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4章
 两场盛大的聚会彻底把并购后的矿业公司推上了国际舞台,其轰动的广告效应为其今后的经营奠定了基础。两场聚会全是在李雪儿的策划下完成的,让胡梦儿和倪红霞真正地领教了李雪儿的真实本事,更让她们俩了解到了李雪儿在澳洲创业时的奋斗史。

 自从李雪儿全家移民澳洲之后,在老公张黎明的策划下,李雪儿充分发挥自己在娱乐业领域的长处,先是入股后是购买了布里斯班的一家濒临倒闭的娱乐传媒企业。

 刚开始对这家娱乐传媒企业进行评估的时候,多数人都持反对态度,认为这家娱乐传媒企业思想守旧、资金缺乏、没有人才,而且还有一个负债累累的私人电视台。但是,张黎明和李雪儿夫妇却与所有人的意见正好相反,认为这些问题正是机遇,尤其是这个负债累累的私人电视台。因此,夫妇俩力排众议,果断决策,最终入主了这家让他们在澳洲站住脚跟的娱乐传媒企业。

 入主这家娱乐传媒企业之后,首先从这家私人电视台入手,在设计电视节目上,李雪儿使出了浑身解数,发挥自己的天赋,对电视台原来的节目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变革,从宁琅满目的综艺节目到成人电视剧集都进行了重新包装,使电视台的知名度大增,收看人数增加,收视率成几何级数增长,广告收入源源不断,只几年的工夫,就成为了澳洲大名鼎鼎的电视台。

 但是,做电视台并不是李雪儿的初衷,她要做的是娱乐传媒这块大蛋糕,电视台只是她在澳洲发展的跳板而已。让她没想到的是,居然电视台做得这么成功,大大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电视台成功之后,李雪儿马上就将视野转移到了她心目中真正的重点——娱乐传媒。李雪儿的思路很清晰,要想把自己的娱乐传媒公司发展壮大就一定要有自己的电影、电视制作机构,同时还要有自己的艺人经纪公司,要有一批有实力、有影响力的艺人。现在电视台的运作又取得了巨大成功,依托电视台制作、推广自己的产品,那简直就是意外的收获。

 在李雪儿的设想当中,在澳洲这个以西方文化为背景的社会,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都是以西方人为主要元素展开故事情节的,东方人,尤其是中国人在影视作品当中都不是主要的故事元素,那么拍摄一些以东方人,尤其是以中国人为文化背景的电影、电视,一定会收到意想不到效果的,更何况古老的中国有那么多脍炙人口的名着等待改编、拍摄成影视作品让老外们欣赏呢。

 在一般人的思想里,要想拍摄票房价值高的影视作品就必须要请一些大牌的明星助阵。但是,在李雪儿的设想之内,请不请大明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运用有着几千年中国文化的这个大背景。运用好了这个大背景,再在东方儒家思想的封建文化背景下加入一些情元素,那种震撼力是完全可以赢得观众的。

 在不被很多人看好的情况下,李雪儿按照自己的思路毅然上路了。没有编导人员,中国那么多古典名着,《红楼梦》、《金瓶梅》、《蒲团》、《西游记》哪一个都可以改编成无数个故事;没有大牌明星助阵没关系,自己家的女人完全可以亲自上阵,母亲白玉雪、女儿张雪雪,还有自己,哪一个不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只要杀下心来做,她不信自己会做不好。

 李雪儿的决心打动了张黎明,也打动了母亲白玉雪“既然雪儿下决心要做了,而且在国内也有过拍摄影视的经验,没有大牌明星,我们可以从国内请一些不知名、想出名的小明星,明星我们可以自己造,起步的时候,我上,雪雪也可以上。你这个电视台现在不是已经很成功了吗,我们有设备、有导演,有整套的策划团队,这还有什么做不了的。”

 听了白玉雪的话,张雪雪跳起来支持道:“好!我支持,我和外婆一起亲自上阵,就凭我和外婆的姿,我就不信老外们会不买账。”

 看到女儿张雪雪那略显稚,兴奋得红扑扑的脸庞,张黎明一把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爱怜地说道:“雪儿,你看,连雪雪都这么支持你,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好。”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接着就是策划第1部戏——家庭肥皂剧《一个华人家庭的每一天》。这部戏就以他们自己的家庭为背景,有外婆、爸爸、妈妈、女儿,围绕家人之间的情感、生活、展开,让那些好奇的老外真正了解一下有着几千年封建思想的华人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尤其是生活在澳洲,受西方文化洗礼过的华人家庭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当然,戏一定要有生活,有,尤其是要把东方人对的含蓄,以及只能做不能说的特充分表达出来。

 戏已经策划完毕,外婆、妈妈、女儿都是现成的,但是爸爸这一角色却不能由张黎明亲自来出演,需要选择一个男人来扮演爸爸一角。

 正在李雪儿琢磨谁来出演爸爸一角的时候,她接到了胡梦儿打来的国际长途“雪儿呀,最近,红霞老公许是之准备到澳洲,麻烦你给接待一下。”胡梦儿在电话中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没有一点需要客气的成分,这也说明她们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融洽。

 “红霞的老公要来呀,那你客气什么?咱们谁跟谁呀!”李雪儿笑着说道。

 “客气什么?”电话那边胡梦儿也笑着说道:“雪儿,我告诉你,红霞可跟我说了,她老公许是之到了澳洲让你们娘仨好好照顾照顾,千万可别给”饿“着了。”

 “”饿“?!我们娘仨正”饿“着呢!”李雪儿一听胡梦儿的话,立刻笑道:“你告诉红霞,她老公包在我们娘仨身上,保证”饿“不着。”

 胡梦儿也笑道:“看起来,是之是又有福了,有你们娘仨三代人、两对母女”照顾“他,福不浅!福不浅!啧啧…”

 “你”啧啧“什么?”听到电话那边胡梦儿的“啧啧”之声,李雪儿笑道:“你可是”汉不知饿汉饥“,你的有你儿子和你父亲的,我们娘仨可又有快一个月没有”“吃了。”

 “好!好!好!这回算是红霞把她老公派去澳洲给你们娘仨解馋去了!”

 胡梦儿笑道。

 “对了,梦儿,我还有事情跟你说呢。”李雪儿听了胡梦儿的话,认真说道:“红霞跟你说没有,她老公来澳洲要待多长时间?”

 “怎么?”胡梦儿疑问道。

 “是这样的…”李雪儿在电话里把她准备拍摄影视作品的事情跟胡梦儿说了,同时把正策划拍摄的第1部新戏《一个华人家庭的每一天》中正缺“爸爸”

 一角的情况也跟胡梦儿说了。

 “你是说,想让许是之出演这一角色?”听了李雪儿的话,胡梦儿说道:“那我可得问问许是之,也不知道红霞是怎么想的?”

 “那就拜托你跟红霞好好说说,再让红霞跟她老公商量商量!我这部戏是第1部戏,更何况我们娘仨要亲自上阵,”爸爸“这一角色最好在咱们自家人中产生,怎么也得肥水不外人田呐!”听胡梦儿这样说,李雪儿急切地说道。

 “好吧,我一定跟红霞好好说说。”胡梦儿答应道。

 一个月后,许是之踏上了去澳洲的飞机。

 李雪儿亲自到布里斯班机场接机,当许是之走出机场海关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李雪儿让他有些惊呆了。一个漂亮的东方女人在一群老外之中,就犹如鹤立群一般,连见过世面,几乎天天身在漂亮女人堆中的许是之的眼睛也有些发直了。

 李雪儿一头黑发瀑布般披散在肩头发,大大的眼睛发送着致命的电波,笔直小巧的鼻子和殷红鲜的嘴着东方一样的美,高部把肩的衣衫高高的撑了起来,最让人兴奋地是在外面把双峰挤在一起的沟,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紧身的黑色皮短裙不仅展现出了她魅惑的大腿,走动的时候还让神秘的股间不时地若隐若现,不断地拨男人的望。

 看到走出海关的许是之,李雪儿走上前去,面微笑,身体微微前倾,半开玩笑地说道:“许先生的到来!”

 许是之连忙笑道:“李雪儿,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来机场亲自接机!”

 两人寒暄了几句,李雪儿帮许是之拉过行李箱,一起向停车场走去。把行李箱放进汽车后备箱,李雪儿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而许是之打开另一面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位置,系好安全带,李雪儿驾车向市区驶去。

 车上,李雪儿首先发话“是之,你这次来澳洲还有件事红霞和梦儿跟你说没说?”

 许是之看着前方,答道:“说了。”

 “不知…”李雪儿问道。

 没等李雪儿说完,许是之接着说道:“没问题,我本来到澳洲也是想考察考察澳洲投资情况,正好有你这么一档子事,我也就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李雪儿说道:“这部戏是我做的第1部戏,为了做好,我是全家动员,不惜一切代价要做好的。”

 许是之说道:“雪儿,这你尽可以放心,虽然我没演过戏,但是我一定会尽力的。”

 李雪儿转头看着许是之,笑着说道:“既然红霞什么都跟你说了,那我们现在就进入情况吧。”接着,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到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许是之的间,轻轻拉开了拉链,说道:“虽然红霞早就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了,但是你的本钱我至今还没见过呢!”

 当李雪儿把许是之的子拉链一拉开,许是之的巴立刻顺势弹了出来打在了李雪儿的手掌上,让她发出一声惊呼“啊…好大!好长!”

 展现在眼前的巴,大约有20公分长,鸭蛋般大小的头面目狰狞,青筋环绕,在李雪儿的手中发出了滚滚的热气。李雪儿媚眼如丝地侧头看了许是之一眼,然后将车拐进了路边的一条小路,停了下来。停好车后,李雪儿低下头去将许是之的头一口含进了嘴里,许是之立刻感到了李雪儿那柔软的樱包裹着自己大的巴,滑滑暖暖的。接着,李雪儿的香舌开始在许是之的头、冠沟轻起来。

 当李雪儿低下头去张开嘴含住自己巴的时候,许是之发现李雪儿一改平时的端庄,面目含,脸上带着丝丝媚,十分人。而当李雪儿将车拐入路边的时候,她是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是恋恋不舍地一直握在许是之的巴上的。

 此时,李雪儿的双手都握上了许是之庞然大物般的巴,并且不停地‮弄套‬着,时不时还会用雪白的细指轻轻抚摸一下卵袋。许是之的巴在李雪儿的中更加膨大,血脉张,面目狰狞。李雪儿的眼神渐渐的离起来,为第一次与自己合作拍戏的男人服务,让她心神醉。鼻息中嗅着许是之部散发出来的浓烈的男人气息和夹杂着自己唾与男人下体混合的靡的味道,李雪儿陶醉般地眯上眼睛,滑动灵巧的舌头在许是之昂首立的巴上起来。

 许是之坐在副驾驶座上,嘴中重地息着,直立的大巴耀武扬威地颤抖着,并且下意识地配合着李雪儿的动作往上顶入她温暖润的口腔深处。李雪儿口舌并用地着,身体上下摆动,长发随着头颅的摆动而甩动着。透过她的柔细黑发,许是之看到了她脸已红过耳的媚态和无法掩饰的陶醉表情。

 李雪儿张大嘴巴将许是之的大进去,吐出来,反反复复,当巴从她的嘴中吐出时,双手也立刻配合着随之快速上下‮弄套‬。许是之欣赏着李雪儿玩自己巴的妖媚动作和专注神情,她的脸上充满靡的红润,丰腴滚圆的美和纤细的肢扭动着,他感到自己的巴在渐渐地暴涨,不住巴顶进她喉咙的深处。

 李雪儿的舌头围绕着嘴中的硕大头打着转,由于头太很大,舌头在打转的时候,唾从嘴中出滴到了卵袋上,弄得许是之的下体一片狼藉。

 此时,李雪儿温暖润的口腔,柔软滑腻的舌头,娴熟的技巧已经把许是之到了天上。这时,李雪儿把已经大到最大程度的巴从嘴中吐了出来,双手一边动着,一边媚眼如丝地微笑着说道:“是之,我的口技与红霞比,怎么样?!

 拍戏没问题吧?”

 许是之看着满面红的李雪儿,笑着点头说道:“好!好!好!你的口技是没的说,与红霞不相上下,至于…拍戏吗…不知其他技艺怎么样?”

 听了许是之的话,李雪儿松开了手中的巴,站起身来,从车中下来,慢慢地一边褪着身上的衣服,一边笑着说道:“看起来,今天我得向你展示我所有的技艺了!”说着,她把身上的所有衣物脫了下来,一对丰房也随之跳了出来,她用手指捏着头笑着说道:“怎么样,我的房够大吧,做也没问题吧!”

 看着李雪儿下了车开始脫衣,许是之也从车里下来,站在李雪儿的面前,欣赏起她的脫衣表演。

 接着,李雪儿又弯脫下了最后的小丁字内,一丝不挂的站在了许是之的面前,娇媚的看着许是之,说道:“是之,要不要试一下我乘骑位的技艺呀?”

 李雪儿‮腿双‬修长,股浑圆翘,下体修剪得齐整的已经有了水渍。

 “好吧!”许是之当仁不让。

 听见许是之的话,李雪儿笑道:“来,你到发动机盖上。”

 许是之二话没说,脫下子,着硬巴爬上了发动机盖,仰身坐了上去。看着许是之坐在了发动机盖上,李雪儿也爬了上去,面对面跨在了许是之的间,分开‮腿双‬,以膝盖微支撑,道口对准昂首立的巴,然后慢慢地坐了下去。渐渐地,许是之的那面目狰狞的大巴便消失在了李雪儿的下。

 李雪儿双手扶住许是之的双肩,娇着说道:“好大啊!是之,你的巴好!好长!好啊!太了!我们的第1部戏一定能够成功!”说罢,身体快速的上下起伏起来。

 许是之仰坐在汽车发动机盖上,双手握住李雪儿丰浑圆的房,配合着她的动作动,让巴深深地刺入李雪儿的深处,得李雪儿声大叫起来,水不断地从两人的合处了出来,口泛起白色的泡沫,也随着,不停地翻进翻出。

 李雪儿加快速度耸动着身体,速度和力量都是前所未有的。她张大着嘴巴,娇呼着“啊…好舒服…是之…好…好大…啊哦…好…高了…飞了!啊…”随后,双手搂住了许是之的脖子,中快速动着趴在了许是之的怀中。

 许是之见状,抱着怀中的李雪儿从汽车发动机盖上跳了下来,让她翻身趴在了发动机盖上,拉住李雪儿滚圆翘的股,把长的大巴从她的股后面了进去。他让李雪儿站在地上撅着股,双手扶在汽车发动机盖,一边欣赏着这个就要与自己一起拍戏的女人,一边疯狂地着,把她叫连连。

 最后,许是之让李雪儿跪在自己的面前,张开嘴巴,对她实施了颜,将大量的到了李雪儿的脸上和嘴中。许是之看着李雪儿那满嘴、满脸都是自己靡脸庞,心中暗揣:“看起来,以后拍戏的过程中,这样的场面是要经常发生了!”

 此时,李雪儿伸出舌头把脸上的一点一点地进了嘴里,在许是之的注视下咽进了肚里。然后,她又伸手把许是之已经渐渐软下来的巴再次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认真地清理起来…晚上,李雪儿和母亲白玉雪、女儿张雪雪在家里搞了个简单的家庭party为许是之接风洗尘。李雪儿一边浅浅地抿了一口纯正的法国波尔图红葡萄酒,然后把即将拍摄的第1部戏——家庭肥皂剧《一个华人家庭的每一天》的剧本递给了许是之“这是那部戏的剧本,你最好先读一下,熟悉一下剧情、人物关系。”

 剧情正是李雪儿一家的真实写照,剧中女角色也正是白玉雪、李雪儿、张雪雪母女三人与男角色每一天的生活写照,只不过男角色由张黎明换成了许是之。

 剧的开篇镜头就是:岳母的房门打开了,走出的却是女婿,只见他光赤地从岳母的房间走了出来,由于刚刚与岳母进行了烈的,脸色显得神采奕奕。身后传来了岳母的声音“姑爷呀,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赶快收拾收拾去公司上班吧。”

 “没事,不急。”随着女婿的回答声,接着是从卫生间传来的“哗哗哗”的小便声。

 很快,小完便的女婿又回到了岳母的房间,看了看时间,说道:“哎呀,时间真不早了。”

 岳母支起身体在女婿的脸上亲了一口,腻声道:“你以为呢,你个坏姑爷,叫你快些出来,快些出来,就是不听,折腾得丈母娘身子现在象散了架似的。”

 女婿回吻着岳母,手又伸到了岳母雪白鼓子上,捏着硬鼓鼓的头“我不是想让丈母娘透了吗!”

 岳母的脸上泛起了一个女人在足后才有的惬意,纤手又到了女婿的间,捏住了女婿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巴,轻轻地‮弄套‬着,说道:“姑爷呀,你这巴现在是越来越凶了,丈母娘都有些吃不消了!格格…”然后,自己嘴中娇地笑了起来。

 两人绵了一会,女婿站起身来“丈母娘,我上楼去穿衣服了,你起来吗?”

 “嗯,我这就起来,只是现在身上好象一点力气也没有。”岳母慵懒地说道。

 “哈哈…一定是丈母娘您刚刚在我身上动得太凶了,累着了!”女婿调笑道。

 “还笑,都是你个坏姑爷,非要丈母娘在你身上,看,现在弄得丈母娘酸背软的。”岳母握着女婿巴的手紧了一下,娇嗔着白了女婿一眼,说道:“好了,快穿衣服去吧。”说着,在又在女婿的脸上啄了一口,推了推女婿。

 女婿也在岳母的脸上“啪”地亲了一口,站起身来,上楼去了。 女婿上班去了。岳母赤着身子跑到了窗口,推开窗户,站在窗前与女婿挥着手,说道:“姑爷啊,下了班早点回来,丈母娘在家等你啊!”镜头中:岳母白玉雪两个雪白丰盈谷翘的子颤动着,雪白的小腹下面也是一片雪白没有一丝,结实高翘的股丰涨富有弹。多么人的妇人的身体啊,难怪年轻的女婿如此恋这丰盈人的娇躯。

 过渡镜头:一天当中,家庭中的每个人都认真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完成着自己的任务,都成为了自己事业、学业的最强者。

 工作结束,回到家的镜头:到了下班时间,外婆在家开始忙着做饭,接自己的家人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她在厨房里面一边哼着快的小曲,一边心情愉快地忙碌着晚餐。

 晚六点不到,叫门的声音开始了。外婆放下手中的活,满脸喜悦地来开门第一个回来的是外孙女。

 外孙女一进门,就在外婆的脸上亲了一口“外婆,我回来了。爸爸回来了吗?”

 “还没呢,你看会儿电视,爸爸妈妈马上就该回来了。饿了吗?要不要先吃些东西?”外婆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回到了厨房。

 “不用,外婆,等爸爸妈妈回来了一起吃。”外孙女说着把书包放在了门厅柜上,也跟着外婆进了厨房。看着外婆忙碌着,外孙女来到了外婆的身后,从后面搂住了外婆穿着黑色无领坎式旗袍外面扎着围裙的肢。一只手轻轻地拉开背后的拉链,出了雪白的背脊,把头凑过去,在她的脖颈处吹气如兰地轻轻嗅着。

 “啊哦…乖外孙女”外婆被外孙女弄得娇笑起来,扭动着身子“别弄外婆,快出去看电视去,你这样外婆没法做饭了…格格…”

 “外婆,明天是周末。”外孙女在外婆的耳边咕哝着,手探进了旗袍里,摸上了外婆的前,在外婆柔软高耸的房上弄着。原来,白玉雪的旗袍内是完全真空的。

 “周末又怎么样?”外婆回头看了一眼外孙女,嘴上说着,眼里却闪烁着的火花。

 “周末又怎么样?我又可以与外婆、妈妈一起享受爸爸的大巴了!”外孙女嘴上说着,手指头同时也在外婆的头上用力捏了一下。

 “啊哦…小坏蛋,你把外婆弄疼了!”外婆被外孙女弄得叫了起来,同时股向后撅了一下。

 外孙女的手指继续揪着外婆那涨大了的头,牵拉、旋转、捏。外婆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动了,眼睛也轻轻地闭上了,扭了扭股,含嗔带娇地说道:“小坏蛋,一回家就欺负你外婆!”

 听了外婆的娇嗔,外孙女的动作停滞了一下,脑袋凑到外婆的耳边说道:“好吧,那我就等爸爸回来了再和外婆一起享受爸爸的大巴!”

 “好啊!那你赶快让外婆做饭,等你爸爸回来我们好一起享受他的大巴。好吗?”外婆雪娇笑着扭动着曼妙的身躯,试图挣脫外孙女捏着自己头的手指。

 “不过…外婆,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外孙女又提要求。

 “什么事?你说吧。”外婆纳闷这个难的外孙女又要干什么。

 “那你就一边做饭,一边让我玩你。”外孙女在外婆的耳边轻轻说道。

 “玩我?!那我还怎么做饭呐!唉…”无法抗拒外孙女的要求,外婆只能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但是表情却是浅低笑,又

 外孙女的手在外婆的一声叹息声中已经完全拉开外婆旗袍拉链,双手往两边用力,将旗袍从外婆身上脫了下来。

 “小坏蛋!不要给人家脫光吗!”外婆嘴上说着,身体却配合着外孙女的动作,扭动着丰盈的肢,将紧裹在身上的旗袍脫了下来,雪白丰的酮体了出来。此时,外婆的身上就仅剩下了一条根本遮不住什么的围裙了,雪白高耸的子上的那两颗头硬硬地翘着,象两颗硕大的坚硬的红樱桃,紫嘟嘟的十分人。

 “小坏蛋,你坏死了,一回家就把外婆脫成这样,一会儿你爸爸妈妈回来多羞人呐!”外婆嘴中嗔怪着,眼中却尽是媚态与意。

 外孙女并不答话,在外婆的身后蹲下身子,将脸埋进了外婆雪白丰股沟中。当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鼻尖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细细的晶莹的水丝“外婆,你水了!”

 那是外婆分泌的。此时的外婆望早已经被燃起,中已经完全了,她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红晕和的浅笑,回头看着蹲在自己股后面的外孙女鼻尖上那长长的亮晶晶的体,低声道:“小坏蛋,还不都是你弄的。”

 外孙女看着外婆脸上出了一个坏笑,然后又将脸凑上了外婆雪白的的股。外婆配合地将‮腿双‬又分开了一些,火红发烫的脸仰了起来,嘴紧咬,呼吸开始加重。外孙女的双手抓住外婆突翘的两片股蛋,用力地掰开股沟,张开嘴巴,吻上了外婆肥厚的,忘情地弄起来。

 “啊哦…”外婆的被外孙女的嘴吻得不由得娇嗔的呻了一声“小坏蛋,你还让不让外婆做饭了!”嘴上说着,股却往后撅了撅,显然是想更加深刻地享受这与嘴之吻。

 外孙女的嘴与外婆的紧紧地吻合在一起,外婆中的水如溃堤的洪水一般涌进外孙女的嘴里,外孙女贪婪地咽着,来不及咽进肚的水顺着外孙女的嘴角到了她的下颚、脖子。

 “外孙女呀,要不你让外婆做完了饭再玩外婆,好不好?”外婆的被外孙女的嘴吻得钻心,不住央求道。

 “好吧。”让外婆意想不到的是外孙女居然同意了。

 从心里讲,外婆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不情愿外孙女放嘴的,她真心的不希望外孙女的嘴离开自己的那张“嘴”的。既然外孙女放“嘴”了,外婆就得继续做饭。她从洗菜盆里拿起早已洗好的蔬菜,起菜刀开始切菜。

 这时,外孙女发现了洗菜盆中的蔬菜,伸手拿起一胡萝卜,笑着说道:“外婆呀,你做你的饭,我玩我的。”说着,在外婆雪白的股上拍了一巴掌,说道:“外婆,把你股撅一撅。”

 此时,外婆已经知道外孙女要干什么了,因为她看见了外孙女从洗菜盆拿起了一特别大的胡萝卜。娇媚地嗔怪道:“你呀,你叫外婆拿你怎么办啊!”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是却顺从地撅起了股。她咬着嘴,情不自地发出了轻轻的呻声“啊哦…”外孙女紧紧地搂着外婆雪白肥大的股,拿着那大的胡萝卜在外婆的股沟里面研磨着“外婆,我把这胡萝卜当成爸爸的进你的里,你看好吗?!”

 “嗯哦…”外婆的嘴里轻哼了一声。

 外孙女熟练地将这大的异物抵到了外婆火热的淌着口,轻轻的磨蹭着。

 当亟需被涨起来,早已裂开着吐着口被外孙女手中的胡萝卜抵蹭着时,外婆脸上的表情完全是的,她的手连忙扶住灶台,将自己的放低,雪白的股向后撅起,嘴中唏嘘道:“快,快把胡萝卜进来,外婆的准备好了!”

 外孙女一听,手中的胡萝卜就毫不客气地“噗”地一声,进了外婆那早已是水淋漓的中。得外婆兴奋地仰起通红的脸庞,嘴中快地呻起来“啊哦…”“外婆,胡萝卜在你的里面,什么感觉?”外孙女问道。

 “凉凉的、硬硬的、的,我的中好舒服呀!”外婆感慨道。

 “那和爸爸的巴比呢?”外孙女又问道。

 “不一样,你爸爸的巴在我里的感觉是热热的、硬硬的、涨涨的,那完全是两回事!”外婆认真地跟外孙女谈着自己的巴和异物的感受。

 “嗯,那外婆你也给我的里也吧,我也体会体会。”听了外婆的感受,外孙女也跃跃试了。

 “好,那你也脫了衣服,我也给你的小…”外婆在洗菜盆中拿了一同样大茄子“就这茄子吧。”

 “好,茄子就茄子。”外孙女说道:“外婆,我松手了,你把夹紧了,别让胡萝卜掉出来了。”说着,松开了手中的胡萝卜,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脫的一丝不挂了。

 外孙女也扶着灶台,撅起了股,劈开了‮腿双‬。外婆掰开外孙女的股,将那大的茄子进了外孙女的小中。茄子和胡萝卜不一样,茄子相对比较软一些,不像胡萝卜那么硬。所以,外孙女的虽然小,但是大的茄子还是顺利地了进去。

 “哇…外婆,我的着茄子的感觉,好刺呀!”外孙女的嘴中立刻立刻发出了叫。

 外婆笑道:“那你是喜欢茄子,还是你爸爸的大巴?”

 “当然喜欢爸爸的大巴,那种满满的、热热的感觉太了!”外孙女闭上眼睛,充满了向往地说道。

 外婆和外孙女祖孙俩一边说笑着,一边握着对方着的异物互相送着,厨房里立刻发出了异物在里与摩擦的“咕唧、咕唧”令人血脉涨的声音…第二天,李雪儿带着许是之去摄影棚试镜。车子在郊外的一片绿树掩映的别墅区停了下来,许是之与李雪儿从车中下来,走进了一栋别墅。只见别墅内是灯火通明,各种摄影设备一应俱全,无论是摄影机、电脑现场即视屏、灯吊架、反光板、化妆室…等等琳琅满目,包括各人等穿梭忙碌着让许是之有点目不暇接。

 这时,李雪儿转身与导演组、摄影组协调试镜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去了,她一边与摄影组商量摄影机的拍摄位置、灯的照角度,一边又与导演组讲解商量剧情、演员如何走位。毕竟这是她的第1部戏,很多事情都要她亲自过问。在她的指挥下,灯光人员亮起了灯,测光师则忙着挪来挪去地对着光,导演组各就各位,摄制组忙着摆弄着摄影机调整着镜头。

 看着这些人忙活着开始工作了,李雪儿拿起电话“喂,妈妈,你和雪雪什么时候到呀?我这里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好,那我先化妆了。”打完电话,向许是之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仪态万千地向化妆室走去。

 今天要试镜的剧情是:工作了一天的爸爸回到家后,与正在厨房做饭的岳母和女儿发生的大战。

 “妈,闺女,我回来了!”厨房的门打开了,风倜傥、高大英俊的爸爸回来了。

 “爸爸!”听到爸爸说话的声音,下身完全溜光的女儿不顾自己中还夹着一与外婆刚才嬉戏时被外婆里的茄子,就转身扑向了爸爸怀里。

 “爸爸的好闺女!来让爸爸好好亲亲!想死爸爸了!”爸爸一把抱起扑进自己怀里的女儿。

 看到扑向爸爸的外孙女,里夹着的茄子如同夹着一尾巴一样,随着她的跑动一翘一翘的,外婆忍俊不已地笑道:“咯咯…这孩子,你看你,中夹个茄子就跟夹着个尾巴似的,好了,爸爸回来了,你们父女俩玩吧,我得赶紧做饭了。”说着,就要把被外孙女进自己里的胡萝卜拔出来。

 “妈,不要拔出来,你就那样夹着做饭吧。”没想到,女婿说话了。

 “那哪儿行啊,这么个硬邦邦的东西在我的里,我还怎么做饭呐!”嘴上这么说着,去拔里胡萝卜的手却停了下来,转身做饭去了。

 此时,岳母的身上只着一件围裙,里面完全是真空的,里的那胡萝卜如同一尾巴一样从她雪白的股后面了出来,十分的靡。

 爸爸抱着在自己怀里下身溜光、里夹着茄子的女儿,跟岳母说道:“妈,你的里就这么夹着胡萝卜做饭,简直极了!”

 “是呀,爸爸说得对呀!外婆里夹着那胡萝卜像个尾巴似的,好啊!”在爸爸怀里的女儿附和道。

 “哼,别说我,你里的那茄子也跟尾巴似的!”外婆反驳道。

 看到自己的丈母娘和女儿在斗嘴,爸爸笑了“外婆和外孙女的里就这么夹着跟尾巴似的胡萝卜和茄子,一会儿,你们的女儿、妈妈回来看了,一定也会非常开心的!”

 过了一会儿,白玉雪和外孙女张雪雪一起来到了摄影棚。祖孙俩径直走进了化妆间,李雪儿招呼母亲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来到化妆台前,化妆师连忙过去准备帮助她们祖孙俩化妆。

 白玉雪首先麻利地脫去了身上的衣衫,在化妆师面前十分熟练地把自己脫了个光。这一切,在白玉雪的演艺生涯当中早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了。她的习惯一向都是这样,早年跳芭蕾舞的时候,她一到化妆间就立刻把自己剥得光,然后就这样赤条条地自己给自己化妆。化完妆,她再穿上芭蕾舞裙,尤其是跟女婿张黎明跳王子与天鹅的时候,在后台往往是根本不穿底,临上台的时候才穿上。

 化妆师看到白玉雪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开始给她化妆,不一会儿,妆就化得差不多了。而李雪儿则在旁边又替母亲白玉雪细心地在嘴上补了一些口红,顺手又在她玫瑰头上抹一点口红,令她立的头在灯照耀下更加嫣红夺目。

 见女儿李雪儿在自己的嘴头上摆弄得差不多了,白玉雪又张开了大腿,让她把自己的两片肥厚也处理一番,以便摄影师在拍摄自己的部大特写时能够收到更加鲜人的效果。

 李雪儿端详着母亲白玉雪劈开着腿展现在自己眼前,纤毫毕现的部,摇了摇头,说道:“这样不行。”

 听了李雪儿的话,化妆师立刻紧张起来,看着她不明所以。白玉雪也纳闷道:“怎么?”

 “妈妈,得把你的重新刮干净了,这样你的才能通过镜头充分地展现出来。”李雪儿说道。

 化妆师一听,立刻从化妆盒里拿出了剃的工具,很快就做好了为白玉雪剃的准备。白玉雪见化妆师做好了准备,也马上很配合地将大腿劈得更开了一些,方便化妆师为自己剃。化妆师在她并不十分茂密的上面涂抹了一些剃须膏,又拿了一块热巾敷了一会儿,然后拿起剃刀快速地开始给白玉雪剃起了。不一会儿,白玉雪的就被化妆师给剃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了,包括‮花菊‬处的纤

 李雪儿把摄影师和灯光师都叫了过来,让灯光师打亮灯光,让摄影师把镜头对准母亲白玉雪那令人血脉贲张的下观看效果。摄影棚的灯光立刻全部亮了起来,灯光师拿着反光板将光线反到白玉雪器上,摄影师将摄影机对准了白玉雪的下。靠近,他负责拍两人全身画面,我则负责拍动作。镜头里,白玉雪那肥厚口的大特写,立刻都一览无遗地展了出来。

 看着摄影机镜头里,母亲白玉雪张开着大腿,灯集中照在她下的靡画面,李雪儿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招呼许是之“是之呀,你过来看看我妈妈试镜的效果。”

 听了李雪儿的招呼,许是之来到了试镜现场,镜头画面里的白玉雪让他立刻血脉张:一个美若天仙的东方女人,赤着身体,劈开着‮腿双‬,光洁无器毫无遮拦地展现着,两只手的手指捏着肥厚的向大腿的两侧拉开着,那颗花生米大小的紫红蒂凸出着透着靡的光芒。

 许是之看着这靡的画面,巴情不自地就硬了起来,将他的裆顶起了大帐篷。这一切完全被身边的李雪儿看到了眼里,她的脸上出了不被察觉的笑容,嘴中却满是商量的口气问道:“是之,怎么样?你也试试镜吧!”

 毕竟许是之是头一次演戏,而且还是这样的戏,虽然有了摄影机镜头中白玉雪的画面做铺垫,但是他仍然还是有些难为情,脸上红红地嗫嚅着“这…这…这…”看到许是之的表现,李雪儿连忙鼓励道:“是之,你看我妈妈都没在乎,你有什么难为情的!”

 还没等许是之说话,这时,刚刚化完妆的张雪雪从化妆间浑身一丝不挂地走了出来,说道:“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我也是头一次拍摄,就当咱们在家一样!”说着,就开始解许是之的带“看看,你巴都这么硬了,还有什么难为情的!”

 张雪雪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麻利地将许是之起硬的大巴从他的子当中放了出来,几乎弹到了她的脸上。张雪雪张开嘴巴,一口就将巴含进了嘴里,她的腮帮子立刻被头明显地撑起了一个圆鼓鼓的凸起。

 李雪儿一见,深深地吐了口气,连忙招呼摄影师,将摄影机镜头对准了女儿张雪雪和许是之两个人:张雪雪握着许是之的巴深轻吐地开始口起来。

 玩了一会儿,张雪雪把许是之的巴又从嘴里吐了出来,一条晶莹剔通的唾顺着她的嘴连到了许是之硕大的头马眼上,再加上嘴的口红与头青筋凸起的深紫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使这一画面显得更加靡刺

 张雪雪站起身来,牵着许是之的巴,向外婆白玉雪挪了过去。许是之乖乖地任由张雪雪牵着自己的巴来到白玉雪身边,白玉雪非常默契地张开了‮腿双‬,她知道外孙女下一步要干什么。

 许是之在张雪雪的牵引下跪到了白玉雪的间,白玉雪劈开‮腿双‬仰面后躺,张雪雪牵着许是之的巴对准了白玉雪的门,许是之硕大的头楔入了白玉雪两片肥厚的之间,嘴中嘱咐道:“外婆,你们俩先别呀,等摄影机镜头调整好了焦距再啊!”俨然张雪雪就是导演一般。

 看到女儿张雪雪指挥着外婆白玉雪和许是之在摄影机镜头前的表现,李雪儿有些忍俊不了。她没有说什么,而是挥挥手让摄制组配合他们。

 白玉雪按照外孙女张雪雪的吩咐,两腿盘在了许是之的股上,许是之的巴顶在了白玉雪的门上。张雪雪见摄影师已经做好了拍摄准备,她的手在许是之的股拍了一巴掌,嘴中喊道:“!”

 喊声未落,许是之的股一,他的大巴就势如破竹一般地进白玉雪的中。借着白玉雪里的和刚才张雪雪留在许是之巴上唾沫的润滑,许是之长的巴转瞬间就淹没在了白玉雪的中。

 虽然白玉雪和许是之都是头一次在摄影机前拍摄的画面,但是两人却做得恰到好处,无懈可击,就如同长期从事情表演的优秀演员一般,每一次的动都能够让摄影师拍摄到最佳画面,美得摄影师一个劲地赞不绝口,直呼“OK!”

 李雪儿在镜头里欣赏着许是之着自己的母亲白玉雪,张雪雪则就在外婆白玉雪的身边看着两个人的表演。随着许是之的巴在白玉雪中的运动,一股股粘稠滑的被从里带了出来,顺着白玉雪的股沟了下来,淌到了‮花菊‬门上,滴了下来。

 在镜头里,李雪儿看到了许是之已经将自己的母亲白玉雪得进入了高,她果断地叫了一声“停”许是之则像个从事情行业多年的高手一样,令人惊讶地停了下来,然后把巴从白玉雪的中拔了出来。

 “雪雪,该换你了。”李雪儿说道。

 张雪雪马上会意转身子趴伏了下来,高高地翘起了股,做好了让许是之从她股后面的准备。许是之着刚从白玉雪中拔出,得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的大巴来到张雪雪的股后面,对准张雪雪的股一,尽而没。

 随着两人的动作,李雪儿指挥着摄影师把摄影机镜头对准了两人的下,两个媾在一起的男女器官立刻一目了然了。只见,在镜头画面里,许是之将自己的一条腿抬起来跨到了张雪雪股的一侧,长的大在张雪雪淋淋外翻的小里。许是之那足够长的大巴,将张雪雪娇小的得满满当当,两片粉红色的娇紧紧裹在巴上,随着巴的动而不断地被带入拖出。

 镜头里许是之与张雪雪媾在一起的器官的大特写画面,让镜头前的所有人都叹为观止,相信一定能够让将来欣赏到他们表演的人得到最佳视觉上的官能刺。李雪儿看了许是之与自己母亲白玉雪、女儿张雪雪在摄影机镜头里的表演,她的脸上出了满意的笑容,她知道,她成功了。

 随着李雪儿的一声“OK”摄影师立刻会意,把摄影机镜头对准了李雪儿。李雪儿蹲到女儿张雪雪与许是之合在一起的下,伸手把许是之还在张雪雪中继续动的了出来,将汁淋漓的巴握在自己手中‮弄套‬起来。

 没几下,随着许是之“啊哦…”的一声哼叫,他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一股白色的浓浓薄而出,到了李雪儿的脸上。镜头中,一幕李雪儿满脸淌的颜画面靡至极。李雪儿对着摄影机镜头张开嘴,伸出舌头将边黏糊糊的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咕噜”一下到了肚里。接着,又伸出舌头,用舌尖在边画着圈,将残留的一一进了嘴里,并且津津有味地品尝着。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