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6章
 倪红霞在厨房忙活着做着午饭,母亲金梦和老公许是之则在自己的卧室里。当倪红霞把午餐弄好的时候,金梦和许是之的也高已过。许是之在岳母金梦的完了以后,他把沾满了自己和岳母水的巴从她的中拔了出来又进了她的嘴里,两个人呈“69”式在上一边互相玩着对方的器一边说着“情”话。

 “妈,真是没想到,你的居然依然跟红霞的一样,我闭上眼睛起来的时候要不是知道我的就是丈母娘的,我还真的以为我的是你女儿红霞呢!”

 看着岳母那仍然往外淌着自己的肥,许是之边用手指捏着她的那两片肥厚的拉扯着玩着,边说道。

 金梦听女婿说自己的依然跟女儿的一般,心里自然高兴,她把女婿的巴从嘴里拿了出来攥在手里一边‮弄套‬着把玩,一边笑着扭动着股试图躲闪着女婿拉扯玩着自己的手指,美孜孜地说道:“是之,你这是什么女婿呀,用你的完了丈母娘的还不算,又用手玩丈母娘的?”

 虽然金梦扭动着股躲闪着女婿的手指对自己的攻击,试图想不让他的手指继续拉扯自己那因为充血而变得异常肥厚的,但是她不仅没有摆脫掉许是之拉扯自己的手指,而且更增加了女婿的玩兴。许是之一边把玩着岳母的,一边笑着逗着岳母说道:“妈,你说你这当丈母娘的,都让我这个姑爷的大巴给了,用手指抠抠你的,玩玩你因又算得了什么?”

 金梦见女婿拉扯着自己的的手指不仅没有不撒手,而且越拉扯力道越大,她就故意装作生气地板起脸来说道:“你这个坏女婿,你娶了我的女儿了我女儿的,现在又了你丈母娘我的,看一会儿我女儿红霞来了你怎么向红霞待?”

 看着岳母那还羞、娇嗔的样子,许是之笑道:“怎么向你女儿红霞待?

 我的丈母娘在她女儿的上跟她的女婿,而且还让她的女儿给撞见了。

 妈,你说我这当女婿的应该怎么向你女儿待呀?!”

 一听许是之说被女儿红霞撞见了她跟女婿的事情,金梦才突然想起刚才自己跟女婿时,女儿红霞确实曾经进过卧室跟自己打了个照面,而自己只顾着跟女婿了,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她使劲拽了一下攥在自己手中的女婿的巴,有些急切地娇嗔道:“就怨你,你个臭姑爷,丈母娘的也让你这个女婿给了,而且光顾着跟你把红霞来过都给忘了,你说怎么办?一会儿我怎么见我女儿?”

 “哎呀…妈,你轻点拽我的巴…”许是之的巴被岳母一着急给拽痛了,他躲闪着身子边想把攥在岳母手中的巴从岳母手中拔出来,边笑着说道:“妈,你怕什么?既然你这个丈母娘的都让我这个女婿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跟你女儿”共夫“罢了,一会儿,你就跟红霞摊牌算了!”

 金梦见许是之想把他的巴从自己的手中拿出去,她一使劲反而攥得更紧了,不解地问他道:“摊牌?摊什么牌?怎么摊牌?”

 许是之的巴攥在岳母的手中动弹不得,只好嘴中求饶道:“妈,你轻点拽我的巴!摊牌就是跟红霞明确说今后你很她一起分享我的巴。”

 金梦一听许是之说让自己跟女儿摊牌,今后自己跟女儿一起分享女婿的大巴,她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攥着女婿巴的手攥得更紧了,把许是之拽得“哎哟…妈呀…我的巴…”夸张地大声叫了出来。

 在厨房刚刚弄完午餐准备叫妈妈和老公吃饭的倪红霞正要打开卧室的门叫他们俩出来吃饭,突然听到了老公的这声喊叫,她抿嘴笑着打开了卧室的门,笑着说道:“是之,你鬼叫什么?你的巴怎么了?”

 听到女儿的说话声,见女儿开门进了卧室,金梦一下子就松开了攥在自己手中的女婿的巴,羞得一转身趴在了上,也顾不得自己光赤条的股还在外面,就把脸埋在了枕头里面撅着股不敢再动弹了。看到母亲把脸埋在枕头上撅着股趴在自己的上,倪红霞与老公许是之对望了一眼,两个人会心地笑了起来。

 许是之从上爬了下来,站在地板上笑着对倪红霞说道:“老婆,你看妈妈,都跟女婿还象小女孩一样这么害羞,我把妈妈交给你了,你负责开导开导妈妈吧。”说着,与倪红霞挤了挤眼睛,开门出了卧室。

 倪红霞一股坐在了自己的边上,伸手在母亲光滑的股上轻轻地抚摸着,满脸笑意地轻声说道:“妈,起来吧,你都跟你女婿了,还这么害羞干什么?”然后,把一手指伸进母亲那仍然还着女婿的肥里沾了一下,又伸进自己的嘴里用舌头了一下,笑道:“妈,你女婿的巴怎么样?得你?”

 把脸埋在枕头里羞得不好意思见女儿的金梦听了女儿的问话,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到女儿那一脸的笑容后心里才如释重负,满脸通红地小声娇嗔道:“坏女儿,你说什么呐?!”

 倪红霞见母亲那娇羞的模样,突然有了恶作剧的想法,她把本来笑容灿烂的脸色一变,从边上站了起来,说道:“好啊,丈母娘居然偷女婿,而且还在女儿的上偷!妈妈,你说吧,怎么办吧?”

 刚才还见女儿一脸的笑容,突然又大变成一脸的阴沉,这一下可把金梦吓坏了,她本来通红的脸一下又变得煞白,嘴中有些颤抖地嗫嘘道:“妈妈…好女儿…妈妈…错…了…妈妈…再也…不…”

 一看母亲那张几乎吓得没有血的脸,倪红霞再也不忍心再逗弄母亲了,她忍不住又突然笑了起来“妈妈,你别害怕,女儿是逗你玩呐!别说丈母娘偷女婿,如果妈妈你愿意,就是让女儿把女婿让给妈妈也没什么!”

 见女儿阴沉的脸突然又变成了笑脸,又听女儿这样说,吓得半死的金梦才如梦初醒,知道自己又上了女儿的当,她一轱辘从上爬起来去打倪红霞“好你个臭丫头,你竟敢调戏你妈妈,看我不打死你!”嘴中说着,手中拿起枕头就向倪红霞打去。

 见母亲拿着枕头要打自己,倪红霞一转身就跑出了卧室,嘴中大声叫着“老公,快来救我呀,妈妈要打我了!”

 金梦被女儿逗得几乎吓掉了魂,她也忘了自己浑身仍然是一丝不挂,手里拿着枕头就从卧室里追了出来。当她就要追上倪红霞的时候,没想到女婿许是之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双手正好握住了她那两个因为跑动而在前跳动的房,把她拉进怀里轻轻地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说道:“妈,别追打红霞了,就让你女婿替你女儿向你道歉吧,你就看在你女婿刚才过你的面子上饶了你女儿吧!”

 追赶着女儿到了客厅沙发边的金梦突然被女婿从后面抱住了身体,两个房也被女婿握在了手里,她的身子立刻软了下来顺势靠在了女婿那强壮的身上,嘴中喃喃道:“臭丫头该打…抱…我…抱紧我,我的好女婿!”

 逃到客厅沙发上的倪红霞满脸笑容地看着一丝不挂的母亲几乎倒在了也是一丝不挂的老公的怀里,于是她怂恿许是之道:“老公,刚才是不是还没够你丈母娘的?现在你还不借机再一次?也让我也看一看你是怎么你丈母娘的的!欣赏欣赏我的老公是怎么样我的母亲的的!”

 听到女儿说的话,几乎是倒在女婿怀里的金梦半带娇媚地轻声喃喃道:“哦…我的好姑爷,你从后面我吧…哦…用你的…大…巴…从后面我的…好不┅┅好…”听了岳母那充满了靡气息的央求,许是之则笑着对倪红霞说道:“老婆,你听见没,妈让我从后面她呢!”

 看着母亲几乎是倒在老公的怀里发情的样子,倪红霞笑道:“好呀老公!那我就在这里欣赏你是如何用你的大你丈母娘的的,看看我的老公是怎样我妈妈的的。”

 听自己老婆说要欣赏自己是如何岳母的的,许是之伸手托起了岳母的俏脸,在她的鼻子上吻了一下,笑着说道:“妈,你听见没,你女儿要欣赏她老公是如何她妈妈的的。你说我是不是可以一面你的,一面摸你的美股呀,嘿嘿…”“好,行…不行,臭姑爷…臭女儿…竟想看妈妈的笑话…”嘴中虽然说着“不行”但是金梦还是娇嗔着扭了一下股,转过身弯趴在了沙发的扶手上,劈开‮腿双‬高高地撅起了她的股做好了一个靡的挨姿势,等待着女婿的大巴再次进入自己的体内。

 看着岳母那刚刚才被自己过的,仍然有些红肿、微微张开、人的水和自己混合物的肥,许是之在岳母肥白的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着把自己又硬又巴搭在她的帮上说道:“妈,我可要你了,你可要好好享受女婿的大巴呀!”说着,一身,他就在老婆的面前把他那大号的进了岳母的里。

 女婿那又又硬的大巴一下从股后面进了自己的里,金梦有些招架不住,她颤抖着声音叫喊道:“啊…你轻点…哦…你…巴太大…得慌…慢一点儿…哦…好…”

 在沙发上看着老公着自己母亲的,倪红霞的也开始有了反应发起了,她一边看着老公的进了母亲的里,一边情不自地拉起了自己的短裙,把自己短裙里根本就没穿任何东西的下体了出来,手也不地来到了部边抠弄自己那早已是水泛滥的边欣赏着老公的巴在母亲的中进出。

 许是之的双手仍然握着岳母的弄着,着他的大巴从后面着岳母的,嘴中叫着:“妈…哦…你的真紧呐…跟红霞的差不多…”

 金梦享受着女婿的巴在自己的出入给自己带来的快,嘴中哼哼唧唧地呻着“喔…喔…好姑爷…喔…你得妈妈好美…你的巴…比你爸的…岳父的…都大…都…丈母娘的要爆了…我好…爱你…啊…”因为自己就这么近距离地看老公着自己母亲的,这给倪红霞的身心带来了巨大的刺,她抠弄自己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烈,不一会儿的工夫她就来了高,汹涌的水从她的薄而出,得她的手上和沙发上到处都是…等倪红霞从高中缓过来后,倪红霞见老公仍然还在投入地着自己的母亲,她轻轻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裙悄没声地去了厨房。

 当倪红霞把午餐从厨房拿出都摆放在了餐桌上的时候,金梦和许是之两个人也正好到了高。被女婿到高的金梦近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声哼叫着“啊…太了…啊…好姑爷…这就是天堂吗…喔喔喔…”

 “这就是天堂…啊…天堂…我要带你去…妈…我要了…”许是之一边气一边大声回应着岳母的哼叫。

 金梦疯狂地享受着女婿给她带来的快,嘴中不停地叫喊着“喔喔…我也不行了…喔…好姑爷…你就吧…进…妈妈…里…啊…”丈母娘和女婿两个人的终于到了高,许是之毫不保留地把他的大股大股地进了岳母的肥里,金梦也全身心地享受着女婿在她的给她带来的巨大快。在岳母的后,许是之并没有放开抱在怀中的岳母,他的巴依然在岳母的中,他的双手不停地捏着岳母的房,等到他一直到在岳母里的巴软了下来,并从岳母的中滑了出来以后,他才把已经因为高而身体酥软的岳母抱在怀里偎到了沙发里,相拥着满面红的岳母休憩。

 准备好午餐并在餐桌上摆放好等待着母亲和老公后吃饭的倪红霞,一个人坐在餐桌前专注地看着自己的老公用他那自己的大着母亲的

 见母亲和老公两个人到了高后,老公又体贴地把母亲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休憩,她的心里甜甜的。她为自己有这么会体贴人的老公而高兴,她幸福地笑着从餐桌旁站了起来,招呼母亲和老公道:“妈,老公,我已经把午餐都准备好了,你们俩是现在就这么光着过来吃呢,还是把你们俩穿上衣服再吃?”

 许是之抱着岳母回答道:“现在就吃,我都饿了。”然后,又低头对如同孩子一样娇憨地偎在自己怀里的岳母道:“妈,你饿不饿?咱们就这么去吃饭得了,穿衣服怪麻烦的。”

 已经浑身无力、软在女婿怀里的金梦点头道:“我听你的,你要是饿了,我们就不穿衣服了,直接去吃饭。”

 看着如同孩子一样娇憨地软在自己老公怀里的母亲,倪红霞笑着对金梦说道:“妈妈,你下面的嘴刚”吃“肯定是不饿了,不过上面的嘴估计也应该饿了。”

 然后,又对许是之说道:“老公,你还不抱着妈妈过来吃饭,吃完了饭好再继续。”说完,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红葡萄酒斟了三杯摆在了餐桌上。

 看到老婆斟了三杯红葡萄酒摆在了餐桌上,许是之马上抱着岳母来到了餐桌前,他把岳母放在了一把椅子上,然后自己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上去,笑着对倪红霞道:“老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还有葡萄酒喝?”

 倪红霞一本正经地说道:“今天你和我妈妈”走“到了一起,丈母娘的也让你这个女婿给了,难道还不算好日子吗?”

 一句话说得金梦立刻满脸通红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女儿的脸,两手不安地放在没有穿衣物‮腿双‬间无意识地摆弄着自己那稀疏的

 见母亲红着脸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倪红霞笑着对金梦说道:“妈妈,今天你得到了你女婿的大巴,这样幸福的时刻难道还不应该祝贺一下吗?”然后又对仍然低头摆弄的金梦道:“妈,你别老低着头摆弄你那几了,你的都让你女婿在你女儿的面前给了,你还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倪红霞的这句话一出口,说得金梦几乎要哭了出来,她无助地抬起头看着女儿,眼泪就在她的眼圈里打转,眼睛里满是乞求的目光。看着母亲那满是眼泪的眼睛中出的无助乞求的目光,倪红霞知道再逗她的话恐怕真的会让她崩溃的,于是她笑着说道:“妈妈,女儿是逗你玩呢,你不要当真,女儿真的愿意与你分享你女婿的大巴,真的,妈妈我愿意!”

 许是之也在一边附和道:“妈,红霞说得是真的,今天的这件事情都是我们俩事先设计好的,就等着你上钩呢!”

 看着女儿的笑脸,还有她和女婿那真诚的话语,金梦放心了,她的脸上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但是眼泪还是控制不住从她眼中了出来,她委屈地哭了出来。见母亲真的哭了出来,倪红霞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她端着酒杯走的母亲的身边,笑着如同哄自己的孩子一样说道:“妈,你别哭呀,是我不好,我真的是逗你玩呢!”

 许是之也站了起来,站在委屈地哭着的岳母跟前,弯捧起她满是泪花的脸,笑着哄劝道:“妈妈,好丈母娘,女婿的好宝贝,别哭,来让女婿亲亲。”说着,他的嘴就吻上了岳母那满是泪痕的脸庞,用舌头着从她眼中滚出的泪珠。

 倪红霞看着老公一边哄着母亲一边吻着她的脸庞、着她的泪珠,笑着说道:“妈,你看你,你现在不象是我的母亲,你就象是我的女儿一样,好象你是我和是之的孩子一样!看你女婿哄你的架势就好象你不是他的丈母娘,而是他的老婆、女儿一样!你别委屈了,我现在都嫉妒你了,你这个女婿可从来没有象哄你这个丈母娘这样哄过我这个当老婆的呀!”

 许是之听老婆这样说,就又在岳母的嘴上吻了一下,捧着岳母那张如同梨花带雨般漂亮的脸蛋,笑着说道:“妈,听见没有,红霞都嫉妒你了!常言都说丈母娘疼女婿,今天这可是女婿疼丈母娘了!”

 金梦一听女儿和女婿在一唱一和地说着自己,就伸手想在许是之的大腿上打一巴掌,可是没成想这一巴掌却打到女婿许是之的巴上了。许是之立刻夸张地捂着巴大声叫道:“哎哟…妈,女婿这么疼你,你干吗还要打女婿的巴呀!”

 许是之的这一声大叫,让金梦把手一下子缩了回来,脸立刻涨红起来,嘴中嗫嘘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打…打…你巴,我…我…只是…想…想打你股的!”

 倪红霞见母亲如同触电般缩回了手,满脸通红、尴尬地说着不是故意打女婿的巴的,她立刻笑着对金梦说道:“妈,你看你,干吗要打你女婿的巴呀?

 是不是把你女婿的巴打坏了?你还不赶快帮他巴。”

 许是之一听老婆这样说,他立刻又心领神会地夸张地叫着“哎哟…哎哟,妈,你把女婿的巴打坏了,好疼啊!哎哟!”

 见女婿捂着巴痛苦的模样,再听女儿说是不是给女婿巴打坏了,金梦也没加思考地从椅子是站了起来,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抓女婿装痛捂着的巴。她把女婿的手从捂着的巴上拿开,自己的小手握住巴在巴上面弄起来,嘴中还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让妈妈看看,是不是把你的巴弄痛了…”

 看着母亲那一脸认真地弄着自己女婿巴的样子,倪红霞笑了,她感觉这时候的母亲天真得就如同孩子一般,可爱得直想让母亲叫自己妈妈。许是之一边享受着岳母弄自己巴给自己带来的快,一边笑着说道:“妈,没想到,你手上的功夫也如此了得,弄得女婿好舒服,好!妈,你就多给我弄一会儿,让女婿好好享受享受丈母娘手上的功夫。”

 听女婿如此说,金梦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上女儿和女婿的当了,手上使劲拽了一下巴,说道:“好你两个混蛋!竟敢调戏你妈,看我不把你巴拽下来!

 看你还敢不敢调戏妈了!”

 许是之马上笑道:“妈,你可别把女婿的巴拽下来,女婿的巴要是没了,让女婿以后拿什么”孝敬“丈母娘啊!”一边的倪红霞也笑道:“是呀,妈,你真的要是把是之的巴拽掉了,以后你女婿拿什么”孝敬“你这个丈母娘啊!”听女儿也这样说,金梦站起身来就做打倪红霞状,嘴中说道:“你个臭丫头,你也帮你老公欺负妈妈,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举起拳头要追打已经逃开了的女儿。

 逃开母亲的倪红霞围绕着餐桌不让母亲抓到,一边跑嘴中一边笑着对许是之说道:“老公,你还不救救老婆,妈妈要打你老婆,你赶快拦住妈妈。”

 许是之一听老婆让自己拦住岳母,他就心领神会地一把就把岳母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岳母那因为追打女儿而上下跳动的两个大房,嘴中笑着在她的耳畔吹气如兰道:“妈,你就饶了红霞吧,让女婿替她给你赔不是,好不好!”金梦被女婿搂住了身体,两个房也被他握在了手里,想挣也挣脫不了,只好靠在许是之的怀里撒娇道:“你们俩坏,一起欺负妈妈,看我再理你们不!”

 说完,竟撅起了嘴故做生气状。

 看着母亲那如同孩子般娇憨的模样,倪红霞笑着坐了下来,重新端起了酒杯,一脸认真地说道:“妈妈,来,举起酒杯,为您今天又得到了女婿的一份”爱“而干杯!”

 许是之搂着岳母的身体抓着岳母房的双手也紧了紧,巴也在岳母的股沟顶了顶,笑着附和道:“对,对,妈妈,红霞说得对,是应该为了您今天得到的”爱“干杯!”

 金梦看着女儿并没有调侃自己的意思,脸上写的也满是认真,于是她放下心来,从女婿的怀里伸出一支手端起了自己跟前的酒杯,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和足,她看着女儿倪红霞不知说什么好了。

 倪红霞端着酒杯在母亲的酒杯上碰了一下,认真地说道:“妈妈,为了您能够永远地幸福快乐,天天都有”“福,女儿敬您一杯!”说完,就一饮而尽。

 许是之见老婆把酒干了,他放开了搂在自己怀里的岳母,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与岳母的酒杯碰了一下,认真地说道:“妈妈,来,为了您的”爱“,干杯!”

 说完,一仰脖也把酒干了。

 金梦见女儿和女婿都把酒给干了,她感激得说不出话来了,也眼含热泪地举杯把就给干了。此时她的心里很复杂,她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对不对,但是她知道这是她从心底就盼望已久想要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哭泣,高兴的是今天终于得到了女婿的那巴,哭泣的也是今天自己这个作岳母的居然让女婿把自己的了,而且还是女儿设计让自己老公了自己母亲的

 金梦的心里十分矛盾,虽然她是一个很开放的人,而且她和老公倪匡印与女儿倪红霞的公公婆婆、女婿许是之的父母许还河、乐敬衣玩着换夫的游戏已经很多年了,但是玩伦的游戏让女婿自己的还是让她有些心里矛盾,她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再继续这样下去,让女儿和女婿继续跟自己以及老公倪匡印、亲家许还河、乐敬衣夫妇一起下去,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见母亲喝了那杯酒后,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地想着心事,倪红霞笑着问道:“妈妈,想什么呐?难道还在回味你女婿的大巴呐!”

 一句话说得金梦满脸通红,嘴中骂道:“臭丫头,你又调戏你妈,看我不打你的股。”说着,就要站起做打倪红霞的动作。

 倪红霞马上投降“妈妈,我不敢了,不敢了!我不调戏妈妈了!”然后笑着说道:“妈妈,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女儿不在家的时候你竟敢偷女儿的老公,现在还要打女儿的股,你讲不讲理呀?!”说完,就站起身来,撅起股,把她没有穿内的短裙拉了起来,说道:“妈妈,你打吧,女儿把股撅起来了给你打。”

 一看女儿拉起短裙,撅起了没穿内股,金梦突然想起了女儿早晨出门的时候就是这身打扮,自己还觉得好笑呢,于是她问道:“红霞,你早晨出门的时候就是这身打扮,还说要与一个客户谈判吗?怎么这么快就跑回来了?”

 一听母亲问早晨出门的时候的事情,倪红霞道:“啊,是这样的。原来今天我真想体验一下用”“谈判的经历了,但是我一想这个客户的分量还不够资格让我用”“,所以呢,我就让下面的人去了。”

 许是之听老婆这样说,就在旁边接过话来笑道:“不止这些吧,是不是不放心妈妈呀!”

 倪红霞笑道:“别胡说,什么不放心妈妈,我是不放心你。”

 许是之道:“不放心我什么呀,难道你怕我拿不下妈妈呀!”

 金梦一听女儿和女婿的对话,她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女儿和女婿设计让自己钻的,自己还真就钻了进去。她站起身来说道:“你们两个坏蛋,原来设计让我钻,还调侃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俩!”

 坐在金梦旁边的许是之一听她说要收拾他和老婆,他就一伸手在岳母肥白的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道:“妈妈,你看你光赤条的光着股什么也没穿,你怎么收拾我们俩,用你的收拾我们俩吗!”

 股上被女婿拍了一巴掌,再听女婿说是自己光赤条的,金梦才想起自己现在仍然是一丝不挂的光着股呢,她马上满脸通红地坐了下来,尴尬地低着头不说话了。

 一边的倪红霞见母亲那低着头尴尬的样子,站起身来又给每个人的杯里斟满了酒,笑着说道:“妈妈,今天是您和您女婿的好日子,我们除了应该好好祝贺外,我和是之还想听听您和我爸、公公婆婆的故事,尤其是我特别想听听您创立”匡梦“时那些不被人知的经历,对我今后接过你的班,主政”匡梦“积累经验肯定是大有好处的。”

 许是之也附和道:“对,对,妈妈,您给我俩讲讲您创业的经历,尤其要说说你是如何把”匡梦“做得这么大的。”

 金梦见女儿和女婿都是一脸认真地要听自己创业的经历,想想确实应该把自己创立“匡梦”不被人知的事情跟女儿讲讲了,于是就端起酒杯一仰脖把酒杯中的酒干了,抿了一下嘴说道:“好吧,给你们两个讲讲我创立”匡梦“的经历,让你们俩也了解一下我创业的艰难,尤其对红霞今后执掌”匡梦“一定是会有所帮助的。”

 倪红霞说道:“妈妈,那我们就边吃饭你边讲。”

 金梦低头看看自己浑身光赤条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丫头,你说妈妈是不是应该穿上点再讲,要不你看我这样一丝不挂地多难为情!”

 许是之笑道:“妈妈,这有什么难为情的,要不女婿把你抱在怀里你看怎么样?”

 金梦马上说道:“我才不让你抱着呢,抱着我你的手又该不老实在我身上摸,再把你的大进我的里,你让还怎么讲得下去?”

 一听母亲这样说,倪红霞也笑了“行,就听妈妈的。”然后对许是之说道:“老公,妈妈的你已经过了,她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你有得是时间她的,今天就让妈妈好好讲历史,你别捣乱了。”说完,就回到卧室给金梦拿了件外套披在了身上。

 金梦身上披了件外套后她才感觉自然了些,说起话来也自信了,端起酒杯说道:“来,我提议一杯酒,祝愿…”她也想说祝愿自己与女婿“走”到了一起,一想不对,在女儿的跟前说这样的话不合适,于是就改口道:“祝愿我们家越来越好!”说着,用眼睛瞟了仍然浑身什么也没有穿的女婿许是之一眼,脸上出了一丝笑容。

 看着母亲那不易察觉的幸福笑容,倪红霞也没有说破,端起杯来把酒干了。

 许是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那仍然硬着的巴一下弹到了桌面上,到把金梦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又要自己呢,连忙示意他不可。许是之笑着跟岳母碰了一下杯,笑着说道:“妈妈,你别怕,我现在不你,来咱们娘俩干一杯。”说完,就端起杯来一饮而进。

 见女婿不是想自己,只是要跟自己碰杯并且已经把酒喝干了,金梦有些不好意思地讷讷道:“我…我还…以为你…你要…那…那什么呢…咳…咳…”说着,端起酒杯一扬脖把酒也干了,被呛得咳嗽起来。

 见母亲把酒干了,被呛得直咳嗽,倪红霞连忙笑着招呼道:“妈妈,赶快吃口菜酒,然后好抓紧时间给我们讲历史。”说着,就给金梦夹了一口菜放到了碗里。

 许是之见岳母把酒也干了,呛得直咳嗽,于是心疼地说道:“妈,来多吃些菜,以后女婿好好”孝顺“你,让你绝对亏不着”嘴“。”

 于是,三个人开始边说笑着边吃着饭,金梦则讲起了她的创业之路…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