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5章
 胡胜利利用李雪儿家族这块跳板,与倪红霞家族一起在澳洲成功地并购了BHBT矿业公司,名正言顺地开始在澳洲扩张规模,为整个家族移民澳洲发展壮大搭建好了平台。

 胡胜利与儿子胡戈即将一起动身去澳洲,在临别的每个日子里,父子俩都与胡梦儿沉浸在父女、母子三人的欢乐海洋之中,以解即将到来的分别思念之情。

 虽然胡梦儿每年可以多次往返于澳洲,但是毕竟与澳洲远隔万里,思念之情让人心中生痛。

 经过一晚的折腾,太阳已经很高了胡胜利仍然赖在上没有起来。朦胧之中,他感觉有只滑的手轻轻地在他“工作”了几乎一晚的巴上慢慢地套动着。他睁开惺松的双眼,女儿胡梦儿满脸灿烂地着他的目光向他问好“早安,爸爸!”

 胡胜利笑了笑,嘴中嘟囔了一句听不清的的话语又闭上了眼睛。

 见到父亲胡胜利又懒懒地闭上了眼睛,胡梦儿笑着调侃道:“大懒虫爸爸该起了!”

 说着,她俯下身去,将头拱进父亲胡胜利的间,伸手握住父亲那早已是被自己‮弄套‬得坚硬无比的巴,张开嘴巴把巴含了进去,还不时地伸出舌头在父亲那硕大的头上贪婪地弄、

 巴在女儿胡梦儿的弄下,胡胜利当即陷入了兴奋的旋窝,他睁开眼睛,展现在眼前的是女儿胡梦儿那完全着的身体,两片雪白肥股蛋让他立刻呼吸加重,双手忍不住抚了上去。他的手时而在女儿胡梦儿那光滑肥白的股蛋上用指尖轻轻地划动,时而又把手指伸到她那双股之间的上柔柔地爱抚。

 “啊哦…”当胡胜利的手指在女儿胡梦儿的上爱抚触动到她那隐在顶端的蒂时,胡梦儿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抖动了一下,嘴中随之发出了一声低低的轻声呻,她肥白的股也同时地耸动起来。

 胡胜利也息起来,他扶着眼前女儿胡梦儿那肥白的大股,张开了嘴巴。

 父女俩心灵相通,仿佛完全了解父亲胡胜利的心意一样,胡梦儿劈开了‮腿双‬,翻身跨上了父亲胡胜利的脸,她那水淋漓的女器官就完全暴在了父亲胡胜利的眼前,让人垂涎滴。

 在胡梦儿她那又圆又大又肥又的大股之间,她肥厚的微微张开着,沟之间泛着人的绯红,潺潺的水光打了她整个部,在那隙中若隐若现地耸立着尖尖的、白白的、的、小小的蒂。胡胜利深深地了一口气,从女儿胡梦儿中散发出的那女特有的异香气味立刻沁入了他的肺腑之中,令他为之一振,巴也随之一震。

 胡胜利两手一搂,把女儿胡梦儿的股向自己的面前拉近了过来,抬起头来把嘴巴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在她那散发着幽香的私密之处,贪婪地舐了起来。他灵动的舌尖,在女儿胡梦儿那水淋漓的周围弄、弄、戏弄着。

 “唔…啊哦…”嘴中着父亲胡胜利大巴的胡梦儿随之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之声,肥白的大股情不自地挫了挫,扭了扭。

 胡胜利心领神会,他竖起舌头,用舌尖轻轻贴在女儿胡梦儿那光滑粉红的蒂上,不断地、戏、玩。

 “啊哦…”父亲胡胜利舌功立刻刺得胡梦儿含着巴的口中发出了低低的惊呼。随后,她加快了‮弄套‬含在自己嘴里的父亲胡胜利巴的速度来。

 “呜…嗯…”胡梦儿吹箫的速度一加快,胡胜利忍不住嘴中也发出了哼叫。但是胡胜利的舌头却没有离开女儿胡梦儿的,舌尖仍然在她那鼓凸的蒂上下周围戏耍着。

 蒂在父亲胡胜利舌头的玩下,胡梦儿的头不断地一起一伏,嘴中的巴一进一出“坐”在父亲胡胜利脸上的肥白股不停地扭动着,中散发出的那股沁人心脾的气味也越来越浓。

 鼻中嗅着女儿胡梦儿中那沁人心脾的异味,胡胜利的舌头用力一挑,舌尖就滑入了女儿胡梦儿那着潺潺水的之中,进了的深处。

 “噗嗤…噗嗤…噗嗤…”

 胡胜利的舌头在女儿胡梦儿的出来,再进去,他的舌头每一次从女儿胡梦儿的出来的时候,就有大量的从她的中源源地随之进他的嘴中。胡胜利贪婪地咽着,这是他女儿中的,也是他儿子母亲中的,他舍不得浪费掉这些,他贪婪地咽着女儿胡梦儿中渗出的,他感觉这些的味道是那么的美妙…此时,胡胜利含在女儿胡梦儿嘴中的巴也开始不停地跳动起来,巨大的快直冲他的大脑皮层,他的头剧,肚腹搐,滚烫的再也控制不住,一路狂奔进了女儿胡梦儿的嘴中。

 接着就听见“咕噜、咕噜”的咽之声传了出来,胡胜利感觉得出来,女儿胡梦儿把他进她嘴里的像一个贪婪的孩子一样全部咽进了她的肚子里。

 这时,胡梦儿“坐”在父亲胡胜利脸上的滑溜溜的下体又扭了扭,从她中渗出的弄得胡胜利满脸、满嘴都是。现在,胡胜利可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痛快地在女儿胡梦儿的嘴中着,一股、一股、一股,直到他的不再洒,巴不再跳动,女儿胡梦儿喉咙里发出的咽声也不再响起。

 “唔…哦…喔…”

 胡梦儿仔细地舐着嘴中父亲胡胜利巴上每一滴残留的,她一边息着,一边含混不清地自语着,她那裹着父亲胡胜利舌头的不断地搐着,紧紧地夹着伸进自己中的舌尖,不情愿地让舌头从她的出。

 已经全部送给了女儿胡梦儿的嘴中、肚腹,胡胜利立的巴也开始呈现了疲态,而还没有足的胡梦儿则用牙齿轻轻地在父亲胡胜利的巴上啮着,舌尖在马眼用力的挑着…突然,正在闭着眼睛享受女儿胡梦儿食自己巴的胡胜利身子一抖,巴一疼,巴被女儿胡梦儿咬得一弹。他睁开眼睛,展现在眼前的一幕让他把眼睛睁得更大了。

 只见眼前女儿胡梦儿的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一大的巴正在缓缓地送着,胡胜利看见了儿子胡戈的巴正在他母亲胡梦儿那个将他生出来的中进进出出。胡梦儿白白的大腿内侧,两片肥肥软软的吐着长紫红的,就像是一个馋嘴的婴孩小嘴贪婪地着冰,既舍不得全部下,又忍不住食一番,的水气呈现了泡沫之状,沿着肥丘向下淌,滴到了胡胜利的脸上、嘴中。

 胡胜利静静观赏着儿子胡戈的巴在他母亲胡梦儿的中进进出出,心中充满一种近乎疯狂的感情。他有时有一种想要亲吻自己的一双儿女器结合处的冲动,眼前的与众不同的,是他的亲生女儿的器官与他和女儿亲生的儿子的器官结合在了一起。

 看着眼前的一切:女儿那被儿子得泛滥着泡沫的肥,在闪烁着靡光泽的那一片浑浊的白色体中缓缓送的巴,以及从男女媾的器中发出的异味,让胡胜利浑身的血开始沸腾,热能在他的体内窜突、冲击,直贯他刚刚巴。

 胡胜利的巴又坚地在女儿胡梦儿嘴中硬了起来,悸动的巴抵到了她的喉头,她的嘴“咬”住巴情不自地上下连连套动起来。

 巴“叼”在女儿胡梦儿的嘴中,眼前正在女儿胡梦儿中进进出出的巴正是自己和女儿胡梦儿共同制造的儿子胡戈的巴,这一切让胡胜利近乎疯狂了,他情不自地鼓励着“儿子,,使劲,就像爸爸你妈妈那样,狂野地…儿子,你不知道,每当爸爸看着你用爸爸和自己的女儿、你的妈妈造出的你的那着爸爸的女儿、你的妈妈的的时候,而且还那么狂野地着的时候,爸爸就感觉自己如同上天堂一般,为自己能够有这么幸福的家庭而陶醉!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幸福美满…”

 胡胜利的话刺着儿子胡戈,也刺着女儿胡梦儿,两个人的动作明显地加快了,于是,胡梦儿在儿子胡戈的弄下美,前后不停地摆动起来。

 “啪、啪、啪”的撞击声,已经在自己的一双儿女的弄下脆响起来。

 “啪、啪、啪”胡戈用他那结实的大腿撞击着母亲胡梦儿那两片肥白的瓣,房间里,急速而富有节奏的的撞击声响成了一片。

 “噢…噢…噢…”随着母子俩体的撞击,胡梦儿那含在父亲胡胜利巴的嘴里不断地发出了醉人的轻呤。她的脸上是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满脸酡红,两眼蒙,股高翘,陶醉在了父女、母子伦的幸福之中。

 随着胡戈身体的剧烈冲撞,他的巴从母亲胡梦儿的出,巴上沾满了母亲胡梦儿的,散发着靡的晶亮,然后,又迅速地再次没入母亲胡梦儿的中,借着母亲胡梦儿的润滑,巴在母亲胡梦儿的中势如破竹,横冲直撞,直捣花

 “呜…美…儿子…噢…爸爸…我的爱…美死了…啊哦…”胡戈每一次的冲撞都会让母亲胡梦儿的身体剧烈地搐一下,嘴中都会发出快乐的呻之声和梦呓般的呢喃。

 “噢…啊哦…”突然,胡梦儿的身体猛地连跃了几次,然后,只听见她“呀…”

 地哼叫一声,肥一挫,浑身僵直,一动不动了。

 胡梦儿被儿子胡戈了!与此同时,胡胜利的身体突然夜打了个凌,头刹那间升起一股触电般的感觉,那感觉转眼之间便蔓延遍全身,他又了,他的再次全部灌入了女儿胡梦儿的嘴中。

 胡梦儿“嗯”的一声,已经冲入她的嘴中,滑入了她的喉咙,她不得不连忙“咕咚、咕咚”把父亲胡胜利进自己嘴中的进自己的肚子里。

 胡梦儿整个人都瘫痪了,她一动不动,瘫痪在了父亲胡胜利和儿子胡戈把自己送上的高之中。此时,她让虽然“瘫痪”但是她的却没有瘫痪,娇多汁的紧紧地夹着仍然在自己中的巴,两片肥厚的像贪嘴的孩子咬住不松口,不断地在巴的上面亲吻着。

 巴泡在母亲胡梦儿暖洋洋的中,享受着母亲美的温柔,胡戈加大了动速度,他疯狂地着自己母亲的肥。胡戈大起大落地着自己的母亲,而且是在父亲的眼前着自己的母亲,他越越兴奋,终于,胡戈在母亲胡梦儿的了。

 大股大股的从胡戈的巴与母亲胡梦儿之间渗透了出来,到了下面胡胜利的脸上、嘴中,胡胜利大口大口地咽着,这是儿子的,这是女儿的,这是儿子和女儿的混合体,胡胜利香甜地吃着,这是胡胜利今天最好的早餐!

 移民澳洲的事宜准备完毕,胡胜利带着女儿胡梦儿、儿子胡戈母子俩启程前去与父亲胡文化会合与父亲胡文化、姐姐胡可人、“母亲”李开心以及他们和胡戈年龄相仿的子女胡革新、胡卉儿一起飞赴澳洲。

 现在,胡文化与李开心生的儿子胡和平在胡文化当年老首长的关照下,已经是具有国家情报部门背景的公司老板了,此次胡胜利移民澳洲并购BHBT矿业公司,胡和平是出了大力的。胡胜利与胡和平虽然是同父异母兄弟,但是他们毕竟是胡姓亲兄弟,更何况胡和平的母亲李开心还是以嫁给胡胜利的名义进的胡家之门。

 当年,由于身为国营企业高官的父亲胡文化将自己的秘书李开心弄怀了孕,为了摆脫家族厄运,免遭灭顶之灾,胡可人劝说正在疯狂追求金梦如同混世魔王一般的弟弟胡胜利把李开心娶进家门掩人耳目,在承诺弟弟胡胜利自己以给他生孩子为代价来救赎父亲胡文化以及岌岌可危的整个家族的情况下,才说服了胡胜利放弃了金梦娶了李开心。

 胡胜利牺牲了自己的爱情,娶了李开心,就这样拯救了整个家族。家族平安了,胡可人也兑现了诺言,在李开心为父亲胡文化生下胡和平之后不久,她也为弟弟胡胜利生下了女儿胡梦儿。

 后来,家族刻意地经过多次天南海北大范围地搬迁,家族对外的人物关系也漂洗得天衣无之后,李开心正式对外成为了胡文化的夫人,由儿子胡胜利的媳妇转正为父亲胡文化的媳妇,升任“母亲”胡胜利与胡和平也由“父子”变回了兄弟。

 而当为家族做出巨大贡献的胡可人为弟弟胡胜利生的女儿胡梦儿长大成人之后,她又按照女儿胡梦儿的意愿,报答弟弟胡胜利当年为了家族而做出的牺牲,在自己的亲自持之下,把自己与弟弟胡胜利的女儿胡梦儿远迁异地嫁给了父亲胡胜利,并且有了他们父女的共同结晶——胡戈。

 在特殊的家族伦理熏陶之下,逐渐成长起来的胡和平自然不会让老父亲胡文化、母亲李开心和为家族做出巨大贡献的姐姐胡可人失望。随着老父亲胡文化年龄的渐长,胡和平逐渐承担起了对母亲李开心、姐姐胡可人的勤耕忙种。

 经过父子二人的辛勤耕耘,李开心与胡可人也陆续地再次怀孕生产。李开心为儿子胡和平生了个女儿胡卉儿,胡可人则奇迹般地为父亲胡文化生了个儿子胡革新,又使家族人丁兴旺起来。

 按照辈分一字排开是:胡文化、李开心、胡可人、胡胜利、胡和平、胡革新、胡梦儿、胡卉儿、胡戈,四代人的大家庭薪火相传,传宗接代,繁衍生息。

 此次澳洲之行,胡家几乎整个家族都一起移民澳洲,除去胡梦儿和胡和平还要在大陆留下星火余脉暂时留下不一起同去澳洲,其他人全部一起移民至澳洲。

 在胡文化的直接授意下,胡胜利和胡和平兄弟俩经过多方操作,这次移民澳洲的过程中,家族每个人的关系都已经为下步家族人物之间结亲做好了铺垫,这一切全是经过胡文化深思虑过的。

 胡和平协助哥哥胡胜利办理完家族移民澳洲的各种手续之后,胡文化就把自己的决定讲给了这两个言听计从、能够完全担当大任的儿子。按照胡文化的考虑,现在他已经到了耄耋之年,所有的事情都已是力不从心了,家族的事情在他有生之年都要安排清楚,趁着他还活着,他要把陪伴自己、为了家族做出巨大牺牲的女儿胡可人和为自己父子三人生儿育女的李开心安排妥当了。

 胡文化的想法是,待家族移民至澳洲之后,让按照自己这个作父亲的意愿一直尚未娶的胡和平娶母亲李开心或者女儿胡卉儿作老婆,保持家族血统的纯正;胡革新到了娶的年龄就娶母亲胡可人为,传承家族的纯种血统,这一切的人物关系,在办理移民澳洲的各项手续的时候,这些人都已经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而是没有近亲关系的普通人。

 家族成员今后的安排问题,胡胜利和胡和平兄弟俩一切都以父亲胡文化的意志为转移,父亲胡文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更何况胡和平早有娶母亲李开心之心,只是父亲仍然健在不好跟母亲李开心说让其改嫁自己,现在听了父亲胡文化的安排正合自己心意,当即附和同意父亲胡文化的决定,而胡胜利又没有任何异议,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家族的人员安排事宜敲定下来了,接着就由胡和平负责分别把家庭人员安排的结果告诉母亲李开心和姐姐胡可人,说服她们以家族的兴衰为重,服从家族的最终安排。

 家族的安排符合胡和平的心意,娶母亲做老婆是自己儿时的夙愿,他不担心母亲李开心会有什么异议,到是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让他有些把握不住。本来说服胡可人的事情应该由胡胜利来干,但是胡胜利觉得欠姐姐胡可人的太多,当年姐姐胡可人给他生了女儿胡梦儿,他没有娶姐姐胡可人,而是娶了女儿胡梦儿,胡梦儿又为他生了儿子胡戈,在这一点上,胡胜利总是心里亏欠姐姐胡可人,现在又让他去说服姐姐胡可人嫁给儿子胡革新,胡胜利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

 胡胜利是因为对姐姐胡可人亏欠太多而心虚,其实,胡可人的心里正是想嫁给儿子胡革新做老婆呢,只不过,胡可人没有说,家里人不知道她的想法罢了。

 胡文化这样安排家族的人员,那是他早已悉了李开心、胡可人、胡和平等人的心里真正的想法才这样安排的。作为家长,胡文化自有自己的城府。

 这天,胡和平硬着头皮去找姐姐胡可人,他必须得把父亲胡文化的决定告诉她。他心怀忐忑地来到胡可人的房间,当他推开胡可人的房门走进屋一看,只见她的成一片,胡可人和儿子胡革新光着身子搂在一起,胡革新正紧紧抱着母亲胡可人呼呼大睡呢。而胡可人则是‮腿双‬劈开着,一条大腿直伸,一条大腿横放在儿子胡革新的腹上,在她平坦的小腹下是似座小山般高凸的上一大片修剪整齐的乌黑,既浓且密,只是在部位的都已经剃得干干净净,出了呈深红色的小水和的混合物得到处都是。再看胡革新的大巴半软不软地垂在间,硕大的头上面沾满了干涸的单上一片片的污渍。

 这一切,看得胡和平的巴立时就硬了起来,把裆顶得老高。胡和平走上前去,伸手摸上了姐姐胡可人劈开着依然水潺潺的肥。当他的手指进胡可人里的时候,胡可人忽然睁开了双眼,一看是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胡和平在摸自己的,她的脸上出了笑容,说道:“和平,你来了!”

 “姐姐!你又让你儿子了一宿啊!”胡和平笑着调侃道。

 一听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胡和平的调侃,胡可人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一红,随之脸上洋溢着自豪之感“可不是吗,昨晚呐,我这个儿子又把我给了一宿,得我高了好几次他也不,弄得我现在还浑身酸软、筋疲力竭地,到现在还有一点儿痛呢!”

 听了姐姐胡可人自豪地夸着儿子胡革新她的本事,胡和平说道:“姐姐,那今晚我和你儿子,我们兄弟俩一起你,咋样?”

 胡和平一边说着,一只手一边玩着姐姐胡可人被儿子胡革新得仍然漉漉黏糊糊的肥,而另一只手则伸到了她的房上摆弄起鼓鼓的一对子。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姐姐胡可人丰柔软的子,手指在她硬硬的头上玩着。

 “啊哦…”渐渐地,胡可人把胡和平玩得嘴中发出了轻盈的呻之声。

 把玩了一会儿姐姐胡可人的身体,胡和平用商量的口吻轻声说道:“姐姐,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胡可人一听弟弟胡和平说话的口气,知道他有事,说道:“和平,你有事就说吧。”

 “姐姐,我把家族移民澳洲后人员安排的最终决定告诉你。”

 胡和平道。

 胡可人点头道:“好呀,你说吧。”

 见姐姐胡可人很平静,胡和平忐忑的心情算是放下了,然后认真地说道:“姐姐,这个决定是爸爸最终决定的,是不可更改的。你明白吗?”

 胡可人笑道:“自从你姐夫离我而去之后,我就重归胡氏家族,给你哥哥胜利生了女儿梦儿、又给爸爸生了儿子…革新,”

 说着,她伸手轻轻地拍了拍仍然搂着自己呼呼大睡的胡革新“我什么事都听家族的,家族决定的事情我是绝对服从的,哪还想什么更改不更改的。”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胡可人满脸都是温情,完全是个乖乖小女孩儿的模样,哪里还有已是近六十的女人影子。看着姐姐胡可人小鸟依人的可爱模样,胡和平一把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温热的嘴亲上了她的脸颊。胡可人顺从地任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搂着、亲着,但是她的手却没闲着,而是轻轻地解开了胡和平的带,把他早已是坚硬无比的大巴掏了出来。

 亲吻了一会儿姐姐胡可人的脸颊,胡和平的手又伸向了她两条丰盈的大腿中间。见到弟弟胡和平的手又伸进了自己的‮腿双‬之间,胡可人善解人意地尽量大地劈了劈‮腿双‬,方便弟弟胡和平的手在自己柔软温热漉漉黏糊糊的肥抠挖玩

 胡和平的手指在姐姐胡可人修剪整齐的上探索了一会儿,接着又滑向了下两片肥大的,胡可人的‮腿双‬立刻微微的抖了一下,分开的‮腿双‬下意识地又向外劈了劈。

 胡和平一边把玩着姐姐胡可人的身体,一边说道:“姐姐,你知道爸爸是怎么决定家族成员的吗?”

 让胡和平没想到的是,胡可人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弟弟的抚摸,轻轻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好弟弟,爸爸的决定我早都知道了。”

 一听姐姐胡可人说她早已知道父亲胡文化的决定,胡和平纳闷道:“姐姐,你怎么知道,爸爸跟你说的?”

 胡可人笑道:“不是爸爸跟我说的,是我要求的。”

 一听姐姐胡可人说是她自己要求的,胡和平说道:“嗨,要知道是你自己自愿嫁给你儿子革新的,那我何必这么忐忑不安地不知道如何跟你说,急得我像什么似的!”

 胡可人笑道:“这有什么好忐忑不安的,不就是决定姐姐我嫁给儿子革新吗?”

 说着,又转头怜爱地看了一眼身边睡的儿子胡革新。

 胡和平道:“姐姐,你说的轻巧,大哥觉得亏欠你的太多不好意思来跟你说爸爸的决定,非让我来说。姐姐,大哥要是知道你早就知道了爸爸的决定,今天我们哥俩就一起来了。”

 “咳,胜利也是,我是当姐姐的,有什么亏欠不亏欠的!”

 听了胡和平的话,胡可人说道。

 听了姐姐胡可人善解人意的话语,胡和平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笑着说道:“姐姐,爸爸总是说你牺牲得最多,为了咱们这个家族的兴衰荣辱做了很多。”

 胡可人笑道:“现在好了!家族人丁兴旺,我也终于又可以嫁人了!”

 “姐姐,嫁给你儿子革新你高兴吗?”

 胡和平问道。

 “当然高兴,好弟弟,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姐姐为能够嫁给儿子而高兴,这一点,我还要感谢爸爸对我的理解!”

 胡可人说道。

 胡和平说道:“姐姐,开始的时候,我和大哥以为你会对爸爸决定让你嫁给弟弟、你儿子革新伤心呢,现在好了,既然姐姐你高兴,全家人都会祝福你的,等到了澳洲就给你们娘俩办个盛大的婚礼,补偿你这些年为家族所做的牺牲!”

 “谢谢!谢谢爸爸和你们大家成全我和你弟弟革新成婚!”

 听胡和平说等到了澳洲就给自己和儿子办婚礼,胡可人兴奋地连声称谢。

 “姐姐,你为家族牺牲了那么多,这些都是你应该得到的,只要你高兴,我和爸爸、大哥就放心了。”

 胡和平说道。

 “弟弟,你和爸爸,还有你大哥放心好了,我是真心的想嫁给我儿子革新,我还要给我儿子革新生孩子呐!不瞒你说,我现在已经怀孕了,是我儿子革新下的种,我想等到了澳洲我和儿子革新举行婚礼的时候正好可以奉子成婚。”

 胡可人充满幻想地说道。

 “真的,姐姐,你真的怀孕了?我看看。”

 一听胡可人怀孕了,胡和平来了精神。

 “看吧,”

 说着,胡可人把本来就劈着的大腿又劈了劈,接着说道:“弟弟你看吧,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见胡可人把‮腿双‬劈得开开地让自己看她的,胡和平笑道:“看什么,你那里面我又看不到。”

 胡可人笑道:“看不到,傻瓜,你不会用你那裆里的小头进去看看呐。姐姐我的这里都了!”

 说着,胡可人吧握在自己手中的那条大的巴拽着抵向自己早已是水淋漓的肥门口。

 胡可人原以为胡和平会把巴顶在她的门上磨一磨再呢,没想到她的突然一紧,肥就感到弟弟胡和平那长的大巴已经了进来,中满满当当的感觉立刻让胡可人浑身酥软了“啊…和平弟弟,你的巴好大呀,跟爸爸的差不多!”

 看着姐姐胡可人因为要嫁给儿子而欢喜的模样,胡和平伸两手抱起姐姐胡可人的两条长腿,把她那肥大的股紧紧地贴在他的部,在她软软的中,她的两条腿不由得绷紧了,两片肥厚的则是紧紧地裹在了他大的巴上。

 胡和平坚硬的大巴一下子整入了姐姐胡可人的里,她感觉到了弟弟那硬的巴在自己里碰到了子口“哦…好弟弟…轻点…啊…要看怀孕…也用不着这么大劲啊…”胡和平的大巴在姐姐胡可人的中一下一下地送着,每顶到子口都会停顿一下,嘴中说道:“姐姐,不使劲我怎么能看到你怀孕的情况。”

 渐渐地,胡可人的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巴与之间磨出的水声,息声也越来越重了,嘴如同感的一般地微微张开着。

 胡可人虽已经是徐娘半老,而且先后生了一女一子,但是她的仍然很紧,水也很多,胡和平的大巴每一次的入都顶到了胡可人的子口,每一,胡可人都会情不自地浑身一颤,大声地呻一声“啊…哦…”胡和平大起大落地弄着,卵袋打在胡可人的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一波波强烈的快冲击着胡可人不停地呻着,她已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情绪,也顾不得睡在身边的儿子胡革新了,呻声越来越大,息声越来越重“啊哦…啊…嗯啊…喔…”

 在弟弟胡和平的爆下,胡可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娇吁吁不停地大声叫着“哦…好弟弟…大巴顶得人家…好舒服…好酸…好…亲弟弟…”

 胡可人的娇叫声终于惊醒了睡中的儿子胡革新。胡革新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抬起头来,哥哥胡和平抱着母亲胡可人大腿爆的景象立刻映入了他的眼帘。而与此同时,胡可人和胡和平也发现了醒来的胡革新,三个人的眼神瞬间进行了充满理解的心灵交流。

 在胡可人的眼里,儿子胡革新正在看着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哥哥胡和平着;在胡和平的眼里,弟弟胡革新正在看着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哥哥胡和平着;在胡革新眼里,母亲胡可人正在被自己的哥哥胡和平着。眼神是心灵的窗户,母子、兄弟、姐弟,家人间的眼神交流是心有灵犀的。

 胡和平与弟弟胡革新的眼神交流让他立刻发,再加上姐姐胡可人中一紧,一股滚烫的水直冲自己的头,刺得他爆发出了男人的野,快速地狠起来。

 胡可人看到了儿子胡革新看着自己的哥哥胡和平正在着自己的母亲,刺的快让她感到全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一般,拼命地耸动圆润的肥大股,紧紧地贴住胡和平的部,使自己的肥与他的大巴严丝合得更紧更密,身体更舒服更畅快。

 在儿子胡革新眼前被弟弟胡和平猛烈地着,刺得胡可人整个人几乎都要疯狂起来了,她要表演给儿子看,她要让儿子欣赏她被别人暴。 她的娇躯不停地颤抖,‮腿双‬踢,肥扭,一张一合猛着弟弟的大巴,嘴里夸张地大声叫着,语在房间回响着“弟弟呀!巴好大呀…哎呀…让你的大巴…死我了…儿子呀…妈妈快让你哥哥…死了…小…小老公…快看呐…你妈妈老婆的…让你哥哥了…要命的小…小弟弟…”

 胡和平在姐姐胡可人的语中是愈战愈勇、愈愈起劲,大巴被她的得舒畅美得不亦乐乎。胡和平早已不是第一次姐姐胡可人了,但是今天姐姐如此、娇媚、丽、丰腴、成技巧又那么,这让胡和平没想到。

 在儿子胡革新母亲表演技巧,胡可人的高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她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弟弟胡和平长的大巴用力再用力地着自己的

 正在胡可人陶醉在弟弟胡和平的大巴给自己带来的快中的时候,突然胡和平把抱在自己怀里的姐姐胡可人大腿放了下来,把巴从她中拔了出来。胡可人连忙叫道:“别…别…别把巴拔出来呀!”

 “姐姐,让你儿子好好欣赏弟弟我你,来,把股撅起来,趴下。”

 胡和平在胡可人的股上拍了一巴掌。

 胡可人一听,立刻顺从地翻身跪趴了下来,撅起了她那丰肥白的大股,股沟之间那两瓣漉漉的肥厚的更加的突出地分开着,出了圆圆的紫红色的口。

 胡和平立刻来到姐姐胡可人的股后面,把她跪着的‮腿双‬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她的肢,巴“扑哧”一声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胡可人被胡和平得差点趴下。接着,胡和平把手伸到胡可人的前,握住了子,开始快速地动起来。两人的撞到一起发出“啪啪”的响声。

 终于,在胡革新的观战下,胡可人高了。在胡可人的肥一阵阵剧烈收缩的同时,胡和平也高了,一股股滚烫的开始在姐姐胡可人的,又浓又烫、强有力的滚热入了胡可人的子深处…夜幕低垂,寂静无声,在胡和平的卧室中仍然是灯火明亮。胡和平和母亲李开心、女儿胡卉儿三人赤条条一丝不挂地拥坐在一起。胡和平居中,双手左拥右抱着风味各异的二美,一个中年美妇风韵犹存,一个妙龄少女美动人。

 李开心生得高贵大方,雍容丽,体丰,至今妖媚不减当年,丰、细、肥,两股之间丛生,肥厚,紧耐用,任形开合,收放自如,妙不可言。胡卉儿长得娇媚态,现于眉目,身材苗条,肌肤白,柔若无骨,房高头樱红,突出,靓丽无

 这是胡和平把父亲胡文化的决定告诉母亲李开心和女儿胡卉儿之后,李开心和胡卉儿母女俩兴奋地着胡和平让他表态到底要娶她们母女俩谁作老婆。胡文化在决定胡和平婚姻的时候说的是让胡和平娶母亲李开心或者女儿胡卉儿作老婆,但是却没有明确他到底娶她们母女俩当中的谁,这让胡和平很是头疼。

 现在,李开心和胡卉儿这母女俩是互不相让,都想让胡和平娶自己,而胡和平看着自己的母亲李开心和母亲给自己生的女儿胡卉儿,左看看右看看,就是谁都舍不得,怕娶了母亲,女儿不高兴,娶了女儿又怕伤了母亲的心。

 让胡和平没想到的是,原来以为姐姐胡可人的事情不好办,没想到不好办的事情是自己这难以取舍的母女俩。女儿胡卉儿嚷嚷着说,母亲李开心已经嫁过两回了,一次名义嫁胡胜利进了胡家门,一次真嫁胡文化,而自己才头一回论婚嫁,爸爸就理应娶自己作老婆。

 胡和平听着言之有理,同意娶女儿胡卉儿,可是母亲李开心不同意,说自己虽然嫁过两回,但是都不代表儿子胡和平就不娶自己。见母亲和母亲给自己生的女儿争执不下,胡和平又提出了先娶女儿再娶母亲的折中办法,当时就遭到了母亲李开心的坚决反对。李开心认为,如果胡和平先娶了女儿再娶自己,那自己岂不成了小的,女儿岂不成了自己的姐姐。

 胡和平头都大了,而母亲和女儿这母女俩就是互不相让。眼看着一时半会儿也决定不下来到底娶谁,胡和平干脆不去想了,他大声地提议道:“妈妈,闺女,咱们今天干脆不琢磨到底娶你们母女俩谁这件事了,咱们还是吧。”

 胡和平的提议立刻得到了母女俩的响应,对这件事母女俩到是没有任何分歧,而且是出奇的一致。胡和平搂着母亲李开心和女儿胡卉儿,双手左摸右,摸得母亲李开心和女儿胡卉儿火高炽,水直。母女俩手握着胡和平的大巴,捏‮弄套‬,小嘴轮番地亲吻着暴涨长的巴。

 “儿子,妈妈…好难受…要你…你的…大…妈妈…”

 李开心央求道。

 “爸爸,我…我的…也…也好难受…也要…要你的大…”

 胡卉儿也央求着。

 胡和平笑了“妈妈,我的宝贝女儿,我只有一巴,你们娘俩让我先谁呀!”

 “是啊!先谁呀?”

 母女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地说道。

 “咳…”李开心叹息了一声,说道:“还是先咱们的女儿吧,谁让我是妈妈了呢!”

 一听母亲让着自己,胡卉儿笑道:“那就谢谢妈妈了!”

 “哼…”李开心撅着嘴“哼”了一声,说道:“这次先让着你,下回我可不干。”

 “谢谢妈妈!那女儿就让爸爸先我了!”

 胡卉儿调皮地说道。

 “好!妈妈就看着你爸爸是如何他的女儿的的!”

 李开心酸酸地说道。

 “爸爸!先你的乖宝贝女儿吧!”

 胡卉儿高兴地说道。

 “好嘞,完了宝贝女儿,我再妈妈的!”

 胡和平一把将女儿胡卉儿抱进怀里,翻身上马骑了上去。

 胡卉儿也一把抱住父亲胡和平背,劈开‮腿双‬夹住雄,两脚环勾在一起。

 胡和平一手握住早已暴涨起来的大巴,对准女儿胡卉儿那已被水搞得一塌糊涂的口,一沉,大巴一顶“嗤”的一声,整个大巴就进了女儿胡卉儿的中。

 “啊哦…”胡卉儿立刻大声叫起来!

 “怎么的?闺女,痛了?”

 胡和平吓了一跳。

 “啊…不是…是痛快!”

 胡卉儿说道。

 “吓了爸爸一跳,爸爸还以为爸爸的大巴把闺女的小坏了呢!”

 胡和平说道。

 “啊哦…好涨…好…爸爸…你的巴女儿好喜欢…”

 胡卉儿陶醉着。

 伏在女儿胡卉儿的体上,胡和平的双手捏着她丰房,长的大巴紧紧在女儿的小里,硕大的头抵住心深处,先是缓慢地,接着就是急快猛烈的,次次到底、下下至心。

 胡卉儿地配合着父亲胡和平着自己,她地摇摆着肥股,媚眼如丝、娇吁吁。在父亲胡和平的狠之下,胡卉儿痛快得全身筋骨酸软,水长,口中语四起“爸爸…啊哦…女儿的心肝宝贝…亲哥哥…亲老公…”

 被女儿胡卉儿的语刺到了极点,胡和平在女儿中的大巴暴涨起来,头连抖,一股热薄而出,全部入了女儿的心深处。

 李开心趴在旁边观战,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奋力大战在一起的模样。她的芳心也立刻火高涨,意起来。只见她一对水汪汪的媚眼里充满了态,凝视着自己秀眉含、百媚横生。

 完女儿胡卉儿的胡和平把巴从女儿胡卉儿的中拔了出来,巴上满是自己的和女儿的混合物向下滴着。旁边的李开心一见,立刻扑了上去,伸手握住进了自己的嘴里起来。

 胡和平抱歉地说道:“妈妈,让你的久等了!”

 “嗯…嗯…”李开心的嘴里着儿子刚刚过女儿的大巴,顾不得说话,只是“嗯嗯”了几声。

 看到母亲李开心贪婪地着自己的大巴,胡和平的脸上出了笑容,他的手伸向了母亲李开心丰肥大的子,摸、、捏,另一只手入了隐藏在修剪得非常整齐的下的肥中,抠、捏、起来。李开心的火立刻高涨起来,柳不安的扭动着,着大巴的嘴中发出了娇之声。

 自己的子、子被儿子胡和平玩得实在受不了了,李开心把在嘴中的大巴吐了出来,大声叫道:“啊哦…儿子…妈妈的…好难受…乖儿子…别再逗妈妈了…快把你…你的…大巴…进妈妈…里来…妈妈…实…实在…受不了了…哦…”母亲李开心的语刺得胡和平血脉奔腾,巴硬热如烧红的烙铁,不中不快。于是,胡和平翻身上母亲李开心的娇躯,直刺“嗤”的一声了进去。李开心被儿子胡和平的大巴刺得“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娇躯抖,

 胡和平将巴“刺”进母亲李开心的中之后停住不动了,他低下头含住母亲李开心褐红色的舐咬起来。正在期待儿子胡和平会猛狠干的李开心突然发现儿子胡和平的大在自己的中不动了,立刻大声叫道:“啊哦…好儿子…妈妈…里面…死了…儿子…大巴动啊…啊…”胡和平听母亲李开心这么一叫,巴稍一用力,整巴就全到底,直心深处。胡和平的硕大头紧紧地抵在母亲李开心的子口,子口如同小孩的嘴巴一开一合,着胡和平的大头。

 “宝贝…亲丈夫…你快用力…姐…好…好涨…也好舒服…弟弟…小冤家…快…快动…嘛…”在母亲李开心中的大巴被夹得异样快,胡和平开始加快了速度,则到口,则见底。有时三浅一深,有时六浅一深,或九浅一深,头触及花心时,再旋转股磨一阵。

 李开心在儿子胡和平的大巴强有力的弄下,再加上硕大头研磨心,那销魂蚀骨之乐痛快得李开心大声叫起来“天啊…我的儿啊…妈妈的亲儿子…妈妈…好舒服啊…儿啊…妈妈…不行了…得好…妈妈坏了…骨…骨头…散了…快…再快…再用力…来了…给…乖儿子…啊…”李开心和胡和平母子俩紧拥一团,舍命战,双双同时达到了高,呼吸急促,器紧合,同享后那瞬间的悦…完了母亲李开心和女儿胡卉儿,胡和平突然来了灵感,他琢磨着,既然决定不下来自己到底娶这母女俩谁作老婆,莫不如谁怀了自己的孩子就娶谁,如果都怀了就都娶,谁先谁后,那就看谁先怀孕生孩子了。想到这里,胡和平的脸上出了得意的微笑。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