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4章
 解放了思想同时也解放了体的乐敬衣和金梦经过几年的奋斗,终于用她们俩的体换来了两家人的事业和生活的成功。这期间,两对夫间的交流更加的亲密无间,换夫的游戏也进行得如胶似漆、如火如荼,玩到高兴的时候更是忘乎所以,也不避讳孩子的存在,就公然群居群,经常被他们的孩子撞见,在他们孩子的思想当中留下了开放的观念、解放的思想和至爱的“亲密无间”

 随着许是之和倪红霞的一天天长大,再加上他们两个人经常撞见他们的父母在一起群居群,耳濡目染的场景使两个孩子最终也搞到了一起,终于在许是之把倪红霞的肚子搞大了之后,在一次许还河、乐敬衣与倪匡印、金梦夫换游戏高过后达成了两家结成秦晋之好的协议:倪红霞嫁与许是之为。当然这都是后话。

 许是之和倪红霞的孩童时代根本不象现代有很多娱乐活动,那时候根本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让他们玩,他们俩也就只好经常跟着乐敬衣到剧场看她演出的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白女》什么的。每当这时,他们俩就如鱼得水般地在剧场里前后台到处上下窜,因此也总能够看到一些别人或者其他孩子根本不可能看到的事情。

 由于他们两个小孩经常跟乐敬衣一起来看演出,人们对他们俩都很熟悉,所以从来都不干涉他们俩个小孩的活动。一天,乐敬衣又有演出任务,许是之和倪红霞也又跟平时一样跟着她去看演出。来到剧场以后,乐敬衣就如同往常一样放任两个小孩自由活动,自己也自顾自地去后抬化装间去化装,准备演出去了。

 许是之领着倪红霞则又开始满剧场里到处窜玩捉藏,当他们俩来到后台的化装间的时候,发现化装间的门开着一条,平时化装间的门都是关得很严实,也不让他们俩进去,今天他们却发现化装间的门没有关严,于是许是之就让倪红霞躲到一边,自己来到门前顺着门向化装间里面看去。

 只见化装间里有很多的女人在换服装,由于都是女人,大家根本就不用互相避讳,因此有的人脫得光赤条、一丝不挂地到处走动着。这一刺的一幕,让趴在门上偷看的许是之登时有些傻眼,虽然他还有点小,对女人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当他看到他的妈妈乐敬衣也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给他的心理确实带来了巨大的振颤。虽然他经常在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妈妈光着身子骑在爸爸身上“唱歌”但是他并不知道父母在干什么。今天从门里看到妈妈一丝不挂地在化装间里走动的时候,妈妈的房颤巍巍地在她的前跳动,让他突然有了冲动的感觉,裆里的巴有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硬了起来。

 这一下可非同小可,他吓得赶忙回过身来,拉着倪红霞逃了开去。

 倪红霞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也想看看化装间里面到底有什么,但是许是之突然拉着她就跑,让她也摸不着头脑。她边跑她边问许是之:“哥哥,你跑什么?

 化装间里有什么?你看到什么了?”

 许是之的脑海里却全是妈妈那一丝不挂的躯体的影子,那颤动跳跃的房让他的心脏随之而“嘭、嘭”地颤抖着、跳跃着,他涨红着脸对倪红霞说道:“没什么?咱们还是去剧场前台看演出吧。”说完,拉着她的手往前台走去。

 倪红霞的手被许是之拉着往前台走,心里去还纳闷:哥哥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这么着急去前台?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她心里虽然感觉纳闷,但是还是跟着许是之来到了前台。坐在座位上,许是之的眼睛虽然盯着舞台,但是舞台上演的什么他根本就没有意识,他的脑海里却全是妈妈那一丝不挂的身躯,只是当妈妈出场的时候他才有所意识,但是在他的意识里舞台上跳芭蕾舞的妈妈却是在一丝不挂地在跳动,眼睛里满是妈妈那娇娆的身躯和颤动的房…看完演出,许是之一声不响地跟着乐敬衣往家走,而倪红霞却是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在平时,一路上许是之都是和倪红霞一起嘴都不停地跟妈妈说着,今天却一声不吭地闷头走路,乐敬衣很是纳闷:今天儿子怎么这么安静?

 回到家后,乐敬衣问许是之:“儿子,你怎么了?每天你都是唧唧喳喳地说个没完没了,今天怎么没动静了,生病了吗?”

 说完,她摸了摸许是之的脑袋,见他并没有感冒发烧,就又问道:“儿子,你没生病呀!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呢?”末了,又问了一句倪红霞“红霞,哥哥今天怎么了,你知道吗?”

 倪红霞答道:“阿姨,我也不知道哥哥今天怎么了?我们俩在后台玩了一会儿,后来哥哥就拉着我到前面去看剧了。”

 乐敬衣以为两个小孩闹矛盾了,因此也没在意,笑着拍了拍许是之的脑袋“儿子,要有什么事情赶快告诉妈妈,妈妈好帮你解决!”

 许是之满脸通红地低头说道:“没什么。”说完,就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乐敬衣见儿子回自己屋里了,也没有生病,就摇摇头笑着嘀咕道:“这孩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边嘀咕着边收拾衣物去卫生间去洗漱,准备等老公许还河回来。

 乐敬衣知道,老公今天肯定又去倪匡印家里跟倪匡印、金梦夫玩去了。虽然不知道老公今天晚上回不回来,但是她还是按照平时养成的爱清洁的习惯需要认真地洗漱一下。临进卫生间的时候,她还招呼了儿子一下,提醒他别忘记了洗漱就睡下“儿子,千万别睡着了!一会儿妈妈和红霞洗完了,你就来洗,洗完了再睡呀。”说完,她就进了卫生间。

 回到自己的屋里后,许是之的脑海里仍然都是妈妈那一丝不挂的娇躯,怎么也挥之不去。他和衣躺在上胡思想着,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成为了与妈妈一起跳芭蕾舞的男主角,妈妈浑身一丝不挂地在自己的指挥下跳着芭蕾舞,做着各种芭蕾舞动作,她的房随着她身体的舞蹈而跳动着…突然,来了一个男人要跟妈妈一起跳舞,妈妈就离开了他去跟那个男人一起舞蹈,舞着舞那个男人就和妈妈一起飘了起来,飘得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大声的呼喊着追着妈妈,但是妈妈就是不理他,他追呀追,跑得满头大汗…突然,他听到妈妈的声音“儿子,儿子,你醒醒!你怎么了?”把他从梦中摇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妈妈一脸焦急地望着自己,眼神之中满是关切“儿子,你做噩梦了吗?看你满头的汗,快起来洗洗再睡。”

 看着妈妈那焦急的眼神,许是之立刻满脸通红地说道:“没事,妈妈我要小便。”说完,下向卫生间走去。

 去卫生间的路上,他听到背后妈妈说说道:“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怪怪的。”

 到了卫生间,他立刻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上,解开了他的子,他看到内上有一大滩渍。他在梦中跟浑身一丝不挂的妈妈跳芭蕾舞的刺让他第一次遗了,他长大了…自从在剧场后台的化装间无意中偷窥到妈妈赤的身体后,许是之便失了方向,堕入了情孽网而不自知,他开始乐此不疲地享受偷窥母亲体之乐。

 每当乐敬衣有演出的时候,许是之必是场场不落,更是必到后台,想办法把倪红霞支开后躲在角落里偷看化装间里的女人们换装,尤其是盼着看到妈妈的赤身体。每次偷窥他都会对着赤身体的妈妈以手自渎发念,幻想着妈妈一丝不挂地与自己跳舞,直到后他才返回前台看戏。

 随着对妈妈的体偷窥次数的增多,他恋栈妈妈体的望也越来越强烈,这样的情况一直保持到他和倪红霞逐渐长大了,不能再象从前那样随意地出入剧场的后台为止。

 虽然不能再象从前那样随意出入剧场后台偷看妈妈以及与妈妈一起跳舞的漂亮女演员的体,但是许是之偷窥的乐趣却没有因此而减弱,偷窥的愿望反而更加的强烈了,以至于他幻想偷窥妈妈乐敬衣体的乐趣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生活。

 一天,由于长期地偷窥母亲的体,许是之上课的时候分神睡觉被老师赶出了课堂。百无聊赖的他背着书包下意识地晃悠到了妈妈工作的芭蕾舞团。到了芭蕾舞团的门口,许是之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妈妈工作的地方,顺着阶梯他就进了芭蕾舞团的办公楼里。由于他从小就跟着妈妈乐敬衣出入剧团和演出剧场,芭蕾舞团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所以谁也没有阻拦他就进入了芭蕾舞团的办公楼。

 进了芭蕾舞团,他怕妈妈追问没有上课的理由而责罚他,因此并没有直接去妈妈的办公室,而是去了他经常在那里玩耍的排练厅。走到排练厅门口,他看见排练厅的门是开着的,排练厅里也没有人在练功,于是他就钻了进去玩了起来。

 玩着玩着,他就在排练厅堆放的练功垫子的一个角落的一大堆垫子当中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正在迷糊糊地在梦里欣赏着妈妈浑身赤地在剧场的舞台上跳舞的许是之被一种似曾相识的声音给吵醒了。他睡眼惺忪地抬头一看,只见在排练厅落地镜子的扶杠边上,一个只有脚上穿着芭蕾舞鞋、浑身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在对着镜子跳芭蕾舞呢。这意外的场景让许是之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看错了,但是当他的眼睛仔细一看,他才确定他不仅绝对没有看错,而且还看清了那个正在赤身体大跳芭蕾舞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妈妈乐敬衣。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许是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梦中的情景却突然变成了现实。许是之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以确定到底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可是他确定他看到的确实是真实的,是自己的母亲乐敬衣正在浑身一丝不挂地在排练厅练功呢。他没敢作声,而是摒住呼吸一眼也不眨地盯着妈妈的身体看,看她浑然不知有人在偷窥她而继续投入地跳着。

 看着一丝不挂的妈妈做着各种芭蕾舞动作,一会轮把两支腿放到练功扶手上腿、一会又轮把两支腿立起劈叉、一会又哈下把头到紧贴部的两腿之间,尤其是哈下的时候,她不着寸缕的部正好对着许是之,使他可以一览无遗地把妈妈那几乎无部尽收眼底。看着条赤光的妈妈做着各种芭蕾舞动作,许是之简直看得是血脉张,他不地把自己的巴掏了出来,对着投入地跳着体舞的妈妈‮弄套‬起来…自从在妈妈工作的芭蕾舞团偷看到了妈妈赤身体地跳舞以后,许是之就又多了一个乐趣,找机会偷看妈妈体跳舞成为了他少年时期的一个重要内容并伴随着他一起成长,对他长大后的影响也十分深远,为其后来的“幸福家庭”奠定了基础。

 倪红霞与许是之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她的父母与许是之的父母换游戏进行得如火如荼,倪红霞经常可以撞见他们在一起,而每一次都给倪红霞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为她后来与许是之交往的时候很容易地就把自己的贞献给了他。

 在许是之和倪红霞成长期间,他们俩经常会撞见或看到他们的爸爸妈妈在一起甚至换着一起的场景。这些场景对他们俩的思想观念的影响相当深刻,从孩提时代开始父母的行为使他们俩的思想当中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就看得很淡,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因此许是之与倪红霞很自然地就搞到了一起。

 一天,倪匡印、金梦夫妇领着倪红霞象往常一样又来到了许家。吃过晚饭,许还和、乐敬衣夫妇与他们夫妇又开始准备一起玩换的游戏,已经开始恋爱了的许是之和倪红霞俩人知趣地有意躲了出去到公园去玩,去享受他们自己的二人世界。

 来到公园后,见公园里与往常一样已经有许多年青的恋人非常亲热地拥抱在一起卿卿我我,这些恋爱中的青年男女的举动都很骨,男孩的手伸进女孩的衣服里摸弄她们的房,有时还伸进女孩的裙子里面抠弄,而女孩也有把手进男孩的子里摸弄他们的巴。

 这样的情景自然也让已经进入青春期的许是之和倪红霞脸红心跳、呼吸紧张,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互相依偎、亲吻。许是之吻着倪红霞并牵着她的手隔着厚厚的牛仔去触摸他已经起得硬梆梆的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述说着“红霞,我好想我们能够象爸爸妈妈他们那样啊!”倪红霞被许是之吻得早已是浑身酥软、中生楚,手隔着牛仔摸弄着他硬梆梆的巴,更让她有了跃跃试的念头。听了许是之的娓娓述说,故装糊涂地低声问道:“象爸爸妈妈他们哪样?”

 听了倪红霞语还羞的问话,许是之急地松开了吻着的她的嘴道:“象爸爸妈妈他们那样呗!”

 倪红霞一听许是之急地说出了“”这个字眼,害羞地在他的身上拍了一巴掌,嗔怪道:“你小点声!什么”“的,怪难听的!”

 许是之一身子,做了一个的动作,笑着说道:“本来就是吗,有什么难听的!”

 倪红霞害羞道:“是也别说出来呀,怪难听的!”然后把嘴贴近许是之的耳边小声说道:“哥哥,你真的很想象爸爸妈妈他们那样我的吗?”

 许是之立刻点头“当然想,而且早就想了!你肯给我吗?”

 倪红霞含羞地点了点头,嗔了许是之一眼“那你还等什么?难道还得我主动呀?”说着,一提她的长裙转身向树林里走去。

 在树丛里的草地上,倪红霞把她的长裙的下摆提了起来,许是之一看,立刻有些傻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倪红霞的裙子里面根本就是真空的,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穿。

 看着傻呵呵地站在那里的许是之,倪红霞笑道:“哎,你发什么傻呀,还不赶快过来抱我?”

 听了倪红霞的话,惊醒过来的许是之立刻走上前一把把她横身抱了起来转了两圈,笑道:“好红霞,我真的可以得到你了!”说着,两人滚倒在了草地上…两个人在草地上滚了一会儿,倪红霞就拉起里面未穿内的裙子骑到了许是之的身上,许是之也配合着他拉下了自己牛仔链,把他已经硬巴顶到了她光秃秃的部。两个人虽然经常看到自己的父母,有时甚至看到对方的父母与自己的父母换着,但是俩人的器官今天却还是头一次接触到一起。

 虽然倪红霞在偷看爸爸妈妈的时候,自己的小里也出过大量的,也曾经一边看父母一边把自己的小水泛滥、一塌糊涂,但是自己的小真正的与男人的巴接触却是头一次。她听说过女孩的初夜会很疼,但是想尝试一下滋味的心情也一样很强烈。

 强烈地想让许是之的进自己小望促使骑在他身上的倪红霞用手拨开了自己的,慢慢地把许是之的巴往自己的小。当许是之的头慢慢地挤进她的小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小开始有些涨痛了。但是小里面那难耐的麻感觉又让她把心一横,咬紧牙关,身体向下一沉“噗”的一下,许是之那整又热又硬的巴一下子滑入了她的小,那种既充实又带有涨闷疼痛的感觉让倪红霞紧紧地抱住了许是之的身体不敢再动弹,秋水般的双眼含着眼泪望着他说不出话来。许是之看着倪红霞楚楚可怜的样子,激动地一把抱住她就是一阵狂吻,吻得倪红霞的心跳加速、浑身酥麻,小中立刻分泌出大量的,使在她小里的巴也慢慢地开始润滑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渐渐取代了初次的痛楚。

 倪红霞兴奋地紧紧搂着许是之,纤款摆,让他的巴紧密地摩擦着她的小内壁。也是初试云雨情的许是之更是激动异常,他抱着倪红霞在一阵急促的动和息中突然停止了送,他的小腹紧紧地贴着倪红霞的小腹,头一跳一跳地把一股股热注入了她的小深处。两个人就这么浑身飘飘然地魂魄飞到了天上…尝过了的滋味,许是之和倪红霞的感情就更加亲密无间了,他们开始尝试用各种花样进行,也将自己的体彻底地奉献给对方,用尽不同的方法来取悦对方。随着两个人次数的增多,他们开始不象刚刚的时候那样处处小心防止被父母知道后责骂了,而是逐渐地只要两个人喜欢也不怕父母看见就在一起,因此也必然地被他们的父母多次撞见。

 一次,许是之在家里与来访的倪红霞得忘乎所以的时候,两个人一丝不挂地满屋互相追逐着玩耍,不成想这时乐敬衣回来了,追逐倪红霞的许是之浑身光赤条的一头撞进了开门进屋的母亲的怀里,硬硬的巴一下子顶到了母亲的小腹上,措手不及的乐敬衣被儿子的巴顶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等乐敬衣缓过神来,顶睛一看儿子是浑身一丝不挂地巴撞进自己的怀里的,乐敬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在许是之光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道:“怎么,两个人玩高兴了?光着股满屋跑,也不怕人笑话?赶快把衣服穿上,一会儿来人了怎么办?”

 见母亲并没有斥责的意思,许是之的胆子大了起来,他嬉皮笑脸地反而一把抱住了母亲,笑着说道:“现在谁还会来呀?再说儿子光着股妈妈从小就见过了,有什么好笑话的!”

 乐敬衣见儿子不仅没有赶快去穿衣服,反而抱住了自己,嘴中还这样说,就又在他的股上使劲拍了一巴掌,假装生气道:“脸皮这么厚!你不怕人笑话,难道红霞也跟你一样就这么不穿衣服光着股呀?”

 倪红霞见许是之的母亲乐敬衣回来了,就躲到屋里不敢出来了。许是之一听妈妈的话,立刻提醒他想起了也跟自己一样光着股躲在屋里的倪红霞,他松开搂着妈妈的双手,准备要进倪红霞躲着的屋里。在许是之松开搂着母亲乐敬衣的双手要进屋的时候,他那条颤动着的足有18寸长的大巴映进了母亲乐敬衣的眼里,让乐敬衣的心立刻颤动了起来,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儿子的巴会是这么大,她失神地双眼盯住了儿子的巴。

 许是之将要转身的时候,突然发现母亲的双眼失神地盯着自己的下体,他低头一看,立刻就明白了母亲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大巴而失神了。他心里一乐,并没有立刻转身,而是慢慢地把身子转了过去向屋里走去,巴更是示威地随着他的走动而上下弹动着。

 看着许是之进了屋里,乐敬衣才回过神来,对自己刚才的失态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感叹儿子长大了,巴居然比他的父亲还大,而且比自己遇到的所有男人的巴都大,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去了厨房准备晚餐,可是儿子那条颤动的大巴却怎么也去不掉,总是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弄得她几乎都有些无法继续准备晚餐了。

 许是之进屋后,躲在屋里的倪红霞跳了出来一下抱住了他,笑着说道:“是之,你就这么光着股跟你妈妈聊什么了?”

 许是之想着妈妈刚才看到自己巴时候的眼神,嘴中笑道:“没聊什么!光着股跟我妈妈能聊什么!”

 倪红霞撅嘴道:“你骗我!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你肯定有什么高兴的事情没有告诉我!我不理你了。”说完,就要把搂着许是之脖子的双手松开。

 许是之见状,马上笑着对她说道:“刚才,我妈看到我的巴的时候,我看她的眼神都直了!你说我妈会不会喜欢我的巴?”

 倪红霞道:“那我哪知道你妈是否喜欢你的巴?反正我是十分喜欢,尤其是你用你的大的时候,那简直就是送我上天堂一般。我想你要是用你的这你妈的的话,她也一定会喜欢的,说不定还会乐此不彼呐!”

 许是之听倪红霞这样说,他笑道:“你别胡说八道,她是我妈妈,我怎么能我妈妈的呢!”

 倪红霞也笑道:“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想你妈妈的呀!你敢说你没有想过你妈妈的?”

 许是之笑道:“我是想过我妈的又怎么样?”说着,一把把倪红霞抱了过来按倒在了上,嘴中大声叫道:“我现在最想的是你的!”

 于是,两个人也不管乐敬衣还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餐,就肆无忌惮地在屋里起了,而且弄得铺吱吱响,叫的声音在家里回响起来…乐敬衣好不容易才不让儿子的那条大巴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正在洗菜准备晚餐的时候,儿子倪红霞的声音却又传进了自己的耳朵里。一想到儿子的那条大巴在倪红霞的里进进出出的情景,乐敬衣立刻‮腿双‬发软、浑身热,中开始生楚。这时,乐敬衣洗菜正好洗到一跟茄子,那跟茄子象极了儿子的那条大巴,握在手中的感觉就如同握着儿子的那条大巴。乐敬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了,儿子的巴让她失去了理智,她把里面根本没穿内的裙子下摆到了部,如同平时练功般习惯性地抬起一条腿放到了厨台上,下意识地把那跟象极了儿子巴的茄子进了自己早已是水泛滥的起来…就在这时候,弥漫着靡的氛围的房门被打开了,走进屋的是倪匡印。

 他一进屋就被屋里的叫声给吸引住了,他打开卧室的门向里看去。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看到许是之正着他的大巴在着女儿倪红霞的呢,只见许是之的巴在倪红霞的里进进出出,两个人的水随着许是之的巴在倪红霞的里的进出将倪红霞身下的单弄得了有一大滩。两个人全神贯注地忙着,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倪匡印的到来,依然故我地、叫着

 看到女儿倪红霞的被许是之的大着,虽然倪匡印很是兴奋,但是他并没有打扰他们两个正在的年轻人,只是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许是之的大巴在女儿倪红霞的小中进进出出后,他又来到了厨房。一打开厨房的门,映入倪匡印眼帘的是乐敬衣一支腿站在厨台前一支腿架在厨台上,裙子下摆部,一支手抓着一长的茄子正在自己的着。倪匡印笑了,没想到屋里面自己女儿的正在被乐敬衣的儿子着,而他的妈妈却在厨房里用一茄子在足自己。他没有惊扰乐敬衣,而是悄没声地脫去了自己的衣服从后面贴上了乐敬衣,边亲吻着她的耳垂边把左手伸到她的前握住了她的弄,同时右手伸到了她的部握住了还在的茄子。

 幻想着在自己中的茄子就是自己儿子大巴的乐敬衣忘我地享受着,握着茄子的手不停地着,吻着她耳垂的倪匡印鼻子里出的热气使得她更加地混身发软,嘴里情不自地由小声呻变成了大声呻。有了倪匡印参与茄子在自己中的,乐敬衣干脆松开了握着茄子的手,任由他用茄子为自己服务,而她则把她架在厨台边缘的大腿劈得更开,让她的没有了任何阻滞,大的茄子长驱直入她早已水泛滥了的,她的一只手伸到后面捉住了他那早已起的巴‮弄套‬起来。‮弄套‬着倪匡印的巴,乐敬衣边享受着如同她儿子巴的茄子在她的中给她带来的快,边放肆地大声呻起来。

 卧室里,许是之仍然疯狂地着倪红霞,许是之坐在沿上,他的在倪红霞的里,她仰着头扭动着身体甩动着瀑布般的长发,嘴中唱着销魂的呻声。倪红霞的呻声逐渐地与厨房中乐敬衣的呻声和在了一起,如同共同奏响的一曲欢乐的乐曲。倪红霞水如同水般一波接一波地根本就没有停息过,她背对着许是之‮腿双‬搭在他茸茸的大腿上坐在他的怀里,在她的里发出“啪、啪”的声响。突然,厨房里乐敬衣放肆地叫声传了过来,让许是之激动地拉起倪红霞的头发,让她情不自地的嘴里发出了“…啊…哥哥,你得我好足,我要飘到天堂了…”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