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8章
 胡梦儿凭借着与省城海关关长林志强一家的特殊关系,经过几年的奋斗被派到了下级海关担任关长。她带着儿子胡戈高高兴兴地去赴任了,在她的心里,最重要的是能够给儿子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分,这个名分在一般人眼里是极其平常的,可是在胡梦儿这里却是惊世骇俗的,因为她与自己的儿子胡戈的父亲是同一个人——胡胜利。

 胡梦儿带着儿子胡戈赴任之后,胡胜利则是从省城定期地来看望她们母子俩,每次胡胜利的到来都会给这个特殊的家庭带来幸福和美满的天伦之乐。

 清晨,胡梦儿被在自己中的儿子胡戈渐渐硬起来的巴给撑醒过来,她顺其自然地收缩了几下道壁夹了夹儿子那朝气蓬的年轻巴,翻身看了一眼仍然睡在身边的儿子胡戈,脸上出了甜美的微笑。她满面笑容地轻轻摇了摇头,劈开‮腿双‬将儿子的巴从自己的中退出,转过身来,把儿子那沾满自己水的巴含进嘴中轻轻地了几下,干净后,她恋恋不舍地又在儿子那硕大的头上亲了一口,起了。

 起之后,胡梦儿并没有急着穿上衣裳,而是就这样浑身赤着向厨房走去。

 进了厨房,胡梦儿打开橱柜,拿出无袖吊带围裙穿在了身上。

 当胡梦儿穿好围裙之后,一个让人血脉张的感女郎展现了出来。只见胡梦儿满的双一大多半在围裙的外面,围裙下摆刚好与部平齐,晚上为了接母子俩的父亲,儿子胡戈刚刚帮助她修剪的浓黑隐约可见,背部只有脖子上挂个细带,部系了一个蝴蝶扣。

 胡梦儿麻利地弄着早餐,儿子胡戈则也是赤身体地悄没声息地也来到了厨房。当胡戈轻轻地打开厨房门的时候,眼前的人情景让他立刻目瞪口呆,垂涎三尺了。

 但见母亲胡梦儿身体微弯着站在灶台前忙活着,整个背影几乎是完全赤着的,纤细的部用细带系着一个蝴蝶扣,两条白生生笔直的大腿上面是翘撅着的肥白股,晚上被自己亲自用“吉列”刮胡刀刮过的干干净净的部清晰可见,肥厚的如同耳垂般摇曳着。

 胡戈垂在间的巴立刻立起来直指天空,他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双手先是摸上了母亲胡梦儿微微翘撅着的肥白股。他双手这一悄没声息的突然摸上胡梦儿的股,到把胡梦儿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调皮的儿子胡戈,她手抚暴在围裙外面的丰房处的心口,嗲声道:“小混蛋你坏死了,干嘛这么一声不响的,吓死妈妈了!”

 看到母亲胡梦儿佯装生气的人模样,胡戈心中不,伸手一把从后面把胡梦儿搂进了怀里,硬巴一下子就顶在了母亲胡梦儿那滚滚的股上。

 “哎呦!”胡梦儿被儿子的大巴顶得夸张地叫了出来。

 胡戈的双手摸上母亲胡梦儿暴在围裙外面的房,轻轻地捏着说道:“妈妈,你怎么也不穿衣裳?你这身打扮好人!好惹火!好勾人呐!”说着,低头在她雪白的后颈上亲了一口,用调戏的口吻说道:“妈妈,你的这声叫唤可真够的,儿子我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哼!”胡梦儿轻轻地哼了一声,一只手伸到身后在儿子胡戈紧紧顶着自己股蛋的巴上轻轻地用手指弹了弹,腻声道:“你讨厌啦,哪有你这样的儿子,巴顶在妈妈的股上,嘴里却还要调侃妈妈!”

 胡戈把怀里的母亲胡梦儿翻转过身来,让她满的房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笑着说道:“你这样也不穿衣裳,只扎着这么个衣不蔽体的围裙被儿子搂在怀里,难道还不够吗?”

 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梦儿故作挣脫出儿子怀抱状,扭动着被儿子搂在怀里的身体,不依地撒娇道:“你坏!你坏!你坏!”

 胡梦儿在儿子胡戈的怀里这么一扭动身体,两颗暴在围裙外面的大子甩动起来,不断地拍打在胡戈的身上,而胡戈立的巴也不断地在胡梦儿的打着,将勉强能够遮住部的围裙下摆呼扇得也上下飞舞起来。

 胡戈的双手滑到了胡梦儿的股上,抓住了她的股蛋轻轻一用力,她也配合地劈开‮腿双‬,借力纵身跃进了儿子的怀里,张开了的正好“吻”骑在了立的巴上,硕大的头也恰好在了她的股后面。

 胡戈搂着骑在自己间的母亲胡梦儿,转了几圈,高兴得胡梦儿靠在儿子胡戈的怀中兴奋地尖叫连连。转了几圈之后,胡戈将怀中的母亲胡梦儿放在了厨台上,调整身体,把硬的大巴对准了她微微张开着的门,腹一用力,就将巴顶进了早已是泛滥的中,然后开始摆动肢,猛烈地弄起来。

 胡梦儿的股坐在厨台上,双手搂着儿子胡戈的脖子,‮腿双‬盘在儿子的间,胡戈每动一下身体,她都会恰到好处地用脚后跟在他的股上敲上那么一下,就如同扬鞭催马奋蹄一般鼓励着儿子的大巴在自己的中纵跃驰骋。

 胡梦儿全身心地合着儿子胡戈那熟悉而沉重的撞击,细细体会着儿子给她带来的销魂时刻,她肆无忌惮、呼天唤地叫着“啊哦…好…儿子…啊…大巴儿子…喔…得妈妈好…噢…用力…使劲…嗯…用力妈妈的…喔……”

 听着母亲胡梦儿那如同歌咏一般的叫,胡戈奋力地动着。这时,热在灶台上的牛开了起来,胡梦儿连忙示意胡戈换个姿势,她要把已经烧开了的牛从灶台上拿下来。胡戈会意地停止了动,他把巴从母亲胡梦儿的出,将她双脚放到地上,翻转她的身子,让她撅起股双手撑在厨台上,然后又将他的巴猛的贯进了她的中,继续动起来。

 胡梦儿一手扶着厨台,一手关闭了灶台,同时还承受着后面来自儿子胡戈的大力撞击,两不耽误地一边烧着饭一边肥轻摇合着儿子给她带来的销魂时刻。

 胡戈一只手轻轻的从母亲胡梦儿的身后伸到前面随着自己的动而不停地摇曳的房上,手指轻捻着起的头,笑嘻嘻地打趣道:“妈妈,我真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儿子这样着你的,你居然还能够不受影响地继续烧饭。真是绝倒儿子啦!”

 听了儿子胡戈一边在自己的股后面着自己的,一边还拿自己打趣,胡梦儿向后轻轻地耸动了一下股,蹙着眉撅着嘴回过头来,脸含笑意地嗔怪道:“坏儿子,竟拿妈妈开心,看我不收拾你。”说着,抬起手做出打人之状。

 胡梦儿这么回眸一颦一笑之间,那真是百媚横生,胡戈瞧得不痴了,竟然忘记了继续在母亲胡梦儿中的巴。见儿子胡戈痴痴地看着自己居然忘记了动,胡梦儿扭动了一下股,做打人状的手揪住了儿子胡戈的耳朵,腻声数落道:“看你还敢再欺负不欺负妈妈了?”

 “哎呦…”胡戈夸张地大声叫疼起来。胡梦儿连忙松开揪住耳朵的手,心疼地问道:“妈妈不好,妈妈不好,妈妈不好,快让妈妈看看揪疼了吗?”一边说着,一边也顾不得儿子胡戈的大巴还在自己里面,扭身就要给他的耳朵上吹气,没想到胡戈“哎呦…”一声又叫了起来。这一回胡戈可不是故意假装疼痛,而是在母亲胡梦儿中的巴真的被别疼了。

 “啊…”在胡戈的巴被别疼的同时,胡梦儿的也一样被儿子在自己中的大巴搁得生疼,忍不住也叫了出来。随后,她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说着,也不顾自己的也在疼着,马上摇动着股以纾解胡戈的疼痛。

 母亲胡梦儿的一系列言行感动得胡戈再也抑制不住关,一股股咆哮的如同决堤的洪水薄而出,直冲胡梦儿的子深处,打得猝不及防的胡梦儿立刻叫连连,,高迭起。

 年轻的胡戈把自己快乐的从母亲胡梦儿的股后面进她的子之后并没有停下了动作,而是继续慢慢地动着在母亲中的尚未软下来的巴。此时的胡梦儿却有些疲倦了,她的双手扶着厨台,起伏大口地气。

 息了一会儿,缓过神来的胡梦儿则又开始忙活起早餐来。她先是将已经烧开了的牛倒进两个杯子,然后准备去拿微波炉里的香肠,但是她却忘记了儿子胡戈的巴还在自己的中,结果惹来了在股后面跟着走的胡戈夸张地大声抗议“哎哎…妈妈,妈妈,儿子的巴还夹在你的里呢,你怎么也不知会一声呀!”

 听到儿子胡戈的抗议的同时,胡梦儿也已经意识到了儿子的巴仍然夹在自己的中,连忙陪着笑脸地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儿子,是妈妈不好,妈妈忘记了儿子的那刚刚过妈妈的大巴还夹在妈妈的当中,妈妈给你道歉!”

 说着,还故意扭动了一下股。她这股一扭,胡戈马上“哎呦”又叫了一声“妈妈,你好坏,你要干什么?又把儿子的巴弄疼啦!”

 胡梦儿扭头看着股后面一脸坏笑却呲牙裂嘴佯装疼痛的儿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好了,好了,妈妈是要弄早餐的香肠啊!”然后,满脸意,一语双关地笑道:“妈妈自己吃了”香肠“,也得给儿子弄香肠吃呀!”

 看着母亲胡梦儿满脸地说着“香肠”胡戈说道:“你不用给儿子弄香肠了,儿子不吃。”正当胡梦儿一愣神没弄明白儿子胡戈为什么不吃香肠的时候,胡戈则坏笑着说道:“妈妈,你下面的那张”嘴“吃过”香肠“了,上面的这张嘴也还没吃呢,儿子下的这”香肠“就喂喂你上面的嘴吧。”

 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梦儿没说什么,而是微微地劈了劈腿,把儿子胡戈在自己中的巴轻轻地退了出来。然后,转过身来,蹲下身子,张嘴将儿子胡戈那刚刚从自己的中拔出、上面沾满了儿子和自己混合物的巴含进嘴中,并香甜地起来。

 了几下,胡梦儿伸手拿过放在厨台上的一只装满牛的杯子,伸到蹲着的下对准了微微张开的,只见刚才胡戈进她里的和她自己的混合物迅速地到了杯子之中,与杯子中的牛融合到了一起。

 待自己里的这些混合物基本都完之后,胡梦儿吐出了含在自己嘴里的巴,端起杯子将融合了儿子和自己混合物的牛喝进了肚里。

 看着母亲胡梦儿的这一系列动作,胡戈已经完全被母亲折服倾倒。

 一顿“丰盛的早餐”吃完了,胡梦儿照顾儿子胡戈弄好了上学的一切,然后自己开始穿衣化妆。从衣柜里找出了一条镶着‮丝蕾‬边的紫黑色开裆‮趣情‬内穿在了下身之后,胡梦儿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妆。她拿出两枚红宝石耳坠正要往耳朵上戴的时候,胡戈走了过来。看到母亲胡梦儿正要戴耳坠,他忽发灵感,制止道:“等等,妈妈。”说着,来到她的身边,说道:“妈妈,我看你这对耳坠戴在耳朵上不合适。”

 听了胡戈的话,胡梦儿疑问道:“不合适,那戴在哪儿合适?”胡戈笑嘻嘻地说道:“妈妈,你站起来。”胡梦儿不明所以,听话地站了起来。胡戈接着说道:“妈妈,你把那条‮趣情‬内脫下来。”胡梦儿不知儿子胡戈要干什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地将内脫了下来。

 这时,胡戈才满脸坏笑地笑嘻嘻地说道:“妈妈,你的这对耳坠最应该戴的地方应该是你那两片肥大的上。”

 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梦儿立刻满脸绯红起来,但是她仔细一琢磨,感觉儿子说得对,自己的这对红宝石耳坠戴在自己肥大的上还真合适,简直就是为自己的这对肥大而专门配备的,真是绝配。

 这对红宝石耳坠是胡梦儿生完胡戈之后,胡胜利去欧洲的时候在法国巴黎买回来奖赏她的。为了接自己的父亲丈夫胡胜利到来,胡梦儿特意拿出这对耳坠佩戴,却不成想儿子胡戈的说法让自己改变了主意。

 胡梦儿拿着耳坠,笑着说道:“儿子,你的主意很好!妈妈就听你的,把这对耳坠戴在上,等爸爸来了,让爸爸好好奖赏奖赏你。”说着,将‮腿双‬抬起劈开放在了梳妆台上。

 见母亲胡梦儿劈着‮腿双‬放在了梳妆台上,胡戈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母亲被自己修剪过下,喉结涌动,垂涎三尺了。

 看到儿子胡戈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的下,胡梦儿的脸上浮起了微笑,说道:“傻儿子,你看什么呢?妈妈的是你昨晚刚刚修剪的,难道还没看够呀?”

 胡戈到是老实地回答道:“没看够,儿子就是看不够妈妈的。”

 听了儿子胡戈的话,胡梦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好了,傻儿子别看了。来,把这对耳坠给妈妈戴在上。”胡戈一听,立马接过母亲胡梦儿递过来的耳坠,蹲下身子,伸出两个手指轻轻捏住一片拉起,然后把一枚耳坠戴了上去,再又同样的动作把另一枚耳坠戴在了另一片上。

 给母亲胡梦儿的上戴完了耳坠,胡戈站了起来,一脸笑地说道:“妈妈,你可以站起来了,儿子已经把耳坠戴在你的上了。”

 胡梦儿把放在梳妆台的‮腿双‬拿了下来,站起身来,低头看了一眼下,然后抬起头来,问道:“儿子,妈妈的上戴了这对耳坠漂亮吗?”说着,刻意地扭动了一下股。

 胡梦儿的股这一扭动不要紧,戴在她上的耳坠立刻也随之摇起来,带动得她的也颤动起来。两枚红宝石耳坠,雪白的肌肤,再配上儿子胡戈亲手给自己修剪整齐的“I”字型黑亮,那种情景煞是靡异常。

 看着母亲胡梦儿的上戴着自己亲手给戴上去的随着她的股扭动而不断摇着的耳坠,胡戈马上有些不能自制了,巴立刻起将裆顶起了高高的大帐篷,伸手又把胡梦儿搂进了怀里。

 这一次,胡梦儿并没有顺从儿子胡戈,由着他的来。她轻轻推开搂着自己的儿子,哄劝道:“儿子,好了,时间到了,一会儿,妈妈还要去机场接爸爸呢,不然就要不赶趟了。”

 听到母亲胡梦儿说要去机场接爸爸,胡戈悻悻地放开了搂着母亲的双手,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好吧,你去接爸爸吧,我也要去上学了。”说完,拿起书包去上学去了。

 胡梦儿一丝不挂地跟到门口,嘱咐道:“儿子,放学了早点回来。”胡戈回过头来,嘴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早点回来干嘛?着急我和爸爸一起你的呀!”说完,闪身开门跑掉了。

 留下满脸通红的胡梦儿在虚掩着的门后面,恨声说道:“小混蛋,看晚上我和你爸爸怎么收拾你!”说完,自己的脸猛的又一红。说这句话时,她蓦然想起自己这句话的另一层涵义,那就是:看晚上儿子和爸爸怎么收拾自己。

 送走儿子上学,胡梦儿又回到了梳妆台前。她拿起那件自己穿上又脫下来的‮趣情‬开裆内,对着镜子比划了比划想要穿上,后来一想,干脆就不穿了。她把开裆内放下,转身来到衣柜旁拿出来一件白色无袖低开领长裙,回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照了照,穿在了身上。

 收拾妥当之后,胡梦儿拿起挎包,蹬上一双白色高跟皮凉鞋出发了。来到门前,她打发来接自己上班的司机打出租车走后,她自己亲自驾驶着专车向机场驶去。

 胡梦儿到达机场之后,胡胜利所乘坐的航班也正点到达。与往常一样,胡胜利出了机场出口,向停车场走去。走到了一个僻静之处,他的眼睛突然被人从后面用手给蒙上了,他楞了一下之后,马上就意识到了是已经嫁给自己作老婆的女儿胡梦儿,但是他却装作不知,而是显得很糊涂的样子胡乱地瞎猜着。胡梦儿毕竟还年轻,沉不住气,她忍不住松开了手,转到了胡胜利面前,撅着嘴不依道:“爸爸,不来了,是我,是你的女儿…”然后,拉长声音说道:“胡——梦——儿!”

 看着已经嫁给自己作老婆的女儿撅着嘴的可爱模样,胡胜利笑着说道:“我知道是我的女儿,可是,我老婆呢?!”胡梦儿立刻笑道:“你老婆就在这呀。”

 胡胜利道:“在哪儿呀?”胡梦儿急道:“这不是吗?”说着,脯,表示自己就是。

 胡胜利一见胡梦儿着急起来,马上笑着说道:“噢…原来我的女儿就是我的老婆呀,刚才我差一点忘记了。哈哈…”然后,张开臂膀将女儿老婆搂进了自己的怀抱之中,父女俩旁若无人地热烈拥抱在了一起。

 好在停车场的人并不是很多,再加上这对父女夫所在的地方又相对比较僻静,虽然有些人很惊奇这对男女的热烈拥抱,但是还是各顾各的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两人拥吻了一会儿,胡胜利悄声在胡梦儿的耳边说道:“亲亲我的乖女儿老婆,这里人多,咱们一会儿到了车上再亲近吧。”

 胡梦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碍于机场这个公共场所,怕被人看见,只好作罢,松开了拥抱父亲的双手,头靠在父亲厚实的肩膀上,跟着父亲肩并肩地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到了车前,两个人分别从正副驾驶的位置上了车,胡梦儿驾车向市区驶去。

 在离机场不远的一个路边公园的林荫之处,胡梦儿把车停在了路边,熄了火之后“嘤咛”一声,探过身子隔着变速箱急不可待地一把把也探过身子来的父亲老公胡胜利抱了过来,微微张开着的嘴紧紧地亲上了他的嘴巴。

 此时正当黄昏,胡胜利将身软如棉的女儿老婆紧紧搂住,叼着女儿的嫰舌,闻着女儿的体香,他的巴在裆中已经是高高地举了起来。

 父女兼夫的两个人拥吻了一会儿,胡梦儿抬起头来深情款款地望着与自己拥抱在一起的父亲老公胡胜利,低声说道:“爸爸,想女儿老婆了吧,要不要现在就女儿老婆的呀…”

 未等胡梦儿的话说完,早已是忍耐不住的胡胜利马上调整了一下身体,放倒坐椅,一用力把怀中的胡梦儿抱离了驾驶座位,让她骑跨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将骑跨在身上的胡梦儿宽松的长裙裙摆上翻,但见胡梦儿的裙下完全是真空的,不着一缕。除去头的玫瑰上的一缕“I”字黑亮,她的身体一片雪白,晃得胡胜利眨了眨眼睛。他火焚烧,双手颤抖着把胡梦儿的下体移到了自己的脸前,戴在胡梦儿上的那对红宝石耳坠立刻展现在了他的眼前。靡的画面让胡胜利忍不住把脸凑了上去,张嘴就将戴着耳坠的肥大连同不断摇着的耳坠一并含进了嘴里。

 “啊哦…”胡梦儿情不自地发出了一声舒叫。

 了一会儿,胡胜利将耳坠吐了出来,伸出舌头轻轻地分开,不断地用舌尖弄着戴着耳坠的玩了一会儿,他的舌尖钻进了中,并不停地翻搅进出,每进出一次,胡梦儿的便随之涌出一些。在父亲老公胡胜利的舌头玩下,胡梦儿不停的息着、呻着,一阵阵的酥麻爬上全身,双手也不自觉地钻进了裙下的房上起来。

 突然间,胡梦儿感觉一股电传遍全身,随着嘴中发出的叫,她‮腿双‬一夹,股前,一股黏稠的奔涌而出,得胡胜利满嘴满脸都是。胡胜利可舍不得女儿老婆的这些琼浆玉白白地浪费,他大口大口地咽下肚,而后又津津有味地将嘴边上的也一一用舌头进嘴中。

 没有泻火的胡胜利贪婪地吃完了女儿老婆给自己的,再也按捺不住全身的燥热,他翻身起来,将胡梦儿翻转身体,让她撅着股趴在座椅上,掏出早已是硬直的巴对准淌的了进去,大力地起来。

 胡梦儿的长裙被父亲老公翻了上去,雪白的股完全暴着,她撅着股趴俯在座椅上,承载着父亲老公给她带来的无穷欢乐,嘴中发出了“依依呀呀”的叫之声。

 听着女儿老婆嘴中发出的叫,看着自己的巴包在女儿老婆那两片戴着耳坠的肥厚之间快速地进进出出着,胡胜利加快了动速度。几百之后,一阵快袭来,胡胜利大叫一声,肚皮贴在了女儿老婆胡梦儿的股上,将一股股浓浓的进了女儿老婆的子深处。

 父女俩静静地叠加在一起享受了一会儿这无边的“”福,胡胜利把疲软的巴从胡梦儿的出,胡梦儿翻身起来,转身张开嘴将沾满了自己和父亲混合物的巴含进嘴里了一番,然后又又舌头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遍之后,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有些散的头发和长裙,回到了驾驶座位,发动汽车顺道接着即将放学的儿子胡戈回家。

 到了学校的时候,正是放学时分,熙熙攘攘的学生和家长将学校门前挤得几乎是水不通,胡梦儿把车停在了校门不远处。过了一会儿,胡戈从人丛中走了出来,看到母亲胡梦儿的车之后,走了过来,打开车门上了车。胡梦儿一边驾驶着汽车,一边满脸幸福地倾听着胡胜利和胡戈父子俩说着话。

 “爸爸,你有好长时间没有来了?”胡戈问道。

 “爸爸这段时间有些忙。”胡胜利也是一脸幸福地望着自己的儿子胡戈回答着听到问话。

 “爸爸,你干嘛那么忙呀,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不想我和妈妈啊?”说着,胡戈笑嘻嘻地看了胡梦儿一眼,然后接着说道:“妈妈可是很想爸爸的呀!”

 还没等胡胜利说话,坐在驾驶座位上的胡梦儿回过头来,撇嘴道:“哼,什么叫妈妈很想爸爸,难道你不想爸爸?!”

 胡戈马上笑嘻嘻地说道:“是,是,是我和妈妈都想念爸爸!但是好像妈妈比儿子更想爸爸哦!”胡梦儿继续撇嘴道:“什么叫我更想爸爸,我看是有人整天想着要和爸爸一起…”“”字还没有说出口,胡梦儿马上意识到自己说嘴了,脸上一红,连忙住嘴不说了。

 胡戈可不是省油的灯,立刻接过话茬,问道:“什么呀,妈妈你的话好像没说完呐,怎么不说了?!”

 “哼!”胡梦儿的脸红到了耳子,哼了一声,撇撇嘴,没再接胡戈的话茬。

 见母亲胡梦儿不再搭自己的话茬,胡戈转头对胡胜利说道:“爸爸,刚才我妈妈的话是不是没说完?”

 胡胜利点点头说道:“你妈妈的话是没说完。”

 胡梦儿一听父亲胡胜利附和了儿子胡戈的话,撅起嘴巴,撒娇道:“爸爸,你干嘛只向着儿子,难道我不是你的女儿呀?!”

 听着自己这一大一小的一双儿女斗嘴,而且又把自己也牵扯了进来,胡胜利摇摇头,伸出手爱怜地在儿子胡戈的脑袋上摸了摸,笑着说道:“好,你们母子俩呀都是我的亲亲儿女,都是爸爸的心肝宝贝,我都向着行了吧?!”

 胡梦儿和胡戈母子俩见父亲胡胜利这样说,也就不再斗嘴了。胡梦儿钻心地开着车,而胡戈仍然没闲着,把嘴贴到父亲胡胜利的耳边,调皮地悄声问道:“爸爸,这么长时间了,儿子都是一个人妈妈的,我很想再跟爸爸一起妈妈的。爸爸,你想没想呀?”

 听了儿子胡戈的问话,胡胜利也小声说道:“儿子,老爸跟你一样,也很想跟儿子一起你妈妈的!”

 说完了各自的想法,父子俩默契地一击掌,胡戈兴奋地大声说道:“好,爸爸,那咱们就一言为定。”胡胜利也附和道:“好,一言为定。”说完,父子俩“哈哈”大笑起来。

 父子俩这么一笑,弄得在前面开车的胡梦儿一头雾水,摇摇头,撇撇嘴,没说话。但是,她心里明镜似地,知道这父子俩一定又是想出了什么玩自己的坏主意了。一想到这些,胡梦儿的中已经是水泛滥了。

 吃完晚饭,胡戈去书房学习,胡胜利和胡梦儿父女俩在客厅探讨起了胡胜利的企业改制问题。这次胡胜利回来探亲,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和倪红霞商量如何筹措这部分缺口资金的。

 胡胜利坐在了胡梦儿的身边,打开公文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方案递到了她的面前说:“梦儿,这是我利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弄出来的关于我们企业的改制方案,如果按照这个方案实施的话,我们家族就可以充分把握好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成为上面提出的那部分”先富起来“的人。”

 胡梦儿作为一级领导干部,她自然领会父亲胡胜利话中的含义,于是接过材料认真地看了起来。看完,她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良久,她脸笑容地睁开眼睛,说道:“爸爸,这确实是一个很好、很大胆、很有远见的方案,既符合了上级的精神,又可以让我们家族成为象你说的那样。”

 按照胡胜利的设想,企业改制需要重新注入庞大的资金,而这笔资金的来源就是将来的最大股东,胡家要想控股企业就必须想法筹措这笔资金。对于这笔资金的筹措问题,家族的实力虽然解决了大部分,但是还有一部分缺口让胡胜利有些伤脑筋。

 这次胡胜利回来探亲,除了要享受家庭的天伦之乐之外,更重要的是与资自己的这个女儿老婆胡梦儿进一步探讨如何筹措资金的问题。他知道,在海关担任关长的胡梦儿接触的各类商人很多,尤其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商人,在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下,这些商人可以说是最富裕的,资金也是最充足的。因此,他经过一段思考之后,匆忙赶回了家中要和胡梦儿商讨这件事。

 当年的国有企业改制是上面的一个会议精神,全国各地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改制了,有的地方甚至是下了行政命令,制定了截止期。问问现在的那些所谓的“富人”们,他们有多少人就这样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主人”当然,改制的方式也就那么几种,最普遍的形式就是全体职工入股的换汤不换药的“新型大锅饭”而胡胜利想到的是如何成为大股东控股企业,可以说胡胜利的这个想法,应该是当时比较前卫的思想了。

 胡梦儿思索了一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爸爸,我看咱们要么借,要么找与我们家族相近的人入股。”

 胡胜利说道:“这些我也不是想过,但是与我们家族相近的又资金充足的可不多。”

 胡梦儿道:“爸爸,我有这样的人。”

 胡胜利疑问道:“你有?谁呀?”

 然后,胡梦儿就将倪红霞的事情跟父亲胡胜利说了。胡胜利考虑了一下,说道:“我看可以。但是,为了让她与我们家族彻底地联系起来,你还要带着儿子跟她”玩“一番母子换方能让她真正地跟我们家族一条心。”这一点,胡胜利还真跟倪红霞想到一起了。

 父女俩商量完,胡梦儿在父亲胡胜利的脸上亲了一下,腻声说道:“好了,我要去洗洗了。”然后,站起身来,扭动着股边走边说道:“爸爸,你去看看儿子学习完没,学习完了,你们父子俩收拾收拾,好一起我的。”说着,已经进了浴室。

 等胡梦儿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父亲胡胜利和儿子胡戈仰躺在客厅的地毯上,右腿分别搁到对方的左腿上,父子俩的囊贴到一起,两几乎细长短相当的大巴直立着靠拢在一起,两颗硕大的头有如正在昂头吐信的一条双头蛇。

 看到胡梦儿浑身一丝不挂地从浴室出来,胡戈兴奋地招呼道:“妈妈,你快来,骑到我和爸爸的巴上来。”

 洗漱的时候,胡梦儿就知道一会儿自己这父亲和儿子一定会想出新的花样来自己的,但是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用这样的花样。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儿子两靠拢在一起的巴,惊道:“啊!儿子,不行!啊!爸爸,不行的,我的怎么能够同时装下你们父子俩的大巴呢!?”

 没想到,父亲胡胜利却劝说道:“试一试吗,我们爷俩的巴没进去,你怎么知道你的装不下呀!”

 胡梦儿犹豫了一下,终于抗拒不了惑,心中忐忑地走到他们父子俩跟前,张开大腿跨到父亲和儿子两人贴在一起的两巴上面,慢慢蹲下身子,把早已是水涟涟的对准了“双头蛇”她先是将父亲胡胜利的进一小半,再将儿子胡戈的那涂满了自己水的巴紧紧贴着父亲胡胜利的巴往自己的,然后轻轻地股下坐,又慢慢地起身。

 如此上上下下地下坐、起身了几次之后,胡梦儿中的水越越多,胡胜利和胡戈父子俩的两巴终于全而入了她的中。胡梦儿上下耸动股,使得两巴在自己的中出入的更加顺畅起来。

 一是父亲胡胜利的巴,一是儿子胡戈的巴,两巴同时在自己的中,又又满又刺的感觉让胡梦儿不住叫起来“啊…好人…我的…啊…好儿子…亲爸爸…你们父子俩太会玩了…啊……同时入…爸爸…儿子…两巴…太了…啊…好过瘾…儿子…快…用力…妈妈…爸爸…使劲…女儿…啊哦……哦…哦…”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