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6章
 倪红霞与张黎明到海关去拜访胡梦儿关长,两人不仅发现了胡梦儿与儿子胡戈母子之间伦的秘密,而且倪红霞在与胡梦儿的谈话之中又意外地得知了胡梦儿与胡戈母子俩的父亲是同一人的意想不到情况。

 原来,胡梦儿的父亲就是当年曾经疯狂追求过倪红霞的母亲金梦,现在在省城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担任老总的胡胜利。当年胡胜利为了保护自己的父亲胡文化和幸福的家庭免遭灭顶之灾,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金梦,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娶了父亲胡文化的女秘书李开心当老婆。

 从表面上看是儿子胡胜利把李开心娶回了家,而实际上真正娶老婆的却是当父亲的胡文化,是胡文化以儿子胡胜利的名义为自己续的弦,李开心名义上是胡胜利的老婆,而实际上却是胡胜利的继母、后妈。

 李开心嫁入胡家后与胡文化实际上却过着真正的夫生活,私下胡胜利与姐姐胡可人都很尊敬地叫她妈妈。胡胜利虽然私下叫李开心妈妈,但是李开心毕竟是以他老婆的名义娶进门的,胡胜利自然是当仁不让地也要履行老公的职责,与父亲胡文化时不时地要共一番。而每每此时,胡可人都会善解人意地主动投入到父亲胡文化的怀抱之中,让李开心整个身心自然而然地融入了他们这个近亲杂且充满了天伦之乐的幸福家庭之中。

 一家人尽情地享受着天伦之乐,不久之后,李开心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女儿,是李开心结婚前就已经怀上了的胡文化的孩子。也就是这个孩子,几乎让他们胡家遭到灭顶之灾,迫着胡胜利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放弃自己深爱着的金梦替父亲胡文化把李开心娶进了家门。

 这种尽享天伦无忧无虑的幸福日子一直持续到胡可人也怀孕了,这是胡可人兑现替父亲胡文化娶李开心的承诺而为弟弟胡胜利怀的孩子。胡可人怀上了弟弟胡胜利的孩子,作为已经离婚了的胡可人来说那是非常致命的,自己的女儿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庭兑现承诺为自己的弟弟怀上了孩子,让胡文化不得不考虑这个家庭今后的问题了,他别无选择地进京找到了当年的老首长。老首长也对其曾经有过救命之恩的胡文化关爱有加,将他调到了正在进行三线建设的一家大型企业担任厂长。胡文化举家迁移到了这个偏僻的山沟企业,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全家人的人物关系也在这次迁移过程中名正言顺地以新的人物关系得以向世人宣示。

 新的人物关系是李开心理所当然地正式成为了胡文化的老婆,胡可人和胡胜利姐弟俩也就顺理成章地可以公开直呼李开心为母亲而不必再有所顾忌了。怀了弟弟胡胜利孩子的胡可人也不用再藏着掖着,怀孕生子的事情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不久之后,胡可人为弟弟胡胜利生了个女儿,也就是胡梦儿。

 随着时光的流逝,不知不觉之间,继承了母亲胡可人遗传基因的胡梦儿出落成为了一个美人坯子,身材高挑圆,面目白皙眉眼如画,琼鼻高樱嘴微翘,活脫脫又是一个风情万种让人想入非非的小胡可人。

 母亲和父亲是亲姐弟的这种特殊的家庭关系,再加上父母爱之时也从不避讳自己的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胡梦儿自然而然地就融入了这个血缘辈分关系复杂,亲情浓浓的家庭之中。

 一个风和丽的夏日里,已经完全长成了丰感大姑娘了的胡梦儿回到家里。打开房门走进屋里,见爸爸妈妈不在客厅里,她习惯性地向卧室走去。还没在走到卧室门口,远远地就听见“啪啪”的体撞击之声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早已是习以为常的胡梦儿脸上出了笑容,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向卧室门口走了过去。靠近卧室门口,胡梦儿伸手轻轻地将虚掩着的房门推开一条门,卧室中正上演着的一出宫大戏立刻展现在了眼前。

 只见,在卧室的大上,自己的母亲胡可人正骑在仰面躺在上的父亲胡胜利身上忘情地耸动着身体,婴儿臂一般长的巴随着自己身体的上下耸动不停地在自己的中进进出出着,两颗满的房不断地在胡胜利的双手之中变换着形状,醉人的哼唱之声正从她的嘴中情不自地发出着。父母的这种毫无顾忌地尽情享受着人世间无人可比的天伦之乐让胡梦儿忍不住驻足观赏起来,虽然从小父母爷爷有时甚至是四个人在一起也不避讳自己,但是象今天这样站在门外偷看父母却还是头一次。

 卧室的那张巨大的上,父亲胡胜利的大的巴随着母亲胡可人的身体上下耸动而在她的中进出着,飞溅的水不停地从她的中向外淌着,大量的水顺着不断在中进出的到了上,将单弄了一大片。

 看着自己的父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女儿正站在门外观赏着他们忘情地,胡梦儿情不自掀开自己的短裙,将自己的芊芊玉手伸进了自己的雪白内之中。当自己的手指分开自己柔了进去的时候,胡梦儿的整个心绪也随之飞回到了自己初次加入家庭伦的意境之中。

 那是胡梦儿混沌初开初懂人事的时候。一天深夜,她在睡梦中被铺的晃动和叫声弄醒,她睡眼朦胧地坐起身来,映入眼帘的是父亲胡胜利跪在高高撅着雪白的股象狗一样趴在上的母亲胡可人身后动着巴疯狂地呢。胡梦儿立刻睁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悄悄地偷看起父母的爱。

 看着看着,胡梦儿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的手自然而然地滑到了自己的部,在刚刚长出一些细细绒弄起来。着,胡梦儿就有些情不自了,她慢慢地爬了过去,伏下身子,低头钻进了父亲胡胜利跪着的‮腿双‬之间,近距离地欣赏起父亲那长的巴母亲胡可人那被撑得满满的肥中进进出出的靡景象来,从母亲胡可人肥中被父亲那巴带出的水立刻飞溅得胡梦儿脸上到处都是。胡梦儿伸出舌头将到嘴上的进了嘴里,然后伸出舌头向父母二人器的连接处去,还没等她的脸贴近父母的器官,父亲胡胜利的那两颗大大的卵蛋就已经在她的脸蛋上频频地拍打起来。

 胡梦儿本来是要用舌头去父母器官的结合部,当父亲胡胜利的卵蛋拍打自己脸庞的瞬间让她改变了主意,而是张开嘴巴直接将那两颗在自己眼前不断摇着的卵蛋含进了嘴里,然后陶醉般地闭上了眼睛。

 自己的卵蛋突然被热温暖的口腔含住,才使正在挥舞巴狂姐姐胡可人的胡胜利发现女儿胡梦儿。他放缓了动的速度,回过头来望着趴在他的‮腿双‬之间含弄着他的卵蛋的女儿,他的眼神中满是爱怜的惊喜“咦…梦儿,你怎么…”

 撅着股趴在上正享受着的胡可人突然发现弟弟胡胜利的巴放缓了动的速度,她不情愿地嘴中喃喃着“快…快…怎么不…不了…咦…”嘴中说着,她回过头来也发现了嘴里含着父亲胡胜利卵蛋的女儿胡梦儿。

 看到女儿胡梦儿趴在自己高高撅起起的股后面吐着父亲胡胜利的卵蛋,胡可人的脸上出了甜蜜的笑容,她向前爬了爬,将弟弟胡胜利仍然在自己中的巴退了出去,转过身来,撅着自己肥白的大股笑眯眯看着女儿胡梦儿陶醉般地吐着父亲的那两颗大卵蛋。

 依然忘我地在嘴中吐着父亲的大卵蛋突然意识到父母不再动了,她睁开眼睛,发现父母正笑咪咪地看着自己,羞得胡梦儿连忙又闭上了眼睛,但是却没有将含在她嘴中的父亲胡胜利的大卵蛋吐出来。

 看着女儿胡梦儿虽然害羞,但是却没有将自己嘴中含着父亲的大卵蛋吐出来,胡可人满脸笑容地爬到她的身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鼓励道:“乖女儿,你爸爸大巴的味道比他卵蛋的味道更好,尝一尝,真的你会永远忘不掉的!”胡可人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弟弟胡胜利把他那仍然沾满自己水的大进女儿胡梦儿的嘴中。

 听了母亲的话,胡梦儿乖乖地张开了嘴巴,将含在嘴中的卵蛋吐了出来,胡胜利也心领神会地将自己沾满了姐姐胡可人水的大巴抵到了女儿胡梦儿的嘴边。此时,胡梦儿的心里还有些迟疑,对父亲胡胜利抵在自己嘴边的巴应不应该进嘴里。

 看出了女儿的迟疑,胡可人鼓励地在女儿的头上轻轻地拍了拍。得到母亲的鼓励,胡梦儿深一口气,闭上眼睛,慢慢地张开了小嘴,把舌头伸了出来,先是颤抖着在父亲那沾满了母亲水的大头上轻轻地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咸中带腥的水之味溢满口中。

 见女儿胡梦儿张开了嘴巴伸出舌头自己的头,胡胜利顺势将自己的巴轻轻地顶了顶,试图进她的嘴里。胡胜利巨大的头被胡梦儿的牙齿挡在了嘴边无法进入,他向姐姐胡可人看去,眼中满是渴求之意。胡可人会意地笑了笑,鼓励似地在胡梦儿的头上轻轻拍了拍。胡梦儿乖巧地张大了嘴巴,试着把父亲的那颗巨大的头含进嘴里,由于头巨大,她皱了皱眉,还是硬撑着往自己的嘴里

 看着自己的大巴慢慢地被女儿进了嘴里,一股紧紧的热热的包裹立刻让胡胜利有了一种飞上天了的感觉,忍不住向前巴。这一不要紧,胡梦儿立刻就被顶得几乎呕了出来。胡可人见状,马上制止弟弟道:“哎…胜利,你轻点,梦儿受不了你那巴!”

 胡胜利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巴向后退了退,待女儿重新适应了后,他又向前顶了顶。逐渐适应了父亲大巴的胡梦儿也配合地开始吐起父亲的巴。

 胡胜利惬意地扶住女儿的小脑袋,嘴中发出了呻之声“啊哦…乖女儿…嗯…”嘴巴被父亲的那巴撑得满满的,胡梦儿只好张大了嘴巴任由父亲的大巴慢慢地动着,口水顺着她的嘴角了出来,一丝丝的口水滴到不断摇着的卵蛋上,把卵蛋弄得漉漉的。

 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弟与女儿快活的样子,有心成全他们父女俩的胡可人爬起身来,张开‮腿双‬,用手指分开,把她漉漉的的部贴到了胡胜利的脸上,双手捧着弟弟胡胜利的脑袋,让他整个脸都埋进了自己的‮腿双‬中间,嘴中劝道:“胜利,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看你干脆就把咱们的也女儿了得了!”

 正在父亲胡胜利的吐着大巴的胡梦儿听了母亲胡可人的话,那种错的感觉让她心中一阵颤栗,只觉得浑身发烧,,脑中一阵眩晕,七魂六魄都随之飞上了天!

 等胡梦儿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靠在了母亲胡可人的怀里,而父亲胡胜利则拉开了她的‮腿双‬,跪趴在她的‮腿双‬中间,只感觉到一个热热软软滑滑的东西,不停地在她的蒂间轻轻地扫动着,让她身心不时地痉挛着。

 虽然自己家庭的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胡梦儿早已熟悉,但是毕竟她还是一个‮女处‬,还没有真正地完全融入,知道接着就要发生什么事情的她害羞地把头埋进母亲胡可人的怀里,既有些害怕又十分期待的心情让她连忙闭上眼睛根本不敢再睁开了。

 见女儿胡梦儿虽然害羞地躲在自己的怀里,但是却没有十分反对,胡可人鼓励弟弟道:“胜利,来,女儿已经准备好了,你这个当父亲的可以她的了!”

 然后,轻声提醒胡梦儿道:“乖女儿,你爸爸的大巴就要你的了!”

 听了母亲胡可人的话,胡梦儿的心一颤,她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只见父亲胡胜利一手扶着他那自己常见的过母亲胡可人、李开心的大巴已经抵在了自己早已是漉漉的道口,鹅卵般的头不停地来回摩擦着。

 胡梦儿从小就见识过父母爷爷之间的爱,也知道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在她的内心深处早就渴望着加入其中,现在父亲的那巴就要进自己这个尚未开垦过的小嫰里了,她反而有了一种特别轻松的期待。

 “啊哦…”期待中的胡梦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中一下子被撑得满满的,虽然有些丝丝拉拉的疼,但是并没有传说中的那般疼痛。随着那的热热的在自己下体中的慢慢动,以及母亲胡可人在她房上不断地抚摸捏,下体中有种的需求亟需去填充、去止

 看到女儿胡梦儿紧锁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来,胡胜利开始体贴地慢慢地动起他在女儿下体里的巴。从胡梦儿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她虽然对自己人生的第一次还是有些不适应,但已经是开始努力地去享受的快乐了。

 看着父女俩已经慢慢地陶醉在了爱之中,胡可人舒服地靠在上欣赏起弟弟胡胜利的巴在他们的女儿胡梦儿的小中进出的靡情景!胡可人不可思议地琢磨着,弟弟胡胜利的巴那么大、那么,怎么可以在他们的女儿胡梦儿那么小的里蛇一般地进出自如呢!巴上面满是女儿的‮女处‬血与分泌物,点点落红与透明体的混合物从父女俩器官的隙中不停地向外溢出着,发出了“咕唧咕唧”的声音。

 随着一波波快的到来,人生中的第一次高很快就把初经人事的胡梦儿淹没在了头之中。就如同飘在云端里一般的胡梦儿情不自地哼唱起来“啊…爸爸…嗯啊…我…要…要飞了…飞了…啊…好美…”

 看着女儿胡梦儿完全陶醉在快之中,胡胜利并没有动,他的巴仍然深深地在女儿的道里,硕大的头紧紧地抵在女儿的子颈上,把他滚热的播散进了女儿的子深处。

 经过一阵强烈的颤抖之后,胡梦儿的身体渐渐地软了下来。胡可人爬到了仍然器官连在一起的父女俩身边,轻声地问道:“好女儿,美不美?爸爸的巴好不好?”

 已经完全进入痴状态的胡梦儿嘴中含糊不清地喃喃道:“啊哦…好…好累…啊…”再就没了声息了。

 看到女儿胡梦儿进入痴状态,胡可人的脸上出了笑容,她伸出手来抓住弟弟胡胜利刚刚从女儿开过苞的小中退出来的沾着点点滴滴女儿‮女处‬血的仍然立着的巴,转身跨坐上去,将硕大的头抵在早已是得一塌糊涂的口,嘴中味十足地说道:“亲弟弟,咱们女儿的小你已经过了,来,现在该姐姐的啦!姐姐的!”

 胡胜利虽然刚刚过女儿胡梦儿,但是毕竟女儿还是个‮女处‬,他根本就没有尽兴,现在姐姐已经把自己的大巴顶在了她的口上,他毫不迟疑地用力一顶“噗嗤”一声,硕大的头一下子就顶进了姐姐胡可人的里面去了!“啊…”胡可人立刻被得舒地长长地大叫了一声。

 母亲胡可人的一声大叫,将沉浸在痴之中的胡梦儿惊醒了过来,她微微地睁开眼睛,只见母亲胡可人扭动着身躯,父亲胡胜利的那刚刚过自己小的大巴正在母亲胡可人的快地进出着,脸上满是情和浓浓的快乐。

 看着母亲胡可人那满脸幸福和快乐的表情,胡梦儿本来还有些紧张、担心母亲是否怪罪自己的忐忑心情立刻轻松了许多。心想,既然父亲胡胜利的巴刚刚过自己的,而现在又能够母亲的,说明母亲根本就没有怪罪自己。她虽然还有些害羞,但是心中回想起自己家中亲人间的那种无拘无束的快乐,那种血浓于水的幸福,暗暗发誓,自己要把全身心都交给这个特别的家庭,从中获得世俗常人根本不可能得到的最大幸福和快乐。

 自从胡梦儿在母亲胡可人的怂恿下将自己最珍贵的贞交给父亲胡胜利之后,父女俩就变着各种姿势和花样,不管什么时间,也无论什么地点,只要父女俩兴之所至,就会拉开架势就来,有的时候也会把胡可人拉入进来一起群,甚至会把胡文化、李开心统统都拉入进来共同上演一出合家…几年之后,学习成绩优异的胡梦儿顺利地考入了北京的对外经贸大学。已经早已离不开女儿的胡胜利在胡梦儿上学的这四年间可以说是用度如年来形容胡梦儿不在身边的生活也决不为过,每次与姐姐胡可人,抑或是李开心的时候,他嘴中念叨的都是女儿胡梦儿。

 知道弟弟胡胜利心思的胡可人一次与弟弟之后,在回味着爱给姐弟俩带来愉悦的同时进行了彻夜深谈。胡胜利将姐姐胡可人那人的体紧紧地搂在自己怀中细致抵抚摸着,一想到要与姐姐分别很久,一种莫名的愁绪涌上自己的心头。姐弟俩经过长期的爱沐浴和情感沟通,胡可人能够体会到弟弟此时此刻的心情,她深情地爱抚着弟弟的身体,她的手滑到了弟弟的‮腿双‬之间,握住了他那立滚烫的巴,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快意立刻入心底。

 胡可人一边用娴熟之极的手法上下‮弄套‬着弟弟胡胜利的巴,一边劝慰着“好弟弟,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为了亲爱的父亲,你牺牲了很多很多。

 这次到了省城,我看你应该再娶个老婆,成立个自己的家吧!”

 胡胜利一边把玩着姐姐的头,一边说道:“姐姐,你不要再说什么牺牲不牺牲的了,为了这个家,这不算什么。”说着,在胡可人的头上捏了捏,说道:“何况我还有姐姐你呢吗!”

 “哎呀…”胡可人感觉到自己的头被弟弟胡胜利捏痛了,不住呻了出来,然后说道:“有姐姐也不行啊,姐姐毕竟不是你的老婆,你应该再娶个老婆的。”

 听姐姐胡可人这样说,胡胜利笑着说道:“姐姐,要不你干脆就嫁给我当老婆得了,更何况咱们姐弟俩已经有了咱们自己的女儿,你嫁给我当老婆也是天经地义的。”

 胡可人听弟弟说让自己嫁给他当老婆,认真地说道:“那可不行,我嫁给了你当老婆,爸爸怎么办?”胡胜利说道:“那不还有开心照顾爸爸吗。”

 “嗯…”胡可人顿了一下,随之坚定地说道:“那也不行。虽然姐姐也深爱着你,但是,如果让我在你和爸爸之间选一个人的话,我还是要选爸爸的,因为我的心里更爱爸爸。”

 胡胜利听了姐姐胡可人的心里表白,没再说什么。见弟弟胡胜利没吱声,胡可人继续说道:“这次你去省城,姐姐真的有些放心不下,身边没个女人照顾…哎…”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胡可人握着弟弟胡胜利巴的手紧了一下,笑着说道:“有了,弟弟,我看干脆你娶咱们的女儿当老婆得了!”

 胡可人的建议立刻让胡胜利眼前一亮,心头紧跟着剧烈地跳动起来,抱着胡可人的双手紧了紧,低头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姐姐,你的意思是让我娶梦儿做老婆?那…那样…”顿了顿,嗫嚅道:“那样合适吗?”

 胡可人被胡胜利搂得紧紧的,她的后背都能够感觉到他心脏的剧烈跳动,笑着调侃道:“刚才还说要娶我当老婆呢,现在一听要娶女儿做老婆,心马上就飞到女儿那里去了。”

 胡胜利一听自己的心思被姐姐说破了,连忙分辨道:“不是,不是,我是说…”

 “说什么?”胡可人打断他的话,笑着说道:“姐姐不是埋怨你,这么多年你做了很大的牺牲,你也确实该成个自己的家了。至于…咱们女儿是否嫁给你,只要你愿意,女儿那由我呢。”

 听了姐姐胡可人的话,胡胜利兴奋地将她当做了女儿一把摁倒在上,劈开‮腿双‬扛上肩头,立的巴对准早已是水涟涟的口,身子一“噗嗤”

 一声刺了进去,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地冲杀,胡可人嘴中随之发出了快的娇之声“啊哦……好…啊…”胡胜利‮腿双‬跪在上,双手抱着姐姐胡可人肥白的股,低下头一边欣赏着自己的大巴在姐姐的肥中进进出出的靡景象,一边加快了动的节奏,得胡可人好似狂风骤雨中摇摆的杨柳,癫痴狂,罢不能。

 连了三、四次之后,胡胜利再一次将他的进这个为他生育了女儿胡梦儿的姐姐胡可人的肥之中,然后软趴在了她的身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单上一片狼藉,姐弟俩之后的爱和汗水弄得到处都是。

 其实,胡可人早就了解了女儿胡梦儿的心思,对促成他们父女俩成为夫早已是成竹在。胡梦儿读大学这四年间,在母女俩的通信当中,胡梦儿早就把自己要嫁给父亲胡胜利的心思告诉给了母亲胡可人,只不过瞒着胡胜利而已。每次的信件当中,胡梦儿都会将自己思念父亲、思念家人的心情向母亲胡可人诉说一番。胡可人也会在她的回信当中安慰女儿,将父亲胡胜利思念她的相思之苦讲给她,鼓励她坚定信心将来就嫁给父亲做老婆。

 当胡可人把女儿胡梦儿写给自己的满含着她思念父亲胡胜利的信件交给胡胜利之后,胡胜利心中忐忑地、慢慢地、细细地研读起来。其中的一封信这样写道:

 “亲爱的妈妈:

 刚刚起,女儿忍不住拿起笔来给您写信,女儿好想好想您和爸爸!尤其是更加想念爸爸!昨夜我又梦见了您和爸爸,梦见了趴在您和爸爸的下,爸爸骑在您的身上着您的,爸爸的大巴在您的中不停地进出着,您的水被爸爸的大巴从您的中带出来,四处飞溅,溅得我满脸都是。我看得难耐,央求爸爸也用他的大我的,可是妈妈您就是不让爸爸将他的大巴从您的中拔出来,急得我只好把手指头进自己的中自。看着爸爸的大巴在您的中进进出出,我急得口水直,早晨起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枕头全了,枕巾上全是我的口水。

 妈妈,一想起您和爸爸在一起的情景,我都有些嫉妒您了,恨不得爸爸的不是您,而是我这个女儿。妈妈,我现在感觉我越来越离不开您和爸爸了,虽然您和爸爸生育了我,但您是爸爸的亲姐姐,您并不想做爸爸的老婆,我知道,在您的心中爷爷才是您的最爱,您最想的是嫁给爷爷做老婆。妈妈,您知道吗,女儿我跟您一样,我也非常想嫁给父亲做老婆。我想,我要嫁给爸爸,妈妈,您一定是同意的。

 妈妈,您来信说爸爸已经调到省城工作了,近期就将来省城赴任。您知道,我是多么盼望着爸爸早点来呀,我天天想着爸爸就在我的身上,用他的大巴不停地着我的,想着被爸爸的大着的死的夜夜…”

 女儿胡梦儿写给母亲胡可人的充满自己极其隐私的信,读得胡胜利心澎湃,他完全被女儿信中的内容所感染了,他恨不得马上就将心爱的女儿搂进自己的怀中,劈开她的‮腿双‬,让自己早已是立起来的大巴立刻进女儿温暖的小之中。

 四年的大学生活不知不觉之间就过去了,毕业之后,胡梦儿被分配回了家乡的海关工作。女儿回到了身边,一家人自然是笑逐颜开,而胡胜利则更是心花怒放。

 这天,胡梦儿骑在父亲胡胜利的身上,一边缓慢地摇动着丰的身躯,一边问四肢摊开着仰面躺在旁边的母亲胡可人“妈妈,这个月我的月事到现在还没来,你说我是不是怀孕了?”

 刚刚被弟弟胡胜利得高连连瘫软在上的胡可人一听胡梦儿的话,立刻精神起来“什么?你说你怀孕了?”

 胡梦儿的话胡胜利也听见了,他不猛地向上动了一下身体,大声问道:“梦儿,你说你怀孕了吗?你怀的是谁的?”t听到父母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话,胡梦儿扭动着身躯娇嗔地说道:“是爸爸您的呗,还能是谁的!”

 一听女儿怀的孩子是自己的,胡胜利立刻兴奋地大力动起在胡梦儿中的大巴,嘴中声叫喊起来“女儿要给我生儿子啦!女儿要给我生儿子啦!”

 叫一声大力动一下巴,叫一声大力动一下巴,羞得胡梦儿扭捏地嗲声道:“爸爸,你好坏!你都把人家疼了!啊哦…”旁边的胡可人立刻对兴奋的几乎得意忘形的弟弟胡胜利提醒道:“轻点,看把你高兴的,别把女儿肚子里的孩子给掉了。”听了姐姐胡可人的提醒,胡胜利立刻放缓了动作,不敢再大力动他那个在女儿中暴着的大巴了。

 看到弟弟胡胜利如此乖巧,胡可人满脸笑容,不失时机地说道:“梦儿,你还想不想兑现你跟妈妈说过的话啦?”胡梦儿被母亲突然的问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妈妈,您说的是什么事呀?”胡可人笑道:“就是你要嫁人的事情啊。”

 一听母亲胡可人说自己嫁人的事情,胡梦儿马上急道:“我都怀了爸爸的孩子,我干嘛要嫁人呐?!”胡可人逗她道:“你不嫁人老是腻在家里干什么?”

 胡梦儿着急道:“那我就嫁给爸爸,何况…”胡可人道:“何况什么?”

 胡梦儿道:“何况我已经怀了爸爸的孩子。”说着,她扭动了一下骑在胡胜利身上的娇躯,撒娇道:“爸爸,爸爸,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我要嫁人也要嫁给爸爸!”

 胡胜利笑着答应着“好好好,就嫁给爸爸好啦!”然后,装作向胡可人求情道:“姐姐,既然梦儿要嫁给我,那我干脆就娶女儿做老婆得嘞!”

 胡可人沉思了一番,装作无可奈何般说道:“好吧,既然你们父女俩都这样想,我也只好答应了,就让女儿嫁给你吧。哈哈…”说罢,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