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3章
 在许是之横抱着母亲乐敬衣去给母亲戴上自己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的时候,其他人就在倪红霞的安排之下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准备着欣赏乐敬衣给大家表演舞蹈庆祝自己的生日。

 过了一会儿,许是之与含羞脉脉的母亲乐敬衣手牵着手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只见乐敬衣换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吊带短裙,开得低低的领口把她的沟几乎完全了出来,两条如莲藕般雪白的胳臂发出了人的之光,裙子的下摆刚刚遮住部,在短裙之外的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双‬未着任何丝袜,短裙紧紧地裹着圆滚滚感十足的高翘股,脚上是一双白色细高跟皮凉鞋,把她的‮腿双‬显得更加修长。

 看着乐敬衣在儿子许是之的牵引下扭动着肢走了过来,大家立刻都站了起来一边唱着生日快乐歌一边鼓掌,同时对乐敬衣火辣的着装看直了眼睛。尤其是许匿,他第一次看到乐敬衣如此感的着装,他几乎是看傻了眼,嘴中咽着唾沫,裆中立刻有了感觉,巴硬了起来把裆支起了帐篷。

 乐敬衣如同刚刚走入房的新娘般羞涩的任由儿子许是之牵着自己的手来到了大家中间,她低着头看着自己涂着少女般豆蔻的趾甲不敢直视身边自己亲人热辣辣看着自己的眼光,她的心里很矛盾,现在牵着自己手的是自己的儿子,围在身边热辣辣看着自己的有自己的丈夫、儿媳妇、孙子、孙女,还有亲家公、亲家母,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就在乐敬衣羞涩异常不知所措的时候,孙子许匿却走到了乐敬衣跟前,拉过她的另一支手,笑着说道:“,您好漂亮啊!匿儿还从未见过如此”感“,您现在真是让我着呀!”然后,又对父亲做了个暧昧的鬼脸,笑嘻嘻地说道:“爸爸,匿儿好羡慕您呀!”

 听了孙子许匿的话,乐敬衣觉得自己的脸在红红地发烧,毕竟被自己的孙子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说自己这个做的又是“感”又是着的,再看看自己这一身的感着装,乐敬衣确实觉得十分的尴尬。

 看着婆婆乐敬衣满脸的红云和全身散发出来的如同年轻‮妇少‬般无限的妩媚风情,倪红霞走上前,把手搭到了婆婆乐敬衣雪白圆润的肩膀上,笑着说道:“婆婆,匿儿说得不错,您的这身装束简直太人了,连我这个做女人的都有些动心了。”说着,冲仍然拉着母亲乐敬衣手的丈夫许是之挤了挤眼睛,回头看了看围在身旁的父亲倪匡印、公公许还河,笑着说道:“更别说我爸和公公他们这些吃过您”腥“的男人了。”

 儿媳妇倪红霞的这几句话,让乐敬衣更加地羞涩难当了,她如同一个受了委屈寻求父亲保护的小女孩一般神情窘迫地一转身偎进了儿子许是之的怀里,但是握在孙子许匿手里的手却并没有松开。

 看着乐敬衣就象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般躲在父亲许是之的怀里不肯出来,一支手还哥哥许匿的手握着,许晴晴笑着调侃道:“,看您乖乖地躲在我爸爸怀里的样子,就好象您不是他的母亲而是他的女儿似的。”

 许晴晴的这句话让乐敬衣更加的羞涩难当了,她松开了被孙子许匿握着的手,象一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姑娘一般整个人都钻进了儿子许是之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身体生怕会失去保护一般。

 听了女儿许晴晴的话,再加上母亲乐敬衣紧紧地搂着自己躲在自己的怀里的样子,许是之伸开臂膀把象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一般的母亲紧紧搂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宽阔的膛安慰着躲在自己怀里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姑娘一般的母亲,笑着说道:“好了,好了,看看今天咱们的寿星被大家弄得象个受了惊吓的小姑娘。”

 说着,一边抚摸着母亲乐敬衣紧紧靠在他膛上秀发,一边用哄孩子般的语调笑着哄道:“乖,别躲在儿子的怀里了,让大家看看今天的寿星有多漂亮。”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许是之说完这句话,乐敬衣并没有从儿子许是之的怀里出来,而是象个小姑娘似的撅着嘴冒出了一句“不吗,我不出去。”

 这句孩子气的一句话,把所有的人逗得都笑了。

 许晴晴看着乐敬衣象个小姑娘似的躲在父亲许是之的怀里不肯出来,她也走上前来到父亲许是之的跟前,伸手搂住了父亲的胳臂摇晃着,撅着嘴撒娇道:“爸爸,看您,对就好象是您的女儿似的,我可是您的女儿呀,我也让您象对那样对女儿好。”

 许是之见女儿许晴晴这样说,也没加考虑就信口说道:“好,好,爸爸对女儿好,爸爸对两个女儿都好。”

 许晴晴听父亲许是之答应自己也对自己这个女儿好,对足自己心愿的事情也不经大脑,高兴地问道:“爸爸您对两个女儿都好,那您对哪儿个女儿更…好…”话说到这,许晴请才感觉有些不对劲,她纳闷道:“爸爸,您刚才说什么?说你对两个女儿都好!那您把也当作是您的女儿了?”

 许晴晴的这一句问话,把刚才都没太在意许是之说的话的人都给弄得恍然大悟,大家齐唰唰地向许是之看去。这一下,连许是之也有些兴奋了,这时他才真正明白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自己把自己的母亲当作了自己的女儿了。

 原来,许是之一直以为自己把自己的母亲当作自己爱人、子、老婆,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心里真正是把母亲当作自己的女儿。知道了自己潜意识里把自己的母亲当作自己的女儿,许是之兴奋得脸红红的,他双臂用力,一下子把母亲和女儿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而且搂得更紧了,嘴中激动地连连说道:“好女儿,好女儿,你们俩都是爸爸的好女儿、乖女儿,爸爸爱你们,爸爸爱女儿!爸爸好爱女儿呀!”

 许是之的话让大家更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谁也想不到许是之会搂着自己的母亲乐敬衣和女儿许晴晴激动地说她们俩都是他的“好女儿”而且还叫喊着“爱女儿”

 看到自己的老公许是之激动地搂着婆婆乐敬衣和女儿许晴晴说她们是他的女儿,倪红霞笑着对老公说道:“老公,你昏头了,婆婆是你妈妈,怎么也成了你的女儿了!”

 还没等许是之说话,许晴晴却抢着对乐敬衣说道:“,您现在也和我一样都成了爸爸的女儿了,那我就不叫您了,我应该叫…叫你…姐…姐姐…”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笑嘻嘻地说道:“不对,不应该叫你姐姐,应该叫你妹妹才对。”

 女儿许晴晴这句让乐敬衣叫她“姐姐、妹妹”的话把许是之也弄糊涂了,他没有多想就稀里糊涂地顺着女儿许晴晴的话疑问道:“晴晴,怎么一会儿成了你姐姐,一会儿又变成了你妹妹了呀?”

 其实,许是之的这句话是大家都想问的,因此当许是之在问女儿许晴晴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都静静地等着许晴晴的回答。

 听了父亲许是之的疑问,再看看大家都看着自己等待着答案,许晴晴得意地笑道:“当然得叫我姐姐了。”然后,对急着等待答案的大家说道:“你们说呀,既然现在和我一样也成了爸爸的女儿,那我们俩就应该是姐妹俩了,对吧!”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许晴晴顿了顿,继续说道:“虽然比我年长,但是我却先是爸爸的女儿的,而呢,却是在我之后成为爸爸女儿的,姐姐在前妹妹在后,既然是在我之后成为爸爸女儿的,那她不是我的妹妹,难道还是我的姐姐呀!”

 许晴晴说的这些话虽然绕口,但是大家还是全都听明白了。

 许匿赞同妹妹许晴晴说法,笑着大声附和道:“好,晴晴,你说得对,哥哥支持你的说法,既然成了你的妹妹,那自然也是我的妹妹了。”

 听了女儿许晴晴和儿子许匿一唱一和地说乐敬衣是他们小兄妹俩的妹妹,满脸笑意的倪红霞装着不高兴地训斥道:“晴晴,匿儿,你们俩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你怎么成了你们俩的妹妹了?”说着,看了一眼也满脸笑容站在自己身边的公公许还河,暧昧地笑着说道:“你成了你们的妹妹,那你爷爷怎么办?”

 倪红霞的话,乍听起来象似在训斥自己的一双儿女许晴晴和许匿,仔细一琢磨,这哪儿是训斥他们两个小兄妹,简直就是用话把公公许还河也拉了进来。谁都知道,如果做的成了孙子、孙女的妹妹,那做爷爷的又能是什么,只能是妹夫了。

 听了儿媳妇倪红霞的话,许还河已经明白了她话里的含义,他不动声地笑着跟孙女许晴晴和孙子许匿说道:“我的好孙女、好孙子,成了你们小兄妹俩的妹妹,那爷爷又能怎么办?”然后,话锋一转,盯着儿媳妇倪红霞的眼睛说道:“红霞,听你的意思,我这个当公公的也只好跟着你的孩子们一样叫你”妈妈“了。”

 没想到,还没等许还河的话音落下,许晴晴就大声附和道:“爷爷,你说得对,既然是孩子自然得叫”妈妈“了!”然后,一脸认真地对许还河说道:“爷爷,你到是叫呀。”

 许匿听了妹妹的话,首先叫道:“妈妈!”然后,笑着催促爷爷许还河道:“爷爷,快跟我叫妈妈呀。”

 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这么一搅和,大家都乐了。倪匡印和金梦两口子也跟着起哄,尤其是金梦,她双眼紧紧盯着女婿许是之,带着醋意说:“是之呀,你妈妈都成你老婆的女儿了,那你还不赶快也让你妈叫你”爸爸“呀!”

 听了岳母金梦那带着酸意让母亲乐敬衣叫自己“爸爸”的话,许是之笑了,他捧起母亲乐敬衣藏在自己怀里羞得不敢抬起头的脸,象跟自己的小女儿说话一样温柔地问道:“妈妈,你听见没,我丈母娘让你叫我”爸爸“呢!”

 让许是之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乐敬衣居然真的深情地轻声叫了一声:“爸…爸…”

 乐敬衣这一声情深意切的“爸爸”让所有的人都楞在了当场,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最后,还是倪红霞最先缓过神来,笑着带头“啪、啪”

 地鼓起掌来,其他人也马上回过了神来随之跟着鼓起了掌。

 许晴晴更是搂住父亲许是之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亲昵地叫了声“爸爸!”然后,又笑着说道:“爸爸,可跟我一样叫您”爸爸“了,您怎么不答应啊?”

 许晴晴的话立刻引起了除许还河之外的所有人的赞同,七嘴八舌地说道:“是呀,是呀,怎么不答应呐?”

 倪红霞更是煽风点火地说道:“老公,你怎么不答应啊?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女儿呀?”

 听了儿媳妇倪红霞那句“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女儿呀”这句话,乐敬衣反而抬起了始终因为羞怯而一直低垂的头,双眼紧盯着仍然把自己搂在怀里的儿子许是之,目光里满是混合着期望与乞求的眼神。

 许是之看着被自己搂在怀里,眼睛里满是期望与乞求目光的母亲乐敬衣,他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面笑容,一本正经地答应道:“哎!乖女儿!”

 还没等乐敬衣有所反应,许晴晴却抢先笑着说道:“爸爸,晴晴是爸爸的乖女儿。”然后,又冲着乐敬衣挤挤眼睛,笑着说道:“,现在咱们俩可都是爸爸的乖女儿了,你再叫一声”爸爸“呀!”

 听着儿子许是之称呼自己“乖女儿”那真情的样子,再加上孙女许晴晴催促自己叫“爸爸”羞得乐敬衣又钻进了自己这个“儿子爸爸”许是之的怀里,用几乎让人听不到是声音羞涩地又叫了一声“爸爸”

 虽然这声“爸爸”叫得声音并不大,但是因为大家都想听乐敬衣叫她儿子许是之爸爸,所以她叫的声音虽小,可每个人听到耳朵里都是清清楚楚的。

 许晴晴笑着从父亲许是之的怀里钻了出来,伸手拉过乐敬衣的手,逗她道:“,咱们俩现在都是”爸爸“的女儿了,那咱们俩可就是姐妹了,你可得叫我姐姐呀。”

 听了孙女许晴晴让她乐敬衣叫她“姐姐”许还河说道:“晴晴,你让你叫你姐姐,那爷爷是你什么人呐?”

 听了爷爷许还河的话,许情晴笑道:“那还用问,叫我姐姐,爷爷自然就是我的妹夫了!你们说是吧!”

 许晴晴的话音未落,许匿就立刻附和道:“对,是我俩的妹妹,爷爷自然就是我俩的妹夫了。”

 听着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说是他们俩的妹妹、爷爷是妹夫,大家都不莞尔笑了起来。

 这时,一直心情复杂的金梦在一边说话了“好了,好了,你们又是姐姐、妹妹的,又是妹夫的都已经认完了,该干正经事了。”然后,对倪红霞说道:“红霞,你婆婆…不,你儿子和女儿的小”妹妹“的生日晚宴该继续进行了,别傻楞着了。”

 听了母亲金梦又是婆婆又是儿子女儿“妹妹”的,倪红霞也笑了,她笑着说道:“好,好,生日晚宴的下一个节目马上开始。”说完,对儿子许匿和女儿许晴晴道:“你们俩赶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会儿看你…啊,看你”妹妹“跳芭蕾舞。”然后,又看着老公许是之问道:“你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给她戴上了吗?”

 许是之搂着怀里的母亲乐敬衣笑着冲老婆倪红霞点点头,然后温声对母亲乐敬衣说道:“妈妈,下面就该由您这个生日主角来表演节目了。”说完,紧了紧自己的胳臂把怀里的母亲抱了抱,以示对母亲刚叫自己这个当儿子的作“爸爸”

 的鼓励,然后松开了搂着的母亲走到丈母娘金梦的身边坐了下来。

 当儿子许是之松开把自己搂在他怀里的手后,乐敬衣马上恢复了作母亲的面目,曾经作为芭蕾舞演员的她满脸的高傲,一颗要用自己的舞姿征服人们的自信心立刻显现出来了,再不是刚才象一个怕受到惊吓躲在儿子的怀里不敢出来的小姑娘了,脸上写满了自信与骄傲,但是她并没有开始跳舞,而是望着许是之,似乎在等待着他的指示。

 看着母亲乐敬衣望着自己没有动,许是之明白了母亲乐敬衣这是真的把自己这个儿子的当成了“爸爸”她在等待着自己的示意,于是,他轻声地说道:“妈妈,乖,你可以开始了。”说完,他打开了音乐。

 听了自己心里早已把他当作“爸爸”了的儿子许是之的话,乐敬衣有了一种跟所有孩子心里一样要在自己“爸爸”跟前表现自己的冲动,她要在“爸爸”面前把自己最优美的舞姿表现出来,她要把自己身体的全部以及最“美”的一面完全展现给“爸爸”所以她要给全家人表演另类的芭蕾舞。

 随着纽利耶夫的《睡美人》芭蕾舞曲的奏响,乐敬衣慢慢地进入了芭蕾舞的境界,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优美地舞动起来。乐敬衣虽然现在已经到了不适合再在舞台上表演芭蕾舞的年龄了,但是她毕竟是正宗专业科班出身的芭蕾舞演员,功底深厚,她这些年虽然当了文化局长,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芭蕾舞,每天她都要做一些芭蕾舞的基本功动作防止荒废了她一生所钟爱的芭蕾舞艺术,包括与老公许还河、与倪匡印金梦玩换夫游戏的时候,也要做几个芭蕾舞动作调‮情调‬;与张黎明及其家人一起的时候,更要好好地跳上几段芭蕾舞助兴。

 乐敬衣先是做了几下开跨的动作,开完跨后为使自己的大腿充分放松,她又大踢了几下旁腿。在踢腿的时候,本来就只能将将遮掩住股的短裙下摆随之被掀起带到了际,把她短裙内不着寸缕的下体完全了出来。

 一心想能够有机会看一看乐敬衣的体是什么样的许匿突然看到在舞蹈中展出来的下体,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张大着嘴巴直沟沟地看着乐敬衣随着自己大腿的舞动而不时展出的下体,他双眼发直,张大着嘴巴,看得有些痴了。

 乐敬衣随着乐曲的节拍逐渐进入了芭蕾舞的世界,现在在她的心里再没有儿子、孙子以及家人了,在她的心里只有她钟爱的芭蕾舞了。她的肢体里散发着妩媚人的活力,时而以的连接点为中心点,把脚想象成钟摆,用脚背牵引着大腿向上踢腿,时而最大限度地做着圆周运动…当乐敬衣将身体完全活动开以后,她高傲地昂首把脸转向“观众”就有如当年她跳《红色娘子军》似的做了一个亮相的动作,然后身体腾空起来,后踢腿做了个空中劈叉动作,接着又单腿划圈起来成大二位,腿居然能够象年轻的芭蕾舞演员一样轻松地抬到160度左右。

 乐敬衣的芭蕾舞技巧绝对是一的,只见她的那两条雪白笔直的‮腿双‬时快时慢、忽刚忽柔,每个动作都非常的细致优雅,娉婷玉立,她非常懂得如何把自己的最美展示与人,她如风摆杨柳般婀娜多姿地把自己并没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变化的骨均匀的优美曲线尽可能地展出来,让每个看她跳舞的人如临小溪清泉,给人带来一股清新的自然感觉。

 就在大家都聚会神地欣赏着乐敬衣表演着芭蕾舞的时候,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舞动中的乐敬衣随着音乐的节拍把自己本来里面就是真空的短裙下摆提了起来,短裙里不着寸缕的下体完全了出来,所有人视线立刻就被吸引住了,尤其是她下体部位亮闪闪、随着她身体的舞动而不段跳跃的钻石环让大家的眼球跟着起舞。

 此际的乐敬衣已经完全进入了忘我的芭蕾舞世界,她的眉梢眼眸里着脉脉的情,她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极具挑逗,每当她单腿脚尖站立另一条腿直立起来劈叉的时候,她那泛着水光、闪着钻石粼光的下体就会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了家人的面前。

 乐敬衣那充满了情震撼力和大胆奔放的舞姿,再加上芭蕾舞本身跳跃、倒立、劈叉动作极多,她那不着寸缕的下体今天可谓是在家人面前尽情地显着。

 看着乐敬衣那极具惑之意的舞蹈,男人们几乎都有些心摇坠了。许是之看着母亲乐敬衣、许匿望着乐敬衣那惑的舞蹈动作,都情不自地将舌头伸出了嘴外下意识地起了嘴,就连与乐敬衣经常有着亲密体接触的许还河与倪匡印也经受不住惑恨不得马上把自己的进她的嘴里让她

 男人们为乐敬衣不时出下体的香芭蕾舞而癫狂着,女人们也一样看得是眉飞舞、兴奋不已。倪红霞看着婆婆乐敬衣跳着香的芭蕾舞,她的下体也早已是润如水泽,一股股水从她的道中渗出,顺着她那光滑的大腿缓缓地向下着;金梦看着与自己经常玩换夫游戏的亲家母乐敬衣那极具挑逗下体芭蕾舞,她情不自地搂住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婿许是之的身子,扭动着身体口中发出了低低的呻声。

 此时,乐敬衣正在做一个腾空劈横叉动作,短裙的下摆随着她身体的腾越而向上飘了起来,在把她那光洁无戴着钻石环的部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家人面前的同时,一对形状优美的房也上下颤动着了出来,已经尖凸起来的玫瑰红色的蒂不停地摇动着。

 想不到乐敬衣的另类芭蕾舞表演竟如此让人夺目惊心,许晴晴立时兴高采烈地鼓起掌来。她情不自地站起身来,学着乐敬衣的动作劈开‮腿双‬弯下了,一边扭动着虽然还没完全成但也已浑圆坚实的股一边慢慢撅了起来。

 让许晴晴没想到的是,就在她扭动着股撅起来的时候,她的外公倪匡印在她的股蛋上轻轻地拍了一巴掌,顺手把她的短裙掀了起来,她刚才跟哥哥许匿后没有穿上内的赤下体立刻暴了出来。

 而许晴晴似乎并不在意自己下体的暴,而是更愿意把自己的下体给家人欣赏,撅着暴在空气中的股与乐敬衣的芭蕾舞动作配合着摇动扭摆着,继承了家族基因的无部鲜如藕,娇的粉红让人倍觉养眼人。

 此时,完全沉浸在芭蕾舞中的乐敬衣正在做一个转身踢腿劈叉动作,她的‮腿双‬劈开的时候,整个赤光洁无的下体展无遗地完全显在了家人眼前,这个踢腿劈叉动作配合着她转身时脸上洋溢的“永恒的微笑”真正应了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让每个家人都为之动容。

 而许晴晴这时仍然劈腿弯撅着股,她的短裙则完全从她的身上滑下掉到了地板上,一具青春纤巧的体便毫无遮掩地完全暴出来。随之,她带着满脸天真甜美可人的笑容直起了已是身无寸缕的身体转过身来,然后劈开‮腿双‬把自己光洁无的下体展示在了家人的面前,看得家里所有的男人——爷爷许还河、外公倪匡印、父亲许是之和哥哥许匿都直勾勾地盯着许晴晴那白白净净娇的下体唏嘘不止。

 这时,乐敬衣的芭蕾舞表演也到了收尾的时候,只见她双手着地横劈开着‮腿双‬身体向后翻腾,在她‮腿双‬劈开着身体成倒立状的时候,她的那身吊带短裙也象许晴晴的短裙一样从倒立的身上滑了下来,当她的‮腿双‬落地站立起来后,她也是一丝不挂了。

 一个是娇的少女,一个是儿孙满堂的贵妇,两具赤的身体毫无遮拦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如果只看乐敬衣的身材,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乐敬衣已经是作的人了,而且与她一样也赤身体站在一起的美丽少女则是她的孙女。

 乐敬衣站直了身体,她的脸红红的,急速地起伏着。她静了静,深深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弯做了个表演结束动作,转身把掉到地板上自己的衣裙和许晴晴的裙子捡了起来,迈着轻快的步伐向许晴晴走了过去。

 看完了乐敬衣另类的体芭蕾舞表演,大家痴的几乎完全忘记了鼓掌,最后还是在最先醒过神来的倪红霞带领下,对乐敬衣的精彩舞蹈和许晴晴的舞助兴给予了热烈的掌声和发自内心的赞叹。

 乐敬衣在全家人热烈的赞叹和掌声中,手拿着自己和孙女的衣裙,几乎是跳跃着走向了与自己一起跳体舞的孙女。许晴晴看着随着她的走动而上下跳跃的双,看着那不输于自己这个少女的身材,她扑进的怀里,双手伸过去搂住她那冒着的细汗的苗条肢,发自内心地羡道:“,没想到您的身体居然还这样,连我这个作孙女的都羡慕、嫉妒了。”

 乐敬衣小声说道:“晴晴,是跳芭蕾舞出身的,身材好还不足为奇,等你见了你外婆和你妈身体的时候,你就会更羡慕了。”

 听了乐敬衣的话,许晴晴有些将信将疑地转身向外婆金梦和母亲倪红霞望去,一双大眼睛满是探询的目光。

 这时,金梦的全身心都在女婿许是之的身上,对外孙女投来的探询目光只是笑了笑,没做任何回应。倪红霞看着女儿望着自己的探询目光,笑着说道:“晴晴,今天是的生日,有你和的表演就可以了,妈妈就今天就不”表演“了。”

 听了母亲倪红霞的话,许晴晴靠到乐敬衣身旁与就这么赤身体地站在了一起,搂住的胳臂说道:“,咱们俩不忙着穿衣服,”然后又大声对还沉浸在乐敬衣和许晴晴祖孙俩体舞蹈的靡氛围中的家人嚷嚷道:“怎么,你们难道不想给我们”姐妹“俩留张另类的合影吗!?”

 “对呀!”许匿马上大声表示赞同,回头对仍然痴痴地看着孙女许晴晴和老婆乐敬衣赤身体站在一起发呆的爷爷许还河笑着问道:“爷爷,你看与晴晴这么光着股站在一起是不是非常象”姐妹“俩呀!”

 许晴晴马上接过话说道:“当然象”姐妹“俩呀,现在要叫我姐姐的。”

 说着,转头笑着催促乐敬衣道:“,快叫我姐姐呀!叫呀!”

 听了孙女许晴晴的话,乐敬衣抿嘴笑道:“管你这个小孙女叫姐姐!我又有什么好处呀!?”

 许晴晴把嘴凑近乐敬衣的耳边,小声说道:“,你叫我姐姐,你就可以跟我一样有”爸爸“了,我让”爸爸“用他的你的。”

 乐敬衣也小声笑着回应道:“不叫你姐姐,我也有,干吗非要叫你姐姐呀?”

 许晴晴神秘地说道:“那可不一样。你要叫我姐姐,咱们俩就是姐妹,那么咱们俩就是同个”爸爸“那你说让”爸爸“的你的,那有多刺呀!”

 乐敬衣自豪地笑道:“我有儿子的我的,一样很刺呀。”

 一听乐敬衣的话,许晴晴脸上马上出了羡慕的表情,道:“,我好羡慕你呀,你既有儿子的你的,又有”爸爸“的你的。”

 听了孙女许晴晴那满是羡慕的话语,乐敬衣幸福地点点头,笑着问道:“晴晴,告诉,你的小现在都被谁的过了呀?”

 许晴晴的脸红了红,心有不甘地说道:“我的只被哥哥的过。”

 乐敬衣伸手搂过许晴晴的肩膀,笑着小声怂恿道:“晴晴,你这么的小只被哥哥的过,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赶快让”爸爸“的了得啦”

 许晴晴道:“是呀,到时咱们”姐妹“俩一起让”爸爸“咱们俩的,再一起给”爸爸“生儿子,儿子长大了,再咱们俩的。”

 婆孙俩象姐妹一样说着悄悄话,说着说着,两个人情不自地笑了起来。

 这时,许匿已经拿来了照相机,正准备给赤身体的乐敬衣和妹妹许晴晴照相,看到许晴晴趴在乐敬衣的耳边说悄悄话,而且笑到了一起,于是,一边调着焦距一边好奇地问道:“晴晴,你跟说什么悄悄话呢?”

 乐敬衣一听孙子许匿问孙女许晴晴跟自己在说什么,想起自己这个作的刚才跟孙女说的话,脸腾地红了起来,低下头没有说话。

 许晴晴神秘地笑了笑,小声道:“哥哥,你想不想?”

 一句话,把许匿说得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许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瞪大了眼睛,问道:“晴晴,你说什么?”

 许晴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说,你想不想。”

 听了许晴晴的话,许匿向乐敬衣看去,只见乐敬衣满脸通红,低着头,如娇羞的少女般双手在赤前绞着手指。许匿明白了,妹妹是说自己可以了。一想到,自己可以,巨大的刺,让许匿的巴立时硬了起来,把裆顶起成了一座帐篷,嘴中口吃道:“真…真的?”

 许晴晴伸手搂过乐敬衣,说道:“不信,你自己问。”

 乐敬衣忸怩着红着脸没有说话。许匿试探着问道:“,晴晴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让孙儿您的?”

 见乐敬衣象个小姑娘似的忸怩着不说话,许晴晴道:“哥哥,就你废话多,现在在你面前都已经浑身光、一丝不挂了,你她的她自然不会反对啦。”说完,为缓解乐敬衣尴尬的窘境,挎过乐敬衣的胳臂,对许匿道:“哥哥,来,还罗嗦什么,还不快给我们”姐妹“俩照相。”

 许匿先是一楞,心里纳闷妹妹许晴晴说的“姐妹”是怎么回事,马上又恍然大悟,连连说道:“好,好,我这就给你们姐妹俩照…照相。”说完,按动快门给还在互相拉扯着、赤身体的乐敬衣和妹妹许晴晴拍了一张照。

 当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亮的时候,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被闪光灯给吸引了过来。倪红霞立刻来了灵感,笑着倡议道:“来来来,我看呐,我们全家今天应该照张”全家福“。一来呢,是祝贺婆婆生日快乐…”顿了顿,又语带双关地说道:“二来呢,是为我们的”(幸)福家庭“留下美好纪念。”

 听了母亲倪红霞的提议,许匿高声的附和道:“快来,快来,我给全家人照”全家福“。”说完,转身跑到书房,去拿三角支架,做好自拍准备。

 当许匿拿回三脚支架的时候,全家人都已经聚拢到了一起,把一丝不挂的乐敬衣围在了中间,乐敬衣羞涩地双手护着前,可是却无法护住下体,只好夹紧‮腿双‬扭动着身子不知如何是好。而许晴晴则浑身赤条条地双手搂着爷爷许还河的脖子偎进了他的怀里。

 正在乐敬衣尴尬的时候,许匿把三脚支架架好,把照相机安装上,然后对准镜头、调整好焦距,看着乐敬衣和妹妹许晴晴浑身不着寸缕地在家人中间,如同茵茵绿草间的两朵洁白的百合花,他迅速地拍了一张后突发灵感,笑着提议道:“和晴晴把咱们的”全家福“点缀得无与伦比,我看呐,我们全家干脆一起照张不穿衣服的另类”全家福“如何?”

 许匿的话刚说完,也是赤身体的许晴晴立刻大声附和道:“好呀,好呀,我赞成哥哥的意见。”

 听了自己一双儿女的倡议,倪红霞笑道:“对,匿儿、晴晴说得对,我看我们全家干脆就一起照张体”全家福“。”一边附和着自己儿子和女儿的倡议,倪红霞居然自己开始脫起了衣衫。

 看到倪红霞一边附和着她的儿女倡议全家人拍摄体“全家福”一边脫着自己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衫,男人们则立刻响应起来,开始脫起自己的衣服来。

 跳完舞一直也没把衣裙穿上的乐敬衣和许晴晴早已是赤身体的了,倪红霞的衣衫本就不多,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脫了个光。

 这下,屋里的女人就只剩下金梦一个人还穿着衣裙没有脫光了,她的眼睛向女婿许是之望去,见他正站在他母亲乐敬衣的身边弯脫着西,早已起的巴一柱擎天的从子里弹了出来。金梦再看看老公倪匡印、亲家公许还河,只见两人也已经脫得只剩下衩了,于是,她慢慢地站了起来,把自己早已挣脫束缚的身体毫不保留地也展现了出来。

 当金梦脫光了衣衫,赤地站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直了眼睛,尤其是第一次看到外婆身体的许匿和许晴晴。许晴晴实在没有想到,外婆的身体居然跟的身体一样,根本就不象是已经有了孙辈的女人,跟她这个少女比起来一点也毫不逊

 看了外婆金梦那不输于妹妹许晴晴的身体,许匿的巴硬的几乎已无法摄影了,他那超乎年龄的大如婴臂般的巴一柱擎天地指向等待着拍摄“全家福”的家人…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