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7章
 金梦在大学是学金融经济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时代原因,金融经济对于根本不谈经济的年代来说犹如洪水猛兽,自然也就无用武之地。金梦大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一家大型的国营企业,由于那个年代根本就不重视人才,搞经济的就更加不被重视,但是由于金梦人长得漂亮,给死气沉沉的国营企业算是带来了一抹靓丽,所以她就被很会搞人际关系的企业人事处长所看好,从而把她分配到了企业最令人羡慕的医务室去当上了保健医生。

 那个年代包括企业在内都是计划经济,象金梦这样的大学毕业生在企业根本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能够到医务室当保健医生对于一般人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可是对于金梦来说,一个学金融经济的高才生到自己根本就不懂一点医术的医务室当保健医生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开始的时候,她很想不通,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她发现象她这样的知识分子作为“臭老九”能够得到这样人人都羡慕的工作,实在是自己的福气。

 金梦在企业的医务室担任了保健医生以后,每天上班没事的时候,她就站在医务室的窗边看着来来往往上班的陌生人群,她的心里就会想什么时候才能够让这些陌生的人熟悉自己了解自己呢,让他们能够成为自己裙下之臣呢,每每想到这的时候,她的脸上都会出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

 金梦的穿着与那个时代的其他人的穿着随意、不修边幅有着非常明显的对比,现在的话那叫“另类”她总是一身感的短裙外面套着及膝的纯白医生外衣,让那些在那个年代很少能够领略到感的人们,尤其是男人趋之若骛。

 金梦到医务室不久,企业好象需要保健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医务室仿佛成了企业最忙碌的地方,尤其是那些小青年有病没病都找各种借口往医务室跑,把个医务室弄得几乎可以用门庭若市来形容,把医务室的几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忙得不亦乐乎。这些女人都是企业各种大小头头的老婆、亲戚,她们在医务室工作纯粹是为了轻闲、安逸,再加上医务室实际上是为企业的头头们准备的保健场所,一般人平时也根本不去那里看病,现在突然间人多了起来,几个平时闲散惯了的女人自然是开始话多了起来。

 而金梦则依然每天高高兴兴地哼着歌曲,不知疲倦地为来医务室的每个人打针、吃药、按摩忙活着,再加上金梦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开朗活,因而深得企业领导和同事的喜欢,同时也赢得了有着留学经历在企业担任技术员高大帅气的倪匡印的青睐。在倪匡印的苦苦追求下,金梦最终在那些成群的追求者和觊觎她美的男人中选择了倪匡印并嫁给了他。在金梦的一批追求者当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那就是该企业厂长胡文化的儿子胡胜利,但是就在金梦在倪匡印和胡胜利之间难一抉择的时候,胡胜利却突然莫名其妙地退出了,使还有些年轻的金梦嫁给了倪匡印。

 结婚后,由于企业几乎根本没有什么事可做,把闲极无聊且领悟了男女时那种销魂蚀骨快的金梦完全浸入了男女爱之中不能自拔。有了爱,隐藏在金梦心底的本质被完全地发了出来,可是就在她沉浸在爱之中的时候,老公倪匡印却被企业派到了国外留学三年。

 在老公倪匡印去国外留学的这三年当中,金梦只能在想男人的时候默默地幻想着能有个大胆的采花贼来采摘她那闲置的,渴求着能够有个男人来抚慰她那寂寞的芳心。金梦的本质就不是一个善男信女,她不想把自己当成女神供起来,她只想做一个普通的能够夜夜享受到男人巴的女人,一个在自己时能够有一进自己的里填充满自己空虚的女人。

 从外表上看,金梦是个坚毅贤淑、冷端庄、气质雍容华贵,犹如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高贵女神,但是她的内心世界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等待着有男人来妇。有时在企业的医务室里为来找她的男人打针或者按摩的时候,她会因为不经意触摸到男人而冲动,每当这个时候她都真想就在医务室让这些男人用他们的她那空虚的,但这些事情毕竟是只能自己偷偷地想一想,尤其是在那个年代,别说不能真做,就是想一想也是心惊胆颤的,而唯一能做的只是借助自己每天为男人们打针、按摩的手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抠挖弄自己的小来发自己情的需求。那些本来觊觎她美的人又有谁能想到,平时举止优雅、端庄贤淑的她竟是如此这般地,在给他们服务的时候居然就想用他们的巴来填充她那似乎永远不够的

 苦苦忍受了三年煎熬,老公倪匡印留学回来后,金梦结识了与老公一起在国外留学的生死之许还河以及他的老婆乐敬衣夫妇,并且在与他们夫妇的交往过程中最终玩起了换夫

 与许还河、乐敬衣夫妇玩起了换夫之后,金梦的心理和生理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演变,从一个端庄贤淑的‮妇少‬演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妇,她如同食毒品一样恋上了,这里有生理上的必然需求,也有她因为心理的变化而演变出来的

 金梦与乐敬衣在玩换夫游戏中结成了姐妹,她们俩的思想也随之彻底地得到了解放。在从事芭蕾舞艺术的乐敬衣的影响下,金梦和乐敬衣开始充分利用她们两个漂亮女人的先天条件寻求物质和精神的足,并最终达到她们想要达到的所有目的。

 无疑,金梦有着让任何男人都心动的条件,姣美成的身材、冷动人的容貌,再加上知识女的气质是所有男人幻想中要征服的女人形象。那绝人寰的身影、如花似玉的俏脸、娴静典雅的气质、成柔美的身段、葱玉脂的手指对于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为之神魂飘、想入非非。

 在企业,金梦知道她只有让所有的人尤其是男人尝到了甜头,才能真正地摆脫因为时代而困住望。因此她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不惜牺牲自己的体,利用她在医务室做保健的条件,把企业的领导、同事、职工以及那些地痞无赖都“拢”到了自己身边,在不知不觉中她俨然成了企业的领导者,在企业可以发号司令,而且在企业几乎就没有她办不了的事情和办不到的事情。当然,这一切都是她付出了全“身”心的代价,才使这些人甘心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的。

 金梦与乐敬衣筹划着如何“出人头地”她们的资本无疑就是她们的体,只有充分地利用好了自己这得天独厚女人条件,她们才不会因为时代的束缚而失去物质和精神的享受。开始的时候,金梦还有些害羞、胆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她们换夫游戏进行的如火如荼,她彻底地放开了思想和身心,逐渐地下了“海”

 一天傍晚,金梦跟平时一样,送走了最后一个来做保健的人,度过了忙碌但对她来说却是始终充满着好心情的一天。可是今天她并没有要下班的意思,她在等待,等待她很久就想“拿下”的人——厂长胡文化。刚才她接到厂长办公室的电话,让她下班后不要走,厂长胡文化要来做保健。

 当她接到胡文化要来做保健的电话后,她知道机会终于来了。自从她解放了思想和身心以后,尤其是在乐敬衣的鼓动下,她早就琢磨着如何利用自己的身体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多采,尤其是生活。可是如何把厂长“拉”到自己“身”上来,她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更别说把厂长“拉”到自己“身”上了。今天突然接到厂长办公室的电话,说厂长要来做保健,她着实兴奋了一下,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等到机会了。

 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金梦琢磨着为什么胡文化突然要来做按摩,她知道这跟近一段时间曾经追求过自己的胡胜利有很大的关系。她虽然没有嫁给胡胜利,但是自从她解放了思想以后,自然是利用医务室早已经献身给了花花公子胡胜利,今天她却不能确定胡文化来做按摩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是真的要让她按摩还是有其他别的什么。

 金梦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到企业的时候,胡胜利也是追求她的众人中的一员,当时在众多的追求者中金梦只对两个人产生了兴趣,一个当然是现在的老公倪匡印,另一个就是胡胜利。但是就在她无法在两人之间取舍的时候,胡胜利却突然退出了,她自然地就嫁给了倪匡印。金梦嫁给了倪匡印,让有苦说不出的胡胜利着实伤心了好一阵子,而且还纠集了一帮跟随他的地痞氓把倪矿印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也因为此事金梦还把胡胜利堵在企业的大门口痛骂了一顿。也是因为这顿痛骂,让企业的人终于领教了平时文静贤淑的金梦居然如此了得,把平时盛气凌人一身匪气根本没人敢招惹的胡胜利骂得狗血淋头居然没敢吱声,这件事情也让全企业的人都对金梦另眼相看了。

 象胡胜利这样的花花公子,因为老爸是老革命,虽然在企业当厂长,但是级别却是副部长级,那么胡胜利就是高干子弟,而一个漂亮的小媳妇金梦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他都没说什么自然是让人费解的,这件事只有胡胜利自己和他的父亲胡文化和姐姐胡可人心里明白。但是任何人也不知道,金梦虽然把称王称霸的胡胜利骂了个狗血淋头他都没说什么,但是金梦心里自己知道,这是胡胜利的心里还有她的位置。通过这件事金梦也了解到了胡胜利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是心里还是真心爱她的,所以金梦找了个适当的机会向胡胜利表达了自己骂他也是一时气愤,并得到了他的谅解,而且也因此与胡胜利成为了朋友。

 与乐敬衣夫妇玩上了换夫游戏后,让金梦不仅解放了思想同时也解放了体,但是除了在玩换夫游戏的时候与许还河外,她最想把身体奉献给的男人居然就是胡胜利,她知道这说明她的心底深处也还是有胡胜利的。因此,金梦与胡胜利的交往也越来越密切,胡胜利也经常到医务室去找金梦聊天、按摩,一来二去,金梦通过胡胜利认识了很多各种各样、三教九的朋友,上至领导干部下至地痞氓,金梦也使出了浑身解数把这些人都“拢”到了自己身边为自己所用,为她后来开办自己的企业储备了资源,奠定了人力基础。

 金梦放下电话就开始琢磨,胡文化要来医务室按摩,自己应该怎样穿着才能让他对自己感兴趣呢。思想再三,金梦还是把自己的内衣脫了下来,她打算让自己感的短裙里面真空着见胡文化,因为她实在是拿不准胡文化来的目的到底是来做按摩还是跟他儿子胡胜利一样来“泡”她。她觉得,自己应该掌握好火候,见机行事,不能太过于让胡文化感到自己要勾引他,使他产生反感,破坏了自己的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

 正在胡思想着“咚…咚”随着两下轻轻地敲门声,医务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一个头发略有些花白、神采奕奕的男人走进了医务室。

 “小金,我来了。”男人的嗓音相当甜美轻柔富有磁,就如他的外表一样给人以慈祥亲切舒服的感觉,让人一见就有一种情不自想要与之亲近的感觉。

 “您好胡厂长!您来了,我还以为您过一会儿才能来呢。”沉思中的金梦立刻从办公兼诊疗桌旁站了起来招呼道,然后搬过一把椅子,客气地歉声道:“胡厂长,您看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沙发,您就请将就坐吧。”

 看到金梦一脸的歉意,胡文化笑着坐在了椅子上,说道:“没关系,这把椅子也不错,等回过头我让厂办给你这里好好改造改造,可不能让我们的小金委屈了。”坐下后,胡文化笑眯眯地看着金梦说道:“小金呐,你猜,是谁一个劲地建议我到你这来找你按摩的吗?”

 听了胡文化问话,金梦已经知道一定是他儿子胡胜利让他来的了,但是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胡胜利会建议他父亲胡文化来找她按摩呢?按理来说,胡胜利从她这里得到的不仅不应该跟父亲说,而且还建议父亲来她这里按摩,看起来他们父子的感情非常深,这等于儿子把自己的女人介绍给父亲。她心里想着,脸上却装作一脸茫然的表情,笑着回答道:“厂长,这个我可猜不着。”

 胡文化坐在椅子里笑着看着眼前漂亮的‮妇少‬,心里赞叹着金梦的可人,嘴中笑着说道:“小金呐,我从人事处那了解到你是学金融经济的,怎么听胜利说你按摩的技术是一的呢!”

 金梦笑道:“是呀,虽然我是学金融经济的,但是毕业后我也没什么专业可做,分配的医务室当保健医生,正好我有我们家传的按摩技术,这不就有了用武之地了吗。”

 “喔…”听金梦说她的按摩技术是家传的,胡文化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原来小金的按摩技术是家传的啊,我说你这个学金融经济的怎么会按摩呢!看起来把你安排到医务室也算是歪打正着了,要不我可要批评人事处长了,这不是点鸳鸯谱!”

 金梦听胡文化这样说,她就笑道:“胡厂长,说心里话,刚开始的时候我真是想不通,后来我感觉在医务室也好的,反正我学的金融经济在咱们企业也无用武之地,做保健按摩我又有家传的手艺,工作又不辛苦,所以也就安心地工作了。”

 “好,小金既然有家传的按摩手艺,那今天我就好好领教领教。”胡文化笑着才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听金梦如是说,胡文化感到她确实象儿子胡胜利说的那样善解人意,十分招人喜爱,让人情不自地愿意亲近她。

 见胡文化站了起来说领教她的按摩手艺,金梦马上笑着说道:“胡厂长要领教我的手艺我可不敢当,”一边说着一边倒了一杯茶递给了胡文化“您先喝茶,这可是我从我们家乡带来的最好的茶。”

 “啊…你们家乡的茶,那我一定的好好品尝品尝。”接过金梦递过来的杯子,胡文化低头轻啜了一口茶,连声道好“好茶,好茶,确实是好茶。”

 听胡文化直道茶好,金梦说道:“如果胡厂长喜欢,我让家乡多寄一些来。”

 胡文化笑道:“好,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金梦娇媚地笑道:“谢什么,胡厂长能够喝我的茶,我高兴还来不及呐。”

 然后,她又接着说道:“胡厂长,我想问您几个问题…不知您能否…”

 胡文化见金梦言又止的可爱样子,笑着措辞道:“啊,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时间我…突然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停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我是说那…那方面,小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金梦听胡文化说“那方面”力不从心,脸上出了不易察觉的笑意,嘴中却说道:“胡厂长,你说的是哪儿方面力不从心呀,你能不能说得再明白一点。”

 胡文化见金梦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自己又有点说不出口,脸立刻憋得红了起来,嘴中也口吃起来“那个…那个…”

 见胡文化急得脸通红,嘴也不象在台上讲话时那样口若悬河、滔滔不决而口吃起来,金梦有些忍俊不。她凑近胡文化的耳边,小声说道:“胡厂长,你是不是…”停顿了一下,金梦一指胡文化的裆,笑道:“你是不是这里的那个东西不好用了?”

 胡文化见金梦知道自己的意思,嘴讪讪道:“知道了还要问。”

 金梦笑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力不从心?”然后,突然抬起来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胡文化,说道:“…胡厂长…你夫人…不…不是…了…你…你…力…不…从心…”

 听了金梦断断续续地发问,胡文化笑了,但是他还没有准备好应该如何跟金梦说出自己家庭的秘密,虽然儿子胡胜利多次跟自己说过眼前这个差一点成为自己儿媳的金梦的情况,但是他还是无法就这样把自己家庭的秘密说给金梦,毕竟他今天还是第一次与金梦交往,儿子虽然跟金梦走得很近,而且金梦还差一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但是家庭的秘密他得时间成了才能说。

 想到这,胡文化笑笑道:“是…是有些力不从心,听胜利说你的家传的按摩功夫对此有帮助,所以今天特意来找你,让你给按摩按摩。”

 金梦笑道:“胡厂长,虽然我的家传按摩功夫对力不从心有帮助,但是…对你来说…力不力从心又能怎么样呢!”不知不觉中,金梦对胡文化尊称“您”

 改成了“你”

 胡文化马上道:“对我很有用,力不从心让我很痛苦。”

 金梦道:“你夫人也不在了,力不从心对你有什么可痛苦的?胜利与你不一样,他还年轻,而且家有爱,要是力不从心了我可得帮助他。”

 一听金梦说自己夫人已经不在了,力不从心也无所谓,胡文化心里有些着急,他虽然岁数确实有些大了,老婆也不在了,再加上也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他的心并不老,更何况家里还有女人共自己享用,自己最近总是力不从心很是影响大家的情绪,所以儿子胡胜利怂恿自己来找金梦按摩。现在听金梦说自己岁数大、力不从心无所谓,他当然有些着急,顺口就说道:“我力不从心了也影响胜利他们的情绪呀!只胜利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金梦听了胡文化的话,疑问道:“胡厂长,你说什么?你力不从心影响谁们的情绪?”

 胡文化知道自己一着急有些说走嘴了,于是尴尬地笑笑道:“没什么,没什么,我随便说说而已。”

 金梦一听胡文化话里有话,再加上平时胡胜利只言片语地跟她了一些他们家的情况,所以金梦擒故纵道:“胡厂长,那好吧,既然你不跟我说实话,也就是你不相信我这个保健医生,那你可以走了,不用我给你按摩了。”说完,她做出甩手不管了的动作。

 胡文化一看金梦不给自己按摩了,儿子胡胜利一再让自己来找她按摩,说保证她能够让自己重振雄风,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找金梦的,现在金梦不给自己按摩了,他还真的不想放弃按摩,他怕万一按摩真的能够让自己重振雄风,自己却错过了岂不可惜。想到这,胡文化只好放下架子,说道:“小金,你别生气,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是…”

 金梦知道胡文化不愿意说的事情是他的家庭秘密,虽然胡胜利自己的时候嘴中情不自地叫着姐姐胡可人的名字,自己问他的时候他又遮遮掩掩地不愿意说,她就知道他们家肯定有很大的秘密。现在从胡文化支支吾吾的话语中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家庭肯定有秘密不能让外人所知。金梦知道,无论她怎么问,胡文化都不会轻易跟她说实话的,只有自己在按摩过程中导他自己下意识说出来了。于是,金梦笑道:“胡厂长,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了,那么现在你把衣服都脫了,上按摩上吧。”

 “什么?把衣服都脫了?”听了金梦的话,胡文化疑问道。

 听金梦说让自己把衣服都脫了,胡文化有些意外,在他们家里他虽然有女儿和儿媳妇享用,但是觊觎金梦也已经很久了,当年儿子胡胜利与她谈恋爱的时候他就想过等儿子把她娶过门来他就可以享用她了,可是差金梦却嫁给了倪匡印,让他失望了一阵子。当他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儿子让她来找金梦做保健,而且保证能够让他重振雄风,他根本就没有明白儿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儿子已经跟金梦已经上了,但是她现在让自己把衣服都脫了上按摩还是让胡文化倍感意外。

 见胡文化有些犹疑,金梦说道:“胡厂长,没想到,怎么象你这样的领导也这么封建?”然后,一转话题“胡厂长,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力不从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者说你的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能让你随心所的?”

 胡文化被金梦那直接骨的话语说得有些傻眼,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自己面前的这个端庄娴熟的女人嘴里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嗫嘘道:“…哦…巴…什么时候开始…最近…我…最近都不能足…总是力不从心…不管她俩怎么弄都不能尽兴…哎…”胡文化叙说时,气息变得急促起来,但是总算讲完了那令他羞于对别人说的言语。

 “什么?她俩?她俩是谁?你是说你跟两个女人吗?”金梦心里明白胡文化家庭里肯定有秘密,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胡文化会跟两个女人在一起。实际上让金梦更没想到的是胡文化跟他的女儿胡可人、儿媳妇都有一腿。

 “是,原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问题,最近却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

 胡文化无心地说出了他的秘密。

 “你是说你跟两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力不从心吗?那你能告诉我那两个女人都是谁吗?”金梦故意导胡文化。

 “可人和开心呀。”

 胡文化顺嘴就说了出来,这让金梦瞪大了眼睛,可人和开心是胡文化的女儿胡可人、儿媳李开心,也就是说胡文化与他的女儿和儿媳妇在进行着,这样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家庭呀!金梦和丈夫倪匡印虽然与许还河、乐敬衣夫妇进行着夫换的游戏,但是听到胡文化与女儿、儿媳的情况还是让她着实吃惊不小。她瞪大着眼睛看着胡文化,嘴中疑问道:“胡…胡厂长,你…你是说…你与你…女儿…儿媳…伦…”

 看到金梦那瞪大着眼睛一脸的吃惊表情,胡文化反而镇静了下来,他知道金梦跟自己的儿子关系非同一般,知道即使把自己家庭的秘密跟她说了她也不会出去的,所以他很肯定地答道:“是,我是与我的女儿、儿媳经常。”

 听到胡文化肯定的答复,金梦错愕地看着胡文化,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时道貌岸然的胡文化居然跟自己的女儿、儿媳!金梦的脑筋突然感到有些混乱,身体开始发烧,脸也涨红了起来,中也有了反应了出来。

 看到金梦满脸通红,身体也有些颤抖,胡文化明白了自己的话刺了她,自己跟女儿、儿媳家庭的事情刺了金梦的神经,发起了潜藏在金梦心底,让她有些不能自己。于是他笑着说道:“小金呐,你怎么了,听我说我跟我的女儿、儿媳感到吃惊吗?难道胜利没跟你说过我们家的事情吗?”

 金梦道:“没有,胜利从没跟我说过你们家庭的秘密,更…更没…没说过你…你跟你女儿…儿媳的事情。”

 听金梦说儿子胡胜利没有跟她说过他们家庭的秘密,早就对金梦有一亲芳泽的胡文化笑着说道:“那好吧,既然胜利没有跟说过我们家的秘密,那我就跟你说说吧。”说完,胡文化喝了一口金梦给他倒的茶水,给金梦讲起了他们家庭的伦秘密。

 原来,胡文化的夫人在他的女儿和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而胡文化为了两个孩子也再没有续弦,带着女儿胡可人、儿子胡胜利一起一直生活到女儿胡可人嫁给了一个戍边的军人,儿子胡胜利娶了媳妇。

 由于丈夫在边境服役,胡可人结婚后并没有跟随丈夫到边疆而是一直与父亲胡文化生活在一起照顾父亲和弟弟的生活。但是胡可人结婚后,尝到了滋味的她对的需要却非常强烈,这使丈夫不在身边自己独守空房的胡可人自然是寂寞难耐,每每思之时只能偷偷地用手或者一些诸如黄瓜、茄子之类的形似巴的物品躲在房间里来发自己的

 一天,与平时一样胡文化接待客人喝了许多酒被司机送回到了家中,他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就睡了起来。由于子早逝,女儿胡可人长大后,胡文化的生活一直都由女儿胡可人照料。看到醉得厉害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父亲,胡可人连哄带劝地把父亲扶到了卧室的上,替父亲宽衣解带准备让他好好睡觉。可是已经喝得大醉的胡文化这时竟把长得极似自己死去的老婆的女儿胡可人当作了自己的老婆,搂住了女儿的身体强行去亲她的嘴,双手也不断地在她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无论胡可人怎么挣扎叫喊也没有把他从酒醉中弄醒。婚后独守空房寂寞难耐的胡可人挣扎中被父亲连亲带摸而起了,身体不听指使地酥软到了父亲的怀里,与父亲胡文化搂抱着摔倒在了上,然后任由父亲把她剥光了衣服,半推半就地让父亲把自己的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胡文化发现女儿胡可人赤身体的睡在自己的身边,他大吃一惊,连忙不住地嘴中说着“罪过”连滚带爬下了,站在地板上傻楞楞地看着仍然一脸陶醉地睡在上的女儿。胡文化一脸的茫然,他还有些搞不清楚女儿胡可人怎么会浑身赤地睡在自己的上,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那又有些蠢蠢动的巴,意识到了自己肯定把女儿给了,但是看着睡在自己上的女儿一脸的陶醉,他反而不知所措了。

 就在胡文化傻楞楞地站地板上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胡可人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看到父亲胡文化傻楞楞地站在前的地板上看着自己,她顺着父亲的眼光低头看向自己,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地睡在父亲的上的,她马上下意识地拉过被子试图遮挡自己展现在父亲面前的体,满脸通红地冲瞪大着双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嫣然一笑,然后娇羞地缩紧了身子。

 胡文化自从老婆去世后,他一心想做个好爸爸,因此一直没有再续弦,但是看着眼前一丝不挂娇羞地缩在自己上的女儿,他追悔莫及,为自己对女儿做出的禽兽所为而懊恼不已,他想向女儿解释,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看着父亲忐忑不安地望着自己说不出话来,胡可人的心有些颤抖了,她知道父亲正在为自己了女儿的而自责,她不忍心让母亲去世后忍受着寂寞煎熬的父亲难过,而且在父亲把她牢牢的抱在怀里,大进她的里的时候,嘴里却不断地在叫着母亲的名字。虽然听着父亲嘴里叫着母亲的名字,但是父亲的那进自己因丈夫不在身边而久旷的里,让她非常地激动,尤其是从父亲的身上得到了这超乎伦常的爱,让她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足,当父亲的巴在她的的那一刻起她知道她从这一刻起再也离不开父亲了,自己心底对父亲的爱和的渴望被彻底地发出来了。

 从此以后,父女两人都更加地爱护对方,父女俩人俨然不是父女而是夫了,胡可人也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主妇,承担起了家庭的所有内务。当然对这一切最高兴的不仅是胡文化,对于缺乏母爱、整天就知道到处惹事、胡作非为的胡胜利来说,姐姐能够象母亲一样苛护自己,疼爱自己,他是更加乐享姐姐给他带来的自己缺乏的母爱。

 有一天,胡文化应酬完回到家里,准备好好女儿胡可人的,与女儿好好享受享受天伦之乐。当胡文化打开房门走进卧室的时候,他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只见女儿胡可人赤身体地骑在儿子胡胜利的身上扭动着肢,两颗丰房随着她身体的扭动而晃着,儿子胡胜利则在姐姐胡可人的身下动着他的巴在姐姐的动着。看着自己的女儿与儿子在家里,胡文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儿子胡胜利那不输于自己的大巴在女儿胡可人的中进进出出的情景,看得他的眼珠几乎都要突了出来。

 正当胡文化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得正的时候,忽然女儿胡可人睁开了眼睛,与他四目投对上了眼神。正在享受着弟弟的巴就要把自己带向高的胡可人无意中的睁眼动作却让她看见了父亲,身体也随之停止了动作。而在姐姐的身下巴享受姐姐的胡胜利见姐姐突然身体不动了,他纳闷道:“姐,你怎么不动了?我的巴正要在你的呢?”见姐姐依然没有动,胡胜利意识到有问题了,他扭头向门口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他也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在进行着,胡文化并没有生气,反而让他更加兴奋不已。见女儿和儿子看着自己紧张地忘记了动,他边面带笑容地示意他们继续,边关上了卧室的房门,回到了客厅脫下外衣穿上了工作服来到厨房,为他的一双儿女准备晚餐等他们完了好进食。

 准备完了晚餐,胡文化就坐在餐厅里等待着女儿和儿子完了出来吃。可是他左等他们也不出来,右等也不出来,等得实在没办法了,他就心里嘀咕着“这俩孩子怎么这么长时间呐!”站起来身来打开卧室的房门向卧室里看去。只见女儿和儿子到高,胡胜利紧紧搂着姐姐胡可人的肢,嘴里叫着“妈妈”得快要爆炸的巴在姐姐的里快速地动着,而女儿则娇着享受着弟弟的巴把自己带上一个接一个的高。最后,胡胜利终于在嘴中大叫着“妈妈”的呼喊声中把自己的进了姐姐胡可人的里。胡文化明白,胡胜利在姐姐的时候叫姐姐“妈妈”完全是因为胡胜利一直缺乏母爱而把姐姐当成了母亲而发自内心的呼喊。

 从那天开始,胡文化就与自己的一双儿女睡在了一张上。胡文化与女儿胡可人就如同一对夫一般,而胡胜利则如同他们夫的儿子,在的时候他管姐姐胡可人叫妈妈。而每当这个时候,胡可人则尽量把自己弄得跟母亲一个样子,让父亲和弟弟从心里把自己当成子和母亲。有了父亲和弟弟的灌溉,胡可人越来越年轻漂亮,使她的身上散发着‮妇少‬的种种人的风姿态,让胡文化和胡胜利父子在家里只要一见的她,不管在什么地方只有把她了才算完事。

 这样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着,后来胡可人怀孕了并且生了个儿子,当然胡可人对外要说这个孩子是跟丈夫所生,但是胡可人确实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到底是父亲胡文化、还是弟弟胡胜利,反正孩子叫父亲外公,叫胡胜利舅舅,谁是孩子的父亲对她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再后来,胡文化抵挡不住自己的女秘书李开心的惑,把李开心给得怀了孕。按说胡文化已经有了女儿的,他不应该再去自己秘书的。事情就是这样,人的望是永远足不了的,总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没有足的时候。

 这时候也正是胡胜利追求金梦的时候,正当胡胜利准备向金梦正式求婚的时候,李开心怀孕了。那个年代,为了保住胡文化的官位,在父亲的再三要求下,在姐姐胡可人也给他生个孩子的许诺下,胡胜利娶了李开心。其实,胡胜利也舍不得家庭这种密切关系,他知道如果他不娶李开心,父亲不仅会丢官而且还会坐牢,到那时他不仅会失去父亲,最重要的是他会失去如同母亲般的姐姐,他权衡再三,还是听从了姐姐的安排娶了李开心,当然其中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李开心也加入了家庭的行列。

 听了胡文化讲述的他们家庭的秘密,金梦的脸红红地长长出了一口气,她不无酸意地说道:“怪不得当初我拒绝了胜利的求婚,他气愤了一阵子后突然又不纠我了,而娶了李开心,原来是胡厂长惹的祸呀!”

 胡文化尴尬道:“小金,恐怕那也不尽然吧,据我所知是你先拒绝胜利而要嫁给倪匡印的吧。”

 金梦道:“那还不是胜利那时候整天胡作非为,无所事事,整个一个花花公子呀。”

 胡文化道:“所以你就不要埋怨我了,是你自己选择的吗。更何况你嫁给倪匡印后也很幸福,现在跟胜利的关系也很”好“吗。”后面的这句话,胡文化显然有一语双关的意味。

 听出了胡文化话里有话,金梦笑笑道:“咱们不说这个了,如果我真的嫁给了胜利,那我岂不是也跟你也得…”说到这,金梦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对,马上住了口不再说下去了。

 见金梦不再说下去了,胡文化笑道:“那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好,依我看,不如小金你干脆就加入到我们家里来得了,可人可一直说你跟我们家有缘分呢。”

 听了胡文化说他女儿说自己跟他们家有缘分,金梦再没有往下接着说,她一转话题答非所问道:“好吧,胡厂长,我知道了,让我给你看看你到底怎么回事吧。”然后一指按摩,对胡文化说道:“胡厂长,请您躺到按摩上去吧。”

 胡文化按照金梦的吩咐躺到了上。金梦待他在按摩上躺好后,她来到按摩的旁边,弯用她那灵活的手指解开了胡文化衣服的钮扣。也因为弯解纽扣,金梦的脸贴近了厂长的脸,她呼出的灼热气息吹到了胡文化那保养得非常好的肌肤上,她前丰颇有份量的双也几乎贴到了他的脸上。

 解开了衣服的钮扣,金梦的手又向下移动,漂亮如葱般的手指开始放肆地去解胡文化的带。当金梦解开胡文化带的时候,她的手也自然地触到了胡文化那瘫软的巴上。“啊…”胡文化突然如触电般缩了一下,巴立刻有了些反应。这一切都看到了金梦的眼里,她毫无顾忌地拉开了胡文化子的拉链,将他略微有些充血的巴握在里手中,轻轻的‮弄套‬起来。

 胡文化的巴被金梦握在手中‮弄套‬,让他情不自地轻轻出了呻声,他的上衣已经被金梦完全解开,衣襟摊开出了微微凸起的肚皮,他的巴被眼前的内穿短裙外穿及膝白外衣的漂亮女人玩着,给他带来了快。自己的巴被自己觊觎了很久、差一点当自己儿媳妇的漂亮女人玩着,让胡文化逐渐感觉到他的望正在被唤醒,巴也正在一点一点地充血。

 “胡厂长,想让我把你的巴弄硬了吗?”金梦在胡文化的耳吹气如兰,悄声地说道。

 “小金,你…”胡文化听金梦说要把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硬过的巴弄硬了,再加上她在自己耳吹气,弄得自己的巴还真的有些蠢蠢动的意思,他急切地问金梦“你真的能把我的…巴…弄硬了吗?”

 金梦笑了,她心里明白,在她的这个医务室里她已经俘虏了企业很多男人,包括厂长胡文化的儿子、曾经拼命追求过自己的胡胜利,现在她就等着厂长胡文化找上门来呢。预感到自己的目的就要达到了,金梦把胡文化软软的巴在手中拽了拽“厂长你放心,我会让你的巴硬起来的,甚至可以让你…你就…就在医务室让你的巴达到你想要达到的最…最终目的。”

 听了金梦的话,胡文化仿佛突然抓到了救命稻草,他的巴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硬过了,在家里跟女儿、儿媳妇一起的时候,他只能看着儿子胡胜利她们,而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现在,他自然有些激动“哦…那…那就…拜托你…”胡文化声音有些结巴地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能够让自己很久都没有硬起来的巴硬起来他做梦也没敢想,他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能用他的他心爱的女儿和儿媳的了,没想到金梦可以让他的巴重新振作起来。胡文化心里暗暗决定,如果金梦真的能够把他的巴弄硬了,那么他将会不惜一切代价来足金梦提出的一切要求。

 “胡厂长,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金梦见胡文化有了望,于是松开了握在手中略略有些反应的巴,解开了自己白色外衣的扣,出了里面感的短裙。

 在那个灰色的年代,人们不论男女老少,穿着几乎千篇一律地都是灰色、兰或者是军装绿,女人根本就不敢穿着能够体现女人线条的服装,别说是感的短裙,就是“感”这两个字谁要是说出口,可能都会被批判成为资产阶级的低级趣味。

 突然看到金梦解开衣扣,敞开的白大褂里穿着的是感的刚刚遮住部的短裙,尤其是那两条在外面的雪白‮腿双‬,胡文化立刻瞪大了眼睛。由于感的短裙的衬托,金梦在顿裙外面的大腿是那么的感,胡文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的‮腿双‬,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合不拢了,巴立刻开始充血有了很大的反应。

 虽然金梦的手松开了胡文化的巴,但是她的眼睛却没有离开他的巴,现在她看到胡文化那原来软软地趴在他腿间的巴动了动,她的自信心更强了。她不动声地接着她把白大褂脫了下来转身弯放在了按摩头。当金梦弯的时候,短裙的下摆提了上去把她的大半个雪白的股都了出来,胡文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是令所有男人都会血脉张的雪白丰的两个股蛋,而且隐约间好象金梦雪白的股并没穿内,胡文化发觉自己的巴有些在蠢蠢动,他明白这就是他做梦都在想要的,他感觉他突然有了希望,他要拼命抓住这如同救命的稻草。

 金梦把白大褂放好后转过身来,一伸手又握住了胡文化有些蠢蠢动了的巴‮弄套‬起来,她俯身看着胡文化,让自己的脸贴得离胡文化更近些,如同哄小孩一般贴着他的脸说道:“胡厂长,放松点,太紧张的话会影响你的情绪的喔!你放心,我决不会食言的,保证让你的巴今天就能够硬起来。”

 “啊…小…金…你…喔…”金梦嘴中呼出的气息让胡文化有些恍惚,他的下身情不自了起来配合着金梦‮弄套‬着自己的巴。金梦的手轻轻地‮弄套‬着胡文化的巴,她的嘴慢慢地吻上了他的脸庞,她那充满着靡气息的低语呢喃吹拂着他的脸,使胡文化如同被催眠般发出了一声足的叹息。

 与乐敬衣夫妇换夫,再加上已经在她的这个医务室里给很多人都做过这种“按摩”的金梦对于胡文化来讲,挑起他全身每一个性细胞,让他享受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的,尤其是让他继续与他的女儿、儿媳妇,自然是很轻松的事情。她一边用左手‮弄套‬着胡文化的巴一边用右手将自己短裙的下摆向上提了提,分开了自己感异常的‮腿双‬让自己并不很浓密的下体出了短裙的底部。

 “胡厂长,来为我服务一下吧。”金梦起上身,让自己几乎要挣破衣衫双在胡文化的脸前摇晃着,充血立的头将她的衣衫顶起了两个凸起。

 胡文化扭头张大着嘴巴看着金梦从短裙底部出的充满了无限惑、令男人着稀稀的女下体,嘴中“咕…唔…”发出着咽唾之声,他的手情不自地伸到了金梦那感的‮腿双‬神秘之地,中指挑上了金梦的,一节指尖缓缓地滑进了她的体内。

 “呜…喔…”胡文化入金梦已经润了的中的手指给金梦带来了强烈的快,让她高声娇了出来,上半身同时几乎也完全在了胡文化的身上,中立刻兴奋地出了大量的

 看到金梦在自己的手指攻击下,中分泌出了大量的,胡文化又把手指从金梦的了出来,然后伸进了自己的嘴里,一长长的涎一直从金梦的连到了他的嘴边,这是来自金梦体内的分秘物,这丝使他看起来极其靡。金梦并没有注意到胡文化这靡的一幕,她只感到胡文化的手指从她的出后让她的中突然感到了空虚,于是她转移了进攻点,把脸移动到了胡文化的下体,张开嘴把胡文化那经过自己手的‮弄套‬有些大了的巴含进了嘴里。

 胡文化开始感觉到了金梦呼出的气息在自己的巴上,接着就是自己的巴进入了一个灼热的口腔,过了一会儿又被拿了出来,再后来就是舌头在巴上画圈。胡文化有些受不了了,他已经活了几十岁,与女儿胡可人、儿媳李开心的时候虽然能够经常得到她们这方面的服务,但是巴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象金梦这样的服务,他情不自地呻起来“啊…啊…小…小金…啊…”金梦对胡文化的反应很满意,她嘴中已经感觉到了胡文化的巴又硬了些、大了些,她知道她不能再继续弄了,否则胡文化就会马上就了出来,那她就会前功尽弃了。于是她把胡文化的巴从嘴里拿了出来,改用舌头舐他的大腿部。

 就要出来的胡文化沮丧地本以为自己又要早了,突然又被金梦把他从要了的边缘给拉了回来。“咳…”胡文化这回真的开始佩服起金梦了,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知道他又可以征战了,他的巴又可以继续在女儿胡可人、儿媳李开心的中驰骋了。

 听到胡文化那声满意的长叹,金梦会心地笑了。她直起身来,用舌头在自己的嘴边夸张地,然后看着胡文化笑着说道:“胡厂长,感觉怎么样?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满意。”胡文化马上连声发自内心地回答了三个“满意”

 听着胡文化发自内心满意的话语,金梦把短裙脫了下来爬上了按摩,背对着胡文化骑在了他的身上。看着金梦光着下身骑在自己的身上,胡文化抬起头,视线落在了金梦两手撑着身体那正向他的头部移动着的雪白股上,她润了的间很快就贴上了他的脸,他一张嘴含住了金梦那微翻的舐起来。

 “嗯…喔喔…”没想到胡文化居然张嘴含住了自己已经润了的,金梦的身体一阵颤栗,大量就从了出来,得胡文化满脸都是水。

 没有思想准备的胡文化立刻被金梦出的水呛得“咳…咳…”咳嗽起来,边咳嗽边说道:“…咳…小金,你看我的脸,被你出来的得全是…你可得给我掉喔。”胡文化在金梦的短暂调教下,居然马上放松起来,跟金梦开起了玩笑。

 听胡文化放松地跟自己开起了玩笑,金梦一转身趴在了胡文化的身上,低头凑近了满脸都是自己刚刚上的散发着气味的胡文化的脸,吐出香舌起了自己的分泌物,并下肚去。

 当金梦把胡文化脸上的干净后,她再次转过身去俯身又把胡文化的巴含进了嘴里,而她毫无遮掩水连连充血的又重新回到了胡文化的脸前,那像瀑布一般从出的水拉出的一条条丝线滴落到了胡文化的脸上。面对这靡的景和金梦高明的口手段,胡文化感觉自己的巴进入了火热的被‮弄套‬着,他享受着这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舒,他的巴在金梦的嘴中如此舒地只持续了几分钟,胡文化就到达了极限“呜…喔…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胡文化足的叫,他最终在金梦的嘴中发了出来。

 把胡文化在自己嘴中的下去后,金梦还地用舌头把滴在嘴边上进了嘴里。亲眼目赌了金梦高时,剧烈收缩的出的水和她吃着自己的靡景象,胡文化有些目瞪口呆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靡景会是真的,平时端庄贤淑的金梦居然如此,不仅给自己做口,而且还把自己的下了肚。

 看着胡文化呆呆地看着自己不说话,金梦笑着说道:“怎么,胡厂长。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胡文化被金梦的问话惊醒,他陶醉地笑道:“满意,十分满意!”

 从此之后,尝过了金梦如此按摩滋味的胡文化如同焕发出了青春一般,他的巴也可以硬起来了,跟他的女儿胡可人、儿媳李开心来更加肆无忌惮了,所以只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就往医务室跑,就像是上了毒瘾一样去享受金梦给他手或者口,当然有的时候还能够金梦的。这一切让胡文化更加的乐此不彼,企业的医务室从此成为了厂长经常光顾的场所,他的身影随时都可能在医务室出现,也使得一些有非分之想的平凡人士不再敢来打扰了,医务室也逐渐清净了起来。

 随着厂长光顾医务室的增多,金梦给胡文化按摩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她老公倪匡印的职务当然也越升越高,逐渐地从一个不被重视的技术员提拔到工程师、车间主任、企业副厂长,最后当胡文化离开厂长的位置时,倪匡印也被胡文化顺利地提拔当上了企业的厂长。

 在胡文化退休之前,金梦不失时机地抓住机遇下海开始经商,自己开办了“匡梦”公司,并充分利用胡文化的权力和地位以及其他她给予过“服务”的所有能利用人,涉入了几乎所有能够涉入的赚大钱行业,并最终成为了拥有几亿资产的老板。当然,这一切都是金梦用她的身体换来的,这里也有乐敬衣的一份功劳,首先是她积极鼓动金梦下海经商,并且经常利用自己做芭蕾舞演员结的各种关系帮助金梦经营着企业,一直到现在的事业成功。

 想到自己事业的成功也有乐敬衣的很大功劳,金梦就念念不忘。她深情地对女婿许是之说道:“是之,现在咱们家族有这样的成就,你母亲乐敬衣是有非常大的功劳的呀!你们可一定不要忘记呀!”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