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4章
 欣赏过了乐敬衣和许晴晴祖孙俩表演的另类芭蕾舞,母亲倪红霞又附和儿子许匿和女儿许晴晴的倡议全家人一起拍摄另类的体“全家福”给乐敬衣祝寿。

 一家人拍摄着“全家福”的同时,自然又是“福”全家福了,把个生日聚会立刻就搞得是靡、热闹非凡起来…每次为或是外婆过生日,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都没有今年给乐敬衣过生日这么高兴,虽然每次两人都能够得到一大堆礼物,但是今年的这个生日派对却让小兄妹终身难忘,而且让他们兄妹俩的人生完全走向了另一个世界。

 也就是在这次乐敬衣的生日派对上,许匿和妹妹许晴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礼物”也是改变了他们小兄妹俩人生的重要“礼物”——许匿得到了家里的所有女人乐敬衣、外婆金梦、母亲倪红霞;许晴晴得到了家里的所有男人爷爷许还河、外公倪匡印、父亲许是之。

 幸运的是,许匿刚刚成为成人,许晴晴还没有完全成为成人就加入了家庭的伦行列,这与家庭的最初设想是完全不符的。按照家庭的设想,家里的这些“大人”应该是不让两个孩子过早地介入到家庭的这个伦行列中的,待到两个孩子结婚后,在适当的时候再让他们俩了解家庭的伦情况,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加入进来,但是乐敬衣的生日派队让他们俩提前加入了进来,而且是在全家人先是知道了这小兄妹俩早已是兄妹伦的情况下加入的,这也算是命中注定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就如同鱼儿得水“穿”游于家人之间,尽情地享受着家人间的伦之戏、家庭的天伦之乐。小兄妹俩就象是被宠坏了的孩子,只要是不上学,一有时间一定会腻在大人的怀里撒娇,直到他或她同意为止。许匿那与其年龄不符的巴把家里每个女人,从乐敬衣、外婆金梦到母亲倪红霞、妹妹许晴晴的了无数次;许晴晴的小更是被爷爷许还河、外公倪匡印、父亲许是之、哥哥许匿各种不同的了个遍。

 在这个性泛滥的伦大家庭里,每天都可以目睹到家人伦的的场面,而且大家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对于许匿和许晴晴来说,这种刺的家庭伦却始终让他们小兄妹俩乐此不彼,有着永远的新鲜感和参与的冲动。

 乐敬衣的生日派对过后不久,她就践行自己的承诺,把儿媳妇倪红霞引见给自己的老相好张黎明。她拨通了张黎明办公室的电话,三声振铃之后,电话的那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喂,哪位?”

 乐敬衣马上说道:“是我,敬衣呀。”对方兴奋的声音也马上传了过来“敬衣!你好!有事吗?”乐敬衣答道:“难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啦?”对方马上说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好长时间没有跟你通电话了,”然后低了声音说道:“真的想你了。”乐敬衣一撇嘴道:“想我?不会吧,家里又是女儿又是老婆的,”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丈母娘,哪还能想我呀!”

 听出来乐敬衣的话中满是酸酸的味道,对方马上说道:“我说的是真心话,何况我女儿和老婆还经常念叨你呢。”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哎,对了,还有。我丈母娘从国外回来了,住一段时间还要回去,你们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她现在已经有身孕了,也不方便出门,哪天你有时间到我们家来,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了。”

 听张黎明说他的丈母娘从国外回来了,而且还有了身孕,乐敬衣马上笑着问道:“怎么,你丈母娘终于怀上了你的孩子?”

 听了乐敬衣的问话,张黎明话语中充满了自豪地说道:“是的,”小雪儿“终于给我怀上孩子了。”乐敬衣关心地问道:“怀孕几个月了?”张黎明答道:“大概七、八个月了吧。”乐敬衣问道:“那不是还有两个来月就要生了吗?她怎么现在回国了?”张黎明的话语中满是无奈地说道:“可不是吗,她说想念我,又说生孩子的时候我又不能在她身边,所以趁着还没临产,这不就赶着回国了吗。”

 听了张黎明那满是无奈的话语,乐敬衣同情地说道:“也好,她在国外一个人也怪寂寞的,不像你在家里又有女儿又有老婆陪着你。”

 听了乐敬衣的话,张黎明也感慨道:“是呀,有的时候,一想到这,真是怪心疼她的。”乐敬衣笑道:“你别假模假样的啦,你们男人呐,总是想着让女人给你们生孩子,可女人怀孩子、生孩子的苦楚你们却不怎么关心了。”

 听了乐敬衣的话,张黎明马上反驳道:“谁说我不关心了。”乐敬衣笑着说道:“好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家里的那三个”雪儿“了,还真是想她们了,改我到你们家去看望她们。”

 听乐敬衣说要去看望自己家里的女人,张黎明一语双关地小声说道:“过几天,我安排咱们”聚一聚“,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聚“了,她们俩还跟我说了好几回呢。”说这话的时候,张黎明感到裆里的巴立刻硬了起来。

 乐敬衣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好,我等你的电话。到时,我再给你送个惊喜。”

 说完,放下了电话。

 几天后,乐敬衣与张黎明约好了日子,就带着儿媳妇倪红霞来到了张黎明的家。

 张黎明毕竟是市长,居住的是独门独院的二层楼房,楼下是客厅和厨房,楼上是卧室。乐敬衣和儿媳妇倪红霞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张黎明的老婆李雪儿走了出来给她们婆媳俩开门。打开院门,李雪儿热情地与乐敬衣打着招呼“敬衣来了,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怪想你的!

 来,快请进。”说着,把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让了进来。

 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跟着李雪儿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中的白玉雪见她们进了客厅,一边跟她们打着招呼,一边有些费劲地着大肚子站了起来。

 乐敬衣一见白玉雪着大肚子从沙发中费劲地站了起来,连忙说道:“阿姨您怀孕了,快坐着不要动。”白玉雪一脸自豪地‮摩抚‬着自己的大肚子,笑着说道:“没事,再有两个月就到预产期了,多动动,有利于生产。”

 李雪儿把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让到沙发上,自己就到厨房去给她们准备水果点心去了。坐下后,乐敬衣把倪红霞介绍给白玉雪道:“阿姨,这是我儿媳妇红霞。”倪红霞马上站起身来问候道:“阿姨好!”白玉雪笑着夸奖道:“我说是谁这么漂亮呢,原来是你的儿媳妇呀!”

 三人坐下后,白玉雪对乐敬衣说道:“敬衣呀,我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真是想你了。”乐敬衣也乖巧地说道:“是呀,我也想你们呐。”白玉雪有些伤感地说道:“在国外,我一个人真是有些寂寞,有的时候,一想起咱们这些人在一起快乐的时候,真的有些受不了。”

 听了白玉雪伤感的话语,乐敬衣善解人意地说道:“一个人本来就寂寞,更何况还是在异国他乡。不过,现在看起来好了,你就要生小宝宝了。等有了小宝宝,你就不会寂寞了。”

 听了乐敬衣那善解人意的话语,白玉雪心情立刻有了好了起来,她不无向往地说道:“是呀,等适当的时候,黎明和雪儿他们也到了国外,我们再在一起生活,再生几个孩子,充分享受天伦之乐…”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对乐敬衣说道:“敬衣,到时候你们家也移民到国外,我们一起享受这如同天堂般的快乐,你说好不好?!”

 白玉雪、张黎明还有乐敬衣本来是芭蕾舞团的连续三任团长,也是文化局的三任局长,乐敬衣是现任的局长,张黎明当上了市长,而白玉雪则赋闲在家,后来为了给张黎明生孩子,先行移民去了澳洲。

 乐敬衣自然与白玉雪的话题比较多一些,她们从工作谈到生活,最后谈到了白玉雪怀孕的事情上。

 一说到怀孕的事情,白玉雪的话匣子立刻就打开了,她从为了给女婿张黎明生孩子,到移民去了澳洲,再到怀孕,一直到现在,她如数家珍般地讲给了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听。

 自从女儿李雪儿接纳了自己也成为了女婿张黎明的“小老婆”白玉雪与女婿的关系也从隐秘变成了公开,母女同侍一夫,共享天伦,其乐融融。

 在一个张黎明完了一家三代大小女人之后,当他正在把自己如注的进女儿张雪雪子的时候,四肢摊开着仰身躺在特制大上的白玉雪对跟自己一样也被张黎明得顺着道往外水的女儿李雪儿说道:“大雪儿,妈妈…小雪儿怀孕了。”

 “什么?!小雪儿你说什么?你说你怀孕了吗?!”还未等李雪儿说什么,大巴依然在女儿张雪雪中的张黎明惊异地问道。

 “你的小雪儿怀孕了。”脸色红润,一脸陶醉的李雪儿替母亲白玉雪说道。

 听了老婆李雪儿的话,张黎明又惊又喜,一边眼中满是疑问地望向丈母娘白玉雪,一边作势把正在女儿张雪雪的中倾注的大巴拔出来。

 这下,张黎明身下的女儿张雪雪可不干了,用她的小手握成小拳头在父亲张黎明的膛上捶打着说道:“坏爸爸,坏爸爸,别把巴拔出去,雪雪儿要爸爸把给女儿,别只让大雪儿、小雪儿给你生孩子,雪雪儿也要怀上爸爸的种,雪雪儿也要给你生孩子。”

 听了身下的女儿张雪雪嚷嚷着也要像她母亲和外婆一样怀孕,给自己生孩子,张黎明立刻把自己因为突然听到丈母娘说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而激动得差一点拔出来的正在女儿张雪雪的大巴又疯狂地顶了顶。顶得张雪雪忘情地叫起来“啊哦…爸爸…你的大巴好大…得女儿的小…啊…太好了!”

 听自己的母亲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又听到自己的女儿在自己老公的身下被叫着,李雪儿的幸福之感油然而生。自从接纳了母亲和女儿与自己一起分享自己的老公,母亲白玉雪多次央求自己同意她给自己的老公生个孩子,自己虽然不反对母亲给老公生孩子,但是母亲却一直怀不上孕。今天突然听母亲说怀孕了,她从心里为母亲能够为自己的老公怀上孩子而高兴,也为母亲能够再给自己生个弟弟或者妹妹而高兴。

 李雪儿爬起身来,靠到母亲白玉雪的身旁,伸出一只手摸上母亲绵软光润的肚皮,关切地问道:“妈…小雪儿,怀孕多长时间了?”白玉雪羞涩地回答着女儿的话“有两个月了吧。”

 李雪儿一听,用另一支手在她的股蛋子上拍了一巴掌,嗔道:“都两个月了!你怎么才跟我们说呀!”白玉雪道:“起初,我也不敢确定,怕弄错了又被你和雪雪儿笑话,所以我就没敢早点说出来。”

 听了母亲白玉雪的话,李雪儿在母亲的股蛋上捏了一把,微笑着对巴仍然在女儿张雪雪中还没有拔拔出来的老公张黎明调侃道:“老公,这下好了,这回丈母娘真的被你怀了孕,终于可以足小雪儿要给你生孩子的愿望了!”

 听了老婆李雪儿的话,张黎明一边从女儿张雪雪的中向外拔出着刚刚的大巴,一边兴奋地大叫道:“哦!太好了!小雪儿,怀了我的孩子,丈母娘的肚子里终于有了女婿的种!”

 看着老公张黎明那兴奋得意的样子,李雪儿提醒道:“老公,你别得意的太早。丈母娘怀了你的孩子,你想没想过这个孩子怎么生出来?先不说小雪儿的年龄问题,就是小雪儿的身份让她如何把孩子生出来呀。”

 没想到,张黎明却有成竹地说道:“关于这一点,你们放心,我早已做了具体安排。”李雪儿疑问道:“你早已做了安排?”

 看着老婆李雪儿那满是知究竟的眼神,张黎明笑着说道:“是这样的。自从小雪儿提出要给我生孩子以后,我就着手做了小雪儿生孩子的一系列准备,为小雪儿办理了移民澳洲的手续。”

 听老公张黎明说他为母亲办理移民澳洲的手续,李雪儿马上追问道:“那现在手续办理的怎么样了?”张黎明笑着感慨道:“这人呐,要是运气来了,什么好事都会接踵而至的,这不,昨天我刚刚拿到已经办好的手续,今天就听到了小雪儿怀孕的好消息,这不是双喜临门吗!”

 听了老公的话,李雪儿立刻一把搂过身边母亲白玉雪,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这下可好了,小雪儿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到澳洲为她的女婿生孩子去了!再不用为自己的身份问题而苦恼了!祝贺你,妈妈,我的小雪儿妹妹!”说着,又在她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白玉雪正讲的起劲,张黎明的女儿张雪雪搂着父亲的胳膊依偎在他的怀里,如同情人一般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张黎明从楼上下来,乐敬衣和儿媳妇倪红霞礼貌地从沙发中站了起来。

 张黎明和女儿张雪雪走了过来,还没等张黎明说话,眼尖的张雪雪就对站在乐敬衣身边的倪红霞感起了兴趣,大声说道:“这位姐姐,你好漂亮啊!”倪红霞也连忙回应道:“小妹妹,你也很漂亮呀!”

 听了女儿张雪雪对倪红霞的赞美,张黎明也注意起了乐敬衣身边的倪红霞。

 只见,倪红霞身穿一件的粉红色的无袖连体紧身短裙,短裙的下摆刚好过膝,脚上是一双线条简单的白色高跟凉鞋,一头飞瀑般柔亮的长发,脸色红润,明眸皓齿,身材苗条,肌肤似雪,浑身充满了青春甜美与成的魅力,根本不可想象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看着眼前靓丽的倪红霞,张黎明立刻来了兴趣,转头看向乐敬衣,问道:“敬衣,这位漂亮的女士是谁呀?”

 一看张黎明看着倪红霞那放光的眼神,乐敬衣心里就乐了,脸上满是暧昧地、和着他的口气调侃道:“这位漂亮的女士是我的儿媳妇倪红霞。”

 还没等张黎明说话,倪红霞就热情地伸出了自己的手,主动地握住了张黎明的手,问候道:“张市长好!”同时,在张黎明的手上不被人察觉地用小手指勾了勾他的掌心。张黎明立刻会意地紧了紧自己的手,回应着倪红霞,嘴中寒暄道:“你好!你好!”然后,伸手一指沙发客气道:“请坐!请坐!来,敬衣,咱们坐下来说话。”

 张黎明礼貌地让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坐下说话,然后自己也坐在了丈母娘白玉雪的身边,并把一支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关切地问道:“妈妈,您感觉好点吗?肚子里的小家伙还淘气吗?”白玉雪满脸笑意地轻轻‮摩抚‬起的肚子,幸福地说道:“还好,就是这个小家伙总是淘气,动不动就踢我的肚子。”张黎明笑着安慰道:“妈妈,您别生气,等小家伙出生了看我不打他的股给您出气的。”

 白玉雪一听女婿张黎明说要打还未出生的孩子的股,连忙制止道:“别,你可不能打孩子的股,他还未出生你就要打他的股,我可舍不得。”听了丈母娘白玉雪的话,张黎明笑着答应道:“好,好,不打就不打,一切都听您的。”

 一直搂着父亲张黎明的胳膊依偎在他怀中的张雪雪则在父亲坐下的同时,也顺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身体又腻进了他的怀中,乖乖地听着父亲与外婆说话。

 看着张黎明与丈母娘白玉雪打情骂俏般地对话,乐敬衣和倪红霞互相看了一眼,都忍俊不地一边抿嘴笑着,一边也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坐下后,倪红霞穿的紧身短裙下摆便缩到了膝盖以上,雪白人的小腿和一大截大腿从短裙里了出来。由于没穿丝袜,倪红霞那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立刻发出了耀眼的之光,把张黎明的目光立刻吸引了过去。

 倪红霞立刻感觉到了张黎明的视线被自己的‮腿双‬吸引了过来,她有意无意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自己的‮腿双‬略微劈开一些,又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裙摆向上拉了拉,让自己的裙底风光隐隐约约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倪红霞今天与婆婆乐敬衣来见张黎明的时候,乐敬衣就教唆她如何赢得张黎明的青睐,如何着装。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乐敬衣跟她讲述了张黎明他们全家人在家的时候从不穿内衣,有时甚至出行也是真空上阵的秘密。所以她建议倪红霞和自己到张黎明家的时候,都不要穿内衣,就这么真空着,同时还要将自己的修剪的整齐了,应付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因此,今天倪红霞来见张黎明,婆媳俩还真是精心装扮了一番才来的。

 看到了倪红霞那不着内的裙底,张黎明立刻兴奋了起来,裆里的巴情不自地硬了起来。坐在他大腿上的女儿张雪雪立时感觉到了父亲的巴硬了起来,并顶在了自己的股沟上。她很纳闷父亲那刚刚过自己的巴怎么突然又硬了起来,立刻就口无遮拦地大声说了出来“爸爸,你刚刚过我的了,怎么你的巴又硬起来了?”

 女儿张雪雪的这句话,立刻把张黎明弄得满脸通红起来。坐在张黎明身边的丈母娘白玉雪一见他听了张雪雪的话居然脸红起来,也十分纳闷起来,她满脸狐疑地问道:“黎明,你怎么了?怎么听了雪雪的话也会脸红?”然后,看了乐敬衣一眼,继续说道:“敬衣也不是外人,跟我们家一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至于让你这么脸红吗?”

 实际上,张黎明为什么脸红,倪红霞最清楚,乐敬衣也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只有白玉雪和张雪雪这外婆外孙女俩还蒙在鼓里,但是,既然张黎明没有说破,乐敬衣和倪红霞这婆媳俩也不会说破,只是不动声地笑着不说话。

 正在张黎明尴尬地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李雪儿端着水果从厨房回到了客厅,张罗着让大家吃水果把窘迫的张黎明解救了出来。他立刻差开话题,拿起一个苹果首先进了张雪雪的嘴里,笑着说道:“雪雪,来吃个苹果。”把张雪雪还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张雪雪毕竟是小孩心,咬了一口苹果,边嚼边说道:“苹果真甜!”然后,从父亲张黎明的大腿上跳到了地上,蹦蹦跳跳地玩去了。

 李雪儿分别给乐敬衣和倪红霞拿了一个苹果让她们婆媳俩吃,然后在母亲白玉雪的另一边挨着她坐了下来。

 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聊了起来。而此时张雪雪则来到了客厅的电视柜前伸手打开了电视机。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张雪雪发现电视机上有一盘录像带,她好奇地走到电视机前拿起了录像带,然后打开了录像机,把录像带了进去。

 没想到,张雪雪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大,明显是做的女人叫声立刻响了起来,一屋子的人立刻被这叫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只见电视的屏幕上正在播放地是男女的器官的特写镜头,一条长的巴正在一个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中进出着,两片暗红色的肥厚随着巴的进出而翻进翻出着。

 这个秽的画面立刻让乐敬衣和倪红霞这婆媳俩摒住了呼吸,她们有过自己拍摄的录像带被孩子偷看的经历,心也跟着悬了起来。随着镜头的变换,一张满是陶醉神色的女人脸蛋出现在了屏幕上,是白玉雪的脸。接着,电视的镜头拉到了远景,一个男人正从身后着白玉雪,随着镜头的继续变换,画面上,男人的脸越来越清晰,最后定格为张黎明的那张英俊潇洒的脸庞。

 此时,屏幕上的整个画面是,白玉雪高高地撅着股跪趴在上,女婿张黎明蹲跪在她的股后面,一边大力地着一边大声地说着“小雪儿…好丈母娘…女婿爱死你这又白又翘的大股了…真想天天你的呀!”

 白玉雪的肚皮此时几乎都被得贴到了上,听了女婿张黎明的话,她把撅得高高的大股摇动得幅度更加大了起来,嘴中哼叫着“啊哦…小雪儿的好男人…好老公…好女婿…丈母娘的就是你…你的…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吧…嗯…啊哦…”听了白玉雪的话,张黎明动的力度加大了起来,他的腹部与白玉雪摇动着的肥白股相撞发出了“啪啪啪”的靡响声。白玉雪的嘴中也随之大声呻起来“啊…嗯…使劲…用力…啊…好…啊哦…”张黎明双手紧紧的搂住丈母娘白玉雪的肢,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从丈母娘水淋漓的出的巴,硕大的头将她的撑开着的样子,然后又猛地一用力将自己长的大巴狠狠地进了丈母娘的里。

 而白玉雪正感到女婿张黎明的巴从自己的出不知为何停了下来,用大头抵在她的帮上不动,让她的得恨不得把自己的手伸进去抓挠一下止止。可正在她疯狂地摇动高撅着的股急不可耐的时候,女婿张黎明的那巴突然又猛地一下又进了自己那难耐的中。就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她立刻舒地大声叫了起来“啊…好啊…喔…好哥哥…你的巴好大呀…啊哦…好老公你得好喔…好女婿…快…快…快用力…用力我…丈母娘的…啊…”“啪”的一声脆响,正在被女婿张黎明的大上天的时候,丰股蛋子上突然挨了一巴掌,打得她肥白的股上立刻显现出了五个红红的指印来,同时痛得嘴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接着就是张黎明的声音响起“什么丈母娘?你还是丈母娘吗?”说着,又在白玉雪的两个股蛋上不轻不重地“啪啪啪”地轮扇了几巴掌“说,你是谁?我的是谁?告诉我,你叫什么?”

 股上第一下挨巴掌,因为来的突然,白玉雪确实感到了疼痛,可股上接着挨的这几巴掌其实也不轻,但是白玉雪却没有疼痛的感觉,再加上张黎明的这几句问话,让她的心里充满的却全是刺靡,她立刻疯狂地摇动着被女婿张黎明拍打得红红的肥白大股配合着他的弄动作,拼命地往后坐着,里汨汨出的水随着女婿的腹部和她自己的大股碰撞弄得四处飞溅“啊哦…我不是丈母娘了…喔…我是小雪儿…我是大巴哥哥的小雪儿…小雪儿的是我的好老公…嗯…喔…你的大巴好长…好得你的小雪儿好…啊…到花心了…大巴顶到子了…啊…”张黎明拼命地用他的腹部碰撞着丈母娘白玉雪那圆润肥白的大股,双手伸到她的前握住丰雪白的房一边弄着,一边动着腹,让自己硕硬长的大巴,狂捣着她的子,嘴中大声地叫着“嗯…小雪儿…女婿的好小雪儿…老公的好小雪儿…啊…喔…”

 听女婿一边着自己的,一边爱怜地叫着自己“小雪儿”再加上知道自己与女婿的整个过程都被女儿李雪儿拍摄着录像,白玉雪极尽所能地展现着自己曾经是芭蕾舞演员的表演才能,不停地前后左右的摇动抛着大股配合着女婿张黎明的大巴在自己中进进出出,让自己身上女人的天在镜头前能够充分表现出来。

 摄像的李雪儿这时来到了母亲白玉雪的面前拍摄她脸部的特写,天生的白玉雪立刻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脸上满是一副享受着爱的陶醉表情,眯着散发着望火焰的双眼,对着面前女儿李雪儿的摄像机镜头喃喃地说着“啊哦…大巴女婿…小雪儿的好老公…丈母娘的被你得好…啊…好刺…嗯…吧…用力吧…小雪儿要了…给大巴女婿…小雪儿要给好女婿生个孩子…啊…”听了白玉雪的话,张黎明确实从丈母娘不断收缩的感觉出来了她就要身了,不停地汨汨出的水让她得有些四肢无力了,她的身体几乎就要趴在了上…录像放映到这里的时候,李雪儿脸色微红地站起身来,走到电视机前,一边关掉电视,一边语气中没有一点训斥意思地说道:“雪雪儿,你怎么不经同意就随便看大人的东西呢?”

 从画面上男女器官特写镜头的出现,到白玉雪的脸出现在画面上,最后到白玉雪几乎被女婿得趴在了上,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只是当白玉雪被女婿张黎明得下意识地说出要给女婿生个孩子的时候,李雪儿才去把电视关掉。

 听了妈妈李雪儿的话,张雪雪立刻大声地嚷嚷起来“妈妈,爸爸和外婆怎么会在录像中?他们什么时候拍摄的,我怎么不知道?”

 张雪雪的话,也正是乐敬衣和倪红霞这婆媳俩也想知道的,婆媳俩脸上挂着笑意望着仍然亲昵地挨着坐一起的白玉雪和张黎明。此时,白玉雪微微有些红的脸上满是幸福的陶醉之,身体与女婿张黎明贴得更近,双手下意识地在自己起的大肚子上‮摩抚‬着。

 电视被妈妈李雪儿关掉了,张雪雪虽然十分不高兴,但是她还是善解人意地来到父亲张黎明的身边,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撅着小嘴酸酸地问道:“爸爸,你和外婆什么时候拍摄的这段录像?我怎么不知道啊!”这时,关掉了电视后回来坐下的李雪儿一边拿起水果分别递给乐敬衣和倪红霞,一边说道:“那是去年,我们电视艺术中心从日本新进口了一套电视摄影设备,出于好奇,我把设备拿回了家里练习拍摄技术,顺便就给黎明和我妈他们俩拍摄了这段录像。”

 这段话,根本就不是回答女儿张雪雪的问题,而是李雪儿有意说给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听的。

 听了李雪儿的话,倪红霞好奇地问道:“这么说,这段录像是你拍摄的呀?”

 李雪儿答道:“是呀。那天雪雪儿上学去了,我将拿回家来的摄影设备拿出来摆弄,此时我妈正好腻在黎明的怀里两个人调着情,我突发灵感,决定把他们俩‮情调‬的过程全部拍摄了下来。等拍摄完两人的‮情调‬过程,我提议干脆把两人的过程也全部拍摄下来得了,结果我妈和黎明两人也欣然同意了。刚才看的那段录像,就是我那次给他们俩拍摄的。”

 听李雪儿讲述了录像的拍摄过程,傍边的乐敬衣却不无遗憾地感慨道:“可惜了!”李雪儿一听,疑问道:“敬衣,什么可惜?可惜什么?”乐敬衣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脸立刻红了起来,连忙笑着说道:“雪儿,我说的可惜是…是你拍摄的录像…”下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

 实际上,李雪儿知道乐敬衣说的“可惜”是什么,但是她故意没有说破。当女儿张雪雪一播放这段录像的时候,她就应该早点加以制止,而不是等录像播放了十几分钟后才去关掉电视机。这是她有意而为之的。

 原来,在李雪儿担任主任的电视艺术中心,正在准备拍摄一部反映城市生活的电视连续剧,由于资金不足,她这个当主任的正在四处拉赞助。刚才在看自己给母亲和老公亲自拍摄的录像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乐敬衣的家族,因此,她马上决定把这件事跟乐敬衣说说。但是,就这么直接跟乐敬衣说,又觉得不大合适,因此她先讲了录像的拍摄过程后,再把话题逐渐引到了自己想要说的话题上。

 李雪儿看着乐敬衣,一脸暧昧地笑着说道:“敬衣,你说的是不是我拍摄的录像里没有你而可惜呀?!”听了李雪儿一脸暧昧的问话,乐敬衣的脸更加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才不是呢。我说的是录像里的女角就只有小雪儿一个人,要是你这个大雪儿和雪雪儿都在就好了,那样的话,岂不正是一出合家吗!”

 乐敬衣的话,还真提醒了李雪儿,她一拍大腿,夸张地说道:“是呀,敬衣你说得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拍摄一出”合家“呢!要是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就更好了,但是…”说到这里,李雪儿没在说下去。

 见李雪儿话说了一半又不说了,乐敬衣问道:“但是什么?”李雪儿感慨道:“资金不足,演员不好请啊!”乐敬衣一听这话,心里十分纳闷,嘴中说道:“拍摄”合家“,都是自己家的人,你又不是拿出去发行,要什么资金呐?”

 听了乐敬衣的话,李雪儿笑了起来,连忙解释道:“咳,我这是说哪儿去了!”

 接着,认真地对乐敬衣说道:“敬衣呀,是这么回事。我们电视艺术中心呀,最近准备由我自己亲自担任制片人负责拍摄一部反映城市生活的电视连续剧,由于资金不足,我忙着正在四处拉赞助。这不,电视剧马上就要开拍了,却还有一部分资金没有到位,这段时间可把我给急坏了。”

 听李雪儿这样说,乐敬衣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与丈母娘白玉雪腻在一起的张黎明,说道:“那你没让黎明帮你想想办法?”李雪儿道:“跟他说了。他说现在都是市场经济,政府是不会向企业投资的。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

 这时,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的倪红霞开口了“你这部电视连续剧总共需要多少资金呐?”李雪儿道:“大约200万吧。”倪红霞说道:“这200万我出了。”李雪儿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疑问道:“你出了?”倪红霞道:“对,我出了。”随之,话风一转,说道:“这200万我出是我出,但是,我是有条件的。”

 李雪儿一听倪红霞说有条件,大脑立刻清醒了许多,问道:“你要什么条件?”

 倪红霞说道:“条件有两个,但是并不苛刻。”李雪儿道:“那你说出来听听。”

 倪红霞道:“第一,这部电视剧投资的200万,我全部出。既然钱是我出的,我自然就是投资方,那么重大的决定都要由我来决定。”李雪儿笑道:“那是当然了,你是投资人,你不做决定谁来做决定。”

 听了李雪儿痛快的决定,倪红霞立刻若有所思地说道:“对这第一个条件,我再附加一个条件。”李雪儿一听倪红霞还要附加个条件,连忙急切地问道:“附加个什么条件?”倪红霞则故意卖着关子“这个附加条件吗…”沉了一下,说道:“这个附加条件就是由李雪儿作为投资人的全权代表来决定电视剧的整个拍摄工作。”

 听了倪红霞说出的附加条件,李雪儿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疑问道:“你说什么?你让我当你的全权代表?”倪红霞道:“没错。是由你当我的全权代表。”

 李雪儿连忙说道:“那怎么行,我怎么能当你的全权代表呢!”倪红霞笑道:“你怎么不能当我的全权代表,我是投资人,我让谁当我的全权代表,谁就是我的全权代表。而且,这部电视剧的整个拍摄过程,全部由你来做决策,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一点也不过问。”见李雪儿还要说什么,倪红霞继续说道:“你难道不想听我说第二个条件吗?”

 李雪儿一听倪红霞要谈第二个条件,就再没有说什么。倪红霞看着与丈母娘腻在一起的张黎明,说道:“这第二个条件吗,还得请张市长帮助才能完成。”

 张黎明一听还要有自己帮助解决的事情,暂停了与丈母娘的绵,转过头来,笑着问道:“需要我帮助什么呢?”

 见张黎明看向自己,倪红霞连忙调整了一下坐姿,不被人察觉地向上拉了拉本来就很短的裙摆,将‮腿双‬冲着张黎明又略略劈了劈,说道:“我说的是张市长令海关扣押的那批货物。”张黎明纳闷道:“海关扣押的那批货物跟你有什么关系?”倪红霞道:“那批货物是我的。”

 这下,张黎明就更加纳闷了“那批货物是以进口文化产品报关进口的,结果却全是电子产品,所以我才下令海关扣押的呀。”倪红霞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然后,倪红霞就把这批货物的整个来龙去脉跟张黎明说了。

 听了倪红霞说了这批货物的整个来龙去脉,张黎明沉起来。本来,他准备利用这批以进口文化产品为名走私电子产品的行为作为进行严厉打击走私行为一项典型案例,没想到却是自己家人的货物,这让他真是有些头痛了。

 见张黎明沉着不说话,倪红霞伸手拽了拽坐在自己身边的婆婆乐敬衣的裙子,同时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了李雪儿。还没等乐敬衣说话,李雪儿忍不住说道:“黎明,我看红霞的这批货物拟还是放了吧。”张黎明说道:“你说得到容易,这批货物我已经下令海关扣押了,没有个充分的理由,哪儿那么容易就放了。”

 这时,乐敬衣提醒道:“难道文化产品中就没有电子产品吗?”李雪儿立刻附和道:“对呀,文化产品中当然有电子产品了。你比如说,我们要拍摄电视剧不正需要电子摄影设备吗!”倪红霞马上也说道:“是呀,我这批货物中有电视机、录音机,当然也有几件摄影设备的。”

 听了眼前三个女人的分析,张黎明并没有盲目地表态,他沉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这件事容我在琢磨琢磨,看怎样放才能理由充分,不被别人说三道四。”

 听了张黎明的表态,倪红霞如释重负地下意识调整了一下身体姿势。这一调整姿势,她那裙底里没着内环上镶着的钻石在光线的作用下闪了一下,正好晃到了张黎明的眼睛。乐敬衣和倪红霞刚来的时候,张黎明曾经发现了倪红霞的裙底是真空的,现在又看到她的裙底有东西晃了他一下,他十分好奇地向倪红霞的裙底看去。

 见张黎明双眼一瞬不瞬地看向自己的裙底,倪红霞则装作不经意地把‮腿双‬劈得更开了,裙摆几乎拉到了大腿部,自己的整个裙底风光完全展现在了张黎明的眼前。

 只见,倪红霞不着内的‮腿双‬之间一派旎景修剪整齐得只有一抹窄窄的竖条,有些略暗红色的如同嘴一般微微地张开着,在左侧的上戴着一枚环,在环上镶着一颗闪着粼粼之光的钻石。

 与此同时,依偎在张黎明两侧的白玉雪和张雪雪也都看见了倪红霞裙底的旎风光。张雪雪立刻夸张地大声叫了起来“姐姐,你的部好漂亮啊!”张雪雪的这声大叫,让李雪儿和乐敬衣的目光也向倪红霞的裙底看去。但是,倪红霞并没有退缩,而是双手拉着裙摆从沙发中站了起来。站起来后,又手拉着裙摆转了一圈。由于裙摆被拉了起来,她的整个下身完全暴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倪红霞的这一番表演,立刻把整个氛围拉进了靡之中。见儿媳妇倪红霞已经成功地把氛围完全拉进靡之中,乐敬衣怂恿张黎明道:“黎明,我在电话里说的再送你个惊喜,我儿媳妇红霞就是我要送给你的”惊喜“。怎么样,还满意吗?”

 还没等张黎明说话,着大肚子的白玉雪从沙发中站了起来,拉住倪红霞的手,笑着说道:“满意,满意,这么漂亮的礼物我这个丈母娘替女婿收下了。啊…”话音未落,白玉雪的股上就挨了一巴掌,随之,张雪雪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丈母娘?你是小雪儿,我妈妈是大雪儿。大雪儿没说话,哪儿轮到你小雪儿说话的份了!”

 听了外孙女张雪雪的话,白玉雪笑着说道:“是,是,是,我又忘了我是小雪儿了,”然后,对李雪儿说道:“你是大雪儿,你说敬衣送给黎明的”惊喜“怎么样?”

 看着女儿张雪雪与母亲白玉雪嬉戏打闹着,李雪儿笑着问老公张黎明道:“黎明,你说呢?你自己认为敬衣送给你这个”惊喜礼物“怎么样?”

 看着倪红霞依然双手拉着裙摆着下身站在那里双眼脉脉地望着自己,张黎明也从沙发中站了起来,笑着问倪红霞道:“你婆婆把你作为”惊喜礼物“送给我,你愿意吗?”倪红霞羞涩地点点头,但是嘴中却坚定地说道:“我愿意!”

 见倪红霞愿意作为婆婆乐敬衣的礼物送给自己说得非常坚定地,张黎明二话不说,一伸手将一支胳膊穿过了倪红霞‮腿双‬劈开站着的右腿膝弯,将她雪白人的右腿向上抬起,把她人的部完全展现了出来。同时,倪红霞那漂亮的也随之大大地张了开来,戴在上的环随着的颤动而抖动着,上方修剪整齐成一竖条的将整个光洁的部映衬得更加白耀眼。

 此时,乐敬衣见被张黎明抬起了一条腿的儿媳妇倪红霞的部恰好对着自己,她马上也靠了过去,张开嘴巴就向儿媳妇倪红霞的部吻了上去,四片立刻合在了一起,只不过两片是婆婆的嘴,两片是儿媳妇的。乐敬衣用她的两片嘴在儿媳妇的上一片一片地抿着,巧如游鱼般的舌头不时地钻进儿媳妇水的里面着,那枚戴在儿媳妇上的镶着钻石的环也在她灵巧的舌尖挑弄下不停地跳动着。

 自己的被婆婆的嘴巴玩得酥麻,仍然双手拉着裙摆、一条腿被张黎明架着呈金独立式站立着的倪红霞,索把身上仅有的这一件短裙从身上给脫了下来,干脆让自己变成了全身赤,一丝不挂。在倪红霞脫掉短裙的瞬间,她那一对浑圆翘的漂亮房立刻了出来,在空气中不停地颤动着。

 婆媳俩的靡表演让张黎明裆中的巴不由自主地暴涨翘硬了起来,把他的子顶起了帐篷。旁边的张雪雪一见,立刻跪到了爸爸的身前,伸手解开了他的带,拉开拉链,把爸爸那长硬巴掏了出来。她伸出舌头在硕大的头上弄了一会儿,然后张开嘴巴把巴慢慢地咽了进去。

 张黎明一边享受着自己的巴在女儿张雪雪的嘴里咽给他带来的全身酥麻感觉,一边用另一支手抚上倪红霞那富有弹房,同时又低下头张开嘴含住了她另一颗房玫瑰红色的头,手嘴并用地分别在她的两个房上捏、弄起来。

 被母亲乐敬衣弄着,两颗房被张黎明手嘴并用地玩着,倪红霞的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嘴中忍不住呻出了声音“啊哦…”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