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慾望之旅 下章
第五章
 和涛约会的日子来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似乎在印证着好事多磨这个道理。

 在那个周末,我们一个久违的老朋友突然来访,我们自然非常高兴,接待的闲暇时候给涛打了电话,约好第二天再见面。谁想第二天涛也突然临时有事,只好把约会的期往后推迟了一周。这一周里和涛依旧是白天短信传情,晚上则上网聊天,因为对即将的见面都是充满了期待,两人的热情明显的比以往高涨,也变的越发的人、风情万种,在我和涛面前肆意地张扬着她的妩媚。我对此也有意的不予理会,以便在向我揭晓之前,想象的空间更大一些。

 周六下午,打扮一新的从房间里出来,穿了一条短裙,着被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的美腿,稍稍低的上装,沟微现,黑色的高鞋显得身段更加的婀娜,一头秀发在头后挽起,身上飘着着淡雅的香水味,整个人既显得知高贵偏又散发着成女人的感风情。在我面前娇俏的转了下身,看的我两眼发直,不住把她抱入怀里双手忙个不停,酸溜溜的地想:“便宜那小子了”亲热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放开她“去吧,玩的开心点!”歉然的看着我予言又止,我赶紧安慰她:“没事的,不要想那么多,今天你把什么都放下,开开心心地当好新娘子比什么都好。”她笑着打我一下“真讨厌”

 “呵呵,好好度过这愉快的时光,时间你自己掌握,如果觉得快乐想和他多聚一会,晚上可以不必回来,到时给我个电话。”

 “恩,知道了”

 “去吧”

 “好,我走了”

 看着走出房门,心里的感受还是很奇特,有别于以往的是:这次是我亲手把她送到别人怀里,由始至终都是我在主导着这一切,现在,终于到了花开蒂落的时刻了,今夜将在别人的上尽情地绽放她的妩媚。想到这些,百般滋味一起涌上心田。

 这次他们约会的地点选在涛的家里,他是独子,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他的父母最近出外旅行了,正好留给他们单独的空间。见面的地点在一家雅致的餐厅,他们打算用餐后在去看场电影,最后在回涛的家。程是早就商量好的,在见到涛后,空给我发了个短信,告诉我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并且感觉很不错。这天余下的时间里,我无心做任何事,端着一杯酒做在沙发上胡思想。“现在他们应该吃完饭了吧,气氛还好吗…现在电影应该上映了,在哪家影院呢?他们是不是抱在一起看的,他的手是不是伸到她的衣服里了,有没有试过抗拒…现在应该到他的家了,已经洗过澡到上了吧…”一直到很晚,发来短信,告诉我不回家了,并且告诉我她觉得很快乐,明天回家再详细和我汇报。看完短信我觉得异常刺,想到美丽的此刻正和另一个男人情浓似火、裎相对地厮磨亲呢,不住血脉贲张,下身也兴奋的高高雄起,无奈的是救火队员现在却在在别人家尽情的忙碌,只有干熬了。

 这晚我折腾到很晚才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近午了,还没有回来,起后胡乱的弄点吃的,心不在焉的看这电视等回来,直到下午快4点了,才走进家门。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了上去,脸红红的不敢看我,把头扎到我怀里不好意思抬起。我嗅着的头发,虽然清洁过了,但仿佛还能感到昨夜狂后遗留的爱气息。

 “做了?”我无话找话地问“恩”

 的声音象导火索一样把我从昨夜就充斥全身的爱一下子再度引燃,使得我一秒种也不想在忍受,拦抱起她把她抛到了我们的大上,随即饿虎扑食般了上去,脫衣服的时间对我来说都不能忍耐,半脫半拽地解除了我们的武装,没有前戏,猛地的身体。

 所幸也很激动,下身的水分充足,我的孟才没有造成她的痛苦,也许是刚发生的事情影响着我们,这次爱爱的质量感觉比以往更好,我把的两条腿架在肩上,不停地动作着,我们一边呼着对方的爱称,一边不住的亲吻,我抱着身下的,感觉在抱着一块珍宝。两个人尽兴地挥洒着自己的爱意,觉得怎么都爱不够对方,恨不得融入对方的身子成为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在大上以各种姿势承受着我的撞击,高也一波接一波的到来,两个人都大汗淋漓,觉得快要虚脫的时候才不得已停下来。中场休息的时候,伏在我怀里,把昨晚的经历娓娓向我道来。

 昨天他们初见面的时候感觉就特别好,没有一点初次见面的局促,因为在网上大家都非常熟悉了,甚至连隐秘处都互相坦呈相对过,因此就如同真正的的老朋友一样言笑甚和我吃饭时有个习惯,如果她和我并排坐的时候喜欢把腿架到我腿上。他们吃饭的时候,因为气氛很好,也就把腿自然地放到他腿上。

 结果便宜了他,一顿饭吃下来,涛的手就没停过,的大腿修长丰润,不但看起来漂亮,摸着手感也特好,平时连我都爱不释手,何况初次享受个中滋味的涛,后来不堪扰地把腿拿下来也无济于事,涛的手如影随形地跟了过来,弄的没有办法,只好随他了。以前经历过的男人包括我都比她大,对她都象女孩似的宠爱,在家里虽然有个妹妹,但生单纯的在她面前却反而象妹妹一样被照顾,女天生固有的母很少有释放的余地,心中不免微微有些遗憾。这次遇到了比她年纪小的的涛,正好得偿所愿,而涛有时也聪明的投其所好,耍耍赖皮提个条件什么的,大多数时候都是足了他。

 两个人愉快地吃过饭,互相依偎的走出餐厅,这时夜幕也渐渐降临了。餐厅不远处就是电影院,步行过去就行了,到了外面,为了避免碰到人不好解释,两人分开行走。涛先到达买了票,等到电影快开演才先后走了进去。涛买的是情侣包厢,据说演的什么她根本不知道,好象是个什么大片,场面好象不小,接近2个小时两人基本上就没注意过银幕。走进包厢后就拉着手紧紧的偎在一起,等灯光灭了以后,涛就俯头深深地吻住和涛的舌头热情似火地互相绕、抵触,激动的快要窒息了,双手无助着涛的头发。

 一个长吻过后,犹如离开水的鱼又重新落回到水里一般幸福的大口息,等她好不容易回过气来才发现,上衣的吊带不知何时已经被褪到了肩下,涛的双手已经开始隔着罩在忙碌了。过了一会,觉得前微微一凉,解除了束缚的双峰就快地跳动在黑暗中了,紧接着被一双略显糙的大手给覆盖住了,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坐在涛的腿上,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被动的承受着来自涛的侵犯。好不容易等到涛的手从离了,刚松了一口气,浑身却突然绷紧了,涛的手移到了她的腿上来回爱抚,接着头又移到了她的前,并且用嘴含住了她那骄傲的凸起一阵搅动,手也逐渐的向世上进,最后把她的短裙掀到了间,停驻在的最人处温柔的摩挲,强烈的快使得全身颤抖着,双手也无意识地在涛的身上抚摸着。涛牵引着的手,把它拉到他想要她爱抚的位置,于是的手碰到了一只坚硬的起,迷糊糊的用手握住,机械的套动着!

 两个人都在剧烈地息,浓郁的暧昧气息在小包厢里弥漫,浑身瘫软的再也无法在涛的腿上坐稳了,从涛的腿上滑落到座椅,无力地靠在他的腹间,鼻息也不断地在眼前用手握着的起上。涛当然不愿错过体会这种异样刺的机会,手轻碰的头,希望得到更大的快乐。感觉到他的热切,只稍微犹豫一下,终于不忍心拒绝,于是在座椅上侧伏下下身子,把眼前含侵略的东西含入嘴里。涛的巴在的嘴里快速动着,手也没闲着,滑到的肥上,不听的抚摸,时而在的幽深的沟里搔弄几下,时而把手指查到的小挖弄,强烈的快折磨的要崩溃了,又反抗不了男人的强势,无奈下只好起身跪伏在男人的两腿间头埋在他的下继续精心服侍着。

 感受到嘴里那份膨和颤动,有一种放纵的快,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会如此的疯狂,竟然在公众场所为初次见面的男人进行口舌服务,尽管当时四周一片黑暗,但周围毕竟是坐满了人,仿佛自己被暴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无地进行这种放的行为,承受着围观众人的鄙夷与指指点点,这种感觉让无地自容,思维愈发的混乱起来。所幸还有一丝理智,在涛不舍的神色中强迫自己停了下来。

 听到这里,我的情被刺的愈发的高涨、愈发的罢不能,刚才还没有发子弹的武器在的手里也变的更加的滚烫和坚硬,刚才的讲述也强烈的刺,看到它那兴致昂扬的样子,乖巧地挪到我的‮腿双‬间,附身把它深深地送入口中。我喜欢这样服侍我,当初为了让她练好这方面技巧没少下功夫,现在,终于又有一个男人在娴熟的技巧下颤抖,想象着嘴里含着别的男人巴的神情,随着口舌绕,头部一阵急剧的摆动后,积攒了两天的情终于找到了发的渠道,大股的而出,在的嘴里、脸上尽情着…清理过后,我们互相搂抱着靠在头,亲热了一会,继续给我讲述昨天香的经历。

 …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终于熬到电影散场了,从影院出来后,我们都无心干别的,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他家。进门以后他就把我倚靠在墙上吻住,舌头蛮横的伸到我的嘴里,捉住我的舌头猛,边吻我,边把手伸到我的前,用力的捏着我的房,很快的,我就觉得浑身力气都被他出体外,身子软的好似面条一样,如果不是他把我夹在墙上,我肯定会软到在地。

 他一把把我的身子抄起,抱着走到边,毫不怜惜的扔到上,急切的扒着我的衣服,我无助的躺到上,认命的被他扒的光,像个初生婴儿似的展现在他火辣的视线前。

 涛把我摆在上,让我跪伏在那里,他的力气是那么大,我哪怕一点点的挣扎都被他无情的镇,他把我的双手抓住,用一只手反扭到背后,另一只手把我的瓣掰开,我只能无助地把头靠在上,股羞的高翘在他的面前,任凭他两眼侵略的注视着我的所有隐秘。在老公之外的男人面前像个娼一样摆出这么个羞人的姿势,除了深深的羞感,一种有别于平的异样刺突如其来的入侵到我的脑海,双股颤颤之余我悲哀的发现,股间的水狂泻而出,水量多的我自己都措手不及,身子明显比平感,强烈的需要使我迫切的需要男人进入我,无论这个男人是谁。

 好在涛没有让我等待太久,下一刻,他站在我的后近乎暴的刺入我的体内,然后就像一个暴徒逮到良家妇女般凶猛的,没有任何技巧,有的只是年轻人无穷的精力,我觉得自己犹如狂风巨下的一叶小舟,毫无反抗之力,像个偶似的任凭他折腾,只能无助地用娇的身体温柔包裹着他。这种感受如同自己好似一个做的工具一样,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使用我的男人,是的,就是使用,想到这个词,我就全身难以自的兴奋。作为女人真好,可以让男人尽情的使用,可以用我美丽的体让男人尽情的发,作为匍匐在男人身下的小女人,这种感觉让我深深的沉,间杂着一丝窃喜,一丝领悟到自己生存价值般的窃喜。

 男人的弄有力而不花哨,很快我就颤抖着尖叫,虽然内心还想矜持一下,可是体却不听话的投降了,身子软绵绵的随着他的耸动着,只有部还本能的像后动着,希望身后的男人进入的更深。头脑在强烈的快的冲击下一片空白,间或有闪电高速掠过,每次闪电来袭,我的身子都一阵剧烈的搐。

 忽然,部一阵尖锐的疼痛把我从失神中拉入现实,耳边响起急促的“啪啪”声,恍惚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正在我肥白的股上打,我知道我的股很美,看到的男人恐怕都忍不住想拍打几下,我老公就喜欢拍打、捏它,并且常常爱不释手,可是他从来没有像涛这样用力,这种感觉也就小时候犯了错误被大人惩罚时才有过,强烈的羞感伴随着阵阵疼痛,我本该生气的,可是其间却夹杂着那丝奇异的感受却使我浑身战栗,忽然之间竟然产生了让他再继续用力打的念头,这个念头是如此的突然并且让我渴望,渴望到刚产生这个念头,下身就猛然涌出一股洪水,很快的打了我的‮腿双‬。这种感觉让我既渴望又下意识的排斥,这种矛盾的感受使我不由得哭出声来,可是我的股却不由自主的比刚才更快的频率向后凑着。

 美丽的‮妇少‬一边哭泣一边呻着向身后的男人送出人的股,这个情景香又能足男人的征服,所以,我身后的涛只稍微停了一下就明白了我的内心,更加大力的拍打着我的股,我想我的股一定被他打红了,这还不算晚,这小子竟然把一手指蘸了我的水,然后到我的眼儿里,我的小眼儿时那么的紧凑,以前只有老公偶尔过,可是后来心疼我,就很少碰那里了,此时身后的男人却不管我愿不愿意,不管不顾的用手了进去。轻微的疼痛,更多的是异样的刺,仿佛正在被两个男人同时一般,所以我只是轻微的扭动几下股表示抗议,我知道是没有效果的,我对自己说:“我反抗了,可是没有效果,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于是我心安理得的带着一丝自的心理把一纤细的手指含到嘴里尽情的承受起来。

 很快我从呻就变成了尖叫,按着他的命令摆出各种姿势让他享受,把全身开放给他。可是贪心的男人还是不肯足,对我开始全身心的占有。

 “叫我。”

 “老公…好哥哥…爸爸…”我乖乖的足着他。

 “多叫几声。”

 “老公…爸爸…爸爸…爸爸”

 “你是谁?”

 “我是爸爸的乖女儿,正在被爸爸的乖女儿…”

 “喜不喜欢被爸爸?”

 “喜欢极了,我就喜欢被爸爸,爸爸,你干死我了”我变胡言语着,边送上舌让他亲吻。

 “说,你是个货。”

 “我是个货…是个背着老公让你货…”

 “说,你是谁的女人?”

 “我是我老公和你的女人…”我故意不按照他的意思说涛怒了,报复地按着我大力的动作着,的我浑身骨头都酥了。

 “说,你是我的女人。”

 “我是你们两个的女人…”,我继续气他,心里偷偷笑着,换来他更加大力的干。

 “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一个人的女人…好人…饶了我吧…”我忍不住了,顺着他说。

 涛把我的‮腿双‬驾到他的肩上,像打桩一样在我身上动作着,我已经软的像摊泥一样,无力的任他施为,他的汗滴到我的脸上、上,我心疼的在他身上着,用手摸着他的头和卵蛋,给他更强烈的刺,很快的,他就到极限了。

 察觉他要了,我哀求他拔出来:“求你了,你没带套,求你别里,拔出来我身上或者我嘴里都行。”他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动着,我察觉不对,用力推着他的,可是我的力气太小了,根本推不动他,随着他最后几下大力的,低下头吻住我的嘴,巴深深的顶到我的深处强力着,我觉得自己被水中了,挣开他的嘴无意识的大声叫着,脑中迸发出强烈的晕眩,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  m.BGbGXs.COM
上章 慾望之旅 下章