,拼命地起来,嘴中发出了“啊哦啊哦”的叫,三个女人的呻声、拍打股的声在花园中立刻响成了一片…许是之带着女儿许晴晴和岳母金梦赴澳洲度假,除了尽情地欣赏澳洲的美丽风光之余,很多时间都是许是之带着两个人参观考察李雪儿家族的传媒公司,这让刚刚参加完高考的许晴晴兴趣盎然,因为许晴晴高考报考的就是传媒专业,所以对具有世界级水平的李雪儿家族的传媒企业考察,使许晴晴受益良多。

 每天回到酒店,许晴晴都会从李雪儿那儿拿一些她们公司拍摄的影片回去享受研究,从中汲取营养。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察,许晴晴已经完全被李雪儿家族的传媒企业征服了,有时看到父亲许是之客串的角色,心中的。

 这天,许是之和岳母金梦、女儿许晴晴三人惬意地在黄金海岸的沙滩上晒着太阳,突然接到了李雪儿的电话,要他到公司去商谈一部大片的制作细节,许是之独自去了。许晴晴和外婆金梦两个人晒够了太阳,回到了临海的酒店房间,许晴晴一个人窝在酒店的沙发里专心地欣赏研究起李雪儿家族的影片。

 许是之语李雪儿商谈完影片的细节,一个人回到了酒店。开了门,女儿许晴晴正蜷成一团窝在沙发里一边眼睛盯着电视一边笑着与外婆金梦说着话,岳母金梦则在沙发边上撅着股收拾着东西。窝在沙发里的许晴晴浑身根本就是一丝不挂,而金梦则是身上仅穿着一件短小的睡裙,这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裙根本什么都遮掩不住,她身上的几处令人浮想联翩的人之处是完全一览无遗地展了出来。

 看到岳母金梦撅着股的人模样,许是之的巴立刻起将裆顶起了帐篷,他索身体靠在了门框上,伸手解开了带,子滑到了脚踝上,起膨巴立刻弹了起来。许是之的眼睛直直地盯住了岳母金梦那撅着的令人垂涎的随着身体的扭动而摇摆不断的丰股一边欣赏着,一边手握巴缓慢地‮弄套‬起来。

 顺着岳母金梦雪白墩厚实的股看过去,股沟往下是如同鲜贝般肥美的两瓣片,两瓣片颤粟着不断地翕动着闭合着,两瓣片之间潺潺淌着的是令人垂涎的人汁,剔透的人汁之中浸泡着的是一颗晶莹的花生米般大小的暗红色珍珠。

 这一切让许是之看得再也按捺不住了,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岳母金梦那不断扭动摇摆着的肥白股,起的大巴就向岳母金梦的间两瓣片之间了进去,金梦的身子马上就是一阵急促的粟抖,嘴中一声长叹“啊哦…你真是我的好女婿!丈母娘的好喜欢女婿的大巴!啊…”许是之不管不顾地就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狂巴在岳母金梦的中挥舞得凛凛生风,而金梦则狂抛猛摇着股逢享受着女婿许是之对自己的这番弄。金梦的身体被女婿许是之按趴在了沙发扶手上,她顺势张大嘴,张口就向四肢张开仰躺在沙发李外孙女许晴晴的间含去。许晴晴立刻,将自己的上外婆金梦大张的嘴,让自己的与外婆的嘴亲吻在了一起。

 许是之在岳母金梦的股后面驰骋着,金梦的嘴与外孙女的小亲吻着,祖孙三人靡地连接在了一起,享受着这人间难有的另类天伦之爱。许是之身体半躬,‮腿双‬屈弯,以最让家中的女人们暗然销魂的姿势,站在岳母金梦的股后面舞动着巴,不一会儿就将岳母金梦送上了九宵云外,让她在腾云驾雾之间亲吻着外孙女许晴晴的嘴“啧啧”之声不绝于耳。

 一边着岳母金梦一边看着岳母金梦的嘴与女儿许晴晴的在不断地亲吻,让许是之的情极其高涨起来,他情不自地突然狠狠地一股,硕的巴一下就顶到了岳母金梦的子深处,而金梦则高高地撅起着自己的股,配合着女婿许是之对自己的疯狂弄,与外孙女许晴晴亲吻在一起的间发出了“依依呀呀”的叫之声。

 许是之和着岳母金梦的叫,巴在岳母金梦的中凶猛地地纵送

 没一会儿工夫,许是之就把岳母金梦得半仰起趴在沙发扶手上的身子,松开与外孙女许晴晴亲吻在一起的嘴,高声大叫起来“啊哦…不行了…好女婿…快…我…啊…快…给我…啊…”随着金梦“啊”的一声叫,她的身子突然一,整个脸庞贴在了许晴晴的部,嘴紧紧地亲吻在了一起,整个身子随之如同了气一般,慢慢地软软地趴在了沙发扶手之上,一动不动了。

 意犹未尽的许是之只好无奈地把尚未巴从岳母金梦的中拔出,在岳母金梦肥硕的股上拍了一巴掌之后,将岳母金梦抱起放在了沙发里,让她的身子与许晴晴并排半仰半斜躺着,一条腿搭在了沙发上,一条腿耷拉在了地板上,那被女婿许是之弄得肿起来的靡地晾在了空气之中。

 见巴依然硬着的父亲许是之将外婆金梦抱到了自己的身边,许晴晴立刻明白了父亲许是之的意图,嘴中说道:“爸爸,来,女儿伺候伺候你。”

 说着,她从沙发里起身,给父亲许是之让出了地方。

 许是之则是毫不客气地挨着岳母金梦仰躺在了沙发里,许晴晴马上起身蹲跨在了父亲许是之的身上,把粉嘟嘟的小对准了父亲许是之那依然硬一柱擎天的大巴,一只手分开自己娇润的,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住父亲许是之的大巴,把硕大的头对准自己已然开的,肥美润白的股向下慢慢底沉坐下去。接着,就见许是之的硕大头渐渐地被女儿许晴晴娇肥,美润滑的所包触没,最后,许是之的巴连入了女儿许晴晴肥美娇中。

 接着,许晴晴的身体上下耸动起来,娇紧紧套着父亲许是之涨的巴,硕大的头则一下一下地触碰着许晴晴深处的子头,头每触碰一下她那娇的子头,许晴晴的嘴中都会情不自地发出如梦似幻般的呻之声。

 许晴晴骑跨在父亲许是之的身上耸动着自己娇柔的‮体玉‬,扭动着肥美白的股,前的那对娇随着她身体的上下起伏颤动着。一股股无透明的不断地随着许晴晴身体的耸动从中缓缓出来,把她与父亲许是之器的连接处弄得滑腻腻、乎乎的,并不断地随着的碰撞,发出“噗嗤噗嗤”的靡声响。

 许晴晴的紧紧地包裹着父亲许是之大的巴,随着身体的上下耸动而套着在自己体内做着活运动的硕大头。从头传来的快让许是之如同触电一般麻难耐,并通过脊髓传播到自己全身的各处,嘴中情不自地大声哼叫起来“啊…晴晴…好女儿…爸爸太舒服了…啊…”听到身下父亲许是之的大声哼叫,许晴晴加快了身子耸动颠扭的速度,嘴中也大声地叫起来“啊…爸爸…女儿…小…爸爸大巴…得好…好舒服…爸爸大巴…得…好…啊…”随着许晴晴的大声叫,许是之的头就感到女儿许晴晴的深处涌起一股热击打着自己的在女儿之中的巴,让许是之情不自地加大了向上送着自己下体的力度,使自己的巴在女儿许晴晴中进行活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大,不一会儿的工夫,许晴晴就告饶投降了“啊哦…爸爸…女儿不行了…换…换外婆…不行了…啊…外婆…换我…啊…救我…”

 此时的金梦早已缓过了神,听到外孙女那楚楚可怜的求救之声,脸上出了微笑“来,乖女婿,还是让丈母娘来把你女儿换下来吧,让丈母娘来骑骑女婿的大巴。”

 说着,金梦把快要虚脫了的许晴晴换了下来。

 金梦把外孙女许晴晴换下来之后,自己骑跨到了女婿许是之的身上,再一次把自己的对准了女婿许是之刚刚从外孙女许晴晴之中拔出的沾满了外孙女许晴晴的大巴,肥硕的大股向下慢慢地坐沉了下去,接着的就是一阵语弥漫了整个房间。

 过了一会儿,缓过神来的许晴晴看着外婆金梦骑在父亲许是之的身上疯狂地一边耸动着身子一边语的叫,则又勾起了她的,起身贴到父亲许是之的身上,央求道:“爸爸,女儿还要爸爸的大巴……啊哦…”听到身旁女儿许晴晴的央求,正在着岳母金梦的许是之说道:“女儿,来,你趴到外婆的身上,爸爸一起你和你外婆你们俩个。”

 说着,许是之向上用力动了一下在岳母金梦中的大巴,说道:“妈,来,我们换个姿势,让晴晴趴到你的身上。”

 金梦知道女婿许是之的心意,她没有站起身把女婿许是之在自己中的巴从自己的中退出,而是着女婿许是之的巴在他的身上转了个180°转过身来,然后就这样着女婿许是之的巴与女婿许是之默契的一起起身趴在了沙发上。

 看着外婆金梦和父亲许是之的默契配合,许晴晴站起身来,来到二人身边,一翻身骑到了外婆金梦的身上,然后乖巧地趴在了外婆金梦的背上,与外婆金梦一样高高地撅起了自己雪白柔股,轻轻摇动着,等待着父亲许是之在外婆金梦中的大入自己之中。

 看着眼前女儿许晴晴骑在外婆金梦背上高高撅起轻轻摇动着的股,许是之温柔地在女儿许晴晴的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一只手伸到了女儿许晴晴的下轻轻地‮弄抚‬轻那早已是滑不堪的

 感万分的柔蒂被父亲许是之的大手得越来越充血硬起来,嘴中忍不住娇啼婉转呻起来“唔…唔…唔唔…爸爸……好…啊…唔…嗯…唔…好…唔唔…啊…唔唔…”金梦的‮腿双‬地分开着,她的背上驮着外孙女许晴晴,着女婿许是之的大巴,肥硕翘起的股不停地摇动着。从后面看去,这副美景登时就会让人血沸腾,只见金梦和许晴晴一老一少祖孙俩人的下美景完全尽入眼底,一个是久经沧海的奇,一个是仅供家用的娇美,四片肿和两粒凸起的蒂让人火难捺。

 许是之扶住女儿许晴晴的股,将女儿许晴晴白股与岳母金梦肥硕的股上下摆齐,让两条水潺潺的对齐,然后把在岳母金梦中的巴拔了出来,将沾满岳母金梦的硕大头轻轻地抵在女儿许晴晴那滑娇的小口,腹一用力,股向前一顶,巴就进了女儿许晴晴的中,硕大的头就淹没在了女儿许晴晴那狭窄紧小、娇软润的中。

 “啊哦…唔…唔哎…”许晴晴的一声媚入骨的娇啼,立刻将她那少女芳心感受到了的销魂蚀骨、酥和充实紧的强烈快叫了出来。

 许晴晴幸福万分地体会着父亲许是之那刚刚从外婆中拔出的又又长的大巴缓缓地进自己的中,进入自己的体内,令她死。

 许是之一只手搂住女儿许晴晴娇软纤滑的细,一只手轻抚着背上驮着外孙女许晴晴的岳母金梦的光洁肥硕的股和水淋漓的,健壮的股一下比一下有力地耸动着,并且逐渐加快了节奏。

 许晴晴随着父亲许是之那越来越快的动,扭动着股配合父亲许是之的巴在自己中的进入、出,嘴中情不自地娇啼婉转,轻娇哼起来“啊哦…唔哎…唔哎…唔哎唔哎…唔哎唔哎…哎唔哎唔哎…轻唔唔…哎唔哎…唔哎…啊哦…”许是之的巴在女儿许晴晴那滑不堪的中奋力了三、五百下之后,迅速地把巴从女儿许晴晴的中拔出,接着又迅猛有力地将沾满了女儿许晴晴进了岳母金梦的中,快地动起来。

 “啪啪啪”许是之的巴在岳母金梦的中驰骋着,但每一次,他的小腹都会撞击到女儿许晴晴雪白的股上,发出靡的声响。

 “咕唧咕唧”的水声与肚皮拍打股的声,让骑在外婆金梦身上的许晴晴不心神漾,不能自己。许晴晴趴在外婆金梦的背上,一只手摸到了外婆金梦的房上捏抓弄着,一波波的快立刻袭遍了金梦的全身,弄得她大声地呻起来“…唔嗯…唔…嗯…唔…嗯…啊…唔嗯…唔…”听着岳母金梦的声呻,许是之的更加高涨起来,如柱般坚硬的巴在叠加在一起的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的中不停地轮出、入,入、出…最后,许是之将自己火热巨大铁硬的巴深深地进了女儿许晴晴娇小紧窄的中,硕大滚烫的头顶到了女儿许晴晴中最底部的子口上,一阵快地脉动之后,一股股浓浓滚滚的汹涌着入了女儿许晴晴的子深处。

 “啊哦…给我…好…女婿…丈母娘要…女婿的…子…唔…”感觉到了女婿许是之在外孙女许晴晴中在,金梦立刻央求起来。

 许是之刚刚在女儿许晴晴的到一半,听到了岳母金梦的央求之声,他马上死命忍住正在女儿许晴晴中的狂,从女儿许晴晴中拔出仍然硬巴,将沾满了女儿许晴晴津爱巴,对准雅君充满渴望而又粉口“啊哦…唔…哎…啊啊…”金梦的嘴中立刻发出了一声媚入骨的叫。

 岳母金梦的叫之声立刻刺得许是之挥动巴在岳母金梦的中展开了冲锋,疯狂地冲刺了二、三百下之后,许是之感到自己的巴一阵跳动,他立刻将自己硕大的头顶在了岳母金梦的子口上,把在女儿许晴晴中只了一部分剩下的浓浓的进了岳母金梦的子之中。

 “唔啊…啊…”与此同时,金梦的子深处也出了一股滑粘稠的,金梦也达到了高

 经过这番男女爱,许是之再一次把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送上了快乐的颠峰。看着眼前被自己一次次地占有和征服的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想着即将要为自己生儿育女的岳母和女儿,许是之不欣然醉,飘飘然起来…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