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8章
 听着岳母金梦讲述着她在创办她的家族企业的“创业历程”尤其是她与胡文化一家的交往,让许是之听得简直是可以用热血沸腾,巴高涨来形容。当听到岳母金梦讲到自己的母亲乐敬衣在岳母的整个“创业历程”中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许是之的心里立刻有了异样的感觉,他激动地嘴对岳母道:“妈妈,你说我妈在你的”创业“过程中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你是说我妈也跟你一起跟胡文化他们家人一起?”

 听了女婿许是之的问话,金梦笑道:“怎么,这有什么奇怪吗?你妈妈与我何止是跟胡文化一家,你妈妈能当上文化局长,你爸爸能当上税务局长,跟你岳父能够当上厂长一样,还有咱们家族现在的成就都是你妈妈和我用”身体“换来的。”说到这,她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体“傻女婿,咱们现在所有的一切可全是我和你妈用我们的换来的啊!得来不易呀!”

 倪红霞看着母亲金梦劈着‮腿双‬笑嘻嘻地用手指着自己的跟自己的女婿说笑着,她也是第一次听母亲说起现在家族的一切都是母亲和婆婆用换来的,她也来了兴趣,笑着对金梦说道:“妈妈,那你给我们讲讲,我婆婆是怎样跟你一起用”“换来我们家族今天的一切的。”

 正跟女婿‮情调‬的金梦听女儿倪红霞问她婆婆是怎样跟自己一起用换来今天的一切,于是笑道:“我跟你婆婆怎样用换来一切的事情,我现在不跟你们俩讲,以后你跟是之一起自己去问你婆婆吧。”转头又对许是之说道:“是之,以后等你上了你妈妈的的时候,你自己问你妈吧。”

 见母亲不告诉自己婆婆是怎样跟妈妈一起“创业”的,倪红霞就笑着端起了酒杯对老公许是之说道:“老公,既然我妈不跟我俩讲她跟你妈她们姐俩的历史,那以后就等你上了你妈的的时候再问你妈好了。现在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把酒喝了,你赶快再我妈妈吧,你没看见你丈母娘的股都坐不住了,里肯定已经得早就需要你的大巴给她的止止了。”

 听女儿跟女婿说自己的得需要用女婿的大巴止,金梦的脸因为被女儿说中了心事而立刻红起来,她站起身来伸手做势打倪红霞“你个臭丫头,你又笑话妈妈,看我不打你。”

 许是之在旁边见岳母做势打自己老婆倪红霞,他一伸手把岳母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笑道:“妈妈,求求你别打我老婆了,还是先喝了这杯酒,再让女婿好好地用大你的,”孝敬“你吧。”说着,他一低头张开嘴含住了餐桌上的酒杯,叼着酒杯把杯中的酒一仰脖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低头把酒杯放下,转头捧起岳母的头把嘴对上了岳母的嘴。

 金梦一看女婿许是之含着满嘴的酒对准了自己的嘴,她马上心领神会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含住了女婿的嘴,让女婿嘴中的酒缓缓地度进了自己嘴中,然后陶醉地慢慢地咽进了自己的肚里。

 看着自己的母亲金梦和老公许是之这母婿二人如同一对恩爱的鸳鸯般嘴对着嘴互相度着嘴中的酒,倪红霞羡慕地欣赏着母亲幸福地享受着她的女婿给她带来的欢乐,倪红霞的脸上也出了甜蜜的笑意。

 把自己嘴里的酒慢慢地度入岳母的嘴中后,许是之一边伸出舌头在岳母嘴边上画圈把她嘴边上刚才他用嘴喂酒的时候残留的酒渍干净,一边把手伸到岳母金梦的‮腿双‬之间抚上了她的下体帮上。

 许是之的手边在岳母的下体帮上‮摩抚‬着,边笑着说道:“妈妈,你的帮上跟你的嘴边一样都是漉漉的,得都是水。”然后,大腿在岳母的‮腿双‬间动了动,笑道:“你看,我的大腿都被你的水弄了,是不是也让女婿你的呀?”

 “啊…喔…好…”金梦上面感丰的嘴被女婿用舌头着画圈,下面又被女婿的手不规矩地掏弄,她实在抵受不住女婿对她上下两张“嘴”

 的攻击,嘴中情不自地哼出了声来。

 许是之看着岳母那足的叹息和遮挡不住的求,他慢慢地抱着岳母站起身来,把岳母仰面朝天放在了餐桌之上,双手分开她的‮腿双‬,让岳母那已经是水泛滥了的展现在了自己面前。然后,他又伸手抓住了岳母的两个脚踝,嘴中笑着转头对老婆说道:“红霞,你看妈妈多啊,才这么会儿功夫,她里的水就又泛滥得一塌糊涂了。”

 看着自己的老公双手抓着母亲金梦的脚踝,把她的‮腿双‬劈开着出了水泛滥的,倪红霞笑着答道:“那你就给妈妈好好吧,刚才你只亲了妈妈上面的嘴,现在也该亲亲妈妈下面的”嘴“了。”

 听老婆倪红霞怂恿自己岳母金梦那水泛滥的,许是之则老实不客气地低下了头,张开嘴一口就含住了岳母金梦那依然在往外“吐”着水的起来。

 “喔…”金梦下面的“嘴”被女婿含住了着,上面的嘴立刻发出了一声足的叹息。

 许是之忘情地趴在岳母金梦的着源源不断从她的出的水,一条泛着靡丝光的水涎从许是之咽岳母水的嘴角和岳母隙中了出来,并渐渐地滴落到了地板之上。

 许是之岳母金梦的馋像,完全可以用“狼虎咽”来形容,他弄、着岳母金梦那吐着水的,舌头也同时不停地在岳母的帮上画着圈,把从岳母的里源源不断地出的进、入自己的嘴里,然后再慢慢地咽进肚里。

 金梦的被女婿许是之弄得难耐,里就象有万千的虫子在爬,钻心的让她不停地扭动着股,她似乎想躲闪女婿舌头对自己的攻击,可是女婿的舌头却如影随形般地在她的上划动,她不仅躲闪不掉女婿舌头对自己的攻击,而且把她的情弄得更加炽热起来,嘴中忘情地发出着“呜…啊…”的声音。

 当自己的母亲金梦和自己的老公许是之浑然忘我地沉浸于伦的戏之中的时候,倪红霞却在琢磨着如何才能让老公许是之上他的母亲、自己的婆婆乐敬衣的

 想起婆婆乐敬衣,倪红霞从心里佩服她,崇拜她。小的时候,倪红霞就对乐敬衣十分的崇拜,而且是倪红霞的偶像,尤其对乐敬衣主演的芭蕾舞更是恋。

 她与许是之两小无猜,一起经常出入剧场看乐敬衣的芭蕾舞演出,长大以后嫁与许是之成为了乐敬衣的儿媳妇,让她更加近距离地接触乐敬衣,同时也得到了乐敬衣无微不至的关怀。

 结婚以后,在与许是之到高的时候,倪红霞经常能够听到老公忘我地嘴中叫着妈妈。开始的时候,倪红霞以为老公到高嘴中喊叫妈妈只是高时的本能反应。后来老公告诉她,他在到高时确实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母亲乐敬衣。从那时起,深爱着老公的倪红霞就有了让自己老公许是之如愿上他的母亲、自己的婆婆的想法,但是一直也没有找到机会,今天听母亲提起了让许是之他母亲乐敬衣的话,使倪红霞又对让老公许是之上他母亲、自己婆婆的事情有了新的想法。

 几天后,倪红霞与许是之与平常一样,吃完晚饭后,由于自己的两个孩子许匿和许晴晴一个在爷爷那,一个在外公外婆那,忙了一天的两人依偎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当电视剧情中演到政府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干预经济的时候,倪红霞突然推了一把许是之,自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嘴中大声说道:“有了,有了,我怎么把妈妈给忘了呢!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看到老婆倪红霞激动地突然推了自己一把,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嘴中大声说着“有了,有了。”、“忘了妈妈”什么的,把许是之弄糊涂了。他一脸迷茫地望在老婆,疑问道:“怎么了?红霞。什么”有了“?妈妈又怎么了?你说你妈有了孩子吗?怀的难道是我的吗?”

 “啊呸,什么我妈有了,什么我妈有孩子了?什么怀的是你的吗?你想什么呢?想得到美,你以为我妈有了你的孩子了!”倪红霞没想到自己的老公许是之居然满脑子里都是丈母娘金梦,连自己说了句“有了”他也往丈母娘的身上想,而且居然想的是丈母娘怀了他的孩子。

 许是之马上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这两天脑袋里全是丈母娘的影子,一闭上眼睛就见岳母金梦赤身体地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他在自己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尴尬地笑着对倪红霞说道:“老婆,这两天我满脑子都是你妈的影子,幻想你妈怀了我的孩子,刚才你一吵吵”有了“,我就想是不是你妈怀了我的孩子。”

 倪红霞笑道:“我看也是。这几天你的时候,嘴里总喊”妈妈“,我还以为你想你妈妈的想得痴了呢。我正琢磨着想办法让你上你妈的呢,原来最近你嘴中喊的”妈妈“不是你妈,而是丈母娘啊!”许是之尴尬地笑道:“是啊,当然我想我妈的了,可是我现在已经了你妈的,所以脑子里自然想的都是丈母娘的了。”说着,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

 看到老公许是之一脸的尴尬,倪红霞笑道:“你呀,满脑子都是丈母娘,刚才看电视让我突然想起了你妈?”

 许是之仍然是一脸的茫然“我妈?我妈怎么了?”

 倪红霞笑道:“是这么回事。前几天我不是跟你说,我们公司的一批从日本进口的货物被海关给查扣了吗?我和我妈找了很多关系也没有摆平,后来我一调查,原来是市政府的张市长亲自抓的,别人根本不敢说情。刚才看了电视突然让我想起了你妈。”

 许是之仍然不明白,疑问道:“是市长抓的案子,你想起我妈有什么用?”

 倪红霞见老公许是之还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失望地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脑袋这么不开窍呢?脑子里就是丈母娘的了,什么也不想了!要是你再上你妈的,那你不得成白痴了呀!”

 许是之听倪红霞说自己想自己母亲和丈母娘的都要成白痴了,自己也笑着打趣道:“我要是既了丈母娘的,又上了我自己母亲的话,成白痴就成白痴吧,这样的白痴当一当也无妨。”

 见老公许是之一个劲地跟自己装傻,倪红霞知他是在报复自己刚才笑话他,于是就笑道:“好了,好了,老公。是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里给你赔罪了。”

 说着,就要从沙发上站起来,给许是之鞠躬。

 看着老婆一本正经地要从沙发上站起来给自己鞠躬赔罪,许是之一把把倪红霞抱进怀里,笑着说道:“好老婆,你不用给我赔罪,只要你不反对我你妈就行。”说着,双手不老实地抓上了她那两个硕大丰房。

 自己的房被老公的双手抓捏着,倪红霞的身子立刻酥软了下来,她顺势偎进了许是之的怀里,无力地说道:“啊,老公,红霞的小想你的大巴了。”

 说着,她的一支手就伸进了许是之的间,握住了他那早已经起了的大巴‮弄套‬起来。

 许是之一支手把老婆抱在怀里,另一支手开始脫倪红霞的衣服,没几下,他就把她本来就穿得不多的衣服都脫下来,倪红霞立刻就成了一支赤的大白羊。

 看着老婆被自己剥得光,如同一支待宰的大白羊,许是之却并没有急着提上马,而是把她抱了起来,仰面朝天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之上,摆了个“大”

 字型后,自己则靠在沙发上欣赏起一丝不挂的倪红霞来。

 倪红霞被老公脫了个光,仰面朝天、呈“大”字型地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之上后,她以为下一步老公该用他的大她那饥渴了的了呢,可是许是之却再没有什么行动了。

 浑身早已酥软、等待着老公的倪红霞十分纳闷地抬起头来,只见老公根本就没有要自己的意思,而是靠在沙发上笑嘻嘻地欣赏着自己的体,她立刻明白了,原来老公在故意在逗自己,她撒娇道:“坏,你坏!老…公…我要你的大吗!霞霞的要老公的大吗!啊…啊…”看着老婆倪红霞那一丝不挂如同白羊一般仰躺在茶几之上的漂亮体和惹人怜爱的表情,许是之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起的巴却早已是一柱擎天了。

 看到了老公那条起的大巴,倪红霞闭上双眼,头向后仰到了茶几之外,瀑布般的长长黑发垂到了地板之上,双手抓住‮腿双‬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劈开屈成M型,做好了等待着老公弄的准备。

 许是之着大巴绕到了倪红霞的头部,弯下双手抓住了倪红霞的那两个坚秀丽、涨鼓鼓的起来,两个手指头在头上掐捏玩起来。略感疼痛并伴着酥麻的感觉象电一样立刻传遍了倪红霞的全身,她的身体情不自动起来,一股股晶莹透亮的水从她那经过精心刮过了出来,嘴中不停地呻着“老公,我受不了,快用你的大我吧,我不住了!

 我的都要出来了!啊…”许是之硬梆梆又又长的大巴在倪红霞的面前抖了抖,倪红霞抬起头来张开嘴一口就叼住了许是之的大巴,象一只饥饿已久嗷嗷待哺的饿狼般贪婪地起来,赤的身体也随之不停的扭动着。

 许是之的巴被老婆叼在了嘴里得舒无比,让他情不自弯下了,‮腿双‬自然地把倪红霞的脑袋夹在了下,上身几乎趴在了她赤的身体之上,面孔正好对准了她那白生生涨鼓鼓、肥厚水光洁无

 倪红霞扭动着股的同时,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在空中漫无目的地踢动着,她只顾贪婪地着老公的大巴,对自己展现在空气中的根本就没有一点要羞涩遮掩之意。

 倪红霞虽然已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但是她那经过精心刮过的、没有一点的、如同少女般娇却显得非常的白,充血后如同两片蝴蝶翅膀般肥厚水人异常,一枚戴在左边蝴蝶翅膀边缘的铂金钻石环闪着熠熠的光辉,晶莹透亮的像一条清泉般缓缓从她的中向外淌着。

 看着老婆那人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许是之眯着眼睛仔细地欣赏着,一条水涎从他的嘴角缓缓地了出来滴到了倪红霞的帮之上。

 这时的许是之就如同一头发情的公狼,眼中充满了动物般本能的望,叼在老婆倪红霞嘴中的巴情不自地把她的嘴当成了她的动起来,手也随之向她的摸去。

 他用手指轻轻地捏住倪红霞那两片如同蝴蝶翅膀般美丽的柔,小巧玲珑、充血肿涨、如同笋般柔鲜红的蒂立刻从间跳了出来,把戴在之上的钻石环顶得颤了颤,晶莹透亮的水使环上的钻石更加熠熠耀眼。

 倪红霞的身子扭动了一下赤的身躯,她把许是之的巴从嘴中吐了出来,长长地透了一口气后,娇声道:“老公,我的,快用你舌头我的,我受不了了!”

 许是之听老婆急着让自己她的,于是他低头伸出舌头向她的去,舌尖立刻钻进了她的里来来回回地弄着,如同巴一样着。

 倪红霞那小巧玲珑、柔鲜红的蒂以及两片娇充血的也不时地被许是之在嘴里弄着,、嚼、咬,他不断地变着花样,而且还不时地用舌头尖挑起环玩。又酥又麻的电击的感觉立刻刺得倪红霞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起来,一股股晶莹透亮的水不断地从她的出来,嘴中呻之声不断传出“啊…啊…啊…老公……死了…”

 倪红霞的被许是之弄着,她的身体不停地一躬一躬的,满是水的不断地撞在许是之的脸上,水随之飞溅得许是之满脸都是。飞溅得满脸都是水的许是之就如同品尝最美味的佳肴般贪婪地品味着倪红霞那源源不断从出的晶莹透亮、充满芳香的水。

 品尝了一阵老婆奉献给自己的甘后,许是之就如同一头已经发了情的公狼,眼睛里充满着望的贪婪光,他直起身来,把倪红霞在茶几上转了180度,然后抓住她的脚踝,把又又长的大巴在她的上磨蹭了几下,大量的水立刻把许是之的头打得滋润,他猛的一用力,又又长的大巴就入了倪红霞的里。

 倪红霞赤的身子在茶几上仰躺着,一对坚秀丽的房耸立在她洁白傲人的酥上,水人的红樱桃点缀在上面,一颗宝石般的肚脐镶嵌在她平坦柔软的腹部,白生生光洁无的高高隆起夹在她的间。她的‮腿双‬呈V型劈开举在空中,头部后仰在茶几的外面,瀑布般长长的头发垂到了地板之上,嘴中哼唱着“啊…老公……哎…呀…妈呀!啊!死我了,老公你使劲死我…得了…呀!妹妹的小…好呀!…”

 许是之又又长的大巴在倪红霞的里用力地着、猛烈地顶撞着,他每一次的冲击几乎都撞到她的花深处,一股股麻麻的愉悦感觉不断地把倪红霞送上一个个高峰,嘴中的哼唱也逐渐地变成了单一的“啊…啊…”声。

 许是之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水滋润下的大巴在倪红霞的出来进去、进去出来“咕叽…咕叽…”之声不绝于耳,在整个房间里回

 倪红霞的被老公的大得越来越舒服,越来越过瘾,她的嘴中轻轻地呻着,尽情地享受着被大的快和娱悦,她开始心醉神、飘飘仙起来。

 就在倪红霞神游太虚仙境的时候,许是之却突然停止动,把大巴从倪红霞的了出来,然后身体颤抖着大叫了一声“啊…”大股的浓浓的、黏糊糊的从他颤动的大巴里了出来,如同水向倪红霞赤的身躯之上。只短短数秒,许是之的就布满了倪红霞赤的身躯之上,连她的脸上也溅上一些。

 之后,许是之用手撰着巴俯身笑嘻嘻地看着倪红霞。倪红霞被老公的大得心醉神、飘飘仙地一次次高,她心满意足地眯着眼睛看着老公手撰着还没有疲软下来的大巴,伸出舌头把飞溅到自己脸上的进嘴里,样子极其靡。

 看着老婆倪红霞像一条的小‮狗母‬一样一丝不挂地仰面躺在茶几之上,灵巧的舌头在嘴边划着圈着飞溅到脸上的,许是之笑道:“老婆,你的舌头的好啊!”听许是之说自己舌头,倪红霞的脸一红,立刻把舌头缩进了嘴里,忸怩:“你好坏呀,了人家,弄得人家身上脸上都是,还拿人家开心!”

 看着老婆如同少女般忸怩作态,许是之亲妮的问道:“乖乖!与老公”配“吗?”

 听许是之用“配”这个词,倪红霞道:“什么叫”配“呀,难听死了,你以为我们俩是两条发情的狗吗!”

 许是之笑道:“是呀,看你刚才的样子就象一条讨人喜欢的小‮狗母‬。”

 倪红霞听老公说自己就象一条小‮狗母‬,不依道:“坏老公,你坏,你骂我是小‮狗母‬,我是小‮狗母‬,那你又是什么?”

 许是之笑道:“那还用问吗?你是小‮狗母‬,我自然就是大公狗了,而且是用大小‮狗母‬的大公狗。”

 夫两个人说笑着一边打情骂俏,一边整理着凌乱不堪的后的场景。在倪红霞把许是之巴上残留的和自己的混合物食干净后,许是之俯下身躯,趴在倪红霞的体上用舌头把她身上的一寸寸地都食干净后,两个人互相依偎着继续看起了电视。

 看了一会儿,许是之突然又想起了倪红霞前说的话。他问道:“老婆,刚才你说你们公司那批货被海关扣留了,你突然想起了我妈,那是怎么回事?”

 倪红霞刚才让老公的大得把这件事给忘了,许是之一提,她立刻想了起来,对许是之说道:“就怨你,光顾着跟你了,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许是之听老婆埋怨自己,笑道:“老婆,你干吗埋怨我呀,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你的要是不发,我能吗!”

 倪红霞道:“好,是我的先发的,你才的行了吧!”

 许是之听老婆承认了自己的先发的,于是笑道:“是乐趣,谁先发的到无所谓,只要有就好。”然后,又接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妈可以帮助你们公司摆平海关那件事吗?”

 倪红霞道:“是的。市政府的张市长原来是市文化局的局长,你记得不记得小时候咱们俩躲在后台的角落看芭蕾舞演出,妈妈在化装间脫得一丝不挂换演出服的时候,有个男人也在化装间里看妈妈换服装,而妈妈并没有回避。那时候,咱们俩还小,不明白怎么回事,现在,我突然想起来了,妈妈肯定与那个男人关系不一般。”

 许是之疑惑地问道:“不一般又能说明什么?无非是妈妈让那个男人她的而已,我还想我妈的呢!”

 倪红霞伸手在许是之的脑袋上点了一下,说道:“你就知道想你妈的,你就没想想那个可以看着妈妈换衣服的男人是谁吗?”

 许是之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个男人就是张市长!”

 倪红霞道:“对,那个男人就是张市长,这下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许是之道:“你是说我们让妈妈去找张市长活动,摆平这件事?不知妈妈现在跟张市长的关系怎么样,能不能摆得平?”

 倪红霞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张市长虽然现在贵为市长,但是跟妈妈的关系仍然很”铁“,妈妈现在能够当上文化局长就是接的张市长的班,那可是妈妈用从张市长那换来的呀!更何况妈妈现在依然是风异常,连你这当儿子的都想她的,就别说别的男人了!”

 许是之一听老婆说自己这当儿子的都想自己母亲的,让他的思想又活动起来,刚刚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巴立刻又有了反应,蠢蠢动起来。他讪讪地冲着倪红霞笑道:“不知妈妈肯不肯帮助咱们去摆平这件事?”

 倪红霞看着许是之的眼睛说道:“那就要看你的了。”

 许是之疑问道:“看我的?我有什么办法?”

 倪红霞伸手握住了许是之那逐渐硬起来的巴,笑道:“什么办法?就看你这个大巴的了。”

 许是之恍然,他试探着问老婆:“你是说让我用我的巴先把妈妈摆平了,再求妈妈去做张市长的工作?”

 倪红霞握着老公巴的手使劲撰了一下,笑道:“一说道你妈的,你的脑筋又好使了。不过,那要看你的本事了,也不知道你的巴能不能摆平妈妈,妈妈的那个可是见过”世面“的,什么样的巴可都过的!”

 许是之笑道:“老婆,你放心!无论妈妈的什么样的巴都过,但是儿子的巴她还没有领教过,就儿子的巴这一点,就够刺的了,我保证可以用我的大巴征服我妈的。”说着,还耸动了一下身体,做了一个的动作,握在倪红霞手里的巴向前顶了一下。

 看着许是之对自己母亲的那股跃跃试的劲头,倪红霞笑道:“你别忙着想你妈的,到时候你爸爸要是不让你你妈的怎么办?”

 许是之想也没想,笑道:“那好办,我就跟爸爸说,我们父子俩换,儿子老子老婆的,老子儿子老婆的,爸爸肯定是会高兴的与他儿子换的,就是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让你公公你的?”

 倪红霞笑道:“那有什么不同意的,你这个当儿子的都同意你爸爸你老婆的,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有什么不同意的,更何况还是为了我们公司的事业,我的奉献出来也没什么。有必要的话,我和妈妈的也可以一起奉献出来的!”

 听老婆这样说,许是之一把把倪红霞抱进怀里,笑道:“先别说妈妈的,我还是先了你的再说吧。”说着,他就把倪红霞在了身下,劈开她的‮腿双‬,巴向她的去…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