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1章
 倪红霞和胡梦儿完成了母子互换的“利益之换”、“信任之换”之后,两人就全身心地投入了各自的“工作”之中,充分发挥各自的神通,很快地就做了几单大生意。

 胡梦儿利用自己的各方面资源,为倪红霞进口的汽车、成品油通关放行起到了决定的作用。倪红霞为了攫取最大的利润,也绝不会老老实实地搞正规进口贸易,在胡梦儿的帮助指导下,利用国家法律缺位、监管不严等漏,在进口货物之中参杂了大量的走私成分,狠狠地大赚特赚了一把。

 当年进行原始积累的富豪们,问问他们,有几个干净的!

 倪红霞终于可以口气歇息一下了,这段时间,她全身心地都投入了生意之中,与家里人也没有太亲近过了,今天,她感觉她的心中满是蠢蠢动,恨不得立刻就回到家人的身边,去享受那异于常人的天伦之乐。

 下班的时候,倪红霞与胡梦儿通了个电话互相寒暄了几句私房话之后,就满面春风地踏上了回家之路。下了车,跟司机代几句话之后,倪红霞转身推开了院门,走了进去。当她打开家门走进屋里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情景立刻让倪红霞浑身热血沸腾起来。

 只见客厅里,只见的父亲倪匡印、母亲金梦、老公许是之、女儿许晴晴四人正大战在一起,金梦和许晴晴一大一少祖孙两个女人并排撅着股趴在沙发的靠背上一边享受着来自身后男人的弄,一边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金梦的着的是女婿许是之的巴,而许晴晴的中则着的是外公倪匡印的大巴。

 “外婆,外公和我爸爸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很过瘾呐?”许晴晴问外婆金梦道。

 “当然了,你外公和你爸爸的巴同时进我的中,那种满满的、热热的感觉,简直太过瘾了!”金梦一边着气,一边兴奋地跟外孙女许晴晴说着。

 “外婆,那外公和我爸爸的两巴同时里,是不是很疼啊!?”

 许晴晴问。

 “疼?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点疼,但是越往后就越了,你想啊,两巴同时进你的中,的紧紧的,有时一起,有时一进来一出去,那种感觉…”金梦闭上了眼睛陶醉起来。

 “外婆,那您让外公和我爸爸一起您,让我欣赏欣赏!”许晴晴按捺不住跃跃试的心情,急忙恳求着金梦。

 听了外孙女许晴晴的恳求,金梦回过头跟着自己的女婿许是之说道:“是之呀,你闺女要欣赏欣赏你这个女婿和老丈人一起丈母娘的,你听见没?”

 没等许是之答话,倪匡印接口道:“是之呀,既然晴晴要欣赏外公和爸爸外婆的,那咱们翁婿俩就让我外孙女好好欣赏欣赏。”说着,把巴从外孙女许晴晴的中拔了出来,然后仰身躺在了地板上。

 见岳父倪匡印已经准备好了,许是之也把巴从岳母金梦的中拔了出来。

 金梦站起身来,走到倪匡印的跟前,跨腿骑到了倪匡印的身上。倪匡印扶着巴对准了金梦的口,金梦的股往下一坐,刚刚从外孙女许晴晴中拔出还沾着外孙女巴又连进了外婆的中。

 许是之握着巴走到岳母金梦的身后,蹲下身来,左手握住巴,右手扶住屈身趴在岳父倪匡印身上的岳母金梦的股,把巴对准岳父倪匡印在岳母金梦中的巴,顺着岳父倪匡印的巴轻轻地往里顶去。

 倪匡印两手托着金梦的股抬了抬,倪匡印的巴从金梦的出了一些,让巴与道有了一些空隙。许是之则趁势将巴贴着岳父的了进去。

 “啊哦…”随着金梦长长的一声舒叫,股向下一沉,两巴紧紧地贴在一起连进了中许晴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外公倪匡印和父亲许是之的两进外婆金梦中的整个媾过程,自己中一阵如电般的颤栗,一股水从了出来。

 金梦的股开始缓慢地扭动起来,许是之的巴则顺势轻轻地起来,翁婿俩紧紧贴在一起的巴在金梦的中按照相同的节奏出。“啊…喔…嗯…”金梦兴奋地哼唱起来,两片肥大的随着两紧贴在一起的巴进出时陷进去又翻出来,大量的水也随着两巴的进出而了出来,淌到了地板上。

 倪匡印的两只手分别紧紧抓着老婆金梦的两颗房,许是之的双手扶着岳母金梦不停颤动着的两瓣股蛋,金梦夹在倪匡印和许是之翁婿之间,三个人就像是一份三明治,看得许晴晴瞠目结舌,口水顺着嘴角了下来。

 倪匡印和许是之翁婿俩把金梦夹在中间就这么快地着,着,金梦渐渐地达到了高水从两巴的隙间了出来。此时,倪匡印的股使劲向上,许是之的股使劲向前顶,两巴同时也开始向金梦的起滚烫的

 “啊哦…太了!里面被得满满的,硬邦邦的巴可以蹭到里的每一个地方…”金梦有些失神地呢喃着。

 “出来了。”一边观战的许晴晴忍不住大声嚷嚷道。只见,金梦那着老公倪匡印和女婿许是之两巴的中不断地向外白色的体,那是翁婿俩到金梦中的与金梦水的混合物。混合物顺着金梦的大腿内侧淌着,脚下很快地就形成了一小片渍。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许晴晴突然问了一句话“外公、爸爸,要是外婆这样怀上了孩子,你们知道是谁的吗?!”

 许晴晴的问题,一下把所有人都给问住了,因为谁也没想过这个问题。静了片刻之后,倪匡印说话了“管他是谁的呢,反正都是自家人,是谁的种并不重要,这叫肥水不外人田。哈哈…”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我可不干,在给爸爸生孩子之前,我可不让两个人同时我的,弄不好我都不知道我生的孩子到底是不是爸爸的啦!”听了外公倪匡印的话,许晴晴自言自语地说道。

 此时,许匿正好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就看见了这精彩的一幕。见此情景,许匿则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倚在门边上仍然痴痴地欣赏着屋子里大战在一起的倪红霞,伸手搂住她的肢,在她的耳边轻轻挑逗道:“妈妈,您的母亲被您的老公和父亲两个人一起用大,您有何感想啊!”说着,搂着倪红霞肢的手顺着伸进了她的裆,摸上了她修剪得几乎已是无的光滑下体,嘴中同时发出了夸张地叫声“妈妈,您的完全都了!”

 倪红霞扭动了一下身体,嘴中也同时发出了快的呻“啊哦…儿子…”

 听到了哥哥许匿夸张的叫声,再加上母亲倪红霞的呻之声,许晴晴连忙打招呼道:“妈妈、哥哥,你们回来了!”

 许匿的手在母亲倪红霞的裆之中摸着倪红霞完全被水打部,嘴中笑着说道:“晴晴,爸爸和外公在一起外婆的,你闲着干什么呐!”

 许晴晴说道:“两又大的巴同时里,我可怕疼,只好就在一旁看着爸爸和外公一起把他们俩的大进外婆的她的啦。”

 许匿说道:“怕什么疼啊,习惯了就好了。”

 许晴晴说道:“哥哥,告诉你,我不只是怕疼,我是怕爸爸和外公同时在我的,万一我怀孕了,也不知道孩子是爸爸的还是外公的,怎么办?”

 听了许晴晴的话,许匿笑道:“那有什么,管他是爸爸还是外公的孩子呢,反正都是自己家的人,是谁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许晴晴认真道:“那可不行,我要给爸爸生个孩子。”

 许匿说道:“妈妈还答应我个,给我生个孩子呢。”说着,手在倪红霞的上抠了一把,说道:“妈妈,是吧?”

 倪红霞的被儿子许匿毫无防备地抠了一把,身体灵一下,差一点没了身。她扭动着身体,嘴中含混地哼哼着“是,是,是,啊哦…”听了母亲倪红霞的话,许晴晴转身对父亲许是之撒娇道:“爸爸,您看妈妈都答应哥哥给他生孩子了,我也要给您生个孩子。”

 刚刚与岳父倪匡印一起过岳母金梦的许是之听了女儿许晴晴的话,笑着说道:“好、好、好,爸爸一定要让爸爸的宝贝女儿给爸爸生个孩子…”

 “还有我呢,我也要给你生个儿子…不,我还要给你上个女儿,长大了接着做你的老婆,我还做你的丈母娘。”未等许是之的话声落地,刚刚被女婿和老公得差一点虚脫的金梦却在旁边接口说道。

 许晴晴一听,撅嘴道:“我不要给爸爸生个女儿,我要给爸爸生个儿子,到时让他和爸爸象外公和爸爸外婆一样我的。”

 倪匡印靠在沙发里,听了老婆金梦和外孙女许晴晴的话,心里难免也起了醋意,酸酸地说道:“好吧,好吧,你们祖孙俩都给是之生孩子吧,我可不稀罕!”

 “外公,您别吃醋,让妈妈也给您生孩子。”听了倪匡印那带有酸溜溜语气的话,搂着母亲倪红霞的许匿接口道“妈妈,您说呢?”

 此时的倪红霞,里被儿子许匿的手指了进去抠弄着,水顺着他的手指了出来,把她的裆都已经打了,身子几乎软软地靠进了儿子许匿的怀里,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许匿见母亲倪红霞软软地靠在自己的怀里没说话,就笑着对外公倪匡印说道:“怎么样,外公!妈妈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她同意给您生孩子了。”

 倪匡印摇摇头,笑着感慨道:“还是我外孙好啊,肯让妈妈给我生孩子!”

 话音刚落,许晴晴在一旁撇嘴道:“哼!哥哥好什么啊,那简直就是慷妈妈之慨!”

 许匿也不示弱,说道:“我慷妈妈之慨,也是妈妈愿意的,是不?”说着,手指在母亲倪红霞的中抠了一下。

 “啊哦…”倪红霞被儿子许匿抠得哼了一声。

 许匿笑着说道:“怎么样,妈妈答应了吧!”

 “哼…”许晴晴哼了一声,然后没了动静。

 原来,看着自己一双小儿女斗嘴的许是之来到了女儿许晴晴的身后,伸出双臂将她抱进了怀里,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好闺女,爸爸的乖女儿,爸爸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抱着许晴晴走到了岳母金梦的跟前,笑着说道:“我一定不会让我的女儿和丈母娘失望的!但是…”

 许是之的一句“但是”让金梦和许晴晴祖孙俩的心立刻悬了起来,她们不知道许是之的这句“但是”包含着什么。

 “暂时还不能让晴晴生孩子…”许是之说道。

 “为什么?”未等许是之话音落地,许晴晴急忙问道。

 见女儿许晴晴那瞪大了眼睛急切的样子,许是之认真地说道:“晴晴还小,还没到生育的年龄。”

 许晴晴撅着嘴,任地说道:“不吗,我偏要生。”

 许是之语重心长地说道:“晴晴,你还小,还在上学,怎么能生孩子呐!听话,等你上了大学…不,等你大学毕业了,爸爸一定让你给爸爸生孩子,想生多少就生多少。”

 听了父亲许是之的话,许晴晴撅着嘴小声地嘟哝着“那…也不许让外婆给爸爸生孩子。”

 没想到许晴晴的话被金梦听进了心里,立刻大声反驳道:“为什么不许我生,我又不小!”

 听了岳母金梦的话,许是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一旁的倪匡印则酸酸地说道:“你当然不小了,你已经生了个女儿了。”

 听了外公倪匡印的话,许晴晴拉着父亲许是之的手撒娇道:“爸爸,我不让您单独让外婆给您生孩子吗!嗯…”“不,我偏要生!”金梦也不示弱地说道。

 “不许生。”

 “偏要生。”

 一个要生,一个不让生,看着丈母娘金梦和女儿许晴晴这一老一少祖孙俩各不相让地争执着,许是之苦笑着摇摇头,眼睛看向岳父倪匡印,大有求救之意。

 倪匡印装作没看见女婿许是之求救的眼神,自顾自地一脸坏笑地说道:“有的人呐,幸福来得挡都挡不住啊!”许是之没辙,只好将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两个心爱的女人搂进怀里,低声下气地哄道:“生,生,生,你们祖孙俩都生,但是…”

 “怎么又但是?”许是之的“但是”还没说完,祖孙俩就大声质问起来。

 许是之无可奈何地摇头道:“但是…既然你们祖孙俩都要生,那就得听我的。”

 “当然听你的了。”金梦嘟哝道。

 “不听您的听谁的。”许晴晴撅嘴道。

 “好,既然你们祖孙俩都听我的,那咱们就定下来,等晴晴大学毕业了,你们祖孙俩一起给我生孩子,好不好?”许是之认真地说道。

 “好吧。”金梦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也只好听之。

 许晴晴见外婆金梦不能在自己前面给爸爸生孩子,心里早已是心满意足了,满脸是笑地应承道:“好吧,就听爸爸的。”说着,搂住父亲许是之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冲外婆金梦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这边,妹妹许晴晴被父亲许是之抱走了,许匿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母亲倪红霞的身上。他轻轻松开母亲倪红霞的带,子从她的身上滑到了脚下。只见,倪红霞微微有些颤抖的大腿泛着晶莹的水光,淌成了的水顺着大腿内侧缓缓地到了小腿上,一条拉得长长的水线,靡地挂在水淋淋的上。

 许匿蹲下身体,脸贴着母亲倪红霞的身体滑到她光滑细股上,他伸出舌头在母亲的股沟上轻轻地上下滑动着。倪红霞忍耐不住儿子许匿舌头在自己股沟的挑逗,‮腿双‬情不自地慢慢分了开来,使儿子许匿的下颚渐渐地贴到了自己的下体上。

 许匿张开嘴巴,把自己的嘴与母亲倪红霞如红般颤巍巍的吻在了一起。倪红霞的身体灵地颤动了一下,脸上出了足的微笑,她闭上眼睛享受儿子许匿的口舌在自己股间的弄。许匿的下颚在母亲倪红霞的淋淋的下体上下拱着,双手抚上了她的股抓捏着,舌头划开她的,舌尖挑上了她的蒂。

 倪红霞被儿子许匿弄得浑身没了力气,‮腿双‬情不自地劈得更开,头仰起来,抑制不住大声呻起来“啊哦…”许匿的整张脸都贴在了母亲倪红霞淋淋的下体上,他的口鼻在目前倪红霞的间滑动着,巨大的舌头一忽钻进母亲的道之中,一忽又上母亲那硕大的蒂之上。倪红霞不停地屈动着‮腿双‬,雪白的股贴着儿子许匿的脸耸动着,合着儿子的口鼻舌对自己下体进行的人攻击。

 母子俩心有灵犀,倪红霞的下体与儿子许匿的口鼻舌默契地配合着。倪红霞肥沃的在儿子许匿口鼻舌的挑弄下,股股水如决了堤的洪水从薄而出,溅得许匿脸上、脖子上都是。

 许匿丝毫不在意母亲倪红霞在自己脸上、脖子上的水,将长灵巧的舌头伸进母亲倪红霞仍然淌着水的里,像巴一样时快时慢地的着,并不时地自己的嘴和散发着母亲体味的,喉结动着贪婪地咽着母亲倪红霞淌到自己口中的水。

 许匿的口舌吃挑弄着母亲倪红霞的下体,手也没闲着,他的两只手在母亲倪红霞柔软肥白的股上用力地挤、抓捏着,不断地变化着各种糜的形状。

 此时的倪红霞已经完全陶醉于儿子许匿的口舌对自己下体的烈攻击当中了,她的股用力地撅着,中传来的快令她娇连连。她不断地耸动着股,不让儿子的脸与自己的下体分开,让儿子的嘴与自己的亲吻,长灵巧的舌头在自己的中进出…母子俩就这样热“吻”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倪红霞终于‮腿双‬酸软站立不住,许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与母亲倪红霞的紧紧亲吻在一起的嘴,将身如软泥的母亲倪红霞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许匿怀中抱着软泥一般的母亲倪红霞,着没有发的大巴走到父亲许是之面前。未等许是之做出反应,倪匡印站起身来,伸手从许匿的怀里接过了女儿倪红霞,爱怜地说道:“好闺女,外孙还没用你,怎么就软成一滩泥了!”

 旁边的金梦一脸自豪地说道:“你不知道,你那外孙的舌头跟他的那巴一样的厉害!”

 金梦的话音刚落,许匿就感到有人在解自己的带,他低头一看,是妹妹许晴晴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自己的身前,解开自己的皮带,掏出了自己那没有发过的巴,脸现笑意,嘴中说道:“哥哥的这巴,真真的是件好东西,妈妈真好留给了我享用,那我是不客气了!”说着,张开嘴巴轻轻地咬住了亲哥哥许匿的大巴,仰起头望着自己的亲哥哥,眼中含了得意之情和调皮之

 许匿看着妹妹许晴晴把他的大巴一点点地进了口里,硕大的头把她的小嘴撑得满满的。她极其用心地用她的小嘴为自己的亲哥哥服务着,用舌尖弄着亲哥哥的头,用嘴着亲哥哥的巴,还不时抬起头,眨巴着充满意味的眼神瞟一眼自己的亲哥哥。

 许匿也不去拂拭溅到自己满脸的母亲倪红霞的,微笑着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妹妹许晴晴的秀发,没有发过的巴上传来的快让他感到无比的兴奋。他闭上了眼睛,细细地品味着妹妹许晴晴给自己带来的这份幸福。

 许晴晴贪婪地弄着亲哥哥许匿巨大的巴,还不时地从口中吐出来握在手中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一双纤纤玉手攀叠起来盈盈地握着,只将出在外,仔仔细细地品起来。

 许晴晴品箫的技巧是一的,她捧住巴,时而伸出舌头轻轻地抵在马眼之上弄,时而又张开嘴含住头‮弄套‬,时而还会用手指拨弄一下那两颗硕大无比的卵蛋…“啊哦…晴晴,哥哥的巴好啊!”许匿叫起来,股向前耸动,巴在妹妹许晴晴的口中一进一出地起来。

 “嗯…”许晴晴继续品巴,嘟嚷了一声,算是答应。

 “哦…好妹妹,哥哥的巴太了!”许匿的巴在许晴晴的口中送得更加快速起来,而且是一下比一下深。紧接着,许匿不由得巴酥不已,关松动,便而出。

 见哥哥许匿要,许晴晴连忙咬住嘴中跳动着的巴,就感到亲哥哥的如出膛的子弹出来,直冲许晴晴的口腔、咽喉,她的两腮一鼓一瘪,喉咙滚动,将一股股尽数了下去,末了还将从嘴边渗出的残用舌头进嘴中,细细地品咂个不停。

 许晴晴那靡的神态,让除去刚刚被许匿用口舌弄得瘫软如泥的母亲倪红霞之外的家人都瞪大了眼睛,欣赏着她为哥哥许匿品箫的戏表演,不觉得都醉了…“嘀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倪红霞拿起电话“喂,哪位儿?”

 电话那边传来了胡梦儿的声音“红霞,是我,梦儿。”

 “啊,是梦儿呀。”倪红霞说道。

 “红霞,你有时间吗?”胡梦儿问道。

 “有什么事吗?”倪红霞问道。

 “有时间的话,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跟你商量。”胡梦儿说道。

 “现在吗?”倪红霞又问道。

 “就现在。”胡梦儿说道。

 “什么事这么急?现在就去你办公室。”倪红霞疑问道。

 “我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如果你有时间的话,马上就来。”胡梦儿说道。

 “好吧,你等着,我马上就到。”说完,倪红霞放下电话,让秘书安排了车子,穿戴整齐走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倪红霞来到了海关大楼,门卫看到车牌号,立刻放行。倪红霞来到胡梦儿的办公室,推门走了进去,说道:“什么事这么急,非让我现在来?”

 嘴中说着,眼睛却四处张望着。

 “别看了,没别人,就我自己。”胡梦儿说道。

 倪红霞仍然十分疑惑,她不明白,为什么胡梦儿这么急着让自己到她的办公室来,她看着胡梦儿,一脸疑惑地问道:“没人?没人,你这么让我急着来你这?”

 胡梦儿撇嘴道:“你以为让你到我这来就是干那事呀!”说着,用手指在脸上刮了刮,羞倪红霞。

 倪红霞被胡梦儿说中了心事,脸蓦地红了起来,扭捏道:“不干那事,你让我来这干什么?”

 胡梦儿说道:“就是干那事,那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

 倪红霞一听,心里也是一动“我怎么一个人来了?”她连忙解释道:“我…我…我是接到你的电话,我…我一急,就一个人来了!”嘴上说着,脸却是更加的红了。

 看到倪红霞那满脸通红的窘样,胡梦儿也不忍心再逗她,笑着说道:“红霞啊,看你那脸红得像什么似的,我不逗你了。我让你来我这,是有重要事情商量。”

 说着,指着沙发说道:“你坐下,我们慢慢聊。”

 为了尽快摆脫自己的窘境,倪红霞连忙坐下,急急地问道:“什么事呀?”

 胡梦儿则是不紧不慢地问道:“红霞,你是喝茶,还是喝咖啡?”还没等倪红霞开口,她又接着问道:“我这有洋酒,正宗的法国货。我看,我们姐俩还是开点洋荤,来点洋酒吧。”说着,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洋酒,倒两杯,端着来到倪红霞跟前,递给了她一杯,笑着说道:“来,咱们也开开洋荤。”

 倪红霞接过酒杯,笑着说道:“看来,还是得当官呀,尤其是这海关的官,什么都有。”

 胡梦儿笑道:“红霞,你别矫情了,你那办公室什么没有!”

 倪红霞笑了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说道:“梦儿,你到底有什么事跟我商量,你就说吧。”

 胡梦儿也抿了一口杯中之酒,坐了下来,说道:“红霞,我要调走了。”

 倪红霞问道:“调走,调哪儿去?”

 “北京,海关总署。”胡梦儿说道。

 “北京?海关总署?好呀!升官了,干什么?”倪红霞问道。

 “海关总署稽查专员。”胡梦儿说道。

 “稽查专员?海关总署稽查专员,”听了胡梦儿的话,倪红霞瞪大了眼睛嘴中念着道:“那岂不是权力越来越大!”

 “应该是吧。”胡梦儿说道。

 倪红霞兴奋地脸又红了起来,问道:“梦儿,没听你提起过,怎么突然就调动了呢?”

 胡梦儿说道:“是这么回事。原来总署是想让我到省城海关当关长的,后来我和爸爸一商量,最后爸爸找了爷爷的关系,改任了现在的这个稽查专员。”

 倪红霞虽然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但是对官场的事情还是不十分的清楚,她疑惑地问道:“我不明白,你爸爸托了你爷爷的关系改任了稽查专员。那这个稽查专员和省城海关的关长哪个权力更大?”

 看着倪红霞一脸的不解,胡梦儿低了声音,接着说道:“就权力来说,应该是没什么大的区别,是一样的。但是,这两个职务却一个是做的,一个是查的。

 关长是做具体的,总署的稽查专员却是对下面海关的任何事情都可以稽查的。也就是说,我可以查别人,别人不能查我,或者说别人不一定能够查我。”

 虽然胡梦儿没有正面回答倪红霞“哪个权力更大”的问题,但是冰雪聪明的倪红霞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她笑着说道:“那我们应该为此干杯呀!”说着,端起了手中的酒杯,与胡梦儿的酒杯碰了一下,一仰脖,一饮而尽。

 干了这杯酒,胡梦儿说道:“红霞,今天急着让你来我这,是有事情跟你商量的。”

 “什么事?”倪红霞认真地问道。

 胡梦儿整理了一下情绪,说道:“红霞,这次我的工作调动是一次主动的行动。现在,上面抓得很紧,我们见好就收是识时务者的举措,别成为了靶子。”

 倪红霞点点头,胡梦儿继续说道:“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我和我父亲商量过了,想把我们旗下的资产全部交给你掌管,我们退到幕后。”

 “你说什么?你们旗下的资产全部交给我掌管,这合适吗?”倪红霞听了胡梦儿的话,有些吃惊。

 看着倪红霞吃惊的样子,胡梦儿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和我父亲可都看好你了。”

 倪红霞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我看你们还是再考虑考虑吧,我怕我辜负了你们。”

 “由你来干这件事是我和父亲深思虑的了,今天急着把你叫到我这来,就是想提前向你通报一下,让你有个精神准备。晚上到我家,我们再和我父亲一起商量这件事的具体操作事宜。”胡梦儿不容置疑地说道。

 “好吧,我回去跟家里人商量商量。”见胡梦儿这么斩钉截铁,倪红霞说道。

 “还有…红霞,晚上把你母亲叫上,她和我父亲也应该叙叙旧情了!”胡梦儿看着倪红霞暧昧地说道。

 倪红霞笑着说道:“好吧,就让他们这对老情人叙叙旧情。不过,不知道我妈妈看到她当年的老情人现在娶了你这么个做女儿的漂亮女人当老婆,她会做何感想!”

 胡梦儿笑道:“做何感想?祝福?嫉妒?我想应该是祝福吧!”

 倪红霞笑着说道:“但愿是祝福!不过,我想我妈妈不会嫉妒你的。”

 胡梦儿奇怪道:“为什么?”

 “因为我妈妈恋上了她的女婿。”倪红霞说道。

 “你妈妈的女婿?那不就是你老公吗!”胡梦儿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解。

 “是呀,我妈妈还信誓旦旦地要为她的女婿生孩子呢。”倪红霞淡淡地说道。

 胡梦儿说道:“我到佩服你妈妈的,这跟我嫁给我父亲,为我父亲生儿子有得一比。”

 “那是当然。”倪红霞洋洋得意地说道。

 “好,那你晚上一定要带你妈妈来我家!”胡梦儿嘱咐道。

 金梦随同女儿倪红霞会见自己从前的相好胡胜利,尽管她现在深深地眷恋着她的女婿许是之,但是重温旧梦的巨大吸引力还是让她激动不已,情不自

 脫得一丝不挂的金梦站在卫生间巨大的落地镜子前审视着自己赤的身体,脸上出了满意的笑容。镜子里,一具如同‮妇少‬般曼妙的酮体:雪白且富有弹的皮肤泛着青春的光泽,翘丰房不见下坠的痕迹,柔软的小腹充满了成女人的魅力,浑圆颀长的两条大腿的叉处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淡黄,两片略有些紫红的肥大颤巍巍地垂在‮腿双‬之间…看着自己仍然充满了无穷魅力的躯体,金梦下意识地摸了摸被女婿给修剪成倒三角型的浓密,她感到一阵兴奋,水顺着大腿部淌了下来,形成了滑腻无比的水溜。

 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影子,金梦有些迷茫了,她不明白,自己已经又有了心爱之人,为什么自己随同女儿倪红霞与自己过去的老情人重温旧梦,竟然还会如此的情不自

 渐渐理智清醒了的金梦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那完全是出于对过去的老情人娶了自己女儿的一种本能妒忌,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有一种要与老情人女儿争奇斗的心理。她要与老情人的女儿比漂亮、比身材、比技…比所有的女人应该具备的一切。看着镜子里自己那美妙的身体,金梦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她所有女人应该具备的她都拥有,她完全可以与自己的女儿倪红霞、老情人的女儿胡梦儿媲美。

 有了自信,金梦的心思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她现在突然感觉自己的中极其空虚,中渗出了大量的,而且几乎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亟需男人用那巨大的巴将自己的填满,给予她最大的足,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女婿能够出现在自己身前。她的手慢慢滑到了自己已经泥泞不堪的下体…恍惚间,金梦好像感觉到身后传来了男人的声息“来了!女婿,我的爱人,终于来了!”金梦心,她心爱的女婿来了,女婿的那硕大的巴可以填充自己无比空虚的了。金梦没有回过头去接女婿,她闭上了眼睛,身体向后偎进了女婿许是之搂向自己的怀抱里。此时,金梦根本没有听到女婿的说话声,也没有听到女婿的脚步声,但是她可以感觉到女婿正张开双臂搂向自己,她感觉到了女婿越来越浓重的气息,甚至女婿越来越清晰的心跳之声。这是岳母和女婿两个人之间心灵相通的默契,此刻金梦期待的是女婿对自己体的拥有,以及女婿究竟会先用哪一部位来触碰自己的身体。

 许是之紧紧地将岳母金梦拥进自己的怀里,双手抚上了她软软的峰之上。

 金梦全身心地体会着男人强壮的滚烫体笼罩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情立刻被更大地发出来,握在女婿许是之手中的脯起伏得越来越快,呼吸也越来越重,水顺着大腿如同小溪般淌下来。

 享受着女婿许是之来自身后满怀拥抱的同时,金梦感到了一炙热的柱状体顶进了自己微微劈开的大腿部的股沟之间,然后轻轻地顶了一下、二下、三下,金梦闭着眼睛陶醉般地享受着,女婿的大头如鹅卵一般又大又热,一下下地刮碰着她充血肥大的,让她的心里充满了甜蜜的情了伦常的靡。

 金梦像小鸟一样依偎在了女婿许是之的怀里,感受着女婿那又热又硬的柱状体在自己的两腿沟股之间着,硕大的头摩擦刮碰着自己滑的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快。许是之从身后搂抱着自己丈母娘金梦的‮体玉‬,低下头,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耳垂,双手不断地抓摸捏着丈母娘的丰长的巴则在她的两腿沟股之间缓慢地…金梦享受着女婿许是之对自己的侵略,她已经完全融化在了女婿那富有占有望的侵略之中,她对自己能够做女婿情人的决定而庆幸“嗯…好啊…”金梦轻扭着娇躯,发出了靡的娇嗔。

 “我的岳母,好丈母娘,你哪里呀!”许是之在金梦的耳旁轻声地挑逗道。

 “讨厌,你的大巴弄得人家下面的…你好坏呀…”金梦的身体紧紧地偎在女婿许是之的怀里娇声说道,并拢两腿夹着他的滚烫的大巴扭动着股。

 丈母娘和女婿就这么抱在一起纠着,金梦忍受不住了,她转过了身子,趴在女婿许是之的怀里,腻声央求道:“是之,快用你的大巴狠狠地丈母娘的,我受不了了…啊哦…”说着,金梦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一条大腿搭在了卫生间的马桶上,出了自己那早已是淋淋的下体。

 许是之松开搂抱着的岳母金梦的身体,退后一步,向岳母门户大张的下体。

 只见,岳母金梦的肥大的一张一合着,水不断地从她的中向外着,就像向他这个女婿发出了接他的大巴冲锋的号角一样。

 许是之如同听到了冲锋号一般,伸手扶住岳母金梦抬起的那条大腿,起自己那早已是跃跃试的大巴,对准丈母娘的口,先是用硕大的头沾了一些,然后一声低吼“亲爱的丈母娘,女婿的进去了!”腹用力一,只听金梦嘴中“啊哦…”的发出了一声足的叫,许是之的大巴一贯到底,入了丈母娘那润滑腻的中,并快地起来。

 女婿许是之的大进自己的中,金梦就离开沉浸在了这丈母娘和女婿伦的忌兴奋当中。现在,金梦感到自己有些窒息的感觉,嘴巴张得大大的,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女婿许是之那巴把她的撑得满满的,大量的被撑得从中挤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了下来。

 “我爱你,丈母娘!”许是之盯着金梦的眼睛,气说道。

 “我也爱你,我的姑爷…”金梦也着女婿许是之的目光,娇媚地回说着。

 丈母娘和女婿说着话的同时,两个人的器始终紧密地结合着。许是之的部快速地动着,大巴不断地在丈母娘金梦的着,从金梦中不断涌出的被不断巴挤成了泡沫。两个人的动作非常默契,你进我进,你顶我顶,女婿的巴与丈母娘的结合得十分完美,完全是一对和谐完美、男女爱的恩爱夫

 母子俩的表情可以清楚地表明,他们都已经意识到并且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之间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母子关系了,他们还是彼此的情人。

 丈母娘和女婿疯狂地做着爱的同时,两人互相深情地望着对方,下体则是紧密快速地配着,两人完全可以从对方的脸上看到各自的愉悦、欢乐、销魂的表情。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大,许是之将丈母娘金梦整个儿抱了起来,她的双手环抱着女婿许是之的脖子,套着女婿巴的下体快速地耸动着,嘴中情不自地大声呻着“好女婿,好姑爷,丈母娘死了…啊…你的巴好大…不行了…啊…进子了…喔…”

 许是之快速地动着,巴一次又一次地刺进丈母娘金梦的中,力量越来越大,呼吸也越来越沉重。经验丰富的金梦,此时中已经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了女婿大巴在不断地膨,她知道女婿马上就要了,她欣喜若狂,女婿终于又要在自己的了!她忘情地大声叫着“好女婿,进来,进丈母娘的里,丈母娘要为你生孩子…啊哦…快…快…快…”

 丈母娘金梦销魂的叫让许是之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他快速地了几下,然后将就要爆发了巴猛地往丈母娘的中狠狠地一顶,滚烫炙热的便薄而出,冲向金梦子的深处…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