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9章
 自从倪红霞跟随张黎明到海关见到胡梦儿并发现了胡梦儿与其儿子胡戈的特殊关系以后,她不失时机地也亮明了自己也跟胡梦儿一样,也有个与自己关系特殊的儿子,从而拉近了两个与儿子有着特殊关系的特殊女人之间的关系。

 而胡梦儿则是从在海关见到倪红霞之后,就对她产生了好感,更对倪红霞与自己一样和自己的儿子之间有着特殊的母子关系而心灵相通。那天倪红霞和张黎明离开海关之后,胡梦儿的心情真是激动异常,她对倪红霞能够把自己也与儿子之间的特殊母子关系毫不保留地告诉自己,既让自己摆脫了尴尬窘境,也让自己对她有了信任之感,可谓是真正的“红”颜知己。

 很快,在胡梦儿的操作下,倪红霞只是象征了一些罚款,她的那些被海关扣押的货物就顺利地放行了。这些紧俏的货物自然让倪红霞狠狠地大赚了一笔,当然她不会自己独的。

 倪红霞可没有傻到这样就可以与胡梦儿进行各种利益的换了,她要想让胡梦儿真正的相信自己、信任自己,就必须让胡梦儿亲眼见到自己与儿子许匿之间的特殊关系,也就是让胡梦儿亲眼见到自己这个当母亲的正被儿子许匿着的场面。一段时间以来,倪红霞都在苦思冥想、周详筹划着这一场面的发生。好事多磨,倪红霞对这一至理名言有着深深的体会,聪明的倪红霞无时无刻不是在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胡梦儿的心思也跟倪红霞一样,她也在寻找着机会,虽然她放过倪红霞一马,并让倪红霞从中受益匪浅,但是张口就要筹措那么大一笔款子,在当时的那个历史条件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要按照她与父亲胡胜利商定的那样,把自己家人之间的这种不能为外人所知的特殊关系主动展示给倪红霞,让她充分信赖自己、相信自己。

 两对母子在母亲的引导下,同时寻找着机会的到来,尽管两个儿子完全蒙在鼓里,秘密只是藏在两个心蠢蠢动的母亲各自心里,只等机会的来临了。

 一个风和丽的周末,许匿着母亲倪红霞购买新上市的“阿迪达斯”运动装,倪红霞给胡梦儿打了个电话之后,母子俩相携着来到商场。当她们母子俩走进商场,来到专卖店的时候,面遇见了胡梦儿和胡戈母子俩也在购买同一款式的运动装。两对母子的“不期而遇”注定了两家全面合作的命运,同时也掀起了两家结成利益共同体的大幕。

 倪红霞与胡梦儿两个人“巧遇”般热情地打着招呼。寒暄了几句之后,倪红霞首先把儿子许匿介绍给了胡梦儿“胡关长,这是我儿子许匿。”然后,转头对许匿说道:“匿儿,快叫胡阿姨。”

 胡梦儿今天穿的是一身紫黑色的紧身连衣裙,一条丝质的带随意地系在间,使她本就出众的身材更加地前凸后翘。未穿丝袜的两条雪白大腿在裙摆之下,脚上是一双墨绿色的高跟皮凉鞋,十颗涂了紫红色豆蔻的雪白脚趾十分感。

 再配上她高高盘起束在头顶的黑发,映衬得她细的脖颈、姣好的脸蛋,就如一朵盛开的玉兰花,娇媚丽无比。

 许匿望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并不输于自己母亲倪红霞的漂亮女人,两只眼睛直勾勾地口吃道:“啊…胡…胡阿姨…好!胡阿姨好!”看到眼前帅气的并不比自己的儿子胡戈差的、年纪也相当的许匿,胡梦儿的心里情不自地“咯噔”跳了一下。眼前这个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说话已经有些口吃,脸色红红的高大男孩让她不住以女人特有的眼光品味起来:高大健壮,端正英俊,神情飘逸。在细细的品味眼前的这个跟自己儿子一样的大男孩的同时,心中情不自的泛起了马上与其巫山云雨的涟漪,中立刻津暗生,脸上现出了微微的红。

 “哎…”听到了许匿的问候,差一点失态了的胡梦儿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把身边的儿子胡戈也介绍给了倪红霞她们母子俩“这是我儿子胡戈,这是倪阿姨,这是倪阿姨的儿子。”

 跟许匿一样,看到眼前身穿墨绿色的西式高及膝短裙,纯白色真丝立领衬衣,脚上的一双黑色高跟皮鞋将未着丝袜的笔直‮腿双‬衬托得更加雪白。与胡梦儿一样高高盘起在头顶上的发髻,端庄贤淑、温良恭谨、感漂亮程度完全可以与自己母亲胡梦儿媲美的倪红霞,胡戈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连忙问候道:“倪阿姨好!”见到自己的儿子看到了漂亮女人的反应,倪红霞和胡梦儿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地出了尴尬的红。还是倪红霞反应的快,她不地靠近胡梦儿,拉住她的胳膊,对儿子许匿说道:“匿儿,你和胡戈第一次相识,你们小哥俩多亲近亲近,我和胡阿姨那边去转一转。”说完,拉着胡梦儿的胳膊转身走了。

 留下两个看着对方的母亲几乎就要出口水来的少年反而轻松了起来,两个人互相拉了一下手,自我介绍着。两个年纪相仿、兴趣相当,又都有着一个性感漂亮同时与母亲又有着肌肤之亲的少年,自然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瞬时就成为了一对好朋友。

 胡梦儿和倪红霞在前面一边说着话,一边扭款款地走着,而她们的儿子则跟在两个人的后面,望着前面风情万种的两个母亲感的背影,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并不时地还要对对方母亲的肢、股、大腿进行品评一番。

 “真是不好意思,你看我儿子看到你这个漂亮女人的反应真是丢人!”胡梦儿看着倪红霞有些红的脸,一边走一边说道。

 看着同样脸色红的胡梦儿,倪红霞笑着说道:“胡关长,你可别这么说,我儿子看到了你不也是一样,恨不得要把你给吃了!”见胡梦儿脸红了红,盯着她的眼睛轻声感叹道:“我儿子呀,看到了漂亮女人居然连妈妈都不顾了!”

 听出了倪红霞的话里有话,胡梦儿红着脸说道:“我儿子还不是一样,看到你也练我这个妈妈也不理了。”

 倪红霞紧跟着用试探的口气说道:“胡关长,你太有福气了,有这么帅气的儿子,让我都对他动心了。”胡梦儿也心领神会地感叹道:“你儿子也很帅吗!”

 说完,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扭头向后看了看跟在她们后面不时地头接耳的两个人的儿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换儿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的中也不约而同地一紧,涌而出,顺着裙底未穿内的大腿了下来。

 可能是心有感应的原因,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低头看向对方的大腿,然后脸上同时一红,四顾找寻卫生间,转身相携着让人不易察觉略有些狼狈地向卫生间走去。

 跟在两个母亲身后只顾着品评着对方母亲的两个儿子并没注意到母亲们有什么不对,只是以为她们要解手,根本想不到他们的母亲在谈论什么,更没想到他们的母亲在谈论换儿子的游戏。如果他们知道他们的母亲在谈论换儿子而逃往卫生间处理水横的下体,恐怕他们会毫不顾忌地将对方的母亲搂进自己的怀中。

 处理完下体,胡梦儿和倪红霞脸色红红地互相看了看各自的狼狈,不莞尔一笑。倪红霞首先开口说道:“胡关长,我回去跟我儿子许匿说我们俩的约定。”

 胡梦儿笑道:“我也是,回去就跟儿子胡戈说我们俩的约定。不过,红霞,以后你不要再叫我关长。”然后,趴在倪红霞的耳边小声说道:“咱们姐妹俩都要换儿子了,你还叫我关长,那就太不伦不类了。嗯…我看你还是叫我梦儿吧。”

 倪红霞爽快地答应道:“好吧,以后我就叫你梦儿。”说完,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出了卫生间。

 看着母亲一脸兴奋地手拉着手走出了卫生间,许匿和胡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母亲这么高兴,但是两个人却都没有说什么。

 胡梦儿和倪红霞走到两个人身边,各自挎住自己儿子的胳膊,几乎又是异口同声地说道:“儿子,走,咱们回家!”弄得胡戈和许匿莫名其妙,一脸的茫然。

 但是,两个人还是互相打了声招呼,乖乖地被母亲挎着胳膊“拖”着走了。

 胡梦儿和胡戈母子俩手挽着手满面春风地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中正在看报的胡胜利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脸上漾着的甜蜜和幸福,放下手中的报纸,满脸慈祥地问道:“你们母子俩这么高兴,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呀?!”

 听到胡胜利的问话,母子俩连忙与父亲打招呼“爸爸!”“爸爸!”

 胡梦儿来到胡胜利身边,亲昵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挨着他坐到了沙发上,脸上红了红,一脸神秘地笑着没说话。见女儿胡梦儿脸色红神神秘秘地没说话,胡胜利抬起头看向儿子胡戈,问道:“戈儿,你与你妈妈你们母子俩今天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啦?!”

 胡戈看了一眼坐在父亲胡胜利身边的母亲胡梦儿,笑着说道:“爸爸,今天我和妈妈上街遇到了倪阿姨和她的儿子,妈妈与倪阿姨很是亲热,聊得很投机,以至于我和倪阿姨的儿子许匿都有些纳闷,为什么妈妈和倪阿姨会那么亲热!”

 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胜利已然明白了女儿胡梦儿为什么刚才会神秘地脸红了。他笑着问胡梦儿道:“梦儿,这么说今天你遇到了倪红霞,我们商量的事情也有机会了?”

 胡梦儿脸红了红,望着父亲胡胜利的眼睛,脸红红地轻轻点了点头。蒙在鼓里的胡戈听到父亲的问话,再看到母亲点头承认父亲的问话的同时脸现红满是媚态,忍不住好奇地问道:“爸爸,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商量什么事情?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看到儿子的胡戈一脸茫然,胡胜利忍不住笑道:“傻儿子,你妈妈给你又觅得好玩的事情了,你自己问你妈妈吧。”

 听了父亲胡胜利的话,胡戈一脸好奇地急急地向母亲胡梦儿问道:“妈妈,刚才爸爸说你给儿子觅得了好玩的事情,什么好玩的事情?你快快告诉儿子吧!”

 听了儿子胡戈急急的问话,胡梦儿的脸色更加地红了,她一脸窘迫地扭捏着对父亲胡胜利说道:“爸…爸,这件事你让女儿怎么跟咱们的儿子说呀!”

 看到女儿胡梦儿那窘迫的样子,胡胜利往沙发背上一靠,一脸坏笑地说道:“梦儿,戈儿是咱们父女的亲儿子,你有什么不能说的?”

 胡戈一听,马上又上母亲胡梦儿,一跨腿,干脆骑在了胡梦儿的大腿上,脸贴着她的脸,笑嘻嘻地央求道:“妈妈,你看咱们爸爸都你说了,你赶快把这是件什么好玩的事情告诉儿子吧!”

 看到自己的儿子骑在自己大腿上猴急的样子,再看看坐在自己身边沙发上的父亲,胡梦儿心里一阵冲动,下体立刻涌出了一股水,心中大叫一声“爸…爸,儿…子,你们父子俩真是我的冤家啊!”于是,一五一十地把她和父亲胡胜利想要与倪红霞联合起来共创事业同闯商海的想法一一道给了儿子胡戈。

 听了母亲胡梦儿一一道来的事情的原委,胡戈已经是心花怒放了,当听到母亲说出为了借助倪红霞家族的实力壮大自己家族,母亲和自己与倪红霞和许匿母子玩互换母子游戏的时候,胡戈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要不是亲耳听到母亲亲口跟自己这样说,胡戈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胡戈骑在母亲胡梦儿的大腿上,情不自地抱过胡梦儿的脑袋,没头没脑地在她的脸上一顿狂亲,语无伦次地大声说道:“妈妈,儿子爱死你了!好妈妈,好姐姐!”说着,一纵身从母亲胡梦儿的大腿上跳了下来,嘴中激动地说着“妈妈,妈妈,快让儿子好好看看,难怪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原来是有约定、有预谋地要勾引倪阿姨的儿子呀!”

 “别说话那么不好听,人家今天不仅是给倪阿姨的儿子打扮的,也是特意为儿子你打扮的,不信你问爸爸!”胡梦儿一听儿子胡戈的话,撅着嘴嗲声嗲气地撒娇道。

 胡胜利一听自己的一双儿女在打嘴仗,笑着说道:“戈儿呀,你妈妈说的没错,她的这身打扮呐确实征求过爸爸的意见。你妈妈说了,她今天的这身打扮呐,不仅要勾引到你倪阿姨的儿子,而且还要让我们自己的儿子动心。”

 听了父亲胡胜利的话,胡戈点点头,伸手拉住坐在沙发里的母亲胡梦儿的手,说道:“那好吧,妈妈你站起来,让儿子再好好欣赏欣赏妈妈的打扮。”

 “哼…”胡梦儿撅着嘴哼了一声,还是顺从地乖乖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见母亲胡梦儿撅着嘴,胡戈只得捧起她的粉脸在她撅起的樱上吻了她一口,笑嘻嘻地说道:“妈妈,来让儿子亲亲你的小嘴,是儿子没有领会好妈妈的心意,是儿子错了,一会儿儿子好好孝顺妈妈总行了吧。”

 听儿子胡戈这样说,胡梦儿嗔道:“坏儿子!”然后,在胡戈面前转了一圈,笑着说道:“儿子,怎么样?妈妈这身打扮你还满意吧,这可是真心地为你打扮的,我可不想我自己的儿子被别人给勾去了魂!”

 “梦儿,走几步让你儿子好好看看。”胡胜利在一边听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在自己的跟前打着情、骂着俏,一脸幸福,满脸笑容地说道。

 胡梦儿闻听父亲胡胜利的话,毫无顾忌地开始夸张地在自己的父亲和儿子面前,扭来扭去不停地转着圆圈,走着猫步。

 看着自己的母亲胡梦儿无比妖冶妩媚成的身体在眼前摇来摇去,胡戈的巴再也忍不住在裆中翘了起来,一脸笑地跟父亲胡胜利说道:“爸爸,你看你的好女儿,我的好姐姐、好妈妈多美、多风啊!”转头又对还在风姿摇曳着的胡梦儿说道:“妈妈,你别老是穿着衣裳扭来扭去呀,快把你的裙子起来让你儿子和你爸爸好好看看你裙子里面穿的什么啊!”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梦儿停止了转动,伸手起裙子下摆,出了裙底的风光:不着一缕、一丝不挂。接着用手轻轻拨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用拇指和食指分别扯着两片肥厚的,抬起头来,嘴中喃喃地说道:“爸爸,啊…儿子,哦…女儿、妈妈的中想你们父子俩的大了!”

 “爸爸,看你女儿开始发了,不如你先欣赏欣赏你儿子你女儿的样子!”

 看到胡梦儿在自己的父亲和儿子面前手扯着自己两片肥厚的,嘴中喃喃地说着要父亲和儿子的了,胡戈向父亲胡胜利提议道。

 听到儿子胡戈的提议,胡胜利说道:“好吧,儿子你先,爸爸一会儿跟你一起。 ”说完,心安理得地坐在沙发上,欣赏起自己的一双儿女互相脫着衣服,先是儿子胡戈给他母亲脫下了身上仅有的裙子,接着是母亲胡梦儿为儿子脫光了衣服,一瞬间自己眼前的两个男女就变成了赤条条,一个是自己的女儿、老婆,一个是自己与女儿生的儿子。

 胡戈拉着母亲胡梦儿一丝不挂地来到父亲胡胜利的身边,胡梦儿弯下伏在父亲胡胜利的腿边,解开子,将他大的巴从子里拽了出来,张开嘴巴含了进去,然后闭上眼睛贪婪地‮弄套‬起来,嘴里同时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看到母亲胡梦儿为父亲胡胜利吹起箫,胡戈着高高翘起的巴凑到了她的身边,顶在了她撅起的股沟上。感到儿子胡戈的巴顶到了自己的股沟上,胡梦儿赶紧用一只手抓住儿子顶在自己股沟上的大巴,股向后一送将早已水涟涟套在了坚的大巴上“吱”的一声连而入。

 就这样,胡梦儿一边嘴中含着父亲胡胜利的巴为他吹着箫,一边中‮弄套‬着儿子胡戈的大巴进进出出地媾。胡戈站在母亲胡梦儿的股后面,双手扶住她肥白的股,拼命地耸动起身体,快地动起来。

 胡戈动母亲胡梦儿的动作逐渐地开始越来越快,他每一下的动都会有陶醉的呻之声从胡梦儿满含着父亲胡胜利大巴的嘴中发出来。

 了一会儿,享受惯了父亲和儿子的两条大巴同时弄自己的胡梦儿把含在自己嘴中的巴吐了出来,抬起头来,说道:“爸爸,来,快用你的大巴和儿子一起女儿的,女儿的需要爸爸和儿子的大巴同时一起来。 ”

 胡胜利闻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海涛老婆站起来,把套在腿上的子脫了下来,然后平躺在了地板上。胡梦儿一见,也不管儿子胡戈在自己中的大巴会不会从自己的中滑出来,哈着撅着股就向父亲胡胜利身边挪了过去。

 胡戈则一边继续动着在母亲胡梦儿中的巴,一边跟着她的股后面向父亲父亲胡胜利身边挪去。

 走到近前,胡戈把巴从母亲胡梦儿的中拔了出来,胡梦儿直起身来,‮腿双‬跨到父亲胡胜利的身上,蹲下身子,用手扶住高高立的巴,对准了自己仍然滴着水的口,股一沉,巴连了进去。上下套动了一会儿股,胡梦儿坐在了父亲胡胜利的身上,上身仰了起来,劈开屈着的‮腿双‬让自己已经着一巴的部尽量地展现了出来。

 看着母亲胡梦儿将父亲胡胜利的中之后,又仰身向自己亮出了着父亲巴的,胡戈蹲下身子,双膝跪在母亲胡梦儿的两腿之间,右手握住巴对准已经着一巴的口,与父亲的巴紧紧贴在一起,用力向中顶去。

 胡梦儿熟练地将股抬了抬,把父亲胡胜利在自己中的巴拔出了一截,给儿子胡戈准备入自己中的巴留出了一些空隙。胡戈顺势将顶在母亲胡梦儿口与父亲的巴紧紧贴在一起的巴慢慢地了进去。

 “啊哦哦…”随着胡梦儿心满意足地一声长叹,里如同被一阵兴奋的电击中,在感到一股水从子出的同时,自己父亲和儿子的两巴紧紧地贴在一起,顺势入了她的中,并渐渐地连没入。

 过了一会儿,胡戈的巴开始缓慢地起来,当他巴时,顺势推动母亲胡梦儿的股跟着送出去;当他巴时,又将母亲胡梦儿的股拉过来,而他和父亲胡胜利紧紧贴在一起的巴则如同一巴一样,在胡梦儿的中同进同出。

 随着父亲胡胜利和儿子胡戈的巴在自己的中同进同出,胡梦儿情不自地兴奋地哼唱起来,她那两片肥厚的也随着两巴在自己中的进出而陷进去翻出来,水也不停被从中带了出来,使胡梦儿的部一片狼藉。

 胡胜利的两只手分别从身后握着仰身在自己身上的女儿老婆胡梦儿的捏着,胡戈的两只手则紧紧抱着母亲姐姐的‮腿双‬动着。胡梦儿被自己的父亲和儿子夹在中间着,就像一份人三明治,两巴同时在自己的中。

 父女、父子、母子、姐弟三人,就这样如同三明治般足足配了一个多钟头,胡梦儿的头向后仰扬着,嘴里不停地发出着沉重中夹杂着陶醉般的哼哼之声。

 此时的胡胜利和胡戈父子俩则改变了的方式方法,两巴已不是同进同出地动,而是变成了进出不同步一进一出,一进去一出来,一出来一进去,片刻工夫就让胡梦儿达到了高水也如水般从薄而出…第二天,正当胡梦儿将要下班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抓起电话“喂,哪位?”

 “我是倪红霞呀。”电话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声音“胡关长,你有时间吗?

 我请你吃饭。”

 正好胡梦儿也想找倪红霞,于是愉快地答应了下来“去哪儿呀?红霞,以后不要叫我关长,叫我梦儿好啦。”

 倪红霞客气道:“那怎么好,关长就是关长吗!”

 胡梦儿认真道:“什么关长,你要是再叫我关长,我就不高兴了!”

 倪红霞顺势道:“关…长,好吧,梦儿。”

 “哈哈…这就对了吗!”胡梦儿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倪红霞接着说道:“梦儿,那我们就到假酒店,咱们在大堂的咖啡厅见,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胡梦儿应承道。

 半小时之后,胡梦儿来到了假酒店的大堂咖啡厅,倪红霞早已等待在那里。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倪红霞挽着胡梦儿的胳膊向餐厅走去。

 吃饭时,胡梦儿没怎么谦让就坐了上首,倪红霞坐在了她的对面,菜是倪红霞点的假酒店的拿手菜。

 席间自然是不能不谈与她们有着非同寻常关系的的儿子。先是谈她们儿子的学业,然后又谈到她们儿子将来的前程,两个家族之间今后的合作。两个人谈得甚是投机,都对今后两个家族之间的合作充满信心,对现实的社会有着共同的看法。

 “现在我们遇上了新时代,遵照我们的总设计师的说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我们就应当成为这部分先富起来的人,而且还要当仁不让。”倪红霞说道。

 “红霞,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我们采用正当的手段,只要我们充分利用好我们手中的权利和关系,在不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情况下,就应该赶早不赶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胡梦儿附和道。

 两个人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间就喝得有些多了,满脸红,晕晕乎乎起来。

 餐厅经理一见,知道这两位本市有名的女强人,连忙不失时机地介绍道:“两位大姐,我看您们二位喝得也不少了,建议你们二位到本店新近开业的桑拿去蒸一下,既可以解酒,又可以美容,还能够休息放松。”

 倪红霞一听,马上说道:“好!好!梦儿,今天咱们姐俩就去蒸一下,放松放松。”于是,两个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去洗了桑拿。

 当两个女人一丝不挂地走进桑拿房的时候,都情不自地被对方姣美、丽的模样深深的住了。两个人都因为喝多了酒而使娇的脸上泛着红润的桃花,浑身的皮肤像是粉红色的美玉般光滑细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感叹道:“你的身材可真好啊,尤其是这皮肤简直…简直太完美了!这身!这房!这股…哈哈…”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会心地大笑起来。

 两个对自己身材十分自信且一丝不挂的漂亮女人自豪地相互点评着,互相在对方的身上摸着、捏着、着,都对对方惊有加,嘴中情不自地不时发出由衷的赞叹之声。

 倪红霞的手摸上胡梦儿高房,嘴中赞叹道:“梦儿,你看你的房多么啊!让我好羡慕呀!我儿子要是看到了一定会欢喜得不得了!咯咯…”随着两声娇笑之声,她拉过胡梦儿的手放在了自己同样高房上。

 轻轻的抚摸着手感倪红霞并不输于自己的房,胡梦儿说道:“红霞,我儿子要是见到了你的这对房也一定会欢喜得不得了!”

 两个女人此时的心思是一样的,她们俩都想要尽快地与对方换儿子,让对方死心塌地地与自己家族“联姻”以便互相借力,一个需要权力,一个需要资金,自然是一拍即合。

 倪红霞的手指一松一弛的捏着胡梦儿的头,腻声说道:“梦儿,我儿子要是现在在此看到你如此模样,恐怕早就按捺不住将你”就地正法“了!”

 头被倪红霞有一搭没一搭地捏着,再加上倪红霞能够融化冰雪的腻声软语,胡梦儿立时骨酥腿软依进了倪红霞的怀里,嘴上还没忘记说出心中的好奇“那…那你儿子…要…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做什么?”

 倪红霞搂着软在自己怀中的胡梦儿,摸着她前光滑雪白的房满脸自豪地说道:“我儿子要是看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呀,那自然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不仅如此,他还会把在场的所有女人,包括他、外婆、妹妹统统拿下。”

 “你说什么?”听了倪红霞的话,胡梦儿突然来了精神,从倪红霞的怀中“挣”了出来,惊奇地问道:“你说你儿子能够同时你…”咽了口吐沫,继续道:“还有…他、外婆、妹妹?!”

 “是呀!”倪红霞的语气中越发自豪,中却已是暗中生津,两条腿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

 听了倪红霞的话,胡梦儿的脸上羡之,嘴中说道:“那…那你儿子的”那…那个“一定是很厉害啦!”

 倪红霞故意调戏胡梦儿,笑嘻嘻地问道:“梦儿,你说的我儿子的”那个“是什么呀?那个什么一定很厉害呀?”

 胡梦儿知道倪红霞是故意调戏自己,也笑着戏谑道:“你儿子的”那个“是什么你难道不知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是…你…儿…子…的…大……巴…”

 “咯咯…”倪红霞听了胡梦儿嘴中拉长声说的“大巴”中满含着羡慕和跃跃试,地娇笑了两声,然后挑逗道:“梦儿,等我儿子要是了你,那他不在你身上连续不停地你个两、三个小时,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两、三个小时?”胡梦儿睁大了眼睛望着倪红霞。

 “怎么,这你嫌长啊!我告诉你,除非还有别的女人替下你,否则你就等着求饶吧!”倪红霞笑嘻嘻说道。

 听了倪红霞的话中一片戏谑,胡梦儿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但是中的水却已是开始泛滥“那…那你怎么能够…”

 “咯咯…”未等胡梦儿的话说完,倪红霞就娇笑着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家里还有我儿子的、外婆、妹妹来替我呀!”

 胡梦儿恍然,脸现羡之地询问道:“那你儿子能够一口气将你们家的女人个遍吗?”

 “当然啦!”倪红霞自豪地答道“不仅能够一口气将我们家里的女人个遍,有时兴之所至,还会把我们家里的女人排成一排,或者叠在一起,用他的大巴轮番我们呢。”

 “可惜,我家没有那么多的女人!”胡梦儿不无惋惜地说道。

 听了胡梦儿的惋惜之言,倪红霞在她的房上抓了一把,笑着问道:“梦儿,刚才竟说我儿子了,来,该你跟我说说你儿子了。”

 一听倪红霞让说自己的儿子,胡梦儿马上来了精神,眼睛放亮,脸现红,眉飞舞地说起来“红霞,我跟你说,我们家跟你们家不一样,现在家里只有我爸爸和我儿子,我们三个人…”

 未等胡梦儿说完,倪红霞嘴道:“对了,对了,梦儿,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也没找到好机会问你。”

 “什么事?你问吧。”胡梦儿道。

 “你还记得那次我和张市长去你办公室见你吗?”倪红霞问道。

 胡梦儿点点头,说道:“记得。”

 “那次去你办公室,在大厅见到了你送你儿子出来。”倪红霞继续说道。

 “怎么,你想问我,我儿子来我办公室干什么来了吗?”胡梦儿脸现笑意,歪头问道。

 倪红霞连忙笑道:“不是,我能不知道你儿子来你办公室干什么吗!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儿子是来你办公室你来的。”

 胡梦儿脸上微微一红,笑道:“看起来,你儿子也是经常到你办公室你呀,否则,你怎么会看出来。”

 “是,是,如果我不是与你一样经常在办公室被儿子,又怎么会看出来你们母子在办公室的事儿呢!”顿了一下,倪红霞接着问道:“我是想问你,那天你好像非常自然地跟你儿子说…你们…爸爸…”

 “对,我儿子的爸爸也是我的爸爸。”未等倪红霞的话说完,胡梦儿就明白她想问什么了,接口道。

 听了胡梦儿的明确答复,倪红霞虽然早已猜了出来,但是她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见倪红霞一脸的疑惑,胡梦儿干脆地把她如何嫁给父亲,如何跟父亲生了儿子,如何从本市迁徙到外地,又如何回到本市的经过原原本本、毫无保留地讲了出来。

 听了胡梦儿讲的家世,倪红霞问道:“梦儿,我问你,你父亲是不是叫胡胜利。”

 “是呀,怎么?”胡梦儿疑问道。听到胡梦儿肯定的答复,倪红霞高兴地说道:“梦儿,你知道我母亲是谁吗?”

 “谁呀?”胡梦儿问道。

 “我妈妈是金梦啊!难道你没听你父亲说过?”倪红霞明显有些激动。

 “金梦!”胡梦儿吃惊道:“你说你妈妈是金梦,那可是我爸爸的初恋情人啊!”接着,倪红霞又说了一句让胡梦儿更加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的一句话“我妈妈不仅是你父亲的情人,而且还是你爷爷胡文化的‮妇情‬呢。”

 胡梦儿果然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摇头道:“你是说你妈妈既是我父亲的情人,也是我爷爷的‮妇情‬?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是他们父子的情人呢!”

 倪红霞笑道:“怎么不可能,你难道不既是你父亲的老婆,也是你儿子的情人?!更何况你与你儿子都能”同父异母“,父子同、父子共有一个女人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说着,一把把有些失神的胡梦儿搂进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脸上一边轻轻地吹着气,一边将一条腿伸进她的腿间上下动着,调笑道:“怎么样,该你给我讲讲你是如何让你父亲和你儿子这对奇异父子一起你的了吧!

 咯咯…”胡梦儿的腿间部被倪红霞顶抵得浑身酥软,中如万蚁噬嚼,她反身抱住倪红霞,哀声央求道:“红霞…你不要再弄…弄了…我说…说…还不行吗…”

 倪红霞停止了抵在胡梦儿‮腿双‬之间的腿上的动作,笑道:“好,好,好,我不弄了,你说吧。”

 胡梦儿被倪红霞弄得水长,两条大腿内侧已是狼籍一片,她气吁吁地说道:“好吧,好吧,我说,我说,我说!”说着,她的脸靠近倪红霞的脸,伸出舌头在她的耳垂上了一下,吹气如兰地继续说道:“红霞呀,我想你也一定同时让你的父亲和你的儿子一起过,但是你绝对体会不到和你父亲一起你的儿子跟你是同一个父亲的刺。”

 倪红霞一听,心中暗叹:“是呀,自己的父亲倪匡印和儿子许匿虽然也经常一起自己,但是正像胡梦儿说的那样,自己的父亲并不是儿子的父亲,而是儿子的外公。那种有着奇异关系的父子一起自己的刺,自己确实是无法体会得到!”想一想,倪红霞中的水都有如水般涌动起来。

 胡梦儿看到倪红霞脸现红,‮腿双‬微微颤抖,伸手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后也开始调笑她道:“怎么了红霞?你的腿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嗯啊…”倪红霞被胡梦儿说得扭动了一下身体,夹紧了‮腿双‬。

 胡梦儿并没放过她,笑着紧道:“红霞,你不是想听我的父亲和我的儿子是如何一起我的吗?来,我好好讲给你听。咯咯…”“笑什么笑,你倒是说呀!”倪红霞有些急不可耐了。

 “咯咯…红霞,你没有体验过被水从中往外的滋味?那种感觉简直让人死了,那种刺,那种幸福,让你不枉做一回女人了!”胡梦儿在倪红霞的耳边地诉说着。

 “啊哦哦…梦儿…啊…你别说了…我…我的死了…我…要…”一边呻着,倪红霞一边紧紧地抱住了胡梦儿颤抖了起来。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