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2章
 倪匡印搂着外孙女许晴晴,许匿搂着母亲倪红霞走进了餐厅。

 看着这祖孙四人进了餐厅,乐敬衣笑着问倪匡印道:“你这个叫人吃饭的,不仅没有把人叫来,而且去叫你的人也不回来了。你们在干吗?”

 被外公倪匡印搂着走在前面的许晴晴回答道:“啊,,我们看了一会儿电视。”说着,冲倪匡印眨了眨眼睛。

 乐敬衣纳闷地问道:“什么电视那么精彩,让你外公和你妈妈两个人都没把你们小兄妹俩叫来?”转头问倪红霞道:“什么精彩的电视节目连你们父女俩都吸引住了也跟着不回来了?谁演的?”

 一听婆婆乐敬衣问电视节目谁演的,倪红霞可就有点忍俊不了,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倪红霞这一笑,倪匡印和许匿、许晴晴再也忍不住都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这一笑,到把乐敬衣给笑糊涂了,她一脸的莫名其妙地问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很好笑吗?”

 许晴晴笑道:“,你说得对,我们看的是录象,节目可精彩了,至于…至于谁主演了吗,那要等你自己去看了就知道了!”

 许匿也笑着附和道:“对,,晴晴说得对,你看了就知道谁主演的了。”

 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笑着站在那看着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跟乐敬衣说着话,并且不时地互相换一下眼神。

 看着他们祖孙四人那神秘的样子,乐敬衣疑问道:“录象?什么录象这么精彩,等我有时间我也看看到底有多精彩。”

 倪红霞笑着说道:“对,对,等您看了就知道有多精彩了。”

 这时,把所有晚餐都准备好的金梦招呼大家道:“好了,你们别聊了,我们吃饭吧。”

 许匿马上大声欢呼道:“好,开饭了,我都饿了。”说完,率先跑到了餐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要开吃。

 许是之立刻教训道:“许匿,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今天是的生日,还没有上桌,你怎么就上桌开吃了!”然后,招呼母亲乐敬衣和父亲许还河、岳父倪匡印道:“妈,爸,我岳母把晚餐已经全部准备好了,你们上桌吧。”

 许匿被父亲批评得脸红红的不好意思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乖乖地站到了桌子的一边等待着长辈们先入座。

 看到孙子许匿听话地站到了桌子的一边,乐敬衣连忙笑着招呼着大家道:“看我的好孙子多听话,来,我们上桌吃饭。”说完,当先来到了餐桌前,坐在了首位。

 等寿星乐敬衣坐好后,首先是许还河坐在了她的身边,然后是倪匡印坐在了她的另一边。本来倪匡印的身边应该是金梦,但是金梦以一会儿还要去厨房拿东西为由而让女儿倪红霞坐在了父亲倪匡印的身边,而她自己则坐在了女婿许是之的身边。剩下的许匿和许晴晴小兄妹俩则依次坐了下来,许匿挨着外婆金梦,许晴晴挨着爷爷许还河。

 一家人坐好后,许是之端起酒杯代表全家人向母亲乐敬衣祝酒,他深情地祝愿道:“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我们一家人聚在了一起为妈妈祝贺生日,儿子先祝妈妈健康长寿,永远快乐幸福!干杯!”说完,当先举起酒杯与母亲乐敬衣碰杯后,又一一与父亲许还河、岳父倪匡印、岳母金梦还有老婆倪红霞、儿子许匿、女儿许晴晴碰杯,然后一仰把酒杯里的红葡萄酒全都一饮而尽。

 许是之敬完酒后,从许晴晴开始,大家陆续向乐敬衣敬酒祝贺她生日快乐幸福。随着酒量的增多,除了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因为没喝酒以外,其他的人都逐渐有了酒意,兴奋起来后,说起话来也开始口无遮拦了。

 乐敬衣等大家都敬过了酒后,她端起酒杯来到金梦身边,认真地说道:“我的好亲家,多谢你帮助我准备了这么好的生日晚宴,来,我敬你一杯。”说着,与金梦碰了一下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金梦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敬衣,你太客气了,咱们姐妹还分什么彼此呀。”说着,也把杯中的酒干了进去。

 喝了这杯酒后,乐敬衣的酒意就更浓了,她看着金梦笑着说道:“对,你说得对,咱们两家都分不了彼此,咱们是好姐妹,哪还能分彼此呢?”

 金梦把这杯酒干了以后,也明显地开始有些醉眼朦胧起来,她笑着说道:“是呀,咱们姐妹俩连老公都能共享,还分什么彼此呀。”

 乐敬衣听金梦这样说,也笑着附和道:“是呀,是呀,从今往后,咱们姐妹俩不仅要共享老公,咱们家里的一切也都要一起分享。”

 听了乐敬衣的话,金梦笑着调侃道:“你说的是真的?咱们姐妹真的一切都要一起分享?”顿了顿,继续笑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与你一起分享你儿子是之啊?”

 乐敬衣一听,连忙一本正经道:“我儿子就你儿子,当然可以一起分享了。

 没…”说到这,她突然有所顿悟,笑着反问道:“不对呀,能不能分享我儿子,那你得问你女儿红霞呀!看你女儿愿意不愿意跟你这个当母亲的分享了!”

 顺着乐敬衣问话,金梦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愿意了,我是她母亲,无论什么,她都会愿意跟我这个当母亲的一切分享的。”

 乐敬衣听了金梦的话,她感到有些意想不到,她有些不相信地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红霞愿意跟你分享我儿子?不,你女儿愿意与你这个当母亲的一切分享她的老公?”

 看乐敬衣那一脸的怀疑,金梦的脸上出了笑容,语气中满是自豪地说道:“当然了!红霞非常愿意让我这个当母亲的跟她一起分享她的老公。”然后,又神秘地贴在乐敬衣的耳边悄声说道:“你不知道,是之呀,还是女儿她亲自送给我这个当妈的呢!”

 听了金梦的话,乐敬衣的眼中出了羡的眼神,她的眼睛爱怜地看向恩爱的儿子许是之和儿媳妇倪红霞这小夫俩,嘴中羡慕地说道:“你真幸福,我真羡慕你不仅有个孝顺的好女儿,而且还有一个好女婿。”

 金梦笑道:“咱们姐妹俩还不是一样,我的女儿和女婿还不是你的儿子和儿媳妇。”

 乐敬衣满是羡慕地说道:“话是这么说呀,可是跟你比,我可差多了,我的儿子和儿媳妇可没有象”孝敬“你那样”孝敬“我呀。”

 金梦听出了乐敬衣话里的意思,笑着说道:“你的意思是不是也想让你儿子”孝敬孝敬“你这个当母亲的呀?”

 听了金梦的话,乐敬衣脸红了一下,笑着低下了头,嘴中嗫嘘着小声说道:“想是想,可是就是不知道你那女儿,我那儿媳妇愿意不愿意?”

 一听乐敬衣这样说,金梦笑着说道:“只要你想让你儿子”孝敬“你在当母亲的,你儿媳妇的工作我来做。”

 乐敬衣不确定地问道:“儿媳妇的工作你来做?那可是她老公,她能同意我这个当婆婆的跟她一切分享她的老公吗?”

 金梦笑着自信地说道:“你的儿媳妇不也是我的女儿吗,既然她能够跟自己的母亲一起分享自己的老公,那她一定也能够跟她的婆婆一起来分享她的老公的。”

 听了金梦自信的话,乐敬衣心里有了底,她又附到金梦的耳边悄声问道:“你是”用“过是之巴的,我儿子的那巴跟老倪、老许他们比较起来,怎么样?”

 听了乐敬衣的问话,金梦反而有些得意忘形了,她忘乎所以地大声说道:“那可比他们俩的可大得多、得多!”然后又神秘地看着乐敬衣,笑着说道:“你是不是今天就想试一试呀?”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这一大,一直把手伸进站在自己身边的丈母娘金梦裙子里没有穿内股蛋上捏弄着与老婆倪红霞聊着的许是之,转过头来,问道:“妈,你们说什么呢?什么大得多、得多?你们今天要试一试什么呀?”

 许是之的这一问话,让一餐桌的人都向金梦和乐敬衣看去。乐敬衣立刻被弄得满脸通红,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而金梦则若无其事地享受着女婿许是之的手掌在自己股蛋上的捏弄给自己带来的快,用手指点着捏弄着自己股蛋的女婿许是之的脑袋,笑着说道:“你妈要试一试你的巴…”

 话说到一半,金梦立刻意思到下面的话不能再说下去了,所以马上打住了。

 但是,她的话大家几乎都听见了,每个人几乎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她在看,把她也看得满脸涨红起来不知所措了。

 看着岳母金梦满连通红不知所措的样子,许是之的手在她的股蛋上改捏弄为拍打,故意地笑着逗她道:“妈,刚才你说什么?我们都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这句话把金梦弄得脸更加红了,她在女婿许是之还在自己股上拍打的手上拍了一巴掌,毫无心机地说道:“快拿开你的手,别老拍丈母娘的股,弄得我的。”说完这句话,她就后悔了,这不是等于告诉大家她的女婿正在拍打自己这个丈母娘的股吗。

 正在金梦为自己失口而懊恼时,没想到正搂着外孙女许晴晴的肢边吃饭边说话的倪匡印不无酸意地说道:“你这个当丈母娘的,都已经让女婿了,女婿拍拍你的”马“又算得了什么!”

 倪匡印的这句话让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谁也没想到倪匡印会说得这么直接,坐在他身边的许晴晴更是张大了嘴巴,她转过头来,看着外公倪匡印,不可置信地问道:“外公,你说什么?你是说我爸了外婆的吗?”

 倪匡印知道自己也失口了,所以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外孙女许晴晴的问话,而是说道:“这件事你还是问你外婆吧。”

 天真的许晴晴听外公说让自己问外婆,也没有多想,转头问外婆金梦道:“外婆,外公说我爸爸了,是真的吗?”

 听了外孙女许晴晴的问话,金梦本来就已经红了的脸更加红了,她羞涩地埋怨老公倪匡印道:“你当着孩子的面说什么呢?”

 这时,身边的女婿许是之却一把把羞愧难当的丈母娘金梦揽入了自己的怀中,轻轻地把她抱起,让她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之上,笑着说道:“拍拍丈母娘的”马“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在金梦的脸上亲了一下,深情地说道:“岳母大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岳父既然能够逆的,女婿我难道就不能你的了吗!”

 金梦被女婿许是之搂在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听了许是之的话,把红到了耳的脸几乎埋在了女婿许是之的怀里,忸怩着说道:“你别胡说,你岳父丈母娘的,那是天经地义。做女婿的丈母娘的,这么难为情的事情,在家人面前你怎么还这么胡说,你让我难为情死了。”

 听了金梦那不打自招的话,大家都笑了,而许匿却在一边问父亲许是之道:“爸爸,我外婆你叫妈妈,我你也叫妈妈,你既然了我外婆的,那你过我、你亲妈妈的呀?”

 许匿的这句话,把所有的人都听傻了,乐敬衣更是愕然,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孙子许匿怎么会问自己的儿子许是之过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实际上她很想告诉她的孙子她的内心深处非常想让自己的儿子象他丈母娘那样自己母亲的,但是这句话她又实在无法说出口。

 就在乐敬衣为自己的心思无法说出口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许还河说话了,他笑着说道:“不仅你爸想,恐怕你早就想让你爸爸她的了。”

 听了老公许还河的话,刚刚从金梦身边回来坐在许还河身边的乐敬衣,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她伸手在他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大声嗔道:“你这个老头子,胡说什么呐,谁说我想让咱们的儿子我的了?”整个一句不打自招、完全暴了自己心里究竟想了什么的一句话。

 许还河笑道:“还吧承认呢!你没想让咱们儿子你的,那你听了金梦说咱们儿子了她的,怎么你的眼睛都蓝了,好像儿子得不是他丈母娘的而是你这个当母亲的似的。”

 还没等乐敬衣说话,许是之搂着怀里坐在自己大腿上的丈母娘金梦,笑着对母亲乐敬衣说道:“妈,想就想了呗,有什么难为情的,想让儿子你的你就跟儿子说,我会好好”孝敬“你的,绝不会比我爸和我岳父差的。”说着,在怀里的丈母娘金梦的股上轻轻地捏了一下“不信,你问问我丈母娘?”

 许是之的话,把搂在他怀里坐在他大腿上的丈母娘金梦弄得更加难为情起来,她把自己的脸藏在女婿许是之的怀里,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恨不得就这么躲在他的怀里享受着他的温存而不再出来。

 看着自己的母亲金梦躲在自己老公许是之的怀里撒娇,倪红霞笑着说道:“妈,你看你象个孩子似的躲在女婿的怀里,也不怕孩子们笑话你这个当外婆的。”

 还没等金梦说话,乐敬衣却接茬道:“这有什么好笑话的,我要是有那么宽阔温暖的怀可以躲着,我也不愿意出来。”

 听了婆婆乐敬衣的话,倪红霞笑道:“我的婆婆、我的妈妈,是之可是我的老公,他的怀里躲着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你们这两个当母亲和当岳母的。”

 倪红霞的话刚刚说完,许匿就接口道:“妈妈,既然和外婆都愿意躲在爸爸的怀里,那妈妈您也到我的怀里来吧,让儿子也象爸爸抱着外婆这样抱着您。”

 许还河与倪匡印听了许匿的话,两人不约而同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倪匡印笑着说道:“既然你们都有人抱着了,那我们哥俩就只好抱着晴晴了。”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听了爷爷和外公的话,许晴晴并没有同意他们俩的意见,而是抗议道:“我不要爷爷和外公抱,我也要象和外婆那样让爸爸抱。”

 许晴晴的这句话,把许还河和倪匡印弄得尴尬异常,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许晴晴会直接了当地反对他们俩的意见,不想让他们俩抱,而是想让父亲抱。两个人十分不解地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还河问道:“晴晴,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和你外公抱着你呀?”

 还没等许晴晴说话,许匿撇着嘴,酸酸地说道:“爷爷、外公,你们不知道,晴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给爸爸生个儿子。”

 这句话除了刚才听了许晴晴表白的母亲倪红霞、外公倪匡印以外,把所有的人都听得目瞪口呆,就连正把丈母娘金梦搂着坐在自己大腿上、偎在自己怀里的许是之也大吃一惊,他疑惑地问道:“晴晴,你哥哥说得可是真的吗?”

 被哥哥说开了自己的心事,正脸红的许晴晴听了父亲的问话,双眼脉脉含情地看着把外婆搂在自己怀里的父亲许是之,头还是坚定地点了点。

 许是之看着自己的女儿许晴晴那望着自己的脉脉眼神,他的心里升起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觉,但是这种异样幸福的感觉并没有使他放开搂在怀里的丈母娘金梦,而是抱得更加紧了。他看着女儿激动地说道:“晴晴,爸爸爱你,等你到了可以生孩子的年龄,爸爸一定让你帮爸爸生个儿子。”说着,低头在温顺地偎在自己怀里的丈母娘金梦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到时候让你外婆也给我生个儿子。”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睛又瞄向了他的母亲乐敬衣。

 正用企盼的眼神看着儿子许是之的乐敬衣见儿子的眼睛看向了自己,她明白儿子那望向自己的眼光里的含义,本来“嘭、嘭”跳动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她如同少女般羞怯地低下了头躲避儿子许是之那似乎可以把自己看穿的充满了穿透力的目光。

 看到母亲乐敬衣不敢看着自己而故意躲避着自己目光的含羞眼神,许是之心里已经明白了母亲乐敬衣完全读懂了自己眼神里的含义,他的脸上出了满意的微笑。

 听了儿子许是之的话,再看自己的老婆乐敬衣与自己的儿子许是之母子俩那充满了渴望的目光,许还河的心里突然有了对儿子许是之有些嫉妒的感觉,但是这种嫉妒只是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家庭幸福的感觉则远远大于这对自己儿子一闪而过的妒忌。

 倪匡印跟许还河一样,看着自己的老婆金梦象个乖乖猫似的依偎在自己女婿许是之的怀里,心里自然有些酸酸的,但是当他一想起自己的这个幸福家庭里的每一个成员,他所有的不愉快就立刻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许匿和妹妹许晴晴这小兄妹俩只是用羡慕的眼神傻傻地看着父亲许是之怀里抱着外婆金梦、双眼还跟乐敬衣进行着眉目间的传情。

 倪红霞看着母亲金梦象猫一样温柔地依偎在女婿许是之的怀里,而自己的婆婆乐敬衣看着自己的儿子许是之也出了情爱似乎更大于母爱的眷恋之情。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自己的婆婆,她们这样依恋着自己的老公许是之,这让倪红霞的心里有着一种略带酸酸的甜蜜,她感觉自己也无法驾驭自己的这份复杂的感情,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紧紧地抓住这种充满着天伦之乐的感情,与所有的家人共同分享这份感情。

 经过大家的这么一闹腾,生日的晚餐自然是美女飘香、满桌,一幅充满了天伦之乐、幸福美满的家庭画卷被这一家亲密无间的三代人在觥筹错的生日晚餐之中挥洒而就。

 看到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也闹得差不多了,倪红霞站了起来笑着对母亲金梦说道:“妈,你还赖在是之的怀里不下来呀?生日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咱们该切生日蛋糕点生日蜡烛了。”

 许匿和许晴晴自然是孩子心,一听母亲倪红霞说该切生日蛋糕、点生日蜡烛了,立刻欢呼起来。

 猫在女婿许是之的怀里享受着异样温暖的金梦听了女儿倪红霞的话,一想今天自己是这个生日晚餐的主要操作者,自己还要亲自弄好生日蛋糕才行,于是她不情愿地从女婿许是之的怀抱里坐起了身子。

 见丈母娘金梦从自己怀里坐了起来,许是之也随之站了起来,伸出胳臂搂住了丈母娘金梦的肢跟她一起去弄蛋糕。两个人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搂抱着去厨房张罗生日蛋糕去了。

 等这丈母娘和女婿两个人走后,倪红霞马上招呼大家清理餐桌等着他们娘俩把蛋糕准备好。过了一会儿,金梦和许是之这丈母娘和女婿就如同一对恩爱的情侣一般推着一辆上面放着一个大号蛋糕的推车从厨房里肩并着肩走了出来。

 把蛋糕推到餐厅后,许是之招呼母亲乐敬衣道:“妈,生日蛋糕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您许愿、切蛋糕吧。”

 见父亲许是之和外婆把生日蛋糕准备好了,许晴晴高兴地对乐敬衣说道:“,您等等,等我把灯关了您再许愿。”说完,她蹦蹦跳跳地跑去关灯。

 许匿也不甘落在妹妹后面,他马上要求道:“那我给点生日蜡烛。”说完,伸手从正准备给老婆乐敬衣点生日蜡烛的爷爷许还河的手里抢过了火柴。

 看到这小兄妹俩争先恐后地忙活着给又是关灯又是点蜡烛地,大家都笑了。

 许是之笑着对母亲乐敬衣说道:“妈,您看您有多幸福,您的这两个小孙子孙女多孝顺,给过生日把这俩孩子忙活的不亦乐乎。”

 乐敬衣笑容满面地盯着儿子许是之的眼睛,意有所指、语带双关地说道:“是呀,孙子孙女都这么孝敬,那儿子更是没什么说的了,”孝敬“母亲更是没问题了。”

 听了婆婆乐敬衣那意有所指的话,倪红霞也语带双关地笑着说道:“妈,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督促您儿子是之好好”孝敬“您的。”说着,倪红霞冲着婆婆乐敬衣眨了眨眼睛,笑道:“妈,您孙子现在也能”干“了,到时我也让您孙子好好”孝敬“您。”

 一听儿媳妇倪红霞说让孙子许匿“孝敬”自己,乐敬衣知道儿媳妇说的这个“孝敬”是什么意思,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倪红霞,试探着问道:“你说什么?许匿也能”干“了?那他一定是”孝敬“过你这个当母亲的了!?”

 倪红霞笑道:“那到没有,您儿子还没”孝敬“您呢,我哪能先让我儿子先”孝敬“我呢。”

 乐敬衣疑问道:“那匿儿”干“谁了?”然后,双眼看向与女婿许是之腻在一起的金梦,问道:“难道又让你妈捷足先登了?”

 倪红霞笑道:“妈,我怎么听您的这句话有点酸溜溜的味道呀?”然后,指了指还在忙着去关灯的女儿许晴晴,小声说道:“匿儿”干“的不是我妈,是晴晴。”

 乐敬衣恍然道:“是晴晴啊!我以为你妈又抢在我前面让她外孙先了她的呢!”

 倪红霞笑道:“妈,我看您比我妈可多了,您是不是跟张市长他们一家人一起?那您怎么没让您儿子是之您的呐?”

 乐敬衣笑道:“是呀,我也经常想象是之我的,可是我不确定你们两口子是否同意,尤其怕你这个儿媳妇反对。”

 倪红霞笑道:“我为什么反对,您儿子”孝敬“您,我这个当儿媳妇高兴还来不及呢。今天,我就把您儿子送给您作为您的生日礼物,您说好不好?”

 一听儿媳妇倪红霞把儿子许是之今天就送给自己作生日礼物,乐敬衣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脸红红地试探道:“红霞,你说的可是真的?”

 看着婆婆乐敬衣那满脸的红晕,倪红霞笑道:“是真的,是之就是我今天送您的生日礼物。祝您今天的生日快乐!”玩“得开心!”

 听了儿媳妇倪红霞的这声祝福,乐敬衣从心底里感到无限的幸福,她喜羞相伴地接受了儿媳妇送给自己的这个既意外又特殊的生日祝福。

 这时候,许晴晴已经关掉了所有的灯,许匿划着了火柴点着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然后,大家看着乐敬衣齐声说道:“请寿星许愿吧。”

 乐敬衣还没有从刚才儿媳妇倪红霞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和祝福中缓过神来,她的脸仍然是红红的,她激动地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许过愿后,乐敬衣在大家的簇拥中吹息了生日蜡烛,待餐厅的灯又重新点亮后,她拿起了切蛋糕的刀子准备切蛋糕。当刀子切下去的时候,乐敬衣就感到好象蛋糕里有东西切不下去,等到她把蛋糕切开的时候,蛋糕里埋着的一个十分精致的朱红色的盒子了出来。

 许匿眼尖嘴快,大声问道:“蛋糕里有好东西,那是什么?”

 倪红霞笑道:“那是你爸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一听儿媳妇倪红霞说蛋糕里的盒子是儿子许是之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乐敬衣马上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了,她有些激动,双手有些颤抖地把盒子从蛋糕里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

 当盒子打开的时候,一枚如同耳环又似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闪着粼光的钻石铂金环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许匿首先惊叹道:“啊,好漂亮的戒指呀!”

 许晴晴笑道:“哥,你说得不对,那不是戒指,是耳环。”

 许匿反驳道:“不可能是耳环,耳环哪有买一个的,要买也得买一对才对呀。”

 小兄妹俩各说各的互不相让地一个说是戒指一个说是耳环争执着,而乐敬衣也没看明白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抬起眼来看向儿子许是之,眼神中满是询问。

 看到婆婆乐敬衣看向自己老公许是之那探询的眼光,倪红霞笑着说道:“你们小兄妹俩就别争了,问问你爸爸他到底给你买的是什么不就行了。”说着,满脸都是暧昧笑意地看向老公许是之。

 看着满眼都是探询之意的母亲乐敬衣,再看看一脸暧昧笑意看着自己的老婆倪红霞,许是之笑着说道:“你们猜得都不对,这既不是戒指也不是耳环。”

 还没等许是之的话说完,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就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不是戒指也不是耳环,那是什么?”

 许是之看了看母亲乐敬衣,见母亲的眼神里透出的是非常想知道谜底的疑问,他又看向老婆倪红霞,见老婆倪红霞点了点头,于是他把头凑近母亲乐敬衣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只见乐敬衣的脸越来越红,不知不觉地把羞涩的脸贴到了儿子许是之的肩头之上。

 一家人都在等待着许是之说出结果,看着乐敬衣满脸绯红、羞涩地把自己的脸躲在儿子许是之肩头,大家的疑问就更大了,好奇的心理更加强了。

 许匿问母亲倪红霞道:“妈妈,爸爸到底给说了什么让那么害羞?”

 倪红霞笑道:“那你自己去问你不就知道了吗!”

 听了母亲倪红霞的话,许匿果然问乐敬衣道:“,我爸爸到底跟你说什么了让你这么害羞?”

 孙子许匿的这句问话让乐敬衣更加羞愧难当,她紧紧地搂住儿子许是之生怕儿子会突然离开一般,埋在儿子许是之肩头之上的脸庞更加红了。

 看着母亲乐敬衣紧紧地搂着自己窘迫的样子,许是之笑着打圆场道:“你们大家别着急,一会儿我让妈妈给你们表演生日舞蹈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倪红霞也马上附和道:“对,对,一会儿让寿星给咱们表演生日舞蹈。”

 听了母亲倪红霞跟父亲许是之的话,许匿和许晴晴马上叫好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边吃生日蛋糕边欣赏给咱们表演舞蹈吧。”

 见自己的两个儿女安静地准备吃蛋糕看舞蹈,倪红霞笑着对婆婆乐敬衣说道:“婆婆,既然这样,那就只好请您给大家表演舞蹈了!”说着,她首先切了一快蛋糕端到了婆婆乐敬衣的面前笑着祝贺道:“祝婆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等婆婆乐敬衣接过蛋糕后,倪红霞趴在她的耳边笑着说道:“婆婆,吃了蛋糕可要给我们好好表演舞蹈,我们可是要看您给我们跳体芭蕾的呀!”

 听了儿媳妇倪红霞的话,乐敬衣脫口问道:“跳舞就跳舞呗,干吗要跳体芭蕾呀,孩子们可都在呢?”

 倪红霞笑道:“您的芭蕾舞不体跳,那我们大家能看到您儿子送给您的生日礼物吗?”

 一句话,把乐敬衣刚刚有些退些红的脸庞又弄得红霞满面,她羞怯地低下头不说话了。见婆婆乐敬衣害羞地低着头不说话,倪红霞对老公许是之说道:“老公,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去把你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给母亲戴上去。”

 听老婆倪红霞这么一说,许是之笑着对母亲乐敬衣说道:“妈,那就让儿子把儿子送给您的生日礼物给您戴上去。”说完,一把把母亲乐敬衣横身抱了起来,也不管手捧着装着儿子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盒子的乐敬衣愿不愿意,就向母亲的卧室走去。

 横身抱着母亲乐敬衣进了母亲的卧室之后,许是之再也忍耐不住把母亲乐敬衣仰面放到上,然后扑到了母亲乐敬衣的身上,嘴迅急地吻上了母亲乐敬衣的嘴。让许是之意想不到的是母亲乐敬衣并没有拒绝,而是热烈地回应着自己,也迅速低含住了自己伸进她嘴里的舌头,两张如同久旱逢甘霖的嘴巴就这样吻在了一起。

 母子两个人烈地吻着,在许是之把母亲乐敬衣吻得几乎不上气来的时候,许是之才在母亲乐敬衣的挣扎之下不情愿地松开了自己吻住的母亲的嘴

 许是之趴在母亲的身上,抬起头来深情地望着身下的母亲,母子俩就这么如同久别重逢的情人般贪恋地互相盯看着对方。

 最后,还是许是之忍不住开口说道:“妈妈,儿子好爱您呀!儿子从小就暗恋着妈妈,梦想长大以后就娶您为,和您厮守一生。”

 听了儿子许是之的告白,看着自己英俊潇洒的儿子,乐敬衣心中早已是激动异常,她轻轻说道:“好儿子,妈妈跟你一样,自从你长大以后妈妈就非常的爱你喜欢你了,当年在你娶红霞的婚礼上,妈妈就曾梦想过嫁给你的要是妈妈那该有多好啊!”许是之看着母亲乐敬衣的眼中出的对自己无限的爱意,他明白了母亲爱自己跟自己爱母亲的心情是一样的,他看着母亲乐敬衣说道:“妈妈,做我的老婆好吗?虽然您是我的母亲,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把您既当我的母亲又当我的老婆,您说好吗?”

 听了儿子许是之的表白,乐敬衣的眼中泛起了激动的泪光,她有些哽咽地连连点头道:“好,好,妈妈愿意,我的好儿子…好…丈…夫…”后面的话已几近无声。

 许是之听了母亲乐敬衣那认了自己是她“好丈夫”的话,激动地捧起母亲的脸,张嘴又吻上了她的嘴,母子俩又疯狂地吻在了一起。

 乐敬衣发狂似的着儿子许是之伸进自己嘴里的舌头,而许是之则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母亲的爱意,他一边亲吻着身下的母亲一边把手伸到她的身侧去拉母亲腋下旗袍侧面的拉链。当许是之把母亲乐敬衣的旗袍拉链拉开之后,他才发现母亲乐敬衣的旗袍里面根本什么都没穿,母亲那具跳芭蕾舞出身的雪白体的侧面马上展现在了许是之的眼前。

 许是之忍耐着冲动的心情伸手慢慢地掀开了母亲乐敬衣身上的旗袍前襟,把母亲那具人的体完全地暴在了自己的眼前,只见母亲那一丝不挂的体下身也是白晃晃的一片,部如同幼女般光洁无

 当许是之开母亲乐敬衣的衣襟把她的体暴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乐敬衣终究对自己的身体暴在儿子的眼前感到羞涩,她扭动着身体低声呢喃道:“不…不要,亲儿子,好丈夫,妈…妈好高兴…”

 “妈,不,我的好老婆,从现在开始您也是儿子的老婆了,我会象爱我的子红霞那样爱你的,让您幸福,让您快乐!”许是之说着俯下头来,嘴巴向母亲乐敬衣那光洁无的下体吻去。

 “不…不要…”见儿子许是之低头吻向了自己早已难耐的下体,乐敬衣下意识地呢喃着用手去推儿子许是之拱进自己下的头,捧在手里的装有儿子送给自己生日礼物的盒子下意识地砸在了许是之的头上。

 这一下反而让许是之突然想起了自己是来给母亲戴生日礼物的,他夸张地捂着自己的脑袋,睁大着眼睛逗乐敬衣道:“妈妈…不,我的好老婆,你干吗打你的老公呀?”

 “不,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乐敬衣连忙道歉道。

 见母亲乐敬衣那一脸的歉疚,许是之笑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吧。不过…”许是之故意拉长了声音继续说道:“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得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乐敬衣马上点头道:“好,现在我已经是你的老婆了,老公你说什么我都听。”

 许是之道:“那好吧,你现在把你的打腿劈开,我要给你戴生日礼物。”

 乐敬衣早有此意,她早就琢磨着儿子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的问题,只是没好意思张口,听了儿子许是之的话,她有些激动,全身微微颤动着顺从地劈开了自己那两条跳芭蕾舞的修长‮腿双‬,把自己那光洁无部完全展现在了儿子许是之的面前。

 看着母亲乐敬衣劈开着的‮腿双‬把做母亲的最隐秘的地方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自己这个当儿子的面前,许是之看得有些痴了,母亲乐敬衣那因为‮腿双‬劈开部完全暴在空气之中,两片肥大的如同蝴蝶般落在藕之上。许是之看着母亲乐敬衣那两片如同蝴蝶般的与自己老婆倪红霞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蝴蝶状的,不同的只是老婆倪红霞的是纯粹鲜的粉红色,而母亲乐敬衣的则是边缘带紫、其他为红色的。

 看着母亲乐敬衣那因为身体颤动而不断如同蝴蝶般煽动翅膀的紫边,许是之真的痴了,嘴中喃喃道:“妈,你的简直跟红霞的一模一样,如同蝴蝶一般,简直太美了!好美呀!”

 听了儿子许是之夸赞自己的,乐敬衣心里美极了,她娇羞地说道:“傻瓜!妈妈的怎么能够跟你老婆红霞的比,她还年轻,妈已经老了。”

 许是之马上说道:“不,妈,你的与红霞的相比就象是两支蝴蝶,你的是花蝴蝶,而红霞的是粉蝴蝶。”

 听了儿子许是之评价自己和儿媳妇倪红霞的,乐敬衣心里美兹兹的,她羞怯地低声提醒道:“嗯…老公…生……礼…物…”

 母亲乐敬衣的话提醒了许是之,他从母亲乐敬衣的手里拿过了装着自己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的盒子,打开盒子,眼睛看向母亲乐敬衣那如同蝴蝶般不断在煽动着翅膀的,嘴中说道:“妈妈,儿子给您戴上生日礼物好吗?”

 其实,乐敬衣对儿子许是之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到底是什么还存有十分的好奇,只是她一直没有好意思问。现在,儿子又让她劈开‮腿双‬,还赞美自己的可以与儿媳妇倪红霞的媲美,她终于忍不住羞涩地小声问道:“是之,你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到底是什么呀?”

 听了母亲乐敬衣的问话,许是之从盒子里把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轻轻地拿了出来捏在了手里,递到躺在上仍然劈开着‮腿双‬的母亲乐敬衣的眼前,笑着说道:“妈,我送给您生日礼物是环。”

 乐敬衣听了儿子许是之的话,疑问道:“什么?环?你是说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枚环?”

 许是之答道:“对,是环。”

 乐敬衣继续道:“你的意思是要把这枚环戴到我的上,是吗?”

 许是之坚定地点点头,说道:“是的,儿子就是要把这枚环亲自戴到妈妈的上,作为儿子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

 听了儿子许是之的话,乐敬衣激动得全身更加颤动起来,她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噢…好儿子…不…妈妈的好丈夫…嗯…不…小衣的好老公…妈…小衣…好高兴…快戴吧…快把环给妈妈戴上,妈…妈…期待着呐…嗯…”听着母亲乐敬衣那几乎迫不及待的话语,许是之伸出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一片母亲乐敬衣那因为全身颤动而不断地扇动着翅膀的蝴蝶状的,嘴中安慰道:“妈,老婆,儿子老公这就给您戴上环,要是疼的话,您就忍耐一下。”

 看着母亲乐敬衣羞涩地咬着嘴点了点头,许是之一支手拿着环,用另一支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母亲乐敬衣一片不断地微微扇动着的,轻轻地拉起,把环向上戴去。

 “啊…”随着乐敬衣的一声低呼,许是之顺利地把自己送给母亲乐敬衣的生日礼物--铂金钻石环顺利地戴到了母亲乐敬衣的之上。

 松开手指,看着戴在母亲乐敬衣上的铂金钻石环闪着熠熠的粼光,并随着扇动的摇曳,许是之看着自己的杰作有些痴了。

 为了给母亲乐敬衣购买这份生日礼物,许是之与老婆倪红霞可谓是绞尽了脑汁,最后还是在两个人的时候,许是之在看到了老婆倪红霞的上戴着的钻石环才让他产生了也买一颗钻石环送给母亲乐敬衣作为生日礼物的灵感,并得到了老婆倪红霞热烈的支持。

 决定了送给母亲乐敬衣钻石环作为生日礼物后,许是之和老婆倪红霞专门托人在欧洲的荷兰买了这枚镶嵌着足有5克拉钻石的铂金环。

 许是之痴痴地欣赏着自己亲手戴在母亲乐敬衣上送给母亲的铂金钻石环,看着环在母亲乐敬衣那与自己的老婆倪红霞极其相似的如蝴蝶一般扇动着翅膀的,他情不自地低下头向母亲乐敬衣那顺着两旁汨汨水的部吻去。

 “噢…我的亲儿子…好老公…好…”随着儿子许是之在自己因为戴环而还略有些疼痛的上的弄,乐敬衣足地呻起来。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