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2章
 几个人进了屋,倪红霞把父亲送的大束鲜花进了客厅的落地的景德镇大瓷花瓶里后,说了声:“公公、婆婆,爸爸,你们先歇着,我去准备晚餐”说完,她就向厨房走去。

 许还河与倪匡印这两位有几十年情的老亲家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乐敬衣给两人沏上了一壶“西湖龙井”放在了茶几上,对二人说道:“你们二人在这喝茶聊天,我去帮红霞准备晚餐。”说完,也转身去了厨房。

 许匿看去厨房帮助妈妈准备晚餐去了,就也跟了上去“,我也跟你去帮妈妈准备晚餐。”

 乐敬衣回过头来,笑着说道:“你帮妈妈准备晚餐,恐怕又要去添乱吧!”

 许匿笑道:“谁说我是去添乱的,我真的是去帮你们俩的。”

 乐敬衣停下脚步,神秘地笑着对许匿说道:“告诉,想不想在厨房里妈妈的呀?在没在厨房?”

 许匿马上兴奋的答道:“想啊,当然想!在厨房我还没有过呢,那一定十分刺,我真的十分想啊!”乐敬衣笑道:“好,一会儿就让你实现愿望。”

 许匿高兴地一把抱住乐敬衣,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你真是我的好,我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你,”孝敬“你!”

 乐敬衣笑道:“你小子用不着那么嘴甜,你好好”孝敬孝敬“你妈妈吧!”

 许匿笑道:“,我一定好好”孝敬“你,要不你答应我的事情就实现不了了?”

 乐敬衣一楞,道:“我答应了你什么事情实现不了了?”

 许匿道:“耍赖皮,你答应我,给我生孩子呀。”

 乐敬衣一听许匿说给他生孩子的事情,就笑了。她答应给许匿生孩子,也是那么顺嘴说一说,没想到许匿却认真了。于是她笑着说道:“行,行,行,不耍赖皮,给你生就行了吧。”

 许匿兴奋道:“好,和妈妈如果够给我生了孩子,我就可以不让妹妹笑话了,要不妹妹从澳洲回来了,又怀了爸爸的孩子,她就又得笑话我了,这下她就甭想笑话我了。”

 听了许匿的话,乐敬衣笑了“原来给不给许匿这个孙子生不生孩子,完全是许匿怕妹妹回来笑话他。”寻思到这里,自己也不莞尔。

 祖孙俩边说边来到厨房的时候,倪红霞正在忙着准备晚餐。乐敬衣和许匿开门走了进来,许匿说道:“妈妈,我和来帮你来了。”

 倪红霞回头看儿子和婆婆笑嘻嘻地站在门口,就笑着说道:“好吧,但愿你不是来添乱的,你去消毒柜帮妈妈拿几个盘子装菜。”

 “好的。”许匿转身去消毒柜去取盘子。

 看许匿去取盘子,倪红霞问乐敬衣:“婆婆,今天许匿这么勤快肯来厨房,你又用了什么办法让他这么开心的下厨房?”

 乐敬衣笑道:“你猜猜,我用的什么办法?”

 倪红霞笑着疑问道:“我猜不着,不是又拿我当饵吧?”

 乐敬衣笑道:“真是知子莫如母啊,一猜就准。”

 倪红霞道:“不知道,你那我做什么当饵,恐怕也要搭上婆婆你吧?”

 乐敬衣笑道:“可不是,这臭小子轻易才不上钩呢,不搭上我他能干吗!”

 倪红霞无奈地笑道:“就怨你们,把这孩子惯得都没边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乐敬衣道:“你还别这么说,虽然为了这孩子,我们全家的女人都搭上了。

 但是,这孩子毕竟还是成为了人才吗,总比他成为社会上的混混好吧,等他大学毕业了再到国外去深造一番,不就是一个你爸爸或公公的翻版吗?”

 倪红霞笑道:“好了婆婆,我说不过你们,反正够已经什么都让他做了,还在呼其他的什么事情吗?只要许匿不辜负了全家人的苦心就行。”倪红霞跟婆婆说着话,手里的活并没有停下来,突然她向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问道:“婆婆,我忘问了,你到底答应许匿什么了把他给弄到厨房来了?”

 乐敬衣笑道:“什么叫我答应他什么了?是你自己答应的。”

 倪红霞纳闷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他什么事情了?”

 乐敬衣道:“你忘了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你答应他给他生孩子吗?”

 倪红霞恍然道:“咳,我以为是什么事情呢,生孩子的事情也不是说生就生的呀,他干吗这么急着做呢?”

 乐敬衣笑道:“许匿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怕晴晴回来了笑话他?”

 倪红霞道:“晴晴回来有什么好笑话他的?”

 “他说晴晴怀上了爸爸的孩子,他却没有让你怀上他的孩子,哥哥不如妹妹,晴晴会笑话他的。”乐敬衣把许匿的想法告诉了倪红霞。

 倪红霞一听乐了“这孩子,怎么还比这个?真实孩子气!”说着,她又叹了一口气,道:“我给他生孩子,婆婆恐怕你也要搭上给他生孩子吧?”

 乐敬衣道:“可不是吗,看起来咱们这婆媳俩都要给你这宝贝儿子生孩子了!”

 倪红霞嘴上虽然说着这些,但是她心里还是甜蜜的。自从与自己的父亲、公公,还有儿子发生了这种伦的关系后,她就无怨无悔了,这种家庭的伦关系使她的家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家庭关系更加牢固而充满甜蜜氛围。

 这时,许匿从消毒柜拿来了装菜的盘子,倪红霞接过了盘子,双眼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儿子,你告诉妈妈,你真实非常想让妈妈给你生孩子吗?”

 许匿也盯着母亲的眼睛坚决地答道:“是的,妈妈,儿子真的希望妈妈能够给儿子生个孩子!”

 倪红霞点头道:“好的,妈妈一定给自己的亲生儿子生个孩子,最好是生个儿子!等儿子的儿子长大了再让他妈妈的,妈妈再给你的儿子生儿子,你喜欢吗?”说这些话的时候,倪红霞的‮腿双‬已经开始颤抖,大量的水从她的道里涌了出来,顺着她的‮腿双‬往下成了水溜。

 许匿听母亲这样说,兴奋地一把抱住了倪红霞,一边在她的脸上亲吻一边大声说道:“喜欢,儿子喜欢,喜欢妈妈给儿子生儿子,更喜欢妈妈给儿子的儿子生儿子…”说到这里,许匿突然停顿了一下,又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道:“要是妈妈给我生了儿子,又给我儿子的儿子生了儿子,那我们应该怎么称呼呢?”

 倪红霞刚才只顾沉浸在幸福的家庭伦的靡气氛里了,也没有考虑什么就顺口说了出来,许匿这么一问,她被问得一楞,随后不很肯定地嗫嘘道:“…应该…叫你哥哥吧?!。”

 “不对,好象应该叫我爸爸、爷爷才对吧?!”许匿也糊涂了,他有些不肯定地纠正道 。倪红霞当然也有些糊涂,但是她还是一本正经地对许匿道:“你是我儿子,我生的孩子自然应该叫你哥哥才对,怎么能叫你爸爸、爷爷呢?”

 许匿这时有些反应过来了,争辩道:“妈妈,你说得不对,既然是你给我生的孩子,是不是你生的都应该叫我爸爸才对,怎么能叫我哥哥呢?!”

 “那他们应该叫我什么?”由于刚才沉浸在家庭幸福的靡气氛中太深,倪红霞也越说自己越糊涂,突然问了儿子一句。

 许匿道:“当然叫你妈妈了,你生的孩子不叫你妈妈,叫你什么?”

 倪红霞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不好使唤了,脑筋有些转不过来弯“是应该叫我妈妈,可是…我要是给你的儿子生儿子的话,那…他应该叫我什么呢?”

 “自然是了…不对,还是应该叫妈妈。”许匿真的有些糊涂,他在脑袋上敲了两下,摇了要头。

 在一边听儿媳倪红霞和孙子许匿说话,始终没有吱声的乐敬衣听了这母子俩的对话,她也感觉有些糊涂,笑着对倪红霞说道:“红霞,许匿说得对,是应该叫你妈妈。”

 倪红霞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她问乐敬衣:“那要是你给许匿生了孩子,那应该叫你什么呢?”

 “我要是给许匿生了孩子,自然应该叫我…”乐敬衣顺口就答,但是说着的同时,她也产生了疑问。

 倪红霞道:“也应该叫你妈妈才对。”

 乐敬衣又问道:“叫我妈妈,那许匿叫我什么?”

 倪红霞道:“许匿当然要叫你了。”

 乐敬衣更糊涂了“许匿叫我,而我给他生的孩子却叫我妈妈,我怎么弄不明白了呢?”说着,她也使劲摇了摇头。

 许匿这时却笑着说道:“有一点我知道,不管你们俩谁给我生了孩子,只要是给我生的孩子就应该叫我爸爸,叫你们妈妈。”

 三个人越说越糊涂,还是倪红霞先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怎么还是别忙着研究称呼问题,准备晚餐才是咱们的正经事情。”说完,就转身忙着在操作台前开始洗蔬菜。

 当倪红霞转身开始洗蔬菜的时候,由于她穿的短裙本来就短,再加上在她的上又系着一条围裙,把她的短裙的下摆提了上去,多半个丰股就了出来。许匿一看倪红霞丰感的股有多半个在了她的短裙外面,双眼立刻直了,巴也马上硬了起来,把他的子顶起了一个帐篷。

 看到许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母亲在短裙外面的多半个股,乐敬衣在许匿的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道:“傻小子,看有什么用,还不快上!”

 许匿听了的话,立刻上前伸手摸上了倪红霞在短裙外面的多半个股,说道:“妈妈,我想现在就在厨房你的。现在就要可以吗?”

 听许匿说要在厨房现在就她的,倪红霞回过头来有些犹疑地说道:“哦,儿子,你真的现在就想妈妈的呀?!不过,你可不能影响我准备晚餐,你爷爷和外公他们还在等着一起吃饭呢。”

 许匿道:“妈妈,你放心,我的时候,保证不耽误你准备晚餐。”

 倪红霞嘴一撇,不信道:“你竟瞎说,你还能不影响我准备晚餐?”

 “你别不信,你把你的大腿劈得开一些,股撅得高点,把裙子下摆再往上拉一拉,看你的儿子是怎样用他的大的,还不影响你准备晚餐的。”

 见倪红霞撇嘴,许匿说道。

 听了儿子许匿的话,倪红霞情不自地把短裙的下摆拉到了部,大腿叉开了一些翘了翘。她的这些动作让许匿顿时兴奋异常,他迅速地贴上了倪红霞的身体。当他刚刚把带解开的时候,他的大巴立刻就从子中弹了出来顶到了倪红霞翘起的股上。

 倪红霞“哼”了一声转过头去闭上眼睛准备享受儿子那巨大巴的攻击,可是她等了一会儿却只感觉儿子的双手还抓着她的股蛋,而已经水顺着劈开的大腿直并没有任何东西进入。倪红霞睁开眼睛回头一看,看见婆婆乐敬衣将裙子下摆也提到了际‮腿双‬叉开着,儿子许匿正扭着头伸着舌头在她的部游走呢。

 倪红霞气道:“好你个混球小子,妈妈在撅着股等你来,你却把我放在一边,跟你玩上了!”

 乐敬衣笑道:“你不是还要准备晚餐吗,许匿怕影响你才跟我玩的。”

 许匿并没有说话,他只是在认真地在做,他把乐敬衣隐藏在里的用舌头翻了开来并不断地来回着,乐敬衣则故意夸张地呻着“哦…真的好舒服,宝贝孙子的舌头热热的,…哦…”许匿边乐敬衣的边嘴中嘟哝着“舒服吧,等一下才更舒服呢。”

 说着他又抬起头来看了倪红霞一眼“妈妈,里有好多水呀,我的巴好难受,好想呀!”

 乐敬衣说道:“好孙子,那你现在就快来好好吧,好需要你的大一下呀。”

 倪红霞也道:“儿子,妈妈的也好、好难受,妈妈快受不住了,妈妈的要儿子的大…儿子…快别给了…快来用你大妈妈的吧!”

 听了倪红霞的恳求,乐敬衣笑着说:“好了好了,许匿,你快去妈的去吧,你看你妈已经得不行了!”说着,她双手来到了倪红霞翘着的股上,扒开了倪红霞的股,对许匿道:“来,孙子,已经帮你把你妈妈的小掰开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许匿见已经把妈妈的翻了开来,他就嘴中说着“妈妈,你的好多水呀!”舌头轻轻就伸了过去倪红霞的。倪红霞立刻感觉到了儿子的舌头在她的去,许匿的鼻尖磨着她的蒂,她情不自地呻起来“…哦…天啊…舒服死了!”她真的想让儿子就这么一直下去,得直到永远,她的水不断地着。

 许匿专心地着妈妈倪红霞着大量水的,嘴中赞叹着“…哦…妈妈…里的水好多…比的…还多…”

 乐敬衣笑着对倪红霞道:“咱们俩就这么让许匿边边准备晚餐吧,否则屋里那两位就要急了。”

 倪红霞呻着回答道:“…哦…好吧…”

 就这样,乐敬衣和倪红霞边准备晚餐边让许匿着她们的,一直到把晚餐准备炒好。

 再说倪匡印和许还河,两人在客厅边品茶边聊天,越聊两人越高兴,聊得把晚餐的事情几乎都忘记了。倪匡印和许还河是年轻时一起在欧洲留学的时候认识的,二人经过了相识、相知经过了几十年的交往,最后成为了朋友、亲家。

 倪匡印和许还河年轻的时候一起在欧洲留学,两人共同租用一个公寓,由于两人到欧洲留学的时候是刚刚结婚后去的欧洲,因此,作为两个身体健康的男人生理要求也自然非常强烈。留学在欧洲这个花花世界,两个人自然要经常偷偷地溜到红灯区去寻,有时两人还要经常玩一下“两王一后”的游戏。经过几年的共同生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从来做事都不分彼此,最后结成了有福同享、有女共骑、同生死、共荣辱的情。

 两人留学回国后,许还河被分配到了税务部门,倪匡印分配到了一家大型国营企业。两个人在国外天马行空惯了,回到国内后没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只好经常在一起喝点酒聊聊天吹吹牛。一次,两人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聊起了在国外留学的生活,互相吹嘘自己在国外泡妞的历史,如何如何讲义气把自己泡的洋妞让给对方骑,而现在除了老婆以外再没有其他女人泡的郁闷情况时,倪匡印突然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咱们现在为什么不把老婆换一换用呢?!”的时候,许还河立刻瞪大了眼睛,两个人的眼睛立刻放出了光芒互相盯着,许还河当打了倪匡印一拳,兴奋地大声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呢?!”

 倪匡印捂着被许还河打疼的口说道:“我也是你刚才提到了我才想起。”

 两个人心领神会、一拍即合,立刻从椅子上弹起身来举起杯来大声欢呼起来。

 两个人忘乎所以的大喊声惹得酒馆的人都向他们这里看过来,吓的两人一伸舌头,赶紧闭嘴坐下。

 倪匡印端着酒杯,眯着眼睛道:“我们哥俩是一拍即合了,就是不知道老婆同意不同意?她们要是不同意,我们俩也白搭。”

 许还河神秘地把嘴凑近倪匡印的耳朵道:“兄弟,你是不知道,你嫂子乐敬衣可了。我们俩的时候,她总是要我用各种花样她,有的时候我把她兴奋了,她就会脫口叫我爸爸呢。”

 倪匡印道:“真的!看起来咱们俩在国外没有白泡洋妞,这回到是用上了”

 许还河道:“是呀,我把在国外泡洋妞时学的本事在我老婆身上都用上了,一点也没有浪费。”

 倪匡印问道:“还河,你说咱们俩玩换的游戏,老婆能同意吗?”

 许还河道:“老婆同意不同意,那就要看咱们俩怎样做老婆的工作了。你说你嫂子对你怎么样?你老婆对我怎么样?”

 倪匡印道:“那是没什么说的,嫂子对我真是很好,我老婆对你也是很好,平时我老婆还经常叨咕你呢,在我面前夸你好,说你比我怎么怎么好。”

 许还河道:“这不就得了,既然你老婆对我有好感,就说明她对我不反感,我就有机会接近她。”

 倪匡印道:“能接近她有什么用,那也不等于她同意你她呀?!”

 许还河笑道:“你怎么突然这么笨了呢,在国外泡洋妞时的那股劲哪儿去了?

 记得当时可都是你教我,现在怎么成我教你了呢?”

 倪匡印沮丧地说道:“回国这些年根本就没有泡过妞,脑筋不够用了,就会老婆的了。”

 许还河道:“兄弟,你放心!我老婆你别看她平时表面上端庄贤淑,其实内心里她可是得很呐,也就是人们说的闷。如果你真要泡她的话,你只要拿出在国外泡盐妞时的一半水平,我敢保证你手到擒来。”

 两个人边喝酒边谈论着老婆,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从酒店了出来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两人互相搀扶着说着醉话往家走,嘴中还念叨着到家继续喝。倪匡印说要到他家去,许还河说要到他家去,两个人恍恍悠悠地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许还河的家门口。

 当许还河的老婆乐敬衣把门打开的时候,倚在门上的两个人直接就倒进了门里。乐敬衣一看这对生死与共的朋友今天喝成了这样,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地去扶醉倒在门口的两个男人。  m.bGBg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