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5章
 卧室里许是之着倪红霞,厨房里倪匡印玩着乐敬衣,两个不同家庭的父女和母子分别着,他们贪婪地从对方那里索取着的享受…很快,乐敬衣在幻想在自己中的茄子就是儿子巴和倪匡印那充满技巧的手指玩下达到了高,大量的在了在她中的茄子上和倪匡印的手上…高过后,乐敬衣酥软地靠在倪匡印的怀里,双手伸到身后搂住倪匡印的脑袋,回过头去与倪匡印吻在了一起。倪匡印一边吻着乐敬衣,一边把茄子从乐敬衣的中慢慢地了出来,然后他松开了吻着的乐敬衣的嘴,把沾得都是乐敬衣的茄子送到了她的嘴边,笑着说道:“敬衣,茄子上可都是你的水呀,要不要尝一尝?”

 乐敬衣也笑道:“尝尝就尝尝,又不是没有尝过!”说着,她一低头就把沾满自己的茄子含进了自己的嘴里。

 看着乐敬衣把沾满自己的茄子含进了自己的嘴里,倪匡印抓着茄子的手又向她的嘴里续了续,笑道:“敬衣,你今天吹的可不是”萧“了,而是改吹茄子了。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乐敬衣嘴里含着茄子,含混不清地说道:“当然好吃了!吃跟儿子大巴一样的茄子感觉就是刺!味道当然好极了!”

 倪匡印一听乐敬衣说茄子跟她儿子的巴一样,好奇地问她道:“怎么?这茄子很象你儿子的巴吗?”说着,把茄子从她的嘴中拿了出来,仔细看了看“我说你怎么这么激动呢,原来这茄子象你儿子的巴呀!”随后又纳闷道:“哎,你怎么知道这茄子象你儿子的巴?”

 茄子从乐敬衣的嘴中拿出来后,她说起话来就不费劲了“你刚才没看到我儿子的你女儿的呀?是不是光顾着看你女儿的小了!”

 倪匡印笑道:“可不是吗,光顾着看我女儿的小了,也没太注意你儿子的巴。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过我女儿的小,还是被你儿子的着的时候。”说这话时,脸上满是醋意。

 乐敬衣听了倪匡印那充满了醋意的话,笑道:“怎么你吃醋了?不是我儿子的你女儿的,难道还是你的你女儿的呀?…”说完这句话,乐敬衣自己也楞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伦的问题,自己的一句话突然让自己产生了莫名的兴奋,脑海里出现了儿子的那巴,中立刻又是水涌动起来。

 乐敬衣的话也让倪匡印楞了一下,女儿那被许是之着的小翻动的情景让他的巴又硬了硬,弹了乐敬衣那水泛滥的一下。

 乐敬衣也好,倪匡印也好,他们两夫妇在一起换夫,有时也不太避讳他们的孩子,甚至有时被孩子撞见了也没有影响他们继续,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伦的事情。今天乐敬衣无意中的一句话,可以说让乐敬衣和倪匡印同时莫名地冲动起来,乐敬衣回头看着倪匡印,他们俩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似乎想从对方的眼色中找到一种明确的答案。

 看着乐敬衣那充满了渴求答案的眼色,倪匡印终于坚定了信心,他坚定的眼色告诉了她答案,仍然夹在她‮腿双‬间的巴也配合他在她上弹了弹,表示了自己肯定的答复。两个人的眼色告诉他们自己,他们的心意是相通的,对伦也是想法一致的。但是他们知道,他们还要征求许还河、金梦的意见,还要了解他们俩对伦的问题有什么看法。

 两个人心意相通了,兴奋的感觉让他们俩轻松起来,虽然倪匡印的巴就顶在乐敬衣的上,但是他并没有急着乐敬衣,而是把巴从她的‮腿双‬间了出来,然后在她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但愿还河和金梦也能跟我俩的想法一致!”

 乐敬衣坚定地大声道:“会的,他们俩一定会跟我俩的想法是一致的!”

 这时,卧室倪红霞的叫声音又传进了他们俩的耳朵里,在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乐敬衣伸手握住了倪匡印仍然硬巴,笑着对他说道:“听见你女儿的叫声没?她可够的了!将来如果你要是她的话,不知她是不是比这还要?”

 倪匡印把手中的茄子在乐敬衣眼前晃了晃,也笑着说道:“将来你儿子那跟这茄子差不多的大你的时候,也不知你会是怎么样?发成什么样?”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突然许是之“嗷”的一声大吼传了过来,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乐敬衣笑道:“这俩孩子得怎么这么惊天动地的,我还是赶快准备晚饭吧,一会儿还河该回来了,也许金梦还会来呢。”说完,从倪匡印仍然搂着自己的怀里挣了出来,把仍然拿在他手里的茄子抢了过来“这是今天咱们晚饭的一个菜,你别玩了。”

 倪匡印笑道:“好,今天晚上的菜一定很有味道。不知一会儿你儿子吃了沾有他妈妈的茄子会是什么感觉?”边说边拿起扔在一边的衣服穿了起来。

 倪匡印帮助乐敬衣在厨房忙着晚饭,卧室里的许是之和倪红霞也已经结束了鏖战…从此以后,许是之与倪红霞也不再刻意避讳他们的父母了,一但他们俩与父母不期而遇的时候,他们也能互不干扰,各各的。

 终于有一天,倪红霞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把怀孕的消息先是告诉了母亲金梦,金梦在和倪匡印一起跟许还河、乐敬衣的时候,把女儿倪红霞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大家。后,这两对父母就这么浑身条赤光地在他们上确定了许是之和倪红霞的婚礼。

 很快,许是之和倪红霞就按照双方父母的安排择结婚了。婚后,他们小两口自然是十分恩爱,许是之和倪红霞也有了自己的小天地,来更是毫无顾忌,有时回到双方父母那里探亲的时候,一家人也互不避讳,经常是他们小两口躲在卧室里,而他们的父母或换了的父母就在外面的客厅的沙发上或者厨房的厨台上,让他们的家庭里总是充满着欢乐的靡氛围。

 一个充满着欢乐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组成了。几个月后,倪红霞生了儿子——许匿;两年后又生了女儿——许晴晴。

 倪红霞生了孩子以后,金梦和乐敬衣经常到他们小两口的住处去看望她。

 一天,金梦又去看望女儿倪红霞,到了傍晚的时候她到厨房去帮助倪红霞准备晚餐。她正站在厨台前哈着忙着清洗蔬菜的时候,忽然感到际一紧被一双强壮的手臂给抱住了,同时感觉到有一只手还在她的股上摸来摸去。金梦开始以为是老公倪匡印或者是许还河来了,可是当她转过头来却发现抱着她的竟然是她的女婿许是之。

 当看到自己抱着的不是老婆而是岳母的时候,许是之似乎也吓了一跳,急忙松开抱着的岳母的,满面通红,尴尬地说道:“妈,对不起,我把你当成红霞了。”然后又笑着说道:“妈,你…你怎么这么象红霞呀,尤其是背影,简直是一模一样!”

 就在金梦与许是之尴尬地对望之际,倪红霞开门进了厨房,看见老公与母亲那尴尬的模样,她笑了“怎么老公,认错人了吧,是不是把妈当成你老婆我了?”

 尴尬中的金梦先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没有,是之只是怕我累,要帮忙而已。”

 许是之也马上附和道:“是,是,我想帮妈妈干点什么,妈妈不用。”说完,转身就出了厨房。

 看着老公那尴尬的摸样,倪红霞知道他一定做了什么,但是她没有说破,而是拉住母亲金梦的手一语双关地笑着说道:“妈,就让是之帮你”干“点什么吧!

 不用他”干“,你怎么知道他的好呢?”

 其实,刚才被女婿那么一抱,金梦的一下涌进了体内,她那本来水丰沛的立刻泛滥了,听了女儿倪红霞一语双关的话语,更让她脸红心跳、浑身酥软,尤其是女婿许是之那抱着自己际的感觉让她有些失神。

 看着母亲的脸红红的失神摸样,倪红霞笑着故意逗她道:“妈,晚餐什么时候准备好呀?我们可都饿了!”

 一句话把失神的金梦拉了回来,嘴中说道:“这就好,这就好。”然后,手忙脚地开始忙活起来。

 母亲这慌乱的一切都被倪红霞看到了眼里,她知道,一定是刚才老公许是之做了什么,否则母亲不会是这么魂不守舍,慌乱不堪。但是,她没有再让母亲尴尬,而是由母亲开始帮她准备晚餐变成了她帮助母亲准备晚餐。

 晚上,倪红霞与老公许是之上的时候,倪红霞问许是之“老公,告诉我,准备晚饭的时候你在厨房跟妈妈干什么了?你可别说你什么也没干呐!”

 许是之一边玩着倪红霞的房,一边用自己的大巴在她的上划弄着,一改在厨房抱着岳母肢时的尴尬,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你真想知道我和你妈妈在厨房都”干“什么了吗?”

 倪红霞被他逗弄得水直,伸手抓住他的大巴就往自己水泛滥的,嘴中说道:“老公,我要你的大,小都快死了!”里后,她足地了一口长气“噢…快说,你跟妈妈到底在厨房里”干“什么了?”

 许是之了一下身子,巴在倪红霞的里捅了一下,笑着说道:“我跟你妈还能”干“什么?我想你妈的,你同意吗?”

 许是之说这话的时候,倪红霞感到他的巴在自己的里又硬了硬,刺得她叫了起来“啊…哎…好…只要我妈让你她的,我就同意。”

 许是之听了倪红霞的话,巴在她的里使劲地又动了几下,把倪红霞得更加大声地断断续续地叫得了“…噢…哥哥…你的大巴…得…妹妹的小…好…好…啊…你真的要是了妈的…妈肯定会喜欢上你的…这…大巴的…”

 听了倪红霞的叫,许是之得更加猛烈、疯狂,大巴在她的小中进进出出的速度更加快起来“…好…我现在就把你当成你妈…用我的大巴使劲地…啊…”许是之真的把老婆倪红霞当成了自己的岳母,岳母幻觉的巨大刺让他进入了高,同时也把倪红霞到了高,大股大股的进了倪红霞的里…,倪红霞躺在老公许是之的怀里玩着他那还没有完全疲软的巴,笑着问道:“老公,说实话,你真的很想我妈的吗?”

 许是之也捏玩着怀里的老婆的房,盯着她的眼睛,说道:“红霞,说实话,你妈跟你长得太象了,走在街上我敢说别人肯定以为你们娘俩是姐妹,绝对不会想到你们娘俩是母女。所以在厨房我把你妈当成了你,抱住了她的肢,还‮摩抚‬了她的股。”

 倪红霞笑道:“怪不得我一进厨房就看见你们俩红头涨脑的一脸的尴尬,原来你把我妈当成了你老婆我了呀!不过,你坦白,除了抱我妈的和摸我妈的股外,你还”干“什么了?是不是象平时抱我那样用你的大巴磨我妈的股沟了?”

 许是之认真道:“真的没有。我抱住了你妈的肢,手刚刚摸到她的股,她就直起了,把我还吓了一大跳呢,哪还来得及用巴磨她的股沟呀!”

 听老公这样说,倪红霞把握在手中的巴套了‮弄套‬,笑道:“老公,你说你爸爸妈妈与我爸爸妈妈这么开放,我记得从小我就见他们之间互相换着,他们想没想过也让咱们俩也加入他们行列当中啊?!”

 许是之也若有所思地说道:“是呀,我们结婚后,你没感觉到父母们换着根本就不避讳咱们俩了吗?结婚前,他们虽然也不太避讳咱们俩,但是我感觉他们还是有所顾忌的,哪象现在这样,好象我们俩越在跟前他们的动静越大,叫得越,尤其是你妈叫得更。”

 一听许是之说金梦叫得更,倪红霞使劲套了一下手中的巴,反驳道:“你妈叫得不,一叫就叫爸爸是儿子,是不是早就想让你她了!”

 许是之笑道:“这到完全有可能。我看了,你爸的巴和我爸的巴都没有我的大,我妈和你妈也都看见过我的巴,说不定她们俩还真想让我的这她们的呢!估计你爸和我爸也早就想你的了,只不过他们没有说出来而已。”

 倪红霞道:“那你是什么意思,是我们俩也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当中吗?!”

 许是之点头道:“我的意思是加入,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倪红霞道:“你加入我就加入。就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加入进去?”

 许是之道:“这好办,我先从你妈这下手。今天在厨房我抱她的、摸她的股,她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反感,这说明她还是喜欢的。等我把你妈的了,你再想办法去勾引我爸,让他把你的了,我们俩就自然地加入了。”

 听了老公说的话,倪红霞也觉得有理,就说道:“好,那我们俩从明天开始就行动,我就以让我妈帮我照顾孩子为由,让我妈来我们家住几天,然后,你就伺机下手。”

 说完后,两个人自然是又进行了一次烈的,在从对方身上得到极大地足后,心满意足地睡了…几天后,果然金梦在女儿倪红霞的央求下来到了她家住了下来。

 一天,吃完晚饭后不久,许是之和倪红霞看着看着电视,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起了来。坐在一边跟他们俩一起看电视的金梦见女儿和女婿就在自己的面前起了,不满脸通红起来,嘴中小声嘀咕道:“这俩孩子,怎么在这就来了,也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嘴中虽然嘀咕着,但是她并没有离开,而是不时地偷眼看他们俩,尤其是看到女婿那条大的巴在女儿水泛滥的小里进进出出,把女儿那漂亮小带动得如同蝴蝶般煽动的时候,她的中也不出了。她的手也下意识地来到了她的部,把手指进了自己的里抠挖起来,嘴中不时地发出了呻声。

 本来就是故意想让她上钩的女儿和女婿见她上钩了,许是之更是把倪红霞的得“啪、啪”作响,倪红霞则更加夸张地大声叫着“…啊…老公…你的巴好大呀…得我的…啊…妈妈…快来救救我…啊…妈妈…大巴…老公…使劲…妈妈的…”

 金梦在女儿和女婿的影响下,一边把三手指进了自己的里抠挖着,一边心里琢磨着女儿怎么叫起了“使劲妈妈的”她越琢磨手指抠挖自己的速度越快,随着她手指抠挖自己速度的加快,她把自己送上了高。边看着女儿和女婿,边把自己送上高的金梦情不自地也叫了出来“…噢…妈妈是要大…啊…”在失魂落魄的叫喊声中,金梦一下子了出来,大股的水如水般薄而出,得她的手掌中全是她的水,还有很多从她的手指间滴到了地板上。

 金梦的这些活动,许是之和倪红霞都故意装作聚会神地在而根本没有发现。金梦高了身后,缓了缓神,见女儿和女婿还在,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刚才的态,她马上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金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倪红霞和许是之会心地笑了。倪红霞对许是之道:“老公,刚才你都看见我妈的态了吧,能不能上她的就看你自己了!”

 许是之一他的巴,笑着说道:“你放心,就凭我的这巴肯定能够征服你妈,保证得她心悦诚服,”“满意足。”说完,就加快了巴在倪红霞中的动速度,在一阵悸动中两人也达到了高…第二天早晨,当金梦醒来的时候,倪红霞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看见了金梦,倪红霞对她说道:“妈,我今天有个业户谈判,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自己吃吧。”

 说完,就走到门口,弯下开始穿鞋。

 当倪红霞弯撅着股穿鞋的时候,她穿的短裙下摆提到了部以上,她雪白的股几乎一大半都了出来,金梦这时才发现女儿裙子里好象什么也没有穿,稍稍低一点就可以看见她夹在‮腿双‬之间的部,甚至可以看见她上故意戴上去的一枚闪闪发光的钻石环。

 金梦提醒倪红霞道:“红霞,你怎么裙子里什么都不穿呐!哈的时候都看见你的股了,”顿了一下,又道:“还有那个环。”

 倪红霞笑道:“没事,妈妈,我是故意这么穿的。今天这个谈判对手可不一般,我不玩点手段恐怕拿不下来。”末了,又一脸暧昧地对金梦笑着说道:“妈,等一下别忘了叫你女婿是之起。”说完这句话,就把短裙的下摆从股上往下拉了拉,跟金梦做了一个飞吻动作,一语双关地说道:“妈妈拜拜,祝你在家”玩“得开心!”然后,扭着那短裙里面根本没有穿任何东西的股,踩着轻快的脚步出门了。

 看着女儿倪红霞的背影在大门口消失,金梦的嘴角不泛起了一抹微笑,摇了摇头“这孩子,居然就这么裙子里真空着就出门了。”

 倪红霞出门后,金梦吃了一些早餐,收拾了一下房间,看了看时钟到了该叫女婿起的时间了,她就来到了女儿的卧室门口敲敲门叫女婿许是之起“起了,是之。起啰…”叫了好几声,屋里没有回应,于是她干脆就开门进入了女儿倪红霞的卧室之内。

 一进门,金梦立刻有些傻眼,只见女婿一丝不挂地仰面睡在上,他的那条足有18公分长、又硬又长的大巴正直的直立着指向天空。她呆呆地站在卧室的门口,张大嘴巴,双手捂着心脏剧烈跳动的口看着女婿那条大的巴。

 实际上,她并不是没有看到过女婿的这条大的巴,但是那都是在许是之倪红霞的时候,再加上她也不太敢仔细地偷看女儿和女婿,今天乍一看见女婿的这条大巴,自然是有些吃惊。

 在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金梦的心情稳定了下来,见女婿许是之还没有醒来,她就轻轻地走近了边又叫了几声“是之,醒醒,该起了。”许是之仍然没有醒过来。

 金梦见女婿仍然没有醒的意思,就琢磨是不是要继续把他叫醒。正琢磨着,她一抬眼看见了在女婿的枕头旁边有一条黑色的‮丝蕾‬内,她下意识地伸手拿了起来。拿起来后她才发现那条黑色‮丝蕾‬内的裆部原来是开的,上面有许多渍,放到鼻子底下一闻,全是女儿和女婿时留下的靡味道。这一闻不要紧,感官的刺让金梦立刻有了要玩一玩女婿那条大巴的想法。

 想到这里,她轻巧地移到女婿的身旁,把嘴凑到他那巍然立的大巴跟前,伸出舌头在头上了一下。见许是之仍然没有反应,她又低下头了一下,就这么了几下后,她干脆就用她的舌头开始在他的头上划起了圈,然后又用舌头从上往下、由下往上弄起来。

 这下,许是之人装作还没睡醒,而他的巴一动一动地却弹动了起来,而且顺势弹进了金梦的嘴里。金梦的嘴含住女婿这弹动着的巴,闭上眼睛陶醉般地‮弄套‬起来,但是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吃惊地发现女婿已经悄没声地醒了过来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呢。

 “妈,早啊!”其实早已醒了的许是之一直在装睡,偷偷地看岳母弄自己的巴,但是岳母那一巴技巧让他无论如何也再装不下去了,因此他只好装作刚睡醒的摸样,笑着向岳母问候,然后又故意装作吃惊地道:“妈,你在做什么?”

 看着女婿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一下可把金梦吓了一跳,她“啊”的一声把女婿的巴从嘴里吐了出来,转身就要往外走。

 许是之一看岳母转身要走,立刻坐了起来,大声叫道:“妈,你别走呀!”

 然后,从上窜了起来跳到地上,追上金梦拉住她的胳臂“妈,刚才你弄得我的好的,怎么突然又要走了?!”

 “你…”一种被女婿玩的感觉让金梦无地自容,她着气想要挣脫女婿拉着的自己胳臂,委屈地说道:“你…坏你…讨厌…”

 许是之见岳母的眼泪就在她的眼圈里打转,马上嬉皮笑脸地赔不是道:“对不起,妈妈!您…不…我是说…我们也不知道您对我…是不是有意思…不…我也不敢对您来…今天早晨红霞…让我…”

 见女婿那不知如何是好、结结巴巴的摸样,金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搂住了女婿的脖子“别说了,还不把我抱…抱到上去…”

 一听岳母说让他把她“抱到上去”许是之立刻高兴地一哈一把把岳母横抱在了自己怀里“妈┅┅我明白了…我一定好好孝敬您!”边说边抱着岳母向她女儿和自己的走去。

 金梦闭着眼睛享受着女婿的搂抱,轻声地在许是之的耳畔娇声道:“好女婿,你们…不…你不是早就想我了吗?那就快点儿吧…”

 许是之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岳母弄上手了,他与老婆倪红霞设计了很多把岳母弄上手的办法,但是没想到竟然根本没有用上,就这么轻而一举地拿下了岳母,足见岳母早就有把自己的体送给女婿的思想准备了,看起来弄上自己母亲乐敬衣也不会有什么困难了。

 想到这,许是之抱着岳母来到了前,轻轻的把岳母放在了她女儿和女婿的上,让她仰面躺在上,然后伸手去脫她穿得并不多的衣衫。

 当许是之把金梦的衣衫全部脫下的时候,他发现岳母的衣衫里面根本就是真空的什么也没有穿,一对浑圆雪白的子呈现在了自己眼前。他伸手握住了岳母那酥白的子,在手中的感觉滑滑的、软软的,煞是好玩,嘴中不赞叹道:“妈,你的子真美、真好玩!”

 金梦的子在女婿的手中被他玩着,身子情不自的开始抖动起来,她着气轻声说道:“是之…我的…好女婿…快…妈……”

 用手玩了一会儿岳母的房,听到岳母的轻声呢喃,许是之低下头含住了岳母的头,开始用舌头围着她的晕划圈、弄“妈,我好想,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头被女婿玩着,金梦的手也没闲着,她伸手抓住了女婿许是之大的巴,边‮弄套‬边说道:“你…你这是什么女婿…竟然想丈母娘的…”

 许是之一边弄着岳母的头,一边伸手把仍然在她身下的她的衣衫从她的身下拽了出来甩到了一边,然后爬到了岳母的身上。没想到金梦一翻身反而骑到了许是之的身上,嘴中说道:“是之,你这个坏女婿,气死妈了…”

 许是之被岳母骑在了身下,听了金梦的话,反而摸不着头脑了“妈,我怎么又气死你了?!”

 金梦微微抬高骑在女婿身上的部,用手指分开自己两片肥厚的对准女婿那大的巴坐了下去,嘴中发出了足的声音“啊…你说怎么气死我了?

 你们这两个没良心的小混蛋,明知道我在旁边,却只顾自己,都忘了我的存在,根本没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害得我自己用手来足。你说,你们是不是没良心?!…”

 雪白的大子随着金梦身体在女婿身上的摇动而在空中晃动,肢在女婿的身上扭动,肥白的股在女婿的大腿上摆动,水有如决堤的洪水般从她的肥涌而出,到了女婿许是之的身上,然后再淌到单上,把单弄得了一大片…正当金梦在女婿许是之的身上舞动着身躯享受着女婿那条大的巴给她带来的快而忘我的时候,家里的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女儿倪红霞开门走了进来,而且直奔卧室。

 陶醉在女婿的大巴“上”的金梦做梦也没想到就在女婿的巴要把她飘上天空的时候,女儿却突然回来了,而且就在眼前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金梦一下子傻了眼,一张因兴奋而微红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捏着自己随着身体而摇动的大子的双手一下子成了紧抓自己的子,本来忘我地享受着女婿大巴而近乎疯狂扭动着的身躯僵在了半空之中。

 就在金梦看到女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而僵在女婿许是之的大巴上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在她身下的女婿却说话了“妈,你怎么不动了?你姑爷的巴可等急了…”话说到此突然戛然而止,因为许是之也看见了老婆倪红霞。虽然他与老婆已经商量好了由他先把岳母搞上手,但是没想到老婆却突然在他跟岳母搞到最关键的时刻出现了,这让他也感到很突然,有些措手不及,只好尴尬地说道:“哦…老婆,你回来了!”

 金梦着女婿的大巴,满脸通红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倪红霞却出人意料地说话了“妈,你能告诉女儿,你女婿的大巴跟我爸、我公公的巴相比”孰好?孰优?“”调侃的语调和笑嘻嘻的脸庞让倪红霞看起来如同一个天真的孩子。

 这时,许是之的巴用力向上了一下,他搭在岳母金梦帮上的头一下子又捅进了里,金梦被捅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她这一叫,到把倪红霞吓了一跳。她夸张地摸了摸自己的口,笑着对金梦道:“妈,至于这么大声叫吗?你吓了我一跳。”说着,他转身边开门边说道:“妈,你好好享受你女婿的大巴吧,我去给你们俩准备午餐去了。”说完,她出了卧室,并把门给关上了。

 看到倪红霞出了卧室,许是之他仍然在岳母金梦中的大巴,催促道:“妈,红霞走了,你快动呀!”

 听了女婿的话,金梦又不地扭动起她的肢,使劲用她的套了几下在她中的女婿许是之的巴,嘴里埋怨道:“就怨你,也不注意点,看,让我女儿看见了我这个当妈的居然跟她的丈夫,你让我这做妈的脸往哪儿放?”

 许是之伸手在岳母那肥白的股上抚摸着说道:“妈,没什么,你的我是征得红霞同意的,否则我哪敢丈母娘的呀!”

 与女婿说着话,金梦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就算红霞同意,你这做女婿的也不应该老丈母娘的呀!咳…现在都已经被你给了,再说什么还有什么用。”说着,身体更加地大幅度地扭动起来,让女婿的那巴在自己的中出入的更加畅了“是之,你…嫌不嫌妈已经老了…”

 许是之在下面配合着岳母的动作,笑着说道:“谁说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的眼里…哦…她又漂亮又风…妈…说真的…看你…在女婿身上的劲头…我…还真以为…在我身上的人…就是红霞呢!”

 “…啊…啊…你这个大巴姑爷真…会讨老丈母娘喜欢…”金梦嘴上虽然说着老了,但是听到着自己的女婿说自己年轻,她仍然很受用,像水密桃一般又白又的大股扭动得更加畅了“我老了…哪有…啊…红霞那么年轻!”更多情txt小说下载-美文社-35766。info看着岳母在自己的身上畅地摇动着身躯,许是之抱着她的坐了起来,把脸埋在了她那在前随着她的身体摇动而晃着的两个子上,伸出舌头在头是弄着“妈┅┅那以后我就和岳父一起孝顺您…你是我的好岳母…哦…妈…我的巴在你的里真…”

 听女婿说要和老公一起孝顺自己,刺得金梦那肥白的股摇动得更加急速起来,嘴中不住地催促道:“嗯…好女婿…哦…岳母的好姑爷…妈…好姑爷…快用你的大巴用力…哦…用力妈的…啊…好姑爷…”

 看着岳母在自己身上同她女儿时一样的样子,刺得许是之更加卖力地动着他的身躯,让他的巴在岳母的中出入得越来越快“啊…丈母娘…你真好…女婿的巴快爆了…妈…我…要…啦…”

 金梦像是深怕快乐会在一瞬间跑掉似的,‮腿双‬用力紧紧夹住中那抖动的巴,嘴中叫道:“啊…姑爷…哦…好女婿…丈母娘也不行了…啊…啊…啊…”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后,休息了一会儿,金梦仍然有些意尤未尽地爬到了女婿的身上,温柔地用舌头着女婿那有些疲软的巴上残留着的自己的和女婿的混合,嘴中说道:“是之呀,你这得我好,以后我就可以与我的女儿一起享用它了,你说,岳母和我女儿的你更愿意谁的多一点呢?”

 许是之也把岳母的下身拉到了自己跟前,看着自己那白色的从岳母的里缓缓地向外着,他边着边说道:“妈,说心里话,了你的之后,我还真不知道你的你女儿的谁的更好一点!”

 金梦的手指重重地在许是之的头上弹了一下,说道:“我可警告你,红霞可是我的女儿,虽然你了我的,但是只要你敢亏待我的女儿,到时别说我让你好看,让你的巴再也别想再,你要记住了这一点。”

 金梦的话吓得许是之把他正在着岳母的舌头缩了回去,嘴中连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既有女儿的,又有岳母的,我怎么还能亏待她呢。

 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对红霞更好的!”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